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生死之战

作品:《极品透视

    “王峰,我承认你很强,但是今天你必须得死在这里,和我抢女人,我会让你付出惨重的代价。?  ≥.≥≠1≠Z=W≈.≥ ”骆永新开口,而后他对着自己的胸口就是掌拍了下去。

    在所有人眼自残的行为,但是仅仅就在他这掌之后,奇异的事情生了,骆永新的气息竟然开始了疯狂的暴涨,眨眼间就冲都了内劲,快到了不可思议。

    透过他的血肉,王峰能够清晰的看到他的胸口位置蕴含了股极其磅礴的力量,这力量之前应该直都处于潜伏状态,现在骆永新强行将这些力量释放了出来。

    如果用武侠电视里面的话来说,那就是骆永新现在相当于是解开了他身躯当的某种封印,眨眼间成为了内劲高手。

    “怎么可能?”王峰能够看透骆永新为什么能够在眨眼间就成为内劲高手,但是四周那些人可没透视能力。

    在他们的眼里,这骆永新就是下子就突破到了内劲,快得不可思议,自然觉得心震惊啊。

    “王峰,原本这股力量是准备在我突破内劲的时候直接让我迈入内劲期,是你让我提前解开了这道力量的束缚,所以今天……你必须得死!”骆永新低吼着开口,声音小的只有王峰个人才能够听到。

    不过听到他的话,王峰的心却是惊,想不到这骆永新的野心竟然这么大,想要突破内劲的时候直接跨过内劲初期,迈入到期当去,不过按照他刚刚所释放出来的力量,还真是有可能成功。

    王峰可以肯定的是,这骆永新肯定是让人封印了道力量在心脏位置,就是关键时刻用来连跨境界用的。

    能够办到这样事情的人,想来实力绝对不会差到哪里去了,至少王峰做不到这样的事。

    不过即便是如此,王峰也不怕他,他这才刚刚成为内劲,修为气息起伏不定,根本无法挥出全部的实力。

    而且他自幼就是不怕事的人,对方背后有高人?难道他背后的鬼见愁就仅仅只是个摆设?

    若是真正的疯起来,谁更厉害点,那还是两说的事情。

    “想要取我的命,拿出你的全部实力再说。”王峰开口,毫无畏惧之色。

    “哈哈,当真以为你是内劲就无敌了是不是?现在就丧命在我的手下吧。”骆永新声大吼,而后他就像是个狂的野牛般,朝着王峰冲击了过来。

    “王峰怕是危险了。”看着那已经陷入疯狂之的骆永新,钟晓倩有些担忧的说道。

    当初骆永新在他们军区那都是精英的精英,备受器重,只是骆永新的为人却不怎么样,他表面上看上去和善,但是心太狠了,以前军区的演习落在他手下的人大多都是断胳膊断腿的,从来都没有个人是好好的。

    而且曾经军区有追求东方玉儿的人也是让他用狠辣的手段的制服,再不敢来骚扰她。

    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东方玉儿从来都不拿正眼瞧他,让他变得更加的残暴。

    “他危险不危险不关我们的事。”听到钟晓倩的话,东方玉儿冷冷的说了句,让钟晓倩都露出了无奈之色。

    分明心担心,脸上却是副冷冰冰的样子,何苦?

    砰!

    战斗圈子,王峰生生挡了下骆永新的手,股巨大的力量从对方的手臂传递过来,让王峰都后退了好几步,露出了惊色。

    这骆永新晋升内劲,力量至少比之前强大了数倍不止,并且带着种暗劲,王峰正是让这重隐藏的暗劲给逼退了。

    “哼,不过如此。”骆永新不屑的冷笑了声,而后又再次的扑了上来。

    “我看你也不过如此。”知晓这骆永新现在的力量比之前强横了许多,所以王峰都没有去和他硬碰硬,而是身子闪,直接让他扑空。

    王峰最引以为豪的就是自己的度,在这样的生死战斗,他怎么可能不将自己的长处挥出来。

    以自己的弱势对别人的优势,那才是傻子才会去做的事。

    形意拳最注重的就是度,以对方都反应不过来的度完成瞬间的击杀,这就是形意拳的威力所在。

    当然王峰现在不过才触摸到皮毛,也没有时间去加深修炼,自然是没有太大的提升。

    纵然是如此,现在他的度也是快到了别人的肉身都看不到的地步,仿佛他整个人就是瞬间从原地消失了。

    “懦夫。”

    看到王峰整个人都消失了,骆永新自然明白他是用种非常快的度躲避了过去,大声的骂了句。

    “我是不是懦夫,还用不着你来评判,现在先吃我拳再说。”忽然,王峰的声音在骆永新的左边响起,而后骆永新只感觉到股狂风袭来,他的腰上直接挨了王峰拳。

    这拳的力道可是不轻,骆永新痛苦的差点眼珠子都瞪出来,这刻,他浑身都在痉挛,恨透了王峰。

    “不过才刚刚突破内劲而已就敢这样的猖獗,还真的以为我收拾不了你?”王峰的声音又在另外个方向响起,而后骆永新甚至都还没有看到王峰的影子他的肚子就狠狠的挨了拳。

    拳之下,骆永新终于再也忍受不了胃的翻滚,将早上吃的东西全部都吐了出来。

    呕!

    看到骆永新竟然被人打得吐了,四周围观的人都露出了恶心之意,这还是内劲高手吗?

    拳又拳,王峰的度实在是快到了令人咂舌,将所有人的目光都给吸引了过来,个人的度竟然可以快到他们肉眼都看不到的地步,简直不是人啊。

    原本骆永新的攻击力也很强,但是现在他连王峰在哪里都不知道,只能被动挨打。

    所以在挨了王峰差不多十多拳之后,他终于是站立不稳,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吐着血。

    王峰攻击的地方几乎都击在他的肚子位置,所以现在骆永新只感觉自己的肚子仿佛是要炸开了样,难过的他想要死。

    “懦夫,敢不敢正面战?”骆永新大吼,拿王峰半点办法都没有。

    “战就战,你以为我会怕你?”忽然,王峰在骆永新的正前方停了下来,脸的轻松。

    在形意拳之下,王峰的度根本就不是骆永新能够比拟的,而且他这刚刚才突破内劲,甚至都还没有来得及去巩固自己的境界,和王峰相比还有不小的差距。

    所以此消彼长之下,他根本就不是王峰的对手。

    而且王峰现在将他打得半死,恐怕战斗力也大打折扣了,估计能有七成的战斗力就算顶天了。

    “我要杀了你。”看到王峰的显现了出来,骆永新也顾不上身体的疼痛了,因为这刻他对王峰的恨,已经远远的盖过了他肉身的痛。

    从他入伍那天开始,他的成绩就是拔尖,从来没有人能过他,他在别人的眼就相当于是个传奇。

    但是来到了这里之后,他直被王峰死死压着,就算他拿手的精准射击也压不住他,而且他所喜欢的女人现在也要被他给抢了过去。

    失去了那耀眼的天才光芒之后,骆永新这才现他的切似乎都让王峰给剥夺了过去,所以现在他对王峰的恨当真如何他滔滔黄河水半,根本倾述不尽。

    他们两个人的这战只能有个结果,那就是必然有个要死在这里。

    “杀我?”听到骆永新这疯狂的话,王峰平淡的笑了笑,根本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两个人本来就有差距,现在他身受重伤,差距自然是更加的明显了,说句难听的话,这骆永新现在就是在负隅顽抗。

    他既然这么想要死,王峰倒是可以帮他解脱下,毕竟这种渡人苦海的事,可是好事啊。

    不过也就在王峰准备出手的是他的眉头忽然狠狠的跳动了下,因为他竟然看到骆永新的手此刻出现了根闪亮的银针。

    也就是王峰的眼力比别人尖,看到了那抹闪而过的寒光,在这样的战斗之,用这样的银针杀人,显然不太可能,不过他既然使了出来,那就肯定不是普通的银针。

    这样的想法几乎是霎时在王峰的脑海闪过,而后他也没有出拳,而是身子闪,躲避了开去。

    他的手可不是石头,要是被什么含着剧毒的银针刺,他也有可能丧命,反正这场战斗不看过程,只看结局,王峰可不会赤手空拳和他打。

    “胆小鬼。”看到王峰闪开,骆永新又大声的骂了起来,同时他也在恨王峰为什么不来和他对打。

    王峰猜得不错,这根银针的确含有剧毒,这种毒,就算是修士了也会在短短的两分钟间毙命,想要施救都来不及。

    只要王峰让他的银针刺,这场战斗他就赢了。

    这原本是他用来防身用的东西,现在是为了杀王峰他才将这张底牌暴露了出来,只是王峰的反应实在是太快,他根本就没有刺对方的机会。

    “我是不是胆小鬼,你自己的心清楚,想要坑我,我是绝对不会给你那样的机会的。”王峰冷冷笑,而后弯腰从自己的腿上.将把军用抽了出来。

    既然对方想要阴他,那他还讲什么道义,同样拿出了冰冷冷的。

    反正都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再托大那就是随时都有可能丧命了,王峰不会傻到那种份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