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三章 讹诈

作品:《极品透视

    “想要杀我,没有那么容易。? ? . ”金属人的力量很刚猛,打得王峰都连连受挫。

    最后他实在是忍受不了,直接激活细胞的力量。

    至少三个细胞的力量在这刻被王峰激活,配合着碎星拳,王峰拳就将个金属人打了个对穿,脑袋生生被王峰摘去。

    并且他的细胞力量还不会这么快爆完毕,这刻他凶猛无比,抡着拳头在金属人的包围大开大合,靠近的金属人全部都让他活活撕裂。

    但是这里的金属人实在是太多了,很快他又陷入了包围圈之,根本无法突破出去。

    这里王峰已经陷入了陷阱,而此刻在炼体系的课堂之上,那个阴境长老又开始授课了。

    这里的授课和地球上不同,在长生学院,如他们这样的长老都是个月授课次,所以他才会立下他说话的时候不准学生打扰,因为他们的时间有限。

    今天又到了他授课的时间,底下学员来了不少,这让这个阴境长老都忍不住露出了丝笑意。

    授课依旧在继续,但是就在课程进行到半,到他讲述如何提升身躯强度的时候,他这才面色大变,想起了个月前的事情。

    心里暗叫糟糕,当初他可是亲自把王峰送入了阴风洞之,说是十天就放他出来,但是因为后来他们出去对付安德鲁教就给忘记了,直到现在才想起来。

    前不久学院还在找个失踪的新学员,说是叫王峰,是个天才,当时他也没有在意,因为长生学院经常失踪天才,多半都是死在了外面。

    但是现在他回想起来,那个被他送进阴风洞的学员可能就是那个王峰,因为他也是个新学员。

    “下课。”留下句话,这个阴境长老转身就走,让这些学员们都露出了疑惑之色。

    要知道知荣长老从来不早退的,这可是第次。

    没有给出任何的解释,知荣长老离开了这里直接个闪身来到了个无人的地方。

    大袖挥,个漩涡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这是阴风洞的入口,身为炼体系的授课老师,阴风洞直都是由他掌控的,随时都可以进出入。

    “希望你能撑住。”口暗叫,他步就迈了进去。

    阴风洞永恒都是漆黑为主题,知荣长老路下来越来越心惊,因为许多金属人都被生生拆掉了,直到现在还没有恢复过来,可想而知它们被拆的有多么彻底。

    阴风洞乃是件极其强大的法宝,这些金属人虽然给拆了,但是只要定的时间它们就可以再次恢复过来。

    要不然这无数年下来,进来了那么多的学员,就算是有再多的金属人也不够杀的啊。

    “该不会真的死了吧?”路往下走,他的心越来越震惊,因为越是到了后面金属人就越厉害,很少有人能够闯到底。

    那个新来的王峰,他听说是拥有雷霆战体的人,这样的人如果让他害死,除非是他直捂着消息,要不然他怕是会吃不了兜着走。

    个雷霆战体代表什么他极为的清楚,虽然他是阴境长老,但是如果让雷霆战体成长起来,今后绝对比他恐怖。

    他的度很快,没有要到多久他就来到了这条通道的最深处。

    路途当已经有金属人复活过来了,但是以他的实力,他想要灭杀这些金属人太容易了,根本就挡不住他。

    看着这个黄色的祭坛传送阵,他长长的叹息了声,他知道王峰怕是凶多吉少了,以王峰的能力,断然是走不到这里的。

    原本只是想给王峰个小小的教训,哪曾想他竟然把这事忘记了,所以这件事他除非强捂着,要不然他就惨了。

    十长老可是亲自过问了这件事,以他的实力和地位对上十长老,那就是等同于是以卵击石。

    “唉。”心叹息声,知荣长老也是心乱如麻。

    看着这个传送阵,他摇了摇头,但还是步走了下去。

    轰隆隆!

    耳边传来了剧烈的爆炸声响,伴随着狂暴的金属碰撞声音,刚刚才从传送阵显现出身影知荣长老的面色就大变。

    举目望去他能够看到个人影已经让众多的金属人给包围了起来,那个人可不正是他想要找的王峰吗?

    个月过去他竟然坚持了下来,并且还杀入了这里,这刻知荣长老的心掀起了惊涛骇浪,他无法想象这个学员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别着急,我来救你。”他看的出来王峰已经陷入了真正的险境,所以他没有犹豫,快出手。

    知荣长老的境界已经达到了阴境,并且又是炼体系的授课老师,他的肉身远比王峰强悍,所以他出手金属人直接就被他打飞出去,完全不是对手。

    不多时他就已经来到了王峰的身前,浑身的气息爆,这些金属人直接被道无形的力量撞飞出去,靠拢不过来。

    看着如今浑身都是鲜血的王峰,知荣长老也忍不住心颤,个化灵境后期的修士竟然能够凭借自己个人的力量杀到这里,这要是换做是其他的炼体系学员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

    “你怎么样?”快给王峰的嘴塞去枚丹药,知荣长老问道。

    “卧槽尼玛。”

    这就是王峰对他的回应,而说完了这句话之后浑身松懈下去的王峰也晕厥了过去,让知荣长老的眉头都微微皱了皱。

    他没有怪王峰骂他,因为这件事的确是他做的不对,说好的十天他没有把王峰放出去,反而还让他在这里度过了个月,个月与黑暗为伴,终日与金属人作战,这要坚持下来已经非常的不易。

    王峰现在的伤势很惨,许多地方的伤口甚至都能看到里面森森的白骨,新伤混合着旧伤让他看起来如个血人样。

    “放心吧,不会让你死的。”嘴出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话,最后他带着王峰开启了离开这里的通道,步就迈了进去。

    ……

    昏迷了也不知道多久,等到王峰苏醒过来之时他只感觉浑身都是暖洋洋的气息,此刻他正躺在块冰床之上,阵阵的氤氲的雾气将他笼罩着,正是这些雾气让他感觉到了暖意。

    “这是什么玩意?”

    手掌落下这寒冰床之上,王峰现这床十分的光滑,也不冰人,应该是某种奇异的晶体石头雕刻而成的。

    脸上露出了沉吟之色,王峰快从床上爬了起来,两只手掌扣在两边,他的力量爆,就想要将这个床搬走。

    那个老头害的他差点就死在了那什么阴风洞之,而这冰床显然是他的宝物,所以如果能搬走的话王峰绝对不会给他留下。

    “你小子在干什么?”就在这时王峰的声音传来了道大喝声,个老者从外面走了进来,正是知荣长老。

    “当然是搬走这床了。”王峰开口,根本不鸟他,继续动用自己的力量。

    但是这床仿佛就是长在地上的样,他竟然撼动不了。

    “不用白费力气了,这玄玉床乃是地底灵脉长出来的东西,除非你毁了整条灵脉,要不然你别想带走了。”知荣长老笑了声,也没有阻止王峰。

    “是吗?”王峰的脸上闪过了丝冷笑,而后他直接取出了自己的龙渊剑,剑劈了下去。

    这个老头把他害的那么惨,既然现在他带不走,那他也要给这个老家伙毁了。

    “住手。”看到这幕知荣长老变色,个瞬间就来到了王峰的面前,用两根手指夹住了王峰的龙渊剑,使王峰无法再劈下去。

    “我承认上次是我不对,我忙于安德鲁教的事情把你忘了,但是你自己不是也将自己的肉身强度提升了很大截吗?”

    “你还好意思提这件事,如果不是我有七品丹药,我早死里面了。”王峰冷笑,让知荣长老都微微变色。

    “你这样囚禁学员,欲意害我,我们现在就去执法堂理论去。”王峰开口,开始反客为主。

    执法堂乃是十长老的地盘,想到上次十长老还问自己的事情,知荣长老哪里能和王峰去啊,这不是去自讨苦吃吗?

    到时候如果落个加害学员的大帽子,他恐怕得吃不了兜着走。

    所以这执法堂那是万万去不得。

    “行,你消耗了多少七品丹药我现在赔你就是,这件事咱们就这样揭过,你看行不行?”知荣长老咬牙说道。

    七品丹药十分珍贵,哪怕是他都没有多少,因为这丹药有时候能救他们的性命。

    虽然他不知道王峰用七品丹药是真还是假,但是既然他都已经这样说了,知荣长老也只能想办法堵住王峰的口了。

    “我共用了十枚七品丹药,还有大量的灵药,甚至我连禁忌法宝都给使用了,只要你将我所用的全部赔给我,我就可以不追究这事。”王峰目光当跳动着光芒,快说道。

    这可是对方送给他来宰的,如果这个时候不狠狠宰刀,对不起自己啊。

    “你……。”听到王峰的话,知荣长老气得语气滞,这哪里是赔偿,分明就是勒索。

    而且这个小子心也太黑了,张口就是十枚七品丹药,这可能吗?

    但是想到王峰有可能将事情捅到十长老那里去,最后他还是咬牙,道:“把你的损失报给我听听,如果我觉得合适,可以赔偿给你。”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要是反悔了怎么办?”王峰的脸上闪过了不相信的神色,说道。

    “如果反悔,我生儿子没屁.眼。”知荣长老开口,下了个毒咒。

    “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我要太多也不好,这样吧,你就把我下面说的这些东西赔给我就是了。”

    说着王峰至少花费了十分钟,说出了数百种天材地宝以及那十枚七品丹药。

    每听王峰说出种天材地宝知荣长老的嘴角都能肉眼可见的哆嗦下,这刻他真是后悔自己刚刚的毒誓,这个小子已经不是勒索了,这简直就是打劫,并且还是正大光明的打劫。

    些天材地宝就连他都没有办法弄到,这王峰也给报了出来。

    “好了,差不多就这些了,如果你全部赔给我,我就可以既往不咎,要不然咱们只有执法堂见面了。”王峰开口,让知荣长老的身躯都微微颤抖了下。

    这完全就是被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