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六章 天魔石

作品:《极品透视

    空间穿梭了那么长的时间,他和魂体不知道飞行了多远,所以现在长生学院在哪里他们早就已经分不清楚了,因为没有个固定的方位。? ??? ?.㈧?1?ZW. ,

    “对了,那两个家伙的空间戒指可还在?”

    就在这时王峰像是想起了什么,连忙问道。

    真神境界肯定收藏了许多难能可贵的宝贝,随便拿出来件那都是价值连城啊。

    “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你那师兄出手的时候就已经不着声色的将他们的戒指给收走了,你难道没有看到吗?”柳刀冷笑道。

    “好吧……我还真没看到。”王峰无语的说道。

    他师兄来的时候王峰直观看他战斗去了,倒还真没有现这些小动作。

    人是别人杀的,他们也承蒙获救,所以既然戒指没了就没了吧,反正条小命现在至少还在。

    人只要活着,想要什么都可以慢慢去想法,所以王峰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情。

    “走吧,先去附近找人问问是哪里。”

    王峰开口,而后魂体反应了回来,直接进驻了他的丹田之。

    和别人的丹田不同,王峰的丹田就只容纳下了株树,像是个空间样。

    实力达到阴境之后,修士的身躯会进行次碎裂重组,以便于将所有力量储存在血肉之,达到更强的状态。

    但是王峰突破到阴境的时候,他的丹田半点办法都还没有,还是那个老样子。

    估计这和琉璃青莲树也有不小的关系,若是王峰的丹田消失它也就失去了居住之所了。

    在半空飞驰了差不多十分钟,王峰所看到全部都是原始森林,除了些刺耳的兽鸣之外,他连个人影都没有看到。

    “老家伙你这是把我带到什么地方了?”王峰忍不住问道。

    “这个鬼知道,当时为了逃命我只管空间穿梭,我也不知道在哪里。”魂体十分无赖的说道。

    “算了,问你当没问。”王峰摇头,而后继续往前。

    差不多半个时辰之后,王峰终于看到了有人类在森林留下的痕迹,虽然这些痕迹是很久之前留下的,但是这里既然有人曾经来过,那在这附近就应该有人类的住所。

    果不其然,几分钟之后,王峰在天空远远就看到了个冒着炊烟的小村落,不过目光往里面扫,他的面色顿时微微的变了变。

    因为他现这个小村落里面竟然有尊阳境高手坐镇,除了这高手,剩余的那些人最强的也不过才化虚境而已,相差了太多。

    村落的人很少,估计只有百来人,算是小地方了,不过当王峰仔细去看他们的容貌之时,他却是眉头微微皱了皱。

    因为这些人竟然是兽人族!

    三大帝国坐拥人口无数,但是兽人族只有个地方存在,那就是万兽帝国。

    上次为了对付东阳王峰和东陵天雪他们来了万兽帝国次,也就是那次王峰得到了先天灵眼,捡到了天大的便宜。

    没曾想这次柳刀带着他空间穿梭,竟然又来了万兽帝国。

    万兽帝国乃是由兽人族掌控的地方,对人类比较仇视,所以看到这个村落的刹那王峰未曾靠近,因为他怕引起对方的攻击。

    毕竟自己和他们无冤无仇,王峰不想过多的制造杀孽。

    “既然都已经来了,为什么不来喝杯呢?”

    就在这时村落里传来了道苍老的声音,说话的人正是那个阳境高手。

    这是个苍老的仿佛随时都要死亡的老者,就盘坐在座破败的茅草小屋之。

    “既然如此,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王峰回应了声,而后直接降临到了这个村落之下。

    看到有人降落下来,村落里面的显然都十分吃惊,这些村落远离了城池,乃是穷乡僻壤,平日里压根不会有人造访这里,所以此刻看到王峰降临下来他们不仅不怕,反而还充满了好奇感。

    特别是些少女兽人看到王峰的刹那只感觉到芳心乱跳,外面世界的兽人族都长这个样子的吗?

    “咦,他走向了族祖的茅草屋了。”看到王峰朝着间破败的茅草屋走去,两个老兽人顿时拦在了他的面前,道:“你想干什么?”

    族祖虽然十分苍老,但是他毕竟是村子威望最高之人,所以这些人绝不会允许王峰伤害他。

    “没事,让他进来吧。”

    就在这时茅草屋之传出了声音,让大家都清晰的听见了。

    “是。”

    既然族祖都已经话了,他们这些做后辈的自然不敢再拦王峰的去路。

    推开茅草屋,王峰能够看到个老者此刻正盘膝坐在床榻之上,房间有股腐朽的气味传来,也不知道多久都没人来打扫了。

    “小地方,请见谅。”这个老者看着王峰,平静的说道。

    说完他大袖挥,顿时张座椅以及壶酒出现在了王峰的面前,道:“来者是客,请!”

    “那我就不客气了。”根本不怕对方下毒,王峰直接将杯酒饮下了肚。

    酒很烈,喝下之后王峰只感觉自己的喉咙仿佛都要燃烧起来了样,这让他脸上露出了异色,从出生到现在,他喝过许多的美酒,地球上的美酒,天界的美酒他都喝过不少。

    但是他还从来没有喝过这样烈的东西。

    “这酒名为烈焰,乃是以前天界闻名的酿酒大师酿造出来的东西,不知道你觉得如何?”这个老者介绍道。

    “酒是好酒,就是不知道前辈把我叫过来是为什么?”王峰淡淡的问道。

    他看的出来,这个阳境高手之所以盘膝坐在床上是因为他身躯有团黑气,这东西正在时时刻刻的折磨着他,如果所料不差,这应该是某种剧毒。

    “我们村落已经近百年都没人踏足过了,我看你途径此地有点好奇,所以这才邀请你进来。”

    “如果你有急事要离开,随时都可以。”这个阳境老者说道。

    “堂堂阳境高手就这样潜伏在这样的小地方,你不觉得憋屈吗?”王峰看着对方问道。

    “想必你也看出来了,我现在身体有不能愈合的伤,我空有阳境的境界,但却没有那样的实力,我现在连个化虚境都不如。”老者苦笑声说道。

    “那你就不怕我忽然对你出手?”

    “生亦何欢,死亦何苦,我都大把年纪了,死亡对于我来说不过是场形式上的转换而已,每个人都会死,我已经活的够本了。”老者微微笑,并不畏惧王峰的威胁。

    “好吧,我就是开个玩笑。”对方的心思如此豁达,王峰也不好继续乱说话了。

    本来别人就已经是病号了,如果他还趁机下手的话,那他就不是原本的那个王峰了。

    “我看你应该是从外面来的,我已经百年未曾离开过这里了,不知道你可否替我讲下外面的变化?”老者平静的说道。

    “这个我恐怕帮不了你,因为我是人类,并非兽人族。”王峰摇头,而后道:“兽人族向和人类交恶,你就这样把我叫进来,难道就不怕我忽然对你下手吗?”

    “交恶只不过是高层的意思,我去过人类生存的地方,人类也有好人。”老者微微笑,才说道:“阁下年纪轻轻就有阴境初期的实力,照你这么修炼下去,恐怕你要不了多长时间就能达到阳境了,我像你这么年轻的时候,估计实力才入道境。”

    “但愿能借前辈的美言。”王峰笑,随后才问道:“不知道你这身伤势是如何落下的?谁给你下了这么毒的黑手?”

    “都是些陈年旧事了,我不想提。”老者的脸上闪过了丝神伤,估计是段辛酸往事。

    每个人心都会有难以启齿的事情,既然他不想说,那王峰也不会勉强,他也就是多嘴那么问了下而已。

    “既然如此那就算了,我并非万兽帝国的人,所以对于万兽帝国我不了解,我帮不了你的忙。”王峰说道。

    “帮不了就算了。”老者开口,而后才长长的叹息声,道:“也罢,有些事情藏在心太久,始终还是要说出来比较好,希望你不要嫌我太唠叨。”

    “但听无妨。”

    听到王峰的话,这个老兽人点了点头,随后才开始说他这身伤势的由来。

    他的的确是剧毒,并且还是剧毒当没有解药的毒,这种毒如果忽然施展的话,对于强大的修士来讲可能什么伤害都没有。

    但是旦这种毒在身体天天累加的话,那最后就会演变成无法排解的剧毒。

    他之所以会这种毒,完全就是因为他的亲近兄弟干的,对于自己的兄弟他没有丝毫的防备之心,所以在不知不觉之间,他就上了对方的当。

    这种毒在他的身体之至少累计了十年有余,所以当爆的那刻,他的实力直接暴跌下去了。

    虽然他的境界还在,但是他的力量已经被全面压制,他根本就没有反抗之力。

    如果不是他有压箱底的保命手段,可能现在他已经是尸体了。

    自己的兄弟对自己下毒,而做这切的原因就是因为他的兄弟看上了件属于他的东西,那东西名为天魔石,其功效十分神奇,可以帮助修士堪破神境。

    天魔石是当初他从处遗迹现的,直视作自己最珍贵的东西,但是谁能够想到日防夜防,家贼难防,最后他还是被自己亲近的兄弟背叛,天魔石也被夺走。

    如果不是他跑得快,可能连他这个人都会被自己的兄弟杀死。

    说起曾经的往事,这老兽人也忍不住红了眼睛,泛着泪花。

    被自己兄弟背叛的确是件十分难受的事情,因为这样的事情王峰经历过,明白这对当事人的打击有多大。

    趁着自己毫无防备之心的时候下手,实在是可恨到极致,他最瞧不起这样的人。

    这就像是那些利用别人的信任行骗的人样,可恶到爆。

    “不知道天魔石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强大吗?”王峰问道。

    “年轻人你不要小看了这天魔石,在整个天界天魔石都属于稀世珍宝,因为这是先天产生的东西,不可能仿制。”

    “确实如他所说。”就在这时魂体的声音响起,让王峰都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