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三章 守擂战

作品:《极品透视

    灵脉非常的长,宛若大树的根样深深的扎根于地底之下,将整个终南山的山脉都串行在了起。????  ≈.≥≥1ZW.

    “这么大的条灵脉,就算称之为华夏第灵根都不为过了吧?”王峰口自语,十分震惊自己的现。

    嗡!

    就在这时,忽然王峰感觉到了股危机锁定了自己,那个之前盘坐在山峰内部的老者现了他的存在,投来了冷漠无比的目光。

    王峰变色,飞快的倒退,不敢与这样的人对视,不是他害怕对方,实则是他知晓自己之前乱看冒犯了对方,若是追究起来,自己怕是在劫难逃了。

    退了差不多有里地,王峰这才现危险的气机远去,那人并没有追究自己。

    心长长的松了口气,王峰再也不敢乱看,因为这里的高手实在是太多了,他这样的实力在这里顶多就混个等。

    阵法大师在什么住所王峰已经从龙魂队长那里知晓,所以他没有犹豫,直接朝着这个阵法所在的地方而去。

    路上他遇到了不少的修士,有男有女,都是在行色匆匆的赶路,连个交谈都没有。

    “兄弟,你们这是要去哪里?怎么看你们都很焦急的样子啊?”王峰拉住了个从自己身旁路过的修士,是入虚境初期的高手。

    “你还不知道吗?”被王峰拽住,这人的脸上本能的露出了不喜之色。

    只是当他察觉到王峰的实力比他高筹之时,他又将这不爽给压制了下去,道:“崇德道人今天开门收徒,我们都是前去碰运气的。”

    “你个入虚境的修士还需要拜师?”王峰有些吃惊的问道。

    “你知道什么,这崇德道人乃是锻德道人的师弟,拜在他的门下并不吃亏。”这人说出了让王峰吃惊的消息。

    锻德道人可是全球第高手,打得暗魂组织都不敢对付他,他的师弟纵然比他差点,但想必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走,我也和你凑凑热闹。”王峰开口,让这人都差点大骂,你凑热闹自己走就好了,为何要和我起?难道我和你很熟吗?

    不过想到王峰的实力比自己强,他当真是硬逼着自己将不舒服的情绪压制了下去,带着王峰往终南山的深处走。

    行走了差不多有半个小时左右,他们终于来到了这崇德道人的山门之前,终南山隐居的高手许多,有锻德道人这样的恐怖人物,自然也有其他人。

    大家来这里都只为个目标,那就是打破现在境界的桎梏,进军更高的层次,只是几百年下来,没有个人成功,全部都失败了。

    有的人在这里枯坐至死,而有的人则是想要在自己死亡之前将自己的衣钵传承下去,所以这才出现了眼前的这幕。

    有的人自知自己命不久矣,所以就想着收个弟子将自己毕生所学传授于他,不至于遗失在历史之。

    锻德道人失败了,消亡在了这里,而他的这个师弟显然也是命不久矣,所以才大开山门,想要收个门徒传承他的衣钵。

    他收徒的消息早就已经散布出来的,所以从到处闻名而来的修士几乎将这里围了个水泄不通,粗略的估计至少得有几千人。

    几千人就为了个传承而来,这竞争力之惨烈可想而知。

    当然还有更多人还在赶来的路上,王峰也是恰巧碰上了。

    崇德道人,锻德道人的师弟,生战败了太多的对手,至今未尝败,就算是在入虚境后期这个圈子,他也差不多站在了顶端。

    只是不管多么强横的修士,在无情的岁月之下,他们都将永远的消亡于这个世上。

    崇德道人存活在这个世上已经过了两百载,已经到了人生的尽头,现在他就用自己最后的点时间将自己的衣钵传承出来,希望它们永远的留在这个世上。

    山门下,聚集了数千人,密密麻麻的片,景象十分的热闹。

    而在山门上,个老者背负着双手站立在山巅之上,孤寂而又虚无缥缈,这人就是崇德道人,个入虚境后期的巅峰人物。

    “兄弟,这收徒是怎么个收徒法啊?”王峰拽了拽那个入虚境初期的修士问道。

    “你什么都不懂怎么也跑到这里来了?”听到王峰的话,这人终于忍受不住了,挣脱了王峰。

    “我今天刚来这里,如有不懂的地方还希望阁下多多指教。”王峰的口气十分的客气,而后他更是从自己的口袋摸出了包烟,给这人递过去了根。

    察觉到王峰的态度变化,这人的面色终于变得好看了许多,不管怎么说王峰的实力都在他之上,现在王峰对他这么客气,如果他还冷眼相对,那就是对前辈的不敬了。

    接过香烟,这人缓缓道:“这里收徒般只有两种方法,是对方主动挑选他所意的弟子,不分实力,而另外种则是守擂,打得所有人都不敢再应战为止。”

    “守擂?”

    “嗯,你看那边,那里有个供所有人战斗的巨大平台,守擂战就在那里举行。”这人开口,而后手指指向了距离王峰他们这里大概两千米开外的个巨大平台。

    这个平台很大,简直相当于三个足球场那么大,而且让王峰吃惊的是这个平台就像是把座山峰生生铲平而制造出来的。

    这得需要什么样的实力才能搞出来?

    “这么多的人,如果要守擂,那岂不是要累死掉?”王峰问道。

    “怎么可能会累死,有些人强大到别人不敢去挑战,自然而然就胜利了。”

    “那你的意思是上面可以杀人了?”

    “这个是自然,难道你没有看到那里的块巨碑吗?”说着他又给王峰指了下那个平台。

    透视能力展开,王峰果然在这个平台的边上矗立了块约莫二十米高的巨碑,其上书写了三个打字。

    竞技场!

    三个字十分的大,像是用鲜血书写出来的样,眼望去王峰就感觉到股惨烈之气袭来,让他不得不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摸了摸自己的眼角,王峰现竟然有丝丝鲜血流出,完全是被那血字里面的煞气所伤。

    “那几个字可不能乱看,传闻那是入道境的高手刻下的字,刚刚忘记提醒你了。”这时这个修士提醒道。

    “你麻痹。”听到他的话,王峰差点骂出来,你特么不早点说,害的我眼睛差点就瞎掉。

    这刻王峰的眼睛十分的刺痛,就连看东西都有些模糊了,过了好阵他才慢慢的恢复了过来。

    “难道这个世上真的有入道境的高手吗?”王峰问道。

    “这个是自然,甚至有人还曾见过。”这人说出了道让王峰十分吃惊的消息。

    平日里个入虚境后期的高手都十分的难以见到了,真的有人突破了入虚境的界限,达到了入道境吗?

    “不过这已经是好几百年以前的事情了。”忽然间这个人又叹息了声,让王峰恨不得口水喷死他。

    几百年前的事还拿出来说,我特么差点就相信了。

    这人真的好欠揍。

    “算了,不和你说了,会收徒大会就要开始了。”这人开口,眼睛十分炙热的看着那头站立在山巅的身影。

    崇德道人生是强大的,哪怕是现在苍老的他都无人敢去招惹,锻德道人为追求极致境界丧命了,他的道统没了。

    崇德道人作为他的师弟,他们两人的所学肯定是样的,所以现在这些人之所以这么急忙忙的赶来这里拜师,其也是因为崇德道人是锻德道人的师弟。

    人的名树的影,锻德道人差点冲击极致境界成功,他所学肯定十分惊人,若是他们能够得到这样的道统,不愁以后不强大。

    人来的越来越多,仅仅就是十分来分钟的时间,这里至少就聚集起了上万人,并且还有不断增多的趋势,让王峰都变色。

    为了个道统竟然有这么多的人前来,若是真的进行守擂赛,只怕会生极其惨烈的大战,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惨死在那擂台之上。

    来的人实力参差不齐,外劲内劲入虚境皆有,就王峰看到的至少就有五十位入虚境高手前来了。

    这么多的入虚境高手同时出现在这里,这着实是惊人的场面,内劲修士要成长为入虚境需要天赋,许多人穷其生都不能达到,甚至王峰见过的所有入虚境修士还没有这次的多呢,自己这趟果然没有白走。

    “前辈,赶紧开始吧。”这时候有人大声的叫喊,等不及了。

    眼看来的人越来越多,许多人都焦躁不安了起来,人越多代表他们的机会越小,他们当然坐不住了。

    只是听到这人的话,山巅上的那道身影压根不为所动,动不动,就像是尊雕像样。

    他就这样仰望着天空,似乎是在注视着什么。

    顺着他的目光王峰展开了透视,却是什么都没有看到,那里不过是片虚无,什么都没有。

    足足过了差不多有个小时左右,山巅上的这道人影才缓缓的低下了头,而这时,下面早就已经聚集起了数万人,黑压压的片。

    他的目光看向了底下的这数万人,平静的道:“守擂战!”

    仅仅就是三个字,十分的简洁,但是这三个字就像是拥有股奇异的魔力样,听到这话,在场的人直接就炸开了锅。

    守擂战旦开始,内劲外劲的修士直接没了希望,因为以他们的实力就算走上了竞技场最后也是惨死。

    所以时间许多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无比失望的神色,低阶修士与这道统无缘了。

    最后的胜利者只有才入虚境的高手产生了。

    “我没希望了。”这时候王峰身边的那个入虚境修士开口,脸上露出了失望之色。

    他的实力处在入虚境初期,这是个十分尴尬的位置,比内劲修士的确是要强,但是同入虚境期相比,他又弱了不少。

    所以最有机会得到道统的人只能像是王峰他们这样的入虚境期。

    期和后期虽然只有阶之差,但是真正的战力差距却犹如鸿沟样,要不然许多人也不会百多年才能进阶了。

    争夺道统入虚境期出手的人有不少,但是真正的后期人物是绝对不会参与进来的,因为他们已经站在了世界的绝巅,哪里还需要别人的东西。

    守擂战就是方便入虚境期的人物,入虚境初期的修士几乎无望,因为他们无法坚持到最后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