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章 要人

作品:《极品透视

    “破神咒!”

    后面传来了年轻人的大吼声,而后王峰就感觉到自己的身躯凉,他的意识都在这刻生了混乱,而且他的血肉也在快的枯萎。 ㈧.㈧㈧1?Z?W?.㈧

    “受了我的诅咒之力,纵然是你逃到天涯海角都别想活命。”年轻人的口出了轻蔑的笑声,他知道王峰是不可能活下去了。

    诅咒之力十分恶毒,除非是实力比他高的人才可以破,而且伴随着时间流逝,王峰很快就会死亡,也等不到别人来救他了。

    空间快的闭合,这个年轻人虽然对王峰施展了邪恶的诅咒,但是王峰是否死亡那就不是他能够看到的了。

    因为修炼的缘故他现在只能待在这副棺材当不能离去,如果不是这样他早就已经将王峰分尸了。

    密谋了上千年的计划不能就这样被破坏,所以这样杀了王峰,其实还是便宜他了。

    但是他又怎么可能会想到此刻王峰并未死亡。

    虽然那股诅咒之力对王峰造成了极大的伤势,但是这伤势很快就被王峰给稳定了下来,他的丹田之那琉璃青莲树正在缓缓的摇曳着弥漫出了绿色的光芒。

    这些力量正在飞的逼退那些诅咒之力,使之不能要了王峰的性命。

    绿光所过之处,神秘的诅咒之力全部都被扫灭,伤害不了王峰。

    现在最要命的还是这些能够撕裂肉身的空间乱流。

    黑色乱流从身上刮过就像是柄柄刀子样,让王峰浑身都出现了诸多的伤势,这些伤势王峰来不及去愈合又出现了更多的伤势。

    继续这样下去,王峰非得死在这里不可。

    手持着破天锥,王峰对着空间乱流划顿时条长长的空间裂缝出现,他步就迈了出去。

    周身的压力骤然间减轻,这刻王峰已经出现在了天界之,不用再受那恐怖的空间乱流。

    虽然他在空间乱流待得时间并不久,但是现在他所出现的地方已经不再是宁介谷。

    四周弥漫着层层黑色的雾气,他来到了另外个地方。

    浑身传来火辣辣的痛楚,这刻他完全成为了个血人,身上就没有块完好的地方。

    取出大把丹药放进口,王峰开始盘坐在地上恢复,空间乱流撕裂的只是皮肤,并没有伤及到他的根本,所以王峰仅仅只花费了十余分钟就恢复了过来。

    取出了套全新的服饰穿在身上,王峰这才开始打量他所在的这个地方。

    诅咒之力已经被驱除的差不多了,不管那年轻人的邪恶诅咒有多强的杀伤力,至少现在已经影响不到王峰。

    幸好王峰有天界师傅给他的琉璃青莲树,要不然这次他危矣。

    透视能力逐渐铺展而开,王峰现他目前所处的地方是个巨大的大坑之,站在这里连最基本的阳光都照耀不到,所以才造成了这样的漆黑。

    不过透视能力还没有使用多久,忽然王峰感觉到双目阵刺痛,并且眼所看到的切完全都变成了血红之色,这刻他忍不住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双目,将透视能力截断。

    无法想像的剧痛从眼传来,这刻王峰只感觉自己的眼睛仿佛要炸开了样,疼痛难当。

    以前他不是没有透支过双目的力量,但是不管他如何透视最多也仅仅就是流血泪而已,像是现在这样剧痛从来都没有过。

    而且他不过才刚刚使用透视能力,又怎么可能会透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王峰的心充满了疑惑,只是这个时候无人能够给他解惑,他只能慢慢的运用自己的力量压制这痛楚感。

    任何伤势都可以用本身的力量来恢复,但是这次王峰的真气难以奏效,他无法抑制这疼痛感。

    眼珠仿佛变成了两个随时都有可能要爆炸的炸弹样,这刻王峰什么都没有办法看到,甚至连眼睛都快痛的睁不开了。

    天眼十分罕见,乃是与生俱来的本领,就算是在天界天眼都少的可怜,也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这样的人存活着。

    “啊!”

    忍受不住这种剧痛,王峰的口出阵阵低吼的咆哮声,这刻鲜血透过他的手指缝隙浸了出来,很快把他的双手都给染红。

    毫无疑问,眼睛的忽然刺痛对于王峰来说无异于场剧变,王峰能够拥有现在的本事就是依靠透视能力起步,如果他的眼睛瞎了,亦或者说是透视能力不见了,那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当头棒。

    这里王峰疼痛的生不如死,而此刻在宁介谷之已经剑拔弩张,随时都有可能爆惨烈的战。

    其原因就是李康两个人将长生学院的十长老叫来了。

    南圣仙子因为是火焰圣体,外加上有雪云国分院院长的推荐,所以她成为了十长老门下的个外门弟子,虽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弟子,但是也足以让南圣仙子获益匪浅了。

    这次王峰被遗留在了这里,所以离开了宁介谷之后她就飞快通知了十长老,那个年轻人的境界无法想像,所以能够救王峰的只有十长老这样的高手了。

    王峰乃是雷霆战体,这样的体质哪怕是在长生学院都十分罕见,所以这样的天才被禁锢在了宁介谷,十长老是无论如何也来来趟的。

    此刻他们已经让宁介谷的那个阴境老者拦住了。

    “我学院的学生被你们强行扣留在了这里,把人给我交出来吧。”十长老开口,完全无惧这个阴境老者。

    “我说过了,我们没有你口所说的人,所以你还是请回吧。”这个阴境老者开口,矢口否认。

    长生学院乃是个庞然大物,要灭他们宁介谷绝对不是难事,只是那个人是被老祖宗扣下来的,他是说什么也不能够承认。

    “真是笑话,我只问句,你们到底是交不交人?”十长老冷笑声,浑身的气息外放,压迫的这个阴境老者都变色。

    十长老乃是个真实的阳境强者,此刻他已经没有了当初王峰他们第次见他时的平和,如果对方不交人,他说不定真的会动手。

    个雷霆战体对于长生学院来说是个难得的宝贝,而且他也听说了王峰第天就凭借化灵境后期的实力走上了登天梯的第七十步,在别人的眼或许下子走七十步仅仅就是让人震惊。

    但是作为知晓内情的人之,他明白这样的人绝对不能够有失。

    甚至不仅是他,如果是其他长老听见了,也绝对不会坐视不管。

    有了这样的条件,此刻他纵然是以势压人也要将王峰从这里带走。

    “我们没有抓这样的人,难道你想让我们捏造个还你们吗?难道这就是你们长生学院的行事风格?恃强凌弱?”

    这个阴境老者寸步不让,让李康和南圣仙子两个人都变了脸色,他们可是亲眼看到王峰被困在了那个光罩之,此刻这个人竟然还想否认掉。

    “十长老,我大哥被他们老祖宗困在了坟墓之,这个老家伙说谎。”这时候李康开口,让宁介谷的这个阴境强者都变色。

    “不用说,我来处理就可以了。”十长老开口,而后将目光放到了这个阴境强者的身上,道:“传闻宁川已经失踪了千多年,不曾想他竟然还存活在这个世上,如果你不想你的老祖宗生什么,你乖乖的把人交出来,要不然我不介意将你们整个宁介谷从天界大地上抹除掉。”

    “让他们进来。”听到这话这个阴境面色变,长生学院绝对有抹去他们的本领,就在他不知道如何应对的时候,从宁介谷的深处传来了道声音,正是他们的老祖宗。

    “请。”既然老祖宗都已经话了,这个阴境强者知晓没他什么事了,只能让开了路。

    进入宁介谷的深处,李康他们很快就看到了那个处在光罩之的棺材,只是此刻光罩之除了副棺材和个坐在里面的人,王峰已经不见了踪影。

    看到这幕李康他们的心都跌倒了谷底,有了种不好的预感。

    “宁川,我来的目的想必你也已经听到了,把我们学院的学生交出来,我可以既往不咎。”十长老开口,让棺材当的宁川都笑了起来:“那个小子已经被我杀了,你觉得我拿的出来吗?”

    “什么?”听到这话李康和南圣仙子两个人大惊,就算是十长老都面色微变。

    宁川千多年前就已经是阳境后期的级高手,这样的境界纵然是长生学院都没有几个人能够达到。

    王峰不过才化灵境后期,如果被他抓还真的有可能凶多吉少,所以这刻他的脸色也变得难看了起来。

    “我现在是代表长生学院而来,宁川你知道你所说的话代表了什么吗?”十长老微微开口说道。

    “长生学院又如何?难道你认为我会怕你们吗?”宁川冷笑,而后深深的看了十长老眼,道:“不过来了具分身就敢问我要人,你未免也太高看自己了。”

    听到这话南圣仙子和李康两个人齐齐变了脸色,十长老来的竟然只是具分身?

    如果十长老被杀,那他们两个人也别想活着离开这里了。

    他们两个人连化虚境不到,宁介谷多的是强者可以杀死他们两个。

    “分身又如何?只要我心念动,我的本尊随时都可以降临这里,我想你应该是想利用九天神灵阵使自身的境界达至神境吧?只要我破掉你的阵法,你所有努力都将白费,我觉得你心里应该知晓轻重。”

    十长老的声音十分平静,却让棺材当的宁川暴怒:“你在威胁我?”

    “如果你要这样认为我也没意见,虽然我的分身不是你的对手,但是如果我死了,你们宁介谷休想在天界立足。”

    “你现在之所以来的分身,你的本尊短时内肯定难以走动出来,所以你的威胁对于我来说丝毫用处都没有。”宁川冷笑道。

    听到这话李康和南圣仙子两个人再次变了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