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五章 冤家路窄

作品:《极品透视

    冲出了地表层王峰看到地底下许多修士都从地面飞了出来,这些都是幸存下来的人。? ? .

    不管他们是否寻到了机缘,他们至少活下来了。

    透视能力展开王峰很快就现了李康他们,此刻那个古药所化的老者正保护着他们。

    “你没事吧?”看到王峰,李康他们都露出了喜色。

    “没事。”王峰摇头,而后道:“如今这里是是非之地,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

    “嗯!”

    三个人点头,而后离开了这里,路赶到了玉城这才作罢。

    找了家酒楼,王峰四个人坐在了起。

    “安奇,那个韩森是不是就是神王殿的殿主?”坐下之后王峰立即就问道。

    “神王殿的殿主?”听到王峰的话安奇愣,而后看了王峰好几秒,道:“如果连他都可以当神王殿的殿主,那神王殿只怕已经垮台了。”

    “那他不是神王殿的人了?”王峰微微有些疑惑的问道。

    “不,他的确是神王殿的人,而且还是神王殿的二把手,他的父亲是天音帝国的位亲王,所以他在神王殿十分受重用。”

    “那神王殿的殿主究竟是什么实力?”王峰的眉头皱了起来。

    “据我所知是阴境巅峰,但是这已经是他两年之前的实力,如今过去了这么久,我估计他已经达到了阳境!”安奇想了想说道。

    “莫非他直都没有现过身?”

    “没有。”安奇摇头,而后道:“传闻他在个十分奇特的地方修行,逾越至今都没有出现过。”

    “大哥,这个韩森你弄死了没有?”这时李康忽然插口问道。

    “他逃了。”王峰回答道。

    “这次你怕是惹下了大麻烦。”听到王峰的话,安奇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神王殿当的高手众多,光他知晓的阴境修士至少都过了十个,如果真的撕破脸,赤焰盟完全挡不住。

    “只要我们在学院里,纵然是神王殿也不敢拿我们怎么样。”王峰冷笑了声,而后道:“连那个殷长老都死了我的手,难道我还怕他们吗?”

    “你杀了他?”听到王峰的话,安奇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

    “少主不止杀了这个人,还杀了另外个阴境期的修士。”这时候那古药所化的老者说道。

    听到这话安奇也忍不住色变,王峰现在的实力都可以灭杀阴境期了吗?

    “你为什么叫我少主?”看着这株古药所化的老者,王峰开始真正的盘问,这个问题他可以保留了不短的时间,现在终于有机会询问了。

    “你既然得到了乱古大帝的传承,就等于是继承了他的衣钵,所以你当然是我的少主了。”古药老者十分理所当然的说道。

    “可是你不觉得委屈吗?我的境界可是低了你很大截。”王峰无奈的说道。

    “如果现在动手我都不是你的对手,而且我相信你以后的境界绝对会达到大帝那样的层次。”古药老者脸笃定的说道。

    “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直老头老家伙的叫似乎有点奇怪,所以还是叫名字比较顺口。

    “我的本体是阴神木,你们可以叫我阴前辈,也可以叫我老阴。”这个古药老者回应道。

    “干脆叫你鹰老得了,叫你那总感觉怪怪的。”王峰翻了翻白眼说道。

    “全听少主安排。”古药老者开口,并没有多说什么。

    名字只是个代号,叫什么对于他来说都无所谓。

    “对了,还没有问你们两个到底得到了什么传承。”这时候王峰将目光放到了安奇和李康的身上。

    “我得到了招神通,这是乱古大帝生前所使用的。”李康开口,脸上闪过了喜色。

    “我也差不多。”安奇耸了耸肩,并不愿意细说。

    “那看样子我们这趟都没有白跑。”王峰咧嘴笑,而后端起了自己面前的这个酒杯,道:“祝贺我们大家都有所收获,咱们干杯。”

    ……

    在这个酒楼待了差不多半个时辰左右王峰他们这才离开了这里,而在这个时候才有大批的修士开始回来玉城,虽然乱古大帝的国度坍塌了,但是这些人还在里面寻找了番,直到他们再也找不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这才离开了那。

    “鹰老,不知道你接下来有什么安排?”王峰忽然问道。

    “当然是保护少主的安危,你去哪我就去哪。”鹰老开口,让王峰都是愣。

    “你既已修成人形,就理应有自己的自由,你现在随时都可以离去,我不会阻拦你的。”王峰开口说道。

    “去哪里对于我来说都没有区别,若是你不想我跟着你也可以命令我离开,我绝对服从你的安排。”鹰老开口,让王峰都翻起了白眼。

    不过能够白捡个阴境期的战力,怎么算都是他占便宜,所以很快王峰就作出了决定,他要把这个老头带回长生学院,然后坐镇赤焰盟。

    相信有他在赤焰盟肯定会扩大影响力,到时候如果有谁想要对付他们,恐怕就得好好的掂量掂量了。

    “闪开,闪开!”

    就在这时大道上传出了大喝声,伴随着马蹄声。

    回过头望去,在王峰的身后来了辆马车,此刻正是那个马夫在放声大喝。

    透视能力展开,王峰顿时就露出了异色,因为他竟然看到前不久被他买下的那个女兽人就在这辆马车。

    只是她并非是个人,此刻她让人绑了,而绑她的人王峰也认识,正是当初在拍卖行和他竞拍的那个阴鸷青年。

    想必是这个女兽人让这个阴鸷青年捉住了,此刻正准备抓回去享用呢。

    想到这里王峰不仅没让,反而还转过了身。

    双目之闪过红色光芒,而后这匹骏马仿佛是受到了什么激怒样,马蹄跳起了有人多高,转身就逃。

    急刹伴随着回头,整个马车都因为强大的冲力惯性而爆碎了地,那个马夫跌落在了地上,而马车里面的两个人也被甩了出来,正好甩到了王峰的面前。

    此刻这个女兽人被五花大绑着,连口也被塞了块破布,也不知道她怎么又让人给抓住了。

    看到王峰,这个女兽人眼流露出了哀求之色,而那个阴鸷青年则是满脸的怒火,站了起来。

    “竟然是你?”

    看到拦住马车的人竟然是前不久和他竞拍的王峰,这个阴鸷青年浑身都爆出了戾气。

    “咱们可真是冤家路窄。”王峰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是啊,既然如此,那你就给我去死吧。”阴鸷青年点了点头,而后拳就朝着王峰轰了过来。

    他的境界是化虚境期,比王峰高了个层次,所以此刻他出手可是毫无顾忌,想要取王峰的性命。

    只是他这点实力在王峰看来就等若是三脚猫在打拳样,压根不够看。

    伸出自己的手掌王峰下子就握住了他轰来的拳头,身躯都没有动摇丝毫。

    “你真是色心不改,我放走的人你竟然也敢绑架,我看你是活腻了。”王峰冷笑了声,而后他的力量爆,对方的手臂顿时就扭曲了起来,让这个阴鸷青年额头上都冒出了冷汗。

    “城内不准动手。”

    就在这时队城卫军来到了王峰他们的这里,大喝道。

    “你们快救我。”看到城卫军,阴鸷青年宛若看到了救星样,连忙大声叫道。

    他感觉得出来对方的力量强大了自己太多太多,要杀他或许只是个念头之间的事情。

    目光往王峰他们几个人的身上扫,这些城卫军也忍不住微微变色,因为他们感觉得出来王峰几个人并不好惹,虽然出手的这个年轻人只有化虚境初期的实力,但是那个老头的气息给了他们种深不可测的感觉,这可能才是真正的大高手。

    只是这个阴鸷青年乃是城主的表侄,虽然他平时作恶多端,但是如果让城主知晓他们看到都不救人的话,只怕有他们喝的那壶。

    顶着莫大的压力,这个城卫军头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还望道友高抬贵手次。”

    “光天化日之下绑架女子,这样的人罪不可赎。”看都不看这些人,王峰的力量爆,瞬间就把这个阴鸷青年的手臂折断,同时王峰的脚还直接踢在了这个阴鸷青年的裤裆,让他的眼珠子都差点凸出来。

    这刻他的面色铁青,而后出了惊天的惨叫声。

    王峰的力量有多大李康他们最清楚不过,所以他们知道这个男子的小兄弟怕是废了。

    在旁那些城卫军看到王峰出手这么狠也是眉毛挑,忍不住夹.紧了自己的双腿,虽然被踢的人不是他们,但他们却样感觉到了蛋疼。

    这赫然是断子绝孙的脚啊。

    “看在你坏事还没有做的份上我就饶你条狗命,滚吧!”

    将这个年轻人如丢死狗样的甩到了这个城卫军的面前,王峰弯腰将这个女兽人的绳索解开。

    虽然这绳索是件不错的法宝,但是在王峰的面前,这点挑战性都没有。

    没有杀对方却把对方的终身性福给毁了,想必对于这阴鸷青年来说,这恐怕比直接杀了他还要难受。

    “阁下这样做未免也太狠了点吧。”

    看到阴鸷青年裤子里面流出来的殷红鲜血,这个城卫军领忍不住咽了口唾沫说道。

    “如果你们也想步他的后尘尽可以给抓捕我们。”王峰开口,完全不惧对方。

    “就是,留他条命已经便宜他了。”这时候李康加了句,让阴鸷青年的惨叫声更大。

    “我们走。”知晓王峰不是他们几个城卫军能够对抗的,所以拖着这个阴鸷青年他们飞快消失在了王峰的面前。

    虽然城内有规定不能动手,但是这也仅仅是对那些实力弱者的人有效,真正的高手哪里会管你这些规矩,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当个人实力能够凌驾于规矩之上,试问谁还会遵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