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章 将军

作品:《极品透视

    叫骂声不断从破灭生杀大阵当传来,简论已经快被折磨疯了,他尝试过将自己的力量爆到极致,然后好破阵出去。? ? ㈧.?㈧1?Z?W㈧.㈠ ,

    但是最后不管他怎么奴隶那都是徒劳无功,因为他的力量完全打在了空白处,根本不起作用。

    想要破阵只能强行摧毁阵眼,但是破灭生杀大阵的阵眼是随时都在移动的,他又不知道在阵眼在哪里,所以他胡乱的攻击当然是屁用没有,只能是平白的消耗有生力量而已。

    这刻简论的心当真是后悔了,如果早知道是这样他之前就应该撤退了,这里距离帝都不过十公里,他眨眼间就可以回去。

    但是现在他被死困在这阵法之,不仅破不了阵,甚至连消息都无法传递出去,因为在阵法的外面有魂体这个老家伙布下的禁空术。

    禁空术他们上次就尝试到了厉害,所以这次魂体也现学现卖,拿来对付别人了。

    禁空术只是种小法术,借助规则的力量来阻碍人传递消息或者是破空离去,以魂体这老家伙的眼光,他当然已经搞清楚了里面的缘由。

    所以现在这简论想要离去的话除非是强行破开杀阵,只是那可能吗?

    “吃喝的差不多了,现在可以去宰猪了。”

    壶酒下肚,王峰伸了个懒腰,而后他瞬间就从虞丘宝的眼前消失,进入到了破灭生杀大阵之。

    “你终于肯出现了?”

    看到王峰出现,简论的脸上露出了惊天的杀意,自从成为伪神以来,他还从来没有像是今天这样憋屈过,所以对于王峰的杀意,那简直就是如滔滔黄河水般,倾覆不尽。

    “我出现了你又能把我怎么样?”王峰的口声冷笑,而后柄长剑被他从空间戒指取到了手上,正是龙渊剑。

    经过了轮消耗,此刻简论的气息已经出现了紊乱,他全盛的时候魂体都可以轻易的应付,如今他力量降再降,要对付他自然更加容易。

    “那你就给我去死吧。”

    看到王峰,简论的脸上浮现出了疯狂之意,这刻他的手出现了浓郁无比的光芒,将整个阵法的空间都给照亮。

    恐怖绝伦的力量正在他的肉身之爆而出,察觉到这样的变化魂体只不过是冷笑了声,道:“想要杀我恐怕你还没有办法做到。”

    “天绝印!”

    简论凝聚力量的度很快,仅仅也就是那么个眨眼的功法他就已经掌拍向了王峰,想要将他格杀在这里。

    “灭魂掌!”

    魂体的口出了平静的声音,他动用了自己的魂力依旧了回击。

    王峰的肉身十分强横,足以支撑他完成这套.动作,这要是换做其他些肉身稍微的人,恐怕他刚刚才施展这灭魂掌,那人的肉身就得炸开。

    狠狠的两道力量在阵法之爆碎开来,这刻两个人都倒退了大步。

    不过也就是在这时忽然王峰的眉头微微皱了皱,因为刚刚两个人对拼的时候,他们的力量竟然横扫到了破灭生杀大阵的阵眼,致使这阵法都不断的震动,好像随时都要崩溃了样。

    “不能给他机会,将他绝杀在这里。”阵法是王峰施展的,所以王峰王峰看的出来这阵法已经快要崩溃了,所以如果此刻还不将这个简论击杀的话,只怕今后他们再也找不到同样的机会了。

    这里距离万兽帝国的帝都实在是太近了,到时候他根本不用逃,直接大叫声恐怕就有高手前来助阵。

    到那时,死的人的谁恐怕就不得而知了。

    “好。”

    听到王峰的话魂体没有犹豫,直接举起了手的龙渊剑。

    这刻恐怖的气息从他的身躯狂涌而出:“绝命刀!”

    这刻魂体爆出了自己的极致击,赫然是绝杀之势。

    察觉到对面这剑的恐怖,简论也是面色凝重,而后他的体表光芒涌动,最后形成了具青色的甲胄。

    他看的出来,这个阵法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只要他能抗住对方的所有伤害他就可以活着离开这里,到时候他进入皇宫,纵然是这些人再狠也不可能强闯进去。

    这刻他已经忘记了拼命,心只想离开,在战斗人旦生出了这样的心思,那他基本就只有被屠戮的命,因为连最基本的生存反抗能力都没了,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青色甲胄的防御力固然很惊人,但是这个简论太小看了魂体这击绝命刀。

    绝命刀能斩身,同时也能斩魂,两种攻击之下,几乎没人能够防得住。

    当初魂体巅峰境界的时候就是凭借这招打遍了天下,很难遇到敌手。

    道剑光横扫而出,将虚空都给打碎,就像是道流星的度般,剑光飞从简论的身躯扫而过,让他都瞪大了眼睛。

    这刻他的青色甲胄丝毫作用都没有,因为他这次绝命刀的力量消灭的仅仅只是他的灵魂。

    “不……可能!”

    他的口出了不可置信的声音,而后他的七窍都开始流血,这刻他的灵魂已经遭受了难以想象的伤害,随时都会湮灭。

    “没什么不可能的,就凭借你那点实力还妄图和我打,你难道不知道我杀过的伪神不知道有多少吗?”魂体声冷笑,而后道:“赶紧将天魔石交出来,要不然我让你死了都没有全尸。”

    “哈哈哈,天魔石!”

    听到魂体的话,这个简论哈哈大笑了起来:“天魔石我早就已经赠送给了陛下,你若是不怕死尽可以去取。”

    这刻简论的表情是癫狂的,因为他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了。

    天魔石十分珍贵,这简论不随身携带似乎也说得过去,但是他竟然说交给了万兽帝国的陛下,那事情可不就那么简单了。

    能够坐上个大帝国的帝王宝座,其实力肯定难以想象,如果真如他所说,恐怕王峰两个人是别想得到这天魔石了。

    “不要被他欺骗了,待我搜他的魂看看。”魂体开口,而后控制着王峰的身躯来到了这个简论的面前,巴掌就印在了他的天灵盖之上。

    搜魂之术十分恶毒,被搜魂者最后的下场不是白痴就是傻子,没有个能够善终,如今这简论没有带天魔石,那他自己肯定知晓放在了什么地方。

    这刻简论的身体颤抖,他正在承受巨大的痛苦,因为搜魂之术对于他来说无异于场炼狱般的折磨。

    “哼,果然骗我。”

    番搜魂之后魂体的口出了冷笑声,这刻他掌就拍在了他的脑袋之上,让张口就喷出了数口鲜血。

    “小家伙,这个人现在是你的了。”这时阵法的力量崩溃,魂体对旁目瞪口呆的虞丘宝说道。

    个神境至尊就这样完了?

    在他的眼,神境至尊几乎是不可战胜的,但是现在简论就这样简单的伏诛了。

    当初王峰答应过他,要将杀简论的事情交给虞丘宝来做,这是交易当的规定。

    “整整百年了,我每天都被那种剧毒折磨,我当初拿你当自己的亲兄弟对待,没想到你最后竟然这样来回报我,我真是瞎了狗眼。”虞丘宝开口,满脸痛心疾之色。

    这次如果不是他遇到了王峰,可能他的辈子也就是个郁郁而终的结局,所以对于自己的这个好兄弟,虞丘宝当真是有数不尽的仇恨。

    “不用说了,他现在已经成傻子了。”看到这幕魂体无奈的说道。

    “前辈,请允许我泄内心当的不满。”虞丘宝请求着说道。

    “那你慢慢泄吧,将他身上的甲胄和空间戒指给我,然后你就在这里等我。”

    天魔石并不在这简论的身上,所以要得到这天魔石,他们还得进入这简论的行宫才行。

    将简论的戒指和甲胄取出,王峰直接将甲胄穿在了自己的身上,而且这个时候他的容貌也开始变换,成为了简论原本的模样。

    这种变化之术还是他从东陵天雪他们那里学来的,除非是境界比他高,要不然无法分辨出来。

    身躯现在是由魂体掌控,因为只有他的气息才能匹配简论原本的境界。

    这种变化之术可以变容貌,也能改变气息,虽然不足以全部改变,但是他们进帝都也仅仅是盗取天魔石,到时候盗取成功后他们随时都可以离去。

    以简论的身份,他要进出入帝都当然是没人敢挡,因为现在他现在乃是万兽帝国的大将军,人之下万人之上,享受极高的待遇。

    “拜见将军!”

    刚刚来到城门口,就有士兵恭敬的叫道。

    “嗯。”微微点头,魂体控制着王峰的躯体直接走进了城,别人进城要交灵石,但是以简论的身份自然是不用,所以他直接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而那些士兵看到这幕却也什么都没有说,因为以他们的身份的确是进城不需要交纳灵石,毕竟他们都是这帝都城内的保护神。

    帝都内很繁华,来往的商旅不绝,不过简论住哪里魂体还没有搞清楚,虽然他得知了天魔石的去向,但是因为简论的灵魂已经受损的缘故,些事情他根本就没有搜索到,譬如他住哪……。

    不过这只是个小问题,他很快就看到了街头尽头的队巡逻的侍卫,对着他们招了招手。

    “将军,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吗?”来的几个侍卫当,个实力最强的人恭敬的问道。

    “帮我前面开路,我要回府。”

    “是。”

    听到魂体的话,这些侍卫没有犹豫,开始在前面替他开路。

    简论作为万兽帝国的大将军,本身拥有神境至尊的力量,就光是这实力就足以赢得别人的尊敬了。

    虽然他为人心眼小,但是他却深得陛下重用,所以这些人不敢忤逆他的意思。

    以他的性格,还真的做的出来让人开道这种事。

    帝都很大,而简论所在的府院更是靠近皇宫,所以他们这路走过去可是耗费了不短的时间。

    路上虽然有达官贵人看到了简论的嚣张行事,但却是远远的避开了。

    因为简论乃是神境至尊,且不说地位,就光是这个人战力就足以吓退这些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