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五章 参与炼丹比试

作品:《极品透视

    原本带着小美女回来是准备把她还给她的父皇,只是以如今这样的情况,恐怕他连皇宫都进不去都让人抓起来了。?? ? ㈠1㈠Z㈧W?.㈧

    个有功的人竟成为了凶手,这让王峰的心十分不痛快。

    将小美女安顿在城内的某个客栈之内,王峰这才出来打听消息。

    经过番打听王峰终于弄明白了自己被悬赏的理由。

    自己现在竟然成为了二皇子派去杀害雪慧公主的凶手,这件事是有不少人亲眼看见的,而且由大皇子作证,所以如今他可谓是罪大恶极,许多人都在找他。

    至于始作俑者的二皇子早就已经被关押在了天牢之,等候处理。

    说起来而二皇子比自己还要惨,竟然背了这样大的个黑锅。

    目击证人不用想也知道是当初那个小镇里想要杀小公主的人,这些人才是真正的凶手,不过现在有大皇子的帮助他们竟然反咬口,让王峰反而成为了凶手。

    所以这想要杀小公主的人究竟是谁已经浮出水面了。

    只是如今知道这件事的就只有他和小公主,王峰在这皇城内举目无亲,估计他说出来也没有人会相信。

    而且他也不会那么傻的跑出去说真相,因为那样做他会死无全尸。

    除非是小公主活着见到她的父皇,只是小公主如今命在旦夕,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死了,如果她死了,王峰这个罪名可是真正的坐实了。

    到时候黄泥巴落进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

    所以想要洗掉罪名,最重要的就是将小公主治好,只有她才能够还自己个清白。

    六品丹药王峰炼制不出来,而且市面上也没有这样的品级丹药出售,眼下倒是有个机会得到六品丹药,那就是参加那什么丹盟的比试。

    据说得到了第就能拿到枚六品丹药,只是王峰目前的水平……他想想还是算了。

    四品水平都没有,去了也是打酱油浪费时间。

    跑去所谓的丹盟打听了番,王峰知晓这次前来参加比试的炼丹师大多都是四品,甚至其有隐藏的五品炼丹师,对比了下自己的水平,王峰愈觉得这条路行不通。

    丹盟是整个雪云国炼丹师最聚集的地方,其不乏有炼丹大师,王峰现在有许多的灵石,如果能用灵石买他或许可以买枚过来。

    只是最后他得到的答案十分让他沮丧,这些炼丹大师的作品只有拿同等阶的宝物交换,属非卖品。

    心大骂不已,王峰最后还是不得不离开这里,有钱不赚,这些人真是傻叉。

    “你真的想救那个小姑娘?”这时候魂体的声音在王峰的耳边响起。

    “如果不救她,我的世清白都毁在这里了。”王峰十分无奈的说道。

    “清白算个鸟蛋,离开这里你样可以过得逍遥快活,只要境界上去了,谁还会在乎这点清白。”

    “可是我如果走了,她可能就真的没救了,我原来本身就是医者,除非病人是真正的没救了,要不然我不会放弃的。”王峰开口。

    从他开始学医开始,他手底下就没有死过个病人,现在他也不会让这个小美女死的。

    于公于私都不应走了之。

    “如果你想要争取这次丹盟比试的第也不是没有办法。”魂体忽然开口,让王峰都忍不住停了下来。

    “有什么办法?”王峰问道。

    “很简单,将你自己的炼丹水平提升上去不就行了。”魂体回答,让王峰都差点暴打他:“你这说的完全就是废话!”

    “虽说在短期内提升炼丹水平十分困难,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你现在有用不完的材料,可以支撑你不断的消耗下去。”

    “可是这丹盟的比试日期就剩下几天的时间,几天你认为我能提升多少?”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自然有我的办法。”魂体开口,脸的神秘。

    回到小美女所在的那个客栈,王峰现她又再次的晕厥了过去,虽然琉璃青莲树能够替她暂时的压制毒性,但是她依旧每时每刻都在遭受这幽冥散的折磨,或许晕厥过去还能好受点。

    “说吧,有什么办法?”看着那道漂浮出来的魂体,王峰淡淡的问道。

    “很简单,我知晓种能够让时间加的阵法,只要你待在阵法,你在里面度过个月可能就相当于外面的天,这样算下来你就有几个月的时间了。”

    “时间加?”王峰瞪大了眼睛,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

    这样的东西他只在传说听说过的,不曾想真的存在。

    “嗯。”魂体点头,而后露出了丝追忆之色:“这样的阵法我只懂点皮毛,真正的高手施展出来的阵法可以达到里面年外界天的加,相信许多大势力都有这样的阵法,只是现在你只能凑合着用了。”

    “那赶紧施展出来吧。”王峰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如果真的有这样的阵法,那对于他来说无疑是雪送炭。

    阵法名为:瞒天神阵,意思是蒙蔽天机达到时间加的效果。

    只是想要修炼这阵法十分的困难,纵然是王峰在阵法途上有不弱的底子也完全参悟不透。

    而且现在他也没有时间来参悟这阵法了,反正只要这魂体不溜,他随时都可以学习。

    进入时间加的瞒天神阵之,王峰直接拿出了数个空间戒指,以及取出了个大鼎。

    这个大鼎是无极阁的,只是现在无极阁的所有东西都放到了王峰这里,他自然可以随意动用。

    空间戒指全部都是数不尽的灵药,这些灵药足以让王峰炼制很多种丹药了。

    比试的时间距离现在只有四天,所以留给王峰的时间只有四个月。

    四个月他不知道自己能达到什么样的炼丹层次,只能尽力而为。

    有魂体的指导,王峰成丹率很高,不过想要从三品炼丹师迈入四品不是那么容易的事,王峰也是在这阵法之足足耗费了个多月才成功的炼制出了种四品丹药当药效较差的丹药。

    四个月看起来很长,但是在没日没夜的炼丹之下王峰觉得这四个月似乎就是四天那么短而已。

    在魂体这种炼丹祖宗的指导之下,王峰进步神,甚至还得到了魂体的赞赏,说他是个可造之才。

    丹盟的比试就在明日举行,今后是报名的最后天,虽然王峰的炼丹水平未能达到五品,但是以他目前的水平,也有夺第的机会了。

    来到丹盟,王峰的报名被拒绝了,原因是他没有拿到炼丹师的资格证,没人可以证明他是个炼丹师。

    这就像是地球上的从业资格证而已,虽然只是个证书,但却是身份证明。

    无奈之下,王峰只好花费百灵石在丹盟内部考取了个炼丹师的资格证。

    不过不说这丹盟真的很黑,百灵石买来的灵药炼制出来的丹药全部让他们没收,也就是说王峰这资格证相当于是用百灵石买来的。

    而且更坑的还在后面,想要参加这次的比试,需交纳千灵石,这只是最低门槛。

    获得了好名次会得到丹盟的奖励,而被淘汰的就等于是白白送了他们千灵石。

    不过为了那枚六品丹药,王峰还是忍了。

    获得了资格王峰本想离开这里,不过就在他刚要出去的时候他忽然看到了个人,让他生生的止住了脚步。

    只见这个时候从外面走进来了两个人,为的正是雪云国的四倾城之的南圣仙子。

    而在她的耳边还跟着了个浑身穿着黑袍的人,从他身上散出来的气息看,绝对是玄曜大师无疑。

    不是说不达化灵境不出关的吗?怎么跑这来了?

    因为改变了容貌他们并不认识自己,所以王峰只能生生止住了脚步,眼下自己可是城内通缉的要犯,没有必要让他们也跟着起受牵连。

    离开了这里,王峰返回了他所居住的客栈。

    几天下来小美女的毒素愈的加剧,以昏迷的时间居多,如果再这样下去,可能她撑不了多长时间。

    “我会死吗?”看到王峰回来,小美女泛黑的脸上露出了强烈的求生欲望,紧紧抓着了王峰的手不放。

    看她的样子估计是把王峰当作了自己的最后根救命稻草。

    “放心吧,有我在你不会死的,我的清白还需要你去澄清呢。”王峰开口,而后拍了拍她,就这样迈入了瞒天神阵之。

    明日就是比试开始的时候,所以现在王峰还有晚上的时间可以利用。

    ……

    第二天,王峰只身人来到了丹盟之,这次前来参加的炼丹师很多,最少都达到了两千之数,王峰算是来的比较晚的人了。

    进入比试场地,王峰现这里已经聚集起了许多人,有准备参赛的炼丹师,也有许多前来围观之人。

    这些人有国都内的王公贵族,也有富贵商贾,几乎国都内的上流人士都聚集在了起。

    不过最吸引目光的人还是在那最高台之上坐着的那个年人,这人身穿金色的刺绣龙袍,头顶金色玉冠,散出来的威严气息如同汪洋般,力压全场。

    不用想也知道这男人是雪云国的国王,也就是国都当的天子。

    在他的下方还坐着两个年轻人,身穿名贵的服侍,为的个长相帅气的男子,双目之不时闪动着光芒。

    而另外个是王峰怎么都没有想过的人,他赫然是王峰曾经在巨灵城见过的郝尘。

    他怎么到这来了?

    从他的位置来看,只怕绝对是皇子之。

    “今天的比试可当真热闹,就连十分低调的三皇子都露面了,或许成为比赛的第有机会进入皇宫之任职。”

    “是啊,到时候地位和身份全部都有了。”有人低声开口,吸引了王峰的注意。

    “这位道友,不知道你们口说的三皇子是哪位?”王峰来到了他们两个人的身前,低声问道。

    “你连三皇子都不认识?”听到王峰的话,这两个人都瞪大了眼睛,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

    “不好意思,我是刚刚才从处无人之地闭关出来,对外界不是很了解,还望两位大哥告知。”王峰的口气十分客气。

    “陛下往下数的第二个就是三皇子,就是那个带着两个侍女的人。”个人给王峰指了下,让王峰心都吃惊。

    当初萍水相逢的男子竟然是雪云国的三皇子,难怪他敢带着几十万灵晶出门,有这样的身份谁敢来对付他?

    “那你们怎么说他很神秘呢?”王峰追问道。

    “是这样的,听说三皇子无心过问朝政,所以平日里都极少出门,除了国都的高层,我们平民几乎都没有见过他,今天还是次。”

    “多谢两个大哥的解惑。”王峰没有再继续追问他们。

    以郝尘的为人,他绝对不是那种碌碌无为的庸才,说无心过问朝政,只怕是表面上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