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五章 树苗之威

作品:《极品透视

    “想杀我就尽管来吧,什么招我都接下。??  ≤.≤1ZW. ,”王峰开口,从地上慢慢站了起来,此刻他双腿以下的衣衫已经成为了粉碎,露出了那精壮的小腿,闪烁着光芒。

    “能够把自己的身躯炼到这种层次,我估计学院的些内门长老都比不过他吧?”有长老开口,十分震惊王峰现在的肉身强悍程度。

    “这小子又得到了什么奇遇,肉身竟然比我都还要恐怖了。”在人群有个内门长老开口,满脸的吃惊之色。

    正是遭王峰骗过次的知荣长老。

    他也是感觉到了这里有恐怖的力量爆所以才急急忙忙的赶过来观,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这当竟然有王峰,而与他战斗的赫然是落霞宫的宫主,东陵天雪。

    王峰和东陵天雪的关系整个长生学院唯有他个人才知晓,虽然他威胁过王峰要宣扬出去,但是他并没有那样做,因为他那样做了很有可能会把王峰毁了。

    要是那样十长老不把他宰了才怪。

    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现在王峰和东陵天雪竟然还是打了出来,并且看上去还是生死战。

    都说夫妻打架床尾和,目前这情况看起来两个人怕是得有死伤啊。

    这刻他的心为王峰隐隐的担忧了起来。

    “极瞬杀!”

    看到王峰站起来,东陵天雪没有犹豫,她不想给王峰反应的时间,所以她再次扑杀了过来。

    切说起来似乎挺久,但其实都是在电光火石间生,王峰刚刚才站起来就必须要面对来自东陵天雪这恐怖的击。

    都说在绝对的力量之下任何阻挡都是徒劳,甚至东陵天雪都不需要施展什么神通就可以对王峰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但是王峰也不是吃素长大的,此刻他深深的吸了口气,直接将碎星拳的拳顷刻间打出。

    就像是阳境高手再出手样,这刻王峰的力量过了他自身的境界太多太多。

    空间猛的坍塌,众多长老联手布下的结界都在剧烈的颤抖,随时都有可能崩溃掉。

    这刻观战的人心惊肉跳,畏惧王峰此刻爆出来的力量。

    “该为你所做的切付出代价了。”东陵天雪的口出了平静的声音,而后她的手掌朝着王峰摁了过来。

    这刻她运用的力量很强,估计已经是十成之力,虽然两个人的力量还没有触碰到起,但是王峰已经预料到自己重伤的下场。

    轰!

    就像是核武器在擂台之上爆炸了样,这刻恐怖的力量弥漫了擂台的每寸空间,地面在这刻剧震,所有在长生学院的人都感应到了这股波动。

    结界剧烈震动,随时都有可能崩溃,那些负责输入力量的内门长老都青筋暴起,很显然他们阻挡这些力量显得十分勉强。

    豆大的汗珠从他们的额头落下,他们更像是在和别人战斗样。

    恐怖的力量在擂台的空间内撕裂,这刻所有人的耳朵皆失聪,那闪耀的光芒更是让他们睁不开双目。

    过去了差不多有五息左右的时间才有高手反应了回来,连忙对擂台投去了目光。

    擂台如今在阳境的力量之下已经毁坏的不成样子,但是预料当的事情并没有生,王峰还没有死亡,甚至他都没有倒下,他仍旧顽强的站在了东陵天雪的面前。

    这刻在他的面前漂浮着株巴掌大小的树苗,正是扎根在他丹田之的琉璃青莲树。

    上次琉璃青莲树出来救了东陵天雪,这次王峰深陷危局,它再次威了。

    耀人眼球的绿色光芒从琉璃青莲树之散而出,将王峰整个人都包裹了起来,这层绿色光芒替王峰阻挡了所有的毁灭力量,以致于他现在虽然受创,但却不至于致命。

    和王峰以前所想的样,这琉璃青莲树果然有自主护住的功能,王峰之所以敢答应东陵天雪的战斗也是在赌,阳境比他强横了太多太多,足足相差了五个等阶。

    如果刚刚不是琉璃青莲树威,他可能已经被东陵天雪的力量撕碎。

    “那株树是什么?”就在这时有人现了王峰面前的树苗,出了震惊的声音。

    “我以前好像在帝都看到有人用树战斗过,王峰该不会和这人有关系吗?”有人开口,想起了他们很久之前看到的事情。

    “我说了你杀不死我。”站在绿色光罩之王峰平静的开口,就这样直视着东陵天雪。

    东陵天雪虽然比王峰强横很多,但是此刻她也没有再动手,上次她可是亲眼见到了琉璃青莲树威,她本身就已经施展失败的涅槃术都被这株小树生生挽回。

    换句话说她之所以能有现在这样的强横战力,就是因为有王峰面前的这株小树,如果没有小树当初替她巩固涅槃空间,现在她已经香消玉殒。

    “都停手吧!”

    就在这时道苍老的声音传来,而后在所有人的注目之下个老者逐渐降落向了擂台,就连那层防御力惊人的结界都阻挡不了他的降落。

    “十长老!”

    看到来人,许多内门长老都露出了恭敬之色。

    虽然大家同时长老,但是十长老强横了他们太多太多,甚至无法比拟,十长老进入长生学院已经不知道有多长的时间。

    他的战力也是学院当的顶尖,就是靠他们长生学院才直鼎盛展至今,所以这些人见到他的刹那都不得不恭敬的拜。

    “我不知道你们之间的恩怨,但是你们刚刚的战斗已经过了擂台所能承受的极限,就这样罢手,如何?”十长老平静的说道。

    “不可能!”

    听到他的话东陵天雪第个拒绝,王峰对她做了那样的事,她必须要杀死王峰来泄愤,虽然有琉璃青莲树此刻护着王峰,但是她不相信这株树苗的力量是无穷无尽,所以只要她肯耗,王峰绝对挡不住。

    “老十你管这些后辈之间的事情做什么,学院本来就是讲究优胜劣汰,咱们也是这样修炼过来的。”就在这时另外道苍老的声音响起,却是个老者同样以十长老的方式降临在了这里。

    看到来人众多才起身的内门长老再次拜了下来,恭敬的叫道:“见过七长老。”

    在十长老之前还有九个长老,他们都是阳境巅峰的战力,都是按照入院的时间来排名分的。

    “这里没你的事,你最好不要插手。”看到来人十长老的眉头皱了起来,呵斥道。

    这七长老乃是东阳的位族叔,虽说他早就已经说过不再进入天音帝国的政界,甚至还立过重誓不踏入国都步,但是他和东阳的关系毕竟摆在那里,估计他巴不得王峰和东陵天雪都死呢。

    “老十,难道这就是你对我说话的语气?”七长老的声音也变得冷了下来,大有言不合就动手的趋势。

    “学院本来就需要真正的天才来支撑,你我终究有天会退居幕后,你现在不阻止就算了还说出这样的话,我很怀疑你的用心有问题。”

    “优胜劣汰的法则不管到哪里都是硬道理,我只是做我应该做的事情,而且安排辈分你还排在我的后面,我的话你也敢反驳?”

    “早想听闻当初你是路无敌达到了阳境巅峰,难不成现在你要和我战吗?”十长老眉头展,弥漫出了战意。

    在他的战意笼罩之下在场的数万人都变色,十长老他们在众多学员眼就等同于守护神样,如今他们为了阻止战斗竟然要另外开启战场吗?

    “战就战,你以为我会惧你?”七长老大喝声,同样释放出了自己的气息。

    “都住手吧。”就在这时道悠长苍老的声音从学院的深处传出,听到这话的刹那十长老和七长老都微微变色。

    因为他们知道说话的人是谁。

    院长他老人家虽然已经很久都没有露面过了,但是他们两个人都明白院长或许已经踏出了那步,他个人足以支撑整个长生学院。

    “东陵天雪,你早先别人进入长生学院,本身也已经达到了阳境,你没有必要杀王峰,你们听我句劝,就这样放下仇恨,如何?”院长的声音响彻整个学院,让李康他们都震惊。

    这战斗连院长都给吸引出来了吗?

    “想要让我放下仇恨不可能,我和他之间只有个能存活。”东陵天雪的声音十分冷漠,根本不容丝商量的余地。

    “王峰,你又怎么说?”这时院长的声音再次响彻而起,却是询问王峰。

    “我没什么可说的。”王峰摇头,而后道:“我个人无惧任何人,谁想要杀我都要付出代价。”

    “你妥协次不行?”十长老的声音在王峰的耳响起,却是用的神魂传音。

    听到王峰的许多人都为他暗暗着急,都到这个份上了还不肯服软,难道真的要这样打下去吗?

    “两个人都是牛脾气,这是故意要让我老人家难做啊。”院长的声音有些无奈,而后他沉默了有几息时间,才说道:“既然你们要战那我就让你们打,都到我这里来吧!”

    说话间王峰和东陵天雪两个人的身躯都不由自主的飞起,股诡异的力量已经将他们两个人包裹了起来,纵然是东陵天雪都无法反抗。

    “老十你们两个人将擂台修复好,这是我对你们的惩罚,以后我不希望再看到这样的事情生。”院长的声音在整个长生学院回响,而后王峰和东陵天雪两个人都被股力量带着飞向了长生学院的深处。

    长生学院很大,深处王峰更是从来没来过,虽然他有透视能力,但是长生学院的深处有许多强大的阵法可以阻挡他的视线,所以他也不知道这里面究竟是怎么回事。

    随着他和东陵天雪两个人给拘禁,王峰和她穿越了重重阵法,而王峰也看到了长生学院深处的景象。

    看到这些东西纵然是王峰都忍不住变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