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你说谁小孩子?

作品:《极品透视

    如果说上天真的有仙女,那贝云雪就是比仙女都还要完美的女神。?? ? ≥.≠≈1≤Z≈W≤.≠

    嘴角带着抹满足的微笑,王峰这才倒在了自己这张大床上,沉沉的睡去。

    在部队的这两个月,说实话他还真的没有好好的休息过,睡眠都是浅睡眠,不敢真的睡。

    所以躺在床上不消分钟,王峰的鼻间就出了均匀的呼吸声,沉沉的睡去。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王峰才让轻微的开门声音响起,虽然这声音很小,但是晋升内劲之后的王峰灵觉比以前强大了数倍不止,还是惊醒了过来。

    都没有起身回头,王峰仅仅听轻微的脚步声就可以断定进来的人肯定不会是杀手。

    脚步声慢慢的靠近王峰,慢慢的,有阵香气传递了王峰的鼻间,而且还有丝垂落在王峰的脸上,搞的他都心痒痒的。

    急促的呼吸声在王峰的面前响起,不用睁眼,王峰就知道进来的人是谁,因为这股香气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再熟悉不过了。

    双手伸出,王峰直接狠狠的拉,自己面前的这个人就倒在了他的身上,十分的柔软。

    “啊。”让王峰这忽然的动作吓了个半死,贝云雪也出了声大叫。

    “嘿嘿,雪姐你这么晚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王峰眼睛睁开,用狭促的口气问道。

    “你快吓死我了。”听到王峰的话,贝云雪这才是嗔怪的瞪了王峰眼说道。

    “雪姐这么晚来找我,是不是想了。”王峰的口气带着淫荡,仿佛成了流氓样。

    “对,我是想你了,我想你都快想疯了。”贝云雪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思恋,仿佛能够将人的心都给融化样。

    “我也想你。”说完,王峰的嘴直接对上了她的唇,紧紧的将她抱在了自己的怀。

    之后的切自然就是水到渠成了,这里就只剩下了粗重的喘息声以及阵阵娇吟声,让人想入非非。

    俗话说得好,干柴遇到烈火,能有好事?

    “想不到端庄秀丽的雪姐竟然也会做这种事。”屋,两人滚床单滚的火热,而此刻在门前竟然还有位不之客,正是家里唯的第三人,紫莎。

    当初王峰还没有走的时候她就再想着怎么把王峰逆推了,所以她最后在王峰购买了那啥药,准备举把王峰拿下。

    只是最后王峰有事走了,她的计划也只能暂时的搁置了下来,如今王峰已经回来了,所以她直都在胡乱的思考和王峰那啥的。

    所以尽管现在夜已经深了,但她还是在自己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刚刚她也是听到有开门的声音,随后这才悄悄的跟了出来。

    但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现在她竟然听到了这样的声音,让她面色绯红,真是恨不得挖个洞在地上钻进去。

    只是理智告诉她不能够这样做,因为最终她也会以同样的方式将王峰拿下,现在就权当是汲取经验了。

    只是听着这样的如同交响乐样的淫秽声音,她也忍不住夹紧了自己的双腿,并且还有阵阵湿润的感觉传来。

    “男人果然没有个好东西。”她的心自语,完全想不到贝云雪这样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竟然爬上了王峰的床。

    连听了半个小时,紫莎的下面早就已经泥泞片,手也忍不住放了下去,轻轻的抚摸着。

    不过当个小时过去之后,房间竟然还有那种声音在传出,让她也是瞪大了眼睛,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

    不是说男人半都只能坚持个十多分钟吗?就算久点的也就半小时吧,但是这都个小时了,他们竟然还不停歇,精力真的有这么旺盛?

    “不行,不能再偷听了。”紫莎自语,而后红着脸赶紧逃离了这里。

    在这样的声音刺激之下,她真怕自己作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来,她还是处女,所以她的初夜必须要留给王峰才行。

    死死的将房门关紧,紫莎这才靠着门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不过即便是如此,她的脑海回响的依旧是那种令人遐想非非的声音。

    “太羞人了。”

    紫莎下扑在了自己的床上,用被子将自己完全的包裹了起来,脸都红的像熟透的苹果样。

    番翻云覆雨,贝云雪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几次让王峰送上巅峰了,等到王峰最后停下来的时候,贝云雪只感觉自己现在连动下的力气都没有,完全的融化了。

    躺在王峰的手臂上差不多半个小时,她这才是感觉到自己恢复了点力气,下从王峰的身上爬了起来,说道:“王峰你自己好好休息吧,我要回去了。”

    “为啥要回去啊?”下子拉住了贝云雪的手,王峰询问道。

    “不行,我不想让紫莎看到。”贝云雪开口,神色有些慌乱。

    “怕什么,不用管她。”说完,王峰用力,贝云雪顿时就倒在了他的身边。

    “我现在就想抱着雪姐好好的睡觉。”说着,王峰直接把贝云雪环抱在了怀,让对方挣脱都没有办法。

    既然挣脱不了,最后贝云雪也只能妥协了,和王峰相拥入眠。

    第二天大早王峰就起来了,虽然只睡了几个小时,但是他的精神却是不错,就他现在的实力,几天不睡都能生龙活虎,别说还睡了几个小时了。

    出门将早餐买回来,王峰这才坐着等家的两个女人起床。

    如果是平常,起床最早的肯定是贝云雪无疑了,因为这已经成为了她的个习惯,只是昨晚和王峰折腾了那么久,贝云雪却成为了最后个起床的人。

    红着脸低着头从王峰的房间溜出来,她就像是个做错了的孩子样,而后快的冲进了浴室当,砰的声将浴室的门关了起来。

    “哼,看你们昨晚就没干好事。”这时紫莎不满的哼哼了句。

    “我们大人的事,你个小孩子少掺合。”王峰回了句。

    “你说谁小孩子?”听到王峰的话,紫莎瞪大了眼睛,露出了不可置信之色。

    “说你啊,难道这里除了我们两个人还有第三个人吗?”王峰左右看了下说道。

    “我不是小孩子,我的岁数也只比你小岁而已,而且你看有小孩子长得像我这样的吗?”说着,紫莎还故意挺了挺自己的胸,露出了两个规模不小的双峰轮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