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章 惊变

作品:《极品透视

    在这里等了差不多有二十分左右的时间,包厢的门口才被打开,个身穿风衣的男子走了进来。? ?.㈠1ZW.

    他的身高很高,足足米五,比王峰现在都还要高那么点,而且他的皮肤十分白皙,简直让女子看了都要自愧不如。

    配上他脸上的那点坏笑,当真是个现世潘安,难怪有那么多都女子都要痴迷于他。

    如果用现在的话去描述他,那就是个真正的高富帅,是许多女人心的白马王子。

    “哈喽,大家好。”曹泽开口,如明星登场样,自我感觉良好。

    “行了,别在那里臭美了。”这时顾平开口,脸上同样带着笑意。

    “大哥,这么多年没见,想不到你也变帅不少。”这时曹泽对他们这里投来了目光,微笑着说道。

    “少贫嘴了,这里给你留了点好酒,咱们坐下来好好叙叙旧。”

    “二哥,想不到你还是这样的风骚帅气。”这时王峰开口,惹来了曹泽的白眼,道:“你也弱不到哪里去。”

    “给,这可是珍藏了几十年的好酒,我们之前都没舍得喝。”王峰开口,却是让曹泽微微撇了撇嘴,道:“那几个空瓶子又是什么情况?”

    “额,这个是别人喝的。”王峰满口胡诌,根本不承认。

    “不错啊,连二年的拉菲都喝上了,财了啊?”曹泽微笑,随后目光就落到了贝云雪的身上。

    “她是谁?”曹泽的眼闪过了惊艳之色,有些吃惊的问道。

    “她是我媳妇,也是你弟妹。”王峰热情的介绍,不过很快他又像是想起了什么,道:“二哥,我可是听说你家里十分有钱,这初次见面,你怎么也得意思下吧?”

    曹泽家里有钱,这是王峰他们以前就知晓的事情,他可是真正的高富帅,大学的时候不知道睡了多少好姑娘,至今都还有人惦记着他。

    “靠,我可也听说了你自己都坐上了董事长的位置,怎么,连二哥点小钱都看得上啊?”曹泽笑骂道。

    “俗话说得好,礼轻情意重嘛。”王峰煞有其事的说道。

    “那行,我外面就有辆我刚刚开来的玛莎拉蒂,就送给弟妹了。”曹泽十分大气的开口,并且甩手将自己的车钥匙放在了桌子上。

    “还当真了?”看到桌子之上的钥匙,不仅是房间的人大吃惊,就连王峰都没有想到。

    “二哥,我不过就是开个玩笑,你不要太当真,我们自己有车子。”王峰开口,拒绝了。

    “这么多年不见,来,咱哥俩来个熊抱再说。”曹泽大笑,让王峰都无奈的翻了翻白眼,两个大男人还抱,整的像是搞基样。

    不过虽然王峰的表情十分不愿,但是他依旧伸出了自己的双臂,曾经的兄弟,如今相隔两三年再次相见,他心也十分开心。

    曾经他们在起过誓,如果谁达了定要将大家重新聚在起,现在这里已经三个人了,就差最后人了。

    “这才像话嘛。”看到王峰张开的双臂,曹泽丝毫不顾别人异样的目光,直接扑了上去。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这时顾平感叹,脸上也挂着微笑。

    “噗哧。”

    就在所有人都脸微笑的时候,忽然王峰脸上的表情凝固了,这刻,柄刀尖径直的从他的后背穿出,带出来了大量的鲜血,让所有人都长大了嘴巴,如泥塑木雕般的呆住了。

    “你……?”足足沉寂了差不多有十秒钟的时间,王峰才瞪大了眼睛,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了眼这个抱住自己的男人。

    曾经的兄弟,现在竟然生死相向,对于他王峰可以说是半点防备都没有,所以这刀刺得十分狠,他竟然没有防住。

    这刻他身躯冰冷了,跟着自己的心也冰凉了,他之前还叫顾平留着好酒款待曾经的好兄弟,甚至还用语言维护他,但是他哪里会想到自己的兄弟会这样对付自己。

    这就是兄弟,竟然迎面给了自己刀。

    刀子现在还残留在王峰的身躯之,王峰感觉到心无比的剧痛,就像是被刀绞样,他无法想象自己的兄弟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前秒还有说有笑,这秒却展成为了这个样子。

    “为什么?”抓着对方的肩膀,王峰十分激动的问道。

    “因为你招惹了你惹不起的人,上面指派我来杀你,所以……对不起了。”曹泽脸上的笑容尽数敛去,浑身都散出冰冷的杀意。

    而后,他将自己手的长刀抽出,再次狠狠的刺在了王峰的身躯之上。

    这刀王峰本来有能力去挡,但是他却没有进行任何的抵抗,因为他不想杀自己曾经的兄弟。

    血肉被穿透的声音十分刺耳,偌大的包厢此刻几乎是落针可闻,万籁俱静。

    惊变实在是来的太快,谁都没有想到曹泽竟然会拔刀刺向王峰,他们不是兄弟吗?为何会如此?

    “啊。”忽然,道惊叫声响彻在了整个包厢,这声音之大,几乎可以响彻整栋大楼,让许多人都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你去死。”尖叫声是从贝云雪的口出了,本来他看着王峰开心自己也替为他开心的,毕竟是曾经的兄弟再次相遇了。

    但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王峰现在竟然身处险境,让他曾经的兄弟连刺两刀,所以这刻她爆了。

    狠狠的掌拍出,抓住王峰的曹泽直接如个稻草人般的被拍飞了出去,最后撞在了墙上,喷出了大口鲜血。

    众人惊骇,这女子是什么来头?爆出来的力量竟然如此恐怖,这还是人吗?

    “王峰,你有没有事?”掌拍飞了曹泽,贝云雪飞快的将王峰扶住,泪珠如断了线的雨水样从她的眼眶之飞而下,这刻她心如刀绞。

    “我……。”王峰刚想开口,但是他嘴张开顿时就有大量的鲜血从他的口溢出,情况十分危机。

    “二弟,你疯了吗?”贝云雪是反应最快的人,顾平则次之,曹泽的忽然爆谁都没有想到,他竟然要杀王峰,这惊变实在是太可怕了。

    顾平的声音很大,近乎歇斯底里,同时他的面色也在大变,因为他看到了王峰现在的情况,浑身几乎都已经让鲜血给染红。

    “我没疯。”相比较顾平的疯狂,曹泽则是要平静许多,因为他看的出来,王峰已经是十死无生。

    虽然对个曾经的兄弟下手不忍,但是他必须要这么做,他迫不得已。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听到曹泽的话,顾平也顾不上他手的长刀了,只见他个箭步冲到曹泽的面前就将他给拎了起来,无比暴怒。

    好好的竟然要杀人,这是有什么天大的仇恨?

    “不用问了,我什么都不会说的。”曹泽十分平静的说道。

    “我要杀了你。”就在这时,贝云雪暴起,虽然她是个女子,但是她现在同时也是个外劲修士,王峰现在因为这个男子遭受如此重创,所以这刻她的心也出现了杀意。

    贝云雪善良,但却不代表她没有怒气,所以这刻他要为了王峰杀掉曹泽。

    人都是有七情六欲的生物,王峰直以来都是她心最重要的那个男人,现在有人要在她的面前杀王峰,这激起了她心的杀心。

    “别冲动。”看到贝云雪冲过来,顾平也吓了大跳,连忙阻止。

    “让他走。”就在这时,另外道大喝声响起,是王峰叫出来的,虽然兄弟要杀他,让他浑身冰凉,但是他不想看着贝云雪在他的面前杀死自己曾经的兄弟。

    因为王峰不想手足相残。

    “为什么?”听到王峰的话,贝云雪停了下来,大声的叫道。

    “因为他是我的兄弟,让他走。”王峰开口,而后口又溢出了大量的鲜血,让房间的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好好的场聚会,竟然展成为了凶案现场,这是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事情。

    “今日之事是我不对,你放心,你死后你的家人我定会替你照顾好的。”曹泽开口,而后挣脱了顾平的手掌,快的离开了这里。

    “啊。”曹泽离开之后,房间之的这些人才有女人出了尖叫的声音,被吓倒了。

    现在王峰浑身都是鲜血,地上也有大摊,看着就让人毛骨悚然。

    “快报警。”有人反应了回来,连忙摸出电话报警。

    同时间也有人拨通了急救电话,让王峰撑住。

    “你为什么要让他走?”这时顾平来到了王峰的面前,用手掌捂住了他流血不止的伤口。

    “王峰,你千万不能死啊。”贝云雪哭泣,泪珠狂涌不绝,哭的十分伤心。

    “放心吧,以前那么多艰难我都渡过来了,这点伤不算什么,扶我起来。”王峰开口,疼得龇牙咧嘴。

    曹泽下手十分狠,专挑的致命之地,现在王峰的心脏都已经被刺了个对穿,如果不是他是入虚境修士,生命力强大,否则他现在已经丧命了。

    “好。”贝云雪点头,知晓王峰有手段,所以她快的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然后压住了王峰的伤口,将他扶到了沙上。

    “三弟,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这时顾平也大叫,急的晕头转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让他们所有人都先出去吧。”王峰开口,而后闭上了眼睛,运转自己门派的功法。

    他的伤势的确是很重,但是曹泽可能怎么都没有想到王峰有极其强大的生命力,就算是心脏受到巨大的创伤他依旧能抗住。

    他的伤口在快止血,而他本人也是宝相庄严的坐在了沙之上,让房间的这些人都吃惊,他究竟是在做什么?

    “全部都出去。”这时贝云雪大声的呵斥,让这些人都噤若寒蝉。

    之前贝云雪威他们可都清晰的看到了,掌就将人拍飞出去数米远,这尼玛也太吓人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