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畸形的变态思想

作品:《极品透视

    “真是想不到啊,哈哈。?  . ”看着贝子铭已经跪在了地上,贝青天也哈哈大笑了起来,不过这声音却很悲,就和之前他父亲对待自己的时候样。

    自己辛辛苦苦培养了他十多年,却是没想到他竟然是条白眼狼,连自己的姐姐都要杀死,他还有什么是不敢做的?

    “说吧,当年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贝青天开口,整个人都颓废的瘫坐在了椅子上。

    之前让父亲那样对待,他本来心情就很不好了,但是现在自己的儿子竟然又来如此遭,他只感觉到浑身都无比的疲惫,仿佛力量都被抽空了样。

    “因为我要取代你的地位,我想要成为贝氏集团的主人,我要让所有人都怕我。”贝子铭开口,话几乎都是用低吼说出来的,面目表情十分的可怕。

    “你可知道当初我领养你回来是什么意思?”看着贝子铭这可怕的表情,贝青天丝毫恐惧的样子,有的仅仅是心寒。

    “不知道。”

    “当初我夫人去世的早,只留下了小雪个女儿,而继承家业需要的是男孩,所以我才领养你回来,想不到你竟然数年前就已经按捺不住了,真是让我意想不到。”

    “哈哈。”听到贝青天的话,贝子铭却是忽然大笑了起来,道:“想要成为贝氏集团的主人,谁不知道无比的困难,所以我已经等不起了,我要横扫掉所有挡在我面前的人,谁挡我的路,我就杀死谁。”

    “是不是就连我你也会杀死?”贝青天问了句。

    “对,只要你日是家主,我就会想方设法的杀掉你,因为你才是我心最大的那个敌人。”贝子铭大吼,整个人都陷入到了疯狂当。

    “说说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等我退位,你有极大的机会上位,为什么要冒这样的险?”

    “等你退位,鬼知道是多少年之后的事情了,从小我家就穷,我爸妈因为养不起我,把我送去了孤儿院,所以从那之后,我就誓今后定要成为有钱人,成为那人人都怕的人,原本我都已经快要成功,就是因为出现了这个该死的王峰。”贝子铭大吼,无比仇恨的盯着王峰。

    “我?”听到贝子铭的话,王峰轻轻笑,并没有回答他,这贝子铭,分明已经疯了,陷入到了种畸形的变态思想当。

    以他现在的身份,要什么没有?至少钱多的他绝对花不完,但是他的胃口实在是太大了,下手也太早了,想要当家主,竟然不择手段,这样的人即便是上位,恐怕也没有多大的作为。

    长相倒是足以迷倒万千少女,但是这心,着实是太黑了点。

    如果是别人,可能王峰已经对他动手了,伤害亲爱的雪姐,那就是王峰的敌人,对于敌人,王峰从来都不会有丝毫的手软。

    但是奈何这贝子铭是贝云雪的弟弟,又是贝青天的儿子,自然轮不到他来动手了,只好选择旁观。

    “真是想不到啊。”听到儿子这样的话,贝青天也是惨笑,面色都变得异常的苍白,十多年,他竟然点异常都没有察觉到,这实在是他的失败啊。

    曾经女儿遇刺,他的遇到目标也是放在了自己的二弟身上,压根就没有想过这策划这切之人,竟然会是自己的儿子。

    “昔年我是看你可怜才把你带回来,这十多年,你自己心明白我们家人对你怎么样,完全是把你当作亲人来看待,想不到你最后竟然就是这样来回报我们的,与其养你十多年,还不如我养条狗。”贝青天开口,气得不轻。

    “成王败寇,想要怎么样,就随便来吧,我不在乎。”贝子铭低下了头,口气依旧十分的大。

    “混账啊。”这时,贝青天的父亲也开口了,没想到贝子铭的心这么狠,对于这个孙子,他实际上还是十分的喜爱的,虽然大事情上他不会偏袒任何人,但是私底下,他对贝子铭十分的好。

    但是让他完全没有想到的是,贝子铭竟然是如此的狼子野心,就连自己的姐姐都想要残害,更是想杀死养了他十多年的父亲。

    狗养十多年,还知道亲近自己的主人,忠诚度可见斑,但是贝子铭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已经是不择手段,让人心惊。

    这事情要是放在古代,那就是谋朝篡位,死罪。

    “想我策划了这么多年,想不到还是在这最后关头失败了,我恨啊。”贝子铭低吼,面色十分的狰狞。

    “大哥,你说说要怎么办吧?”这时,贝青云开口了,同样对贝子铭的做法激的心震惊。

    他可是差点就被扣上了屎盆子,而这切竟然全部都是拜贝子铭这个年轻人所赐,他连自己的父亲都敢杀,那自己如果和他争,岂不是也是只有死路条?想到这里,贝青云的面色也变得十分的难看。

    千防万防,终究是家贼难防,最大的敌人,竟然就是身边最亲近之人。

    “子铭,看在你是我养子的份上,我不会杀你,但是属于你的切我都要剥夺掉,你走吧,从此之后,不要再回来了,我也不会认你了。”贝青天开口,声音十分的悲怆。

    “爸。”听到父亲如此绝然的话,贝云雪也大叫了声,虽然贝子铭曾经做了伤害她的事,但是终究姐弟十多年场,她不想看着贝子铭落得这样的下场。

    “不用给他求情,这样的人,我不杀他就已经是很便宜他了,此人,留不得!”贝青天大喝声,而后道:“来人,将我把这个畜生带出去,我不想看到他。”

    此话落下,门外顿时就有两个脸冷漠的保镖冲了进来,驾着贝子铭就往外面拖。

    “哈哈,朝落败场空,留着我的性命,我迟早会让你后悔的。”贝子铭大笑,状若癫狂。

    不过他的话已经没人去回答了,他的切,此刻全部都已经成为了虚幻,伤害贝云雪,密谋篡夺家主之位,没有报警抓走他,已经是很便宜他了。

    对于贝青天的审判,他们都没有什么意见,毕竟这事还轮不到他们去讨论,相信贝子铭失去了这切,恐怕自己就会接受不了吧?

    “好了,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大家都散去吧,华董事长,如果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大可以来找我。”说完,贝青天转身就走,脸色十分难看。

    养了十多年的儿子,竟然背叛了自己,所以此刻他只感觉到自己的气血翻涌不已,没喷出鲜血就已经极为的不错了。

    “咱们也走吧。”看了眼贝青天,王峰拉着贝云雪也离开了这里,至于那贝子铭早就已经不知道让那两个保镖给拖到哪里去了。

    但是想来他肯定是没什么好下场的,这样的人,留着也是祸患,如果是让王峰来处理他,他肯定是别想在活在这个世上了。

    贝青天,还是太便宜他了,竟然就让他这样走了,不过他们是父子,王峰也不好说什么,毕竟有亲情横在其,如果王峰碰上这样的事,可能会更加的不知所措。

    这或许是最好的方式了,不得罪人,而贝青天也尽了他作为父亲最后点责任。

    “王峰,你说我弟弟没了身份和钱,要怎么活下去?他可是什么都不会啊。”抓住王峰的手,贝云雪有些惊慌失措的问道。

    对于自己的这个弟弟,她实在是有些割舍不下,毕竟十多年的姐弟关系啊,现在竟然就这样土崩瓦解了。

    其实说白了,还是贝云雪太善良了,对于曾经伤害过自己的人她竟然都还替他着想,那贝子铭连这样的姐姐都能下手,实在是人性湮灭。

    “雪姐,我不准你想这事情了,他会有今天这样的下场,是他自己咎由自取,如果每个人都像你这样,只怕社会早就已经乱套了。”王峰开口,十分无奈的说道。

    “可是他是我的弟弟啊,不行,我要偷偷给他些钱。”贝云雪开口,想要挣脱王峰的手。

    “不用。”王峰摇头,死死的抓着贝云雪,说道:“堂堂个大男人有手有脚,他难道还会饿死吗?”

    “如果你要这么乱来,我也只好把这件事告诉你爸爸了,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些人得到了帮助并不会对你感恩戴德,相反,他们还会有可能回过头来咬你口,你那所谓的弟弟就是这样的人,你对他好,只能让他更加的猖獗,以德报怨,可能也只有雪姐你才做的出来了。”

    “可……。”贝云雪还想要说什么,但却让王峰阻止了,道:“雪姐,我知道你想要帮你弟弟把,不过你放心吧,我后面会悄悄的给他些钱的,不会让他饿死的。”王峰开口,这才是让贝云雪长长的吐出口气。

    “那谢谢你。”贝云雪笑着说道。

    “没事,好歹他也算我弟弟是不?”王峰也跟着笑了起来,不过他的心却是十分不屑的想着:我能给他钱?除非是天塌下来了。

    那样的人,他没打死就不错了,鬼才会给他钱。

    不过看着雪姐似乎已经放下了心,王峰这才是长长的吐出了口气,虽然骗她有些不耻,但是让她继续这样纠缠下去,那才是麻烦。

    因为今天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两个人也没有游离山庄的打算了,直接回到了贝云雪平时住的别墅。

    贝云雪的别墅是栋单体别墅,平时都是她自己个人居住,里面装修得十分的高档,风格倒是和竹城号的别墅没有多大的差别,都是同种类别。

    “雪姐,你终于属于我了。”看着贝云雪,王峰嘴角微微勾,露出了个惬意的笑容。

    “你瞎说什么,什么叫属于你的了。”听到王峰的话,贝云雪脸色红,忍不住低下了头去,不停的摆弄着自己的衣角,倒是十分的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