第八百二十九章 特殊体质的少年【求包养】

作品:《极品透视

    地牢修建的极为隐秘,也异常的坚固,从他们被关押在这里开始,这个地牢还从来没有生过异变。 ≥.≈1ZW.

    所以这刻许多人都觉得外面是生了什么事情,或许他们有可能冲出这里,然后逃出生天。

    被限制了自由的人有多么的渴望自由是其他人绝对想象不到的,在他们的眼,自由甚至比名利都还要重要。

    透视能力展开,王峰能够看到此刻地牢之外已经爆了战斗,出手的人是个伪神之境的老者,估计也就是那个少年的师傅了。

    能够在小小的年纪就达到化虚境,这和他师傅应该是脱不了关系,只是这个老者明显是来错了地方。

    凭借他伪神之境的力量,他在其他地方的确可以做到无敌,但是在长公主的府邸之,他的力量根本不够看。

    “区区伪神也敢来找事?”

    果不其然,没有要到两息时间,秦阳长老这个真神境高手就出现了。

    他乃是长公主登基为帝的最有力左臂右膀,同时也是长公主府的最强者,现在有伪神之境的人前来劫狱,他自然会出手抵抗。

    “真神境!”

    看到来人,这个老者明显露出了丝震撼之色。

    从他得到的消息,他知道这个秦阳长老只有伪神之境的实力,但是现在到了这里他才现自己得到的消息错的有多么离谱,眼前这个人竟然是真神境的实力。

    伪神之境和真神境的差距到底有多大他的心十分明白,所以此刻面对秦阳长老扫来的那掌,他直接就被拍翻在了地上,连喷数口鲜血。

    不过想到自己的唯真传弟子就被关押在这地牢之,他没有后退,而是选择了继续进攻。

    “沙皇,给我去!”

    只见他衣袖挥,顿时个个土黄色的生物就猛的钻进了地面,让大地都在不断的起伏。

    “哼!”

    看到这幕秦阳长老冷哼声,朝着大地就抓了过去。

    只是这个伪神之境的老者显然不会让他如愿,这刻他攻向了秦阳长老,要阻止他将沙皇拖出来。

    天界之大无奇不有,除了人类和魔兽,还有许多五花门的玩意,这沙皇就是其的种。

    传说这是泥沙经过千万年灵气的洗刷诞生出来的生灵,它整个身躯都是由泥沙构成,只要泥沙不消它就永远不会死亡,算得上是种不死生灵了。

    秦阳长老暂时被挡住了,而这个时候这沙皇也借助土遁之术来到了地牢之外。

    地牢门口此刻有侍卫在把守着,只是这侍卫的境界只有化虚境,压根就挡不住这沙皇,这沙皇刚刚从地上冲出来就爆出了强大的气息。

    这两个镇守地牢的侍卫尚未反应过来就感觉到铺天盖地的毁灭气息袭来。

    就像是杀死两个蚂蚁样简单,这两个侍卫惨死了。

    不过侍卫虽死,但是死牢也不是那么好进来的,因为死牢的门口设置了大量的阵法,这些阵法乃是出自秦阳长老之手。

    就算是王峰想要破解起来都十分吃力,因为毕竟其有真神境的手段,他还达不到那样的层次。

    只是这沙皇来到了地牢门口之后并没有像是正常人类修士样去尝试破阵,只见它张口自己的大嘴,口就咬在了阵法之上。

    原本杀伤力惊人的阵法竟然被这沙皇咬下了个巨大的缺口,这让王峰的心都是惊。

    这个沙皇好生变态,竟然连阵法都可以强行咬破。

    “我师傅来了。”这时候那个少年从自己的牢房站了起来,脸的淡然之色。

    听到他的话,整个地牢都是阵骚动,很显然大家都希望这少年的师傅能够冲进这里将他们所有人都给释放出来。

    到时候如果能够逃出生天,就算让他们辈子不要再回天音帝国他们也绝无怨言啊。

    只是这些人明显是想太多了,这少年的师傅虽强劲,但是他毕竟只有伪神之境的实力,伪神想要赢真神,那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那老头又不是王峰,没能拥有跨越多个大境界作战的能力。

    他迟早都会死于秦阳长老之手。

    沙皇撕咬阵法的度极快,仅仅十息时间不到他就已经将地牢入口的阵法撕咬而开。

    股泥沙从地牢外面冲了进来,直奔那少年所在的牢房而去。

    看到这幕,整个地牢的人都沸腾了出来,纷纷大叫释放他们出去。

    只是王峰并没有随着这些人起掺合进去,因为他知道这些人是绝不可能逃走的,与其如此,他何必还白费力气呢?反正最后他都安然能离开这里。

    “泥沙修炼而成的东西还妄想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劫狱,我看你真是嫌命长了。”这时候地牢门口传来了秦阳长老那让人心寒的声音。

    十息时间已经足以他杀死那少年的师傅了。

    真神杀伪神并不需要耗费多长的时间,所以这刻这个少年的师傅已经身陨,而剩下的这个沙皇也不能逃过这劫。

    巨大的手掌直接抓向了这个泥沙凝聚而成的沙皇,这刻这个沙皇点抵抗之力都没有的被秦阳长老拘禁在了手心之。

    “谅在你修行不易,今后你就留在长公主替我们办差事。”秦阳长老开口,已经为这沙皇决定了它今后的命运。

    “放开他。”

    看到这幕那个少年声嘶力竭的大叫了起来,因为他已经感觉到自己与师傅的链接彻底断绝了。

    他师傅之所以能追踪到这里来,是因为他和自己的师傅有种特殊的灵魂联系,这联系可以助他们双方追踪到对方的准确位置。

    但是很可惜,他的师傅不是秦阳长老的对手,即便是追踪到了这里也是平白的丢了性命。

    甚至就连他师傅早年收服的沙皇现在也成为了别人的囊之物。

    “好好待在这里吧,你师傅已经完蛋了。”看着这个少年,秦阳长老冷笑声说道。

    “我迟早都会报仇的。”少年的声音寒冷的吓人,根本不像是出自个十几岁的少年之口。

    “笑话,待在这里你的下场就是死,还谈何报仇?既然你不想被长公主所用,那你就只能在这里享受余生了,这都是你自己的选择。”秦阳长老冷冷的开口,算是说出了这个少年被抓进这里的原因。

    就因为不肯效力长公主就被关押在此等死,这东琼瑶当真是太狠了。

    “想不到东琼瑶竟然还是这样的个人,我觉我还是太小看她了。”这时候王峰开口说道。

    “你也别急,长公主现在忙于前线战争,迟早你会遭到应有的惩罚。”秦阳长老开口,而后大摇大摆的离开了这里。

    “只怕她没有那个机会了。”等到秦阳长老离开这里之后,王峰这才低声说道。

    晃魂体已经闭关修炼了段时间,现在王峰每天都能感觉到柳刀的气息在壮大。

    很显然上次和秦阳长老的战斗狠狠刺激了他下,以致于他都开始拼命了。

    伪神高手的到来并没有影响到地牢分毫,该关押在这里的还是被关押在这里,倒是夜深人静的时候,王峰他们时常能够听见那少年的牢房传来了压抑哭声。

    很显然师傅的陨落让这个少年的精神支撑都崩塌了,听他哭,地牢的人罕见的没有去安慰。

    因为之前的大起大落让他们所有人都情绪消沉,眼看逃生的希望破灭,如果不来还好,因为大家都习惯被关在这里的氛围了。

    但是有句话说得好,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如今来人被击杀,他们是半点希望都没有了。

    连数日牢房的气氛都很压抑,倒是那个少年的哭啼声音让人觉得心烦。

    “哭什么哭,不过就是死了师傅,有什么大不了的。”终有有人听不下去了,出了暴怒的声音。

    “就是,自己都要死在了这里还在为别人而哭,你是猪吗?”

    这些人的话可谓是丝毫不留情面,不过想想也正常,大家的下场几乎都是死亡,所以说话这方面当然没有任何顾忌,反正都是要死的,即便是说再难听的话都没关系。

    “这是哪里?”

    就在大家集体咒骂这少年的时候,忽然王峰的脑海响起了道陌生的声音,让王峰都露出了惊喜之色。

    柳刀终于苏醒了过来!

    天天都催动琉璃青莲树帮助柳刀修炼,现在终于显现出了成效。

    “这是东琼瑶府邸的地牢。”王峰如实回答,让柳刀都出了惊疑声音:“好端端的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这东琼瑶带着人想要灭掉长生学院,我是为了稳住她才答应来了这里。”王峰开口,而后问道:“修炼了这么长的时间,已经提升境界了吗?”

    “那是当然。”柳刀的声音有些自豪,道:“当时我可不是过誓吗?不到真神境绝不出来,这下我看那老不死的还拿什么和我斗!”

    柳刀的声音有些凶狠,上次他差点就被秦阳长老杀死,现在心所想的自然是报仇了。

    “咱们可得小心点,东琼瑶的府上就是漂浮的皇宫,里面有诸多的高手。”

    “怕什么,打不过难道咱还不会跑吗?”柳刀讥讽的笑,道:“现在咱们就先离开这里再说。”

    “好。”听到他的话,王峰沉寂许久的心也开始变得火热了起来。

    在这里潜伏了这么久,终于该轮到他们报复的时刻了。

    这刻王峰的力量开始爆,那些被秦阳长老封住的穴道几乎是毫无抵抗之力的被洪流般的真气摧毁。

    这刻强大的气息开始从王峰的身躯升腾而起,惊得附近几个牢房的人都大惊失色。

    被关进这里的时候都是被全面封印了力量的,如今这个人怎么可能还会爆出如此强劲的气息?

    “各位,你们想要离开吗?”王峰这时候开口,声音传遍了整个地牢。r1o5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