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七章 底牌尽出

作品:《极品透视

    神丹固然珍贵,但是和自己的性命相比那就什么都不是。????  ?.㈠㈠1㈠Z?W. n,

    神丹入口迅变换成为磅礴的力量,感受到有磅礴的力量入体,他的那些细胞也像是疯了样,开始掠夺这属于王峰的东西。

    没有用到半分钟枚神丹的力量就尽数被吞噬,而吸收了这些力量王峰的细胞也恢复了大半,只有少数的还处于亏空的状态。

    想要战东陵天雪王峰只有拿出自己的极限战力,而想要获得极限战力王峰就必须要将自己细胞损失的力量全部恢复过来,要不然他没有丝活下去的机会。

    掏出把七品丹药,王峰全部都放入了口,七品丹药的功效虽然不如神丹,但是吃了也能恢复细胞的力量。

    他不可能坐在这里等死。

    “找死!”

    看到王峰吃了属于她的七品丹药,此刻东陵天雪大怒,再次杀了上来。

    “死不了的。”王峰开口,根本不管她,就在地上盘坐起来开始恢复。

    琉璃青莲树的力量虽然黯淡了,但是防御力似乎丝毫都没有减弱,王峰即便是坐在这里东陵天雪也只能干瞪眼,根本伤不了王峰。

    “吃的就是属于你的东西,气死你。”口气往自己的口喂了七枚七品丹药,王峰骂骂咧咧的说道。

    他能骚扰东陵天雪恢复,但是东陵天雪可骚扰不了他,所以他大可以在这里大摇大摆的恢复实力。

    七品丹药的药性在他的口化开,他的细胞力量正在快恢复,虽然吃下丹药对人体有不少的副作用,甚至定程度上会影响今后的修行。

    但是为了活命王峰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丹药吃了还可以继续炼制,但是人死了那可真的拜拜了。

    拿着数不尽的财富,但是人死了财富也成为了别人的了,所以王峰可不会那么傻。

    人死如灯灭,谁的命都只有次,而且自己还有重大的任务没有完成,他可不能就这样死去。

    吃了差不多十枚七品丹药,王峰的细胞力量终于尽数恢复。

    这刻强大的柑橘再次出现在他的心头之,他有种感觉,那就是自己此刻可战阳境。

    当然这种战力并不是持久,因为细胞的力量旦散去他不仅要花费很大的代价恢复,甚至本身还会进入个虚弱期,死亡率很高。

    天天过去,他顶着的乌龟壳愈的黯淡,王峰已经做好了迎战东陵天雪的准备。

    时间过去了差不多十天左右,王峰体表的绿色光罩终于消散,他真身显露在了东陵天雪的眼。

    “受死!”

    看到王峰真身出现,东陵天雪杀机大盛,就连虚弱下去的气势也再次变得鼎盛了起来。

    和擂台上面的感觉差不多,这女人丝毫根本没有怎么被消耗。

    又是那同样的招,她整个人都贴了过来,爆出了强大的战力。

    “碎星拳!”

    几十个细胞力量在这刻被王峰激活,王峰的气势飙升,达到了他所能爆出的极限。

    轰!

    声巨大的轰鸣声响起,这刻王峰的拳头和东陵天雪的玉掌碰撞到了起。

    大地裂开了诸多的裂缝,就连空间都出现了个坍塌大洞,恐怖的力量袭来,王峰的手臂传来了阵剧痛,他的衣袖被撕裂,连带着人都给撞飞了出去。

    噗!

    无法压抑心头的难受,王峰张口就喷出了口鲜血,和上次在擂台相比东陵天雪的攻击力似乎变得更强了。

    估计这其有这十几天的折磨有关系,现在东陵天雪心只想杀死王峰。

    “看样子今日你是非得谋杀亲夫不可了。”王峰吐出了口唾沫星子,低声说道。

    “混蛋!”

    听到王峰的话东陵天雪越想越气,再次贴身攻杀了上来。

    在她的身后此刻出现了轮雪白色的明月,恐怖的威压从这轮明月之散了出来,宛若天威样。

    这招王峰见东陵天雪几天前施展过,正是她最强的神通:极夜冥轮!

    之前王峰有琉璃青莲树保护并没有感觉到这轮明月有什么杀伤力,但是此刻没有了光罩,王峰感觉到的尽是毁灭之力。

    那轮明月宛若个大杀器样,散出来的威压估计已经过了阳境初期。

    王峰目前的境界才化虚境期,离阴境都还差截,而距离阳境那更是差了不知道多远,此刻面对这轮明月,没有树苗保护的他危险至极。

    或许很快他就会死在东陵天雪的手。

    “这是你逼我的。”见东陵天雪根本不会放过自己,王峰也不得不开始拼命了。

    这刻他深深的吸了口气,准备孤注掷的去拼次,不管能不能活下去他都要拼命。

    这是他进入天界以来,第次被人逼到了这个份上。

    “这切都是你应得的。”东陵天雪的口出了冷漠无比的声音,而后她背后的那轮明月直接散出了股白色的光柱,袭向了王峰。

    时间仿佛在这刻静止,在这根粗壮的白色光柱之下王峰的身躯看起来是那么的渺小,随时都有可能被吞没。

    “碎星拳!”

    “乱古境!”

    “乱古时空!”

    “毁灭之眼!”

    “裂魂闪!”

    知晓自己活命的机会渺茫,所以王峰这刻几乎将他所会的东西全部都施展了出来,这刻他浑身的细胞都在绽放光芒,仿佛要尽数激活样。

    只是他的境界太低了,这些细胞仿佛是被上了层枷锁样,无法给他提供更加强大的力量。

    这刻王峰全身的力量都被抽空,他几乎用尽了自己的最后丝力量,只为次搏命!

    不管能够将东陵天雪灭掉,这击就已经是他现在的最强之力了,成败在此举。

    各种神通爆,这刻王峰额头青筋暴起,宛若待在炼狱样。

    轰!

    道无法形容的爆炸声响起,恐怖无比的撕裂之力将王峰整个人都给笼罩,死亡的阴霾出现在了他的心头,这种感觉王峰有过,那就是当初在新阳大厦的时候,他死亡的那次。

    他的所有力量完全都被对方的那轮明月磨灭,此刻来自东陵天雪的力量正在撕裂他的身躯。

    “还是挡不住吗?”王峰的嘴角露出了惨然之色,此刻力量尽失的他已经没有再战之力,因为他的所有底牌都已经出完了。

    琉璃青莲树没有再次出来护主,因为它的力量也已经耗尽。

    浑身都有剧烈的疼痛传来,那感觉就像是有人再用刀子刀刀的将他身上的肉割去。

    虽然他的肉身强悍,但是个阳境修士的力量还是足以摧毁他。

    “你满意了吗?”看着东陵天雪,王峰出奇的平静了下来。

    听到王峰的话东陵天雪并没有回应,只是将自己的头别到了另外边,她什么表情王峰无法看到,因为此刻他的双目看到的尽是片混沌,他的意识正在逐渐的消散。

    这刻他想起了地球上的几位妻子,自己来天界还没有来得及回去接他们就要自己先死亡了,实在是对不起她们。

    意识逐渐的消散,阳境的力量太强了,毁灭他不在话下。

    就像是永恒在漂浮,也像是在睡着了样,黑暗永远是主旋律,总之等到王峰眼前恢复清明的时候他已经来到了另外个地方,这里充斥着股诡异的力量,他就这样躺在这里,什么丝不挂。

    “莫非这就是地狱?”王峰的眼露出了疑惑之色,而后他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

    手上的空间戒指还在,所以王峰赶紧取出了套衣衫穿上自己身上,透视能力也能使用,所以王峰赶紧将天眼施展开来。

    只是这看王峰顿时就愣住了,因为他看到了个他预料不到的人,东陵天雪。

    莫非她也死了?

    王峰心无比疑惑,而后仔细打量他所在的这个地方,只是越看王峰越是觉得熟悉,这里赫然还是那个国度空间。

    此刻他所在的地方应该是个祭坛,他似乎在这祭坛上面复活了。

    他的力量已经恢复到了巅峰,就连细胞当损失的力量都弥补了回来。

    狠狠捏了下自己的手臂王峰感觉到了疼痛,他竟然还活着。

    死而复生王峰的心充满了喜悦,同时他也想起了自己复活的原因,当初在雪云国分院的时候他闯过深渊门。

    在深渊门当就有个祭坛可以让他们死了复活次,如果他所料不差,这深渊门应该就是这个总院院长创造出来的。

    原本自己必死无疑,不曾想他又复活了,这可当真是山穷水疑无路,柳暗花明又村啊。

    估计东陵天雪也绝对不会想到自己还没死,并且还满血复活了。

    难怪院长会把他们两个人弄到这里来,不曾想在这里竟然死了还可以复活。

    难怪院长送他进来的时候说让他来当陪练,这切都是有原因的啊。

    “哈哈哈。”

    大笑了两声,王峰这才整理好了自己的心情,离开了这个祭坛。

    踏出祭坛王峰就感觉到了东陵天雪的气息,这里真的还是在院长大人的国度空间之内。

    回过头看,那个祭坛已经消失,任王峰用天眼怎么看都无法再看到这里有过祭坛的痕迹,想来应该是以种奇异的方式隐匿了。

    “臭婆娘,老子又活了。”国度空间并不大,所以王峰的声音传递的飞快,不多时就落入了东陵天雪的耳。

    听到王峰的话东陵天雪面色大变,连恢复都顾不上了,起身就朝着王峰这里飞来。

    杀死王峰她的大心愿了去,但是让她都没有想到的是她竟然又听到了那可恶之人的声音,实力达到她这样的层次,她可不会相信自己刚刚听到的会是幻觉。

    “你怎么可能还活着?”

    很快东陵天雪就看到了脸惬意的王峰,浑身杀机大盛。

    “唉,命太硬,连老天都不想收我,放我回来了。”王峰满口胡诌,让东陵天雪都冷笑了声,道:“我能杀你次就能杀你两次,我不信你直不会死亡!”

    说话间东陵天雪直接进攻了上来,欲要取王峰的性命。

    其实王峰想说你可能真的杀不死我,但是东陵天雪已经不会给他说话的时间了。

    出手就是极瞬杀,东陵天雪爆出了阳境的气息,整个空间内弥漫的全部都是狂暴的力量,这刻东陵天雪仍旧强大的不可抵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