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四章 强势的青年

作品:《极品透视

    “难道你就不想争取下?”看到这人失望的神色,王峰问道。?? ≥.≈≈1≤Z=W≈.≈

    “争取?我怎么去争取?我又打不过你们这样的人,只能放弃了。”这人苦笑。

    “要不你做我小弟,我帮你把这个位置争取下来?”王峰笑,让这人面色都是变。

    都入虚境的高手了,还去做别人的小弟,这人的面色顿时就变得难看了起来。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身边差个跑腿的小弟,如果你愿意做我的小弟,我就可以帮你把这个名额争取下来。”

    “呵呵,说得轻松,你真的以为你是入虚境后期的高手?”这人冷笑,压根不把王峰的话放在耳。

    “我当然不是后期高手,但是在期我自信不怕任何人。”王峰开口,自信自然而然的就从言语间弥漫了出来。

    “那你说说怎么帮我争取?”受到王峰的感染,这人似乎也有些相信了。

    “多简单的事,我帮你击溃所有的期高手,然后你再上来把我击败就行了。”王峰的口气十分轻松。

    “你这简直就是暗箱操作。”

    “怎么,他又没说不准暗箱操作。”王峰嗤笑。

    “可我怎么觉得你是在吹牛?”这人明显不相信王峰的话。

    “是不是吹牛咱们会就知晓了,反正你当我小弟是当定了。”王峰的语气十分的笃定。

    “如果你能帮我把这个机会争取过来,就算当你小弟我也认了。”这人开口,答应了王峰。

    个至强者的传承十分的重要,特别是他这种散修最是需要,而且当王峰的小弟也不见得就会吃亏,毕竟这也是位年轻的期高手,说不定今后他进阶更高的境界,他还有个大靠山呢。

    “小弟,会就看着大哥在上面大神威吧。”王峰拍了拍这人的肩膀,十分老成的说道。

    听到他的话,这人的面色下子就阴沉了下来,这还没开始呢就开始叫小弟了,搞的像是真的样。

    所有人都6续的朝着竞技场而去,虽然崇德道人已经说了守擂战让许多人的念想都落空了。

    但是入虚境高手之间的战斗也十分精彩,这些人自然不会错过这个观摩的机会,以往就有内劲修士在观摩他们战斗的时候福临心至,直接晋升入虚境,成为高手。

    擂台很大,容纳个几万人绰绰有余,而崇德道人更是最早的来到了这里。

    只见他大袖挥,顿时个约莫有方圆三十米大小的小擂台从央升了起来。

    这就是就是守擂战的地方了,在这里可以杀人,完全不必有任何的后顾之忧,因为死在了这里就算是别人找你来报仇,自然也会有人来替你处理。

    如若不是这样,终南山怕早就已经乱套了。

    “战到最后的人即可拜入我门下,现在守擂战开始吧。”站在这个小擂台之上,崇德道人十分平静的说道。

    “我来守擂。”几乎就在他的话音刚刚才落下的时候,人群就有个人开口,道人影窜上了擂台,是个矮小的老者,浑身入虚境的气息弥漫。

    “鄙人黄道长迎战诸雄。”这矮小的老者开口,危险的目光从每个人的身上慢慢横扫而过,让不少人都变色。

    这是个十分强大的老者,本身的实力达到了入虚境初期的巅峰,几乎快破入入虚境期了。

    他来守擂自然下子就断绝了这个境界之下所有人的念想,入虚境的高手可不是内劲的修士能够抵挡的。

    “哼,我来战你。”就在这时,道冷哼的声音响起,个丰满神玉的青年男子跳上了擂台,这同样是个入虚境初期的高手,并且远比这个矮小的老者年轻。

    如果给这年轻人机会,或许他达到入虚境后期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能够晋升入虚境的几乎都是修士当的天才,他们都有机会进军更高的境界,只看自己有没有那样的本事了。

    “黄道长,有请!”这人对这矮小的老者抱了拳说道。

    “你还没有通报姓名呢。”矮小的老者开口,让这青年都冷笑:“对于失败者,他们没有资格知晓我的名讳。”

    年轻人的口气无疑十分的狂妄,但是他确有嚣张的本钱,因为他的实力不会弱于这个老者半点,同样快晋升入虚境期了。

    “狂妄!”

    矮小的老者冷笑,脸上浮现出了杀机。

    “狂不狂,你会就知道了。”青年开口,而后抽出了自己腰间的把笛子,这就是他的武器。

    而矮小的老者虽然没有任何的武器,但是他的身上去浮现出了道淡淡的黄色光芒,他的气息正在快的增强。

    “这好像是修炼界之的遁甲术,不是早就已经失传了吗?”看到矮小老者身上浮现出的光芒,人群当不乏有见过识广者,下子就大叫了出来。

    遁甲术就如同其名字样,这是门防御力惊人的遁甲术,可挡很大部分的伤害,难怪这老者敢第个冲上去,他肯定对自己的防御能力十分的满意,自信能够坚持下去。

    “不过就是顶了副乌龟壳而已,看我破你的遁甲术。”这个丰满神玉的年轻人开口,手持着玉笛冲杀了上去。

    两人尚接触顿时就爆出了强大的能量涟漪,还好这时崇德道人大袖挥顿时将所有的力量阻拦下了,要不然附近围观的人都可能要受到重创。

    “七星芒!”

    只听见那个青年男子声大喝,他手的玉笛仿佛变成了把战剑样,竟然爆出了道惊天的剑芒,全部都袭向了那个矮小的老者。

    “好强大的击!”

    感受到这道光芒之蕴含的强大杀伤力,许多人都面色苍白,露出了吃惊之色。

    “哼,想要破我的防御力,凭借你还无法做到。”这时候那个矮小的老者冷笑,身上的黄色光芒愈的浓郁,竟然将这青年的这道剑芒给挡住了。

    “有点意思。”看到自己击并没有击伤这个老者,这青年的脸上也露出了丝笑意。

    不过很快他这丝笑意又被杀机给取代,只见他拿着自己手的玉笛竟然慢慢的吹奏了起来。

    曲不知名的歌曲从玉笛之出,让许多人都面面相觑,不知道这青年想要做什么。

    在场的人或许也只有入虚境的高手才能感应到当这声音响起的时候,他们感觉自己的脑袋都开始变得混乱了起来。

    这声音竟然可以影响到他们的神志,让他们不少的人都变了脸色。

    人群王峰也是面色微变,修炼界果然是人才辈出,什么样的人都有,以前他实在是太坐井观天了。

    曲之下,围观的人不太好受,而作为攻击目标的矮小老者更是面色大变,身上的光芒也是忽明忽暗,他受到了最大的影响,露出了败势。

    “这老头的护体光芒的确是厉害,但是可惜啊,他竟然阴沟里翻船了。”有人感叹,知晓这老者要败,

    果不其然,仅仅就是十秒钟之后,老者浑身的黄色光芒都敛去,整个人都露出了怔怔出神之色。

    “死!”

    个绝好的机会摆在面前,这个青年不再犹豫,直接五指成爪的朝着这个老者的脖颈抓了过去。

    虽然老者也短暂的反应了回来,但是他想要出手反抗的时候他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脖子传来阵疼痛,而后他就看到自己的身躯在慢慢的远离自己而去。

    他的脑袋竟然下子被这个青年抓掉,彻底的毙命。

    看到这幕,四周的许多人都变色,这个青年下手太狠了,简直就没有丝毫的留手。

    本来老者就败了,但是他仍旧是下了杀手,这给不少人都造成了心灵上的震撼。

    个入虚境的高手就这样陨落了,死的极惨。

    “可有人上来迎战?”杀掉这个老者,青年的面色没有丝毫代表的变化,冷冷的说道。

    四周片静寂,在这个青年的大喝声之下,竟无人人应答。

    “我来!”就在所有人以为场面要继续这样冷下去的时候,忽然个年人背负着把大剑走了上去。

    这同样是个入虚境初期的高手,不容小觑。

    “鄙人……。”

    “呵呵,死人就不用自报名讳了,我没有兴趣知晓。”本来这个年人还想报出自己的名号,但哪知这个青年压根就不给他这个机会,直接冲杀了上来。

    依旧是之前的七星芒斩向了这个年人,让他当即就变色。

    不过他也不是好惹的,只见他浑身震,他几乎是个眨眼就将自己背上的长剑抽了出来。

    长剑如寒冰,他挥向了这个青年。

    铿锵!

    像是两道金属撞击在了起,这个年人竟然凭借自己的硬实力挡下了这个青年的击,不可谓不英勇。

    说不定他最后还会将这个青年斩杀于此。

    “不错,可以作为的对手。”虽然攻击被挡下,这个青年没有露出畏惧之色,反而还是露出了笑意。

    场大战爆了,两个人的力量几乎将擂台都给打得崩溃,仅仅就是分钟,两个人至少就已经过了上百招,实在是快到了极致。

    就像是两道闪电在游走样,两个都狂暴了,打出的力量让人心惊。

    “死吧!”

    忽然有道冷漠的声音响起,道身影被踹飞了出去,最后坠落在了众人的面前。

    这是具无头的残躯,正是那个年人的,而他的头颅则是被那个青年抓在手,眼睛瞪得老大,死都不瞑目。

    “又个高手陨落了。”看到青年接连击杀两位高手,许多人内心都悚然。

    都是同样的死亡方式,这个青年当真是强大到不可想象。

    “还有人上来吗?”虽然接连大战两个高手,但是这个青年气息丝毫不减,反而血煞之气还越来越浓郁,让王峰旁边的这个小弟都震惊:“这人绝对有击败我的实力。”

    “我来灭你!”

    就在这时有人登上了擂台,这是个入虚境期的高手,接连死了两位高手,终于有期高手耐不住了。

    “想要灭我,凭你还办不到。”虽然实力相差了阶,但是这个青年丝毫不畏惧,手的玉笛点指这个期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