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无所遁形

作品:《极品透视

    “你真的听不懂吗?”听到贝子铭的话,王峰已经可以基本确认了他和当年的切有莫大的关系,他刚刚的面部表情变化全部都落在了王峰的视线当,虽然对方在竭力隐藏,但是他从里到外都已经让王峰看了个通透,还怎么隐藏?

    “我真的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1=Z=W. ”贝子铭摇头,脸的镇静。

    “王峰,你怀疑我的儿子?”这时,贝青天将目光放到了王峰的身上,带着疑惑。

    自己的孩子到底是什么性格他十分的清楚,如果说他爹伤害了自己的女儿,他都不会相信是贝子铭伤害的贝云雪。

    毕竟从小他们姐弟俩的关系都不错,不可能做出那种事情。

    “我不是怀疑,我而是已经确信了,我们之前都忽略了件事情,那就是如果你倒下,得益最大的可能是贝青云,但是如果雪姐被杀掉,我看得益最大的,还指不定是谁,而且人心隔肚皮,谁也不知道谁的心到底是想的什么。”王峰冷笑着说道。

    “王峰,你在说什么啊?”这时,贝云雪也拉了下王峰,说道。

    此刻的王峰,无疑有些疯狂,竟然是在胡乱的怀疑别人,自己的弟弟怎么可能会伤害自己。

    “我的意思是这切可能就是你弟弟策划出来的。”王峰口咬定,倒是让许多人都将目光落到了贝子铭的身上。

    贝子铭在家族当,直都很低调,从来不和别人起什么争执,就像是个大男孩样,许多人对他的印象都不错。

    “不可能。”这时,贝云雪摇头,道:“子铭怎么会伤害我,你说别人都可以,但是我不准你说他。”

    贝云雪的声音,已经有些怒气,让王峰心都感觉到十分的无奈,这下他们父女俩都不相信自己的话,他倒是为难了。

    “既然你们都不信那就算了,我自己亲自问问他。”说着,王峰将雪姐的手放开,独自个人来到了贝子铭的面前。

    贝子铭的个子很高,估计有米,若是当初王峰还没有修炼的时候,肯定得矮他头,但是现在他已经修炼了这么长的时间,个头早就已经达到了米五左右,看上起比这贝子铭高了不少。

    先天上,王峰就给了贝子铭不小的压力,而且王峰现在身上所散出来的那股冰冷的气息,才是让贝子铭感觉到十分的不适。

    他从小就生活在这明悦山庄,虽然暗地里也做过许多见不得人的事,但是那些人对他都是恭恭敬敬,都很怕他。

    所以这也就造成了他心底深处的那股优越感,这么忽然下子遭遇到王峰那冰冷的气息,他感觉自己呼吸都变得困难了起来。

    “你说你听不懂,为何你的心脏跳的这么快?”王峰眼睛死死的看着这个贝子铭,快的问道。

    “这和你有关系吗?”心有些惧怕王峰的气息,但是贝子铭还是咬着牙说道。

    反正他做的事情丝毫都没有败露出来,他根本无惧王峰的盘问,查到谁的头上都绝对不会查到他的头上来,只要他死咬着不松口,他们拿自己也没办法。

    “当然有关系了。”王峰点头,而后又问道:“刚刚我说策划者是你的时候,你的脸色分明是僵硬了下,不要以为你隐藏的很好,在我的面前,你无所遁形。”

    “还有,我本来就是学医的,你心脏跳动比别人快了倍不止,足以想象你似乎是在害怕什么。”

    “我并没有害怕什么,请你不要乱说,要不然我可以告你诽谤。”

    “呵呵。”听到贝子铭的话,王峰只是略微的笑,而后深深的看了贝子铭眼,道:“之前我还有些不确定凶手是你,但是现在,我已经可以肯定,当初雇凶来害你姐姐的,就是你。”

    “血口喷人。”听到王峰的话,贝子铭也有些愤怒了起来。

    “你的心脏比刚刚又快了不少,足以看出你似乎是在竭力隐藏着什么,你的表情不变化,可不代表你的心脏不会起什么变化,说吧,你到底出出于什么样的目的?”

    “王峰,不要逼他了,我相信凶手不是他。”这时,贝云雪开口了,脸的担忧。

    自己的弟弟竟然和自己喜欢的人争锋相对,她怎么都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场景。

    “雪姐现在没你的事,等我问完,自然会给他个公道。”王峰开口,头都没有回。

    “虽然我敬重你是我未来的姐夫,但是你如此诬赖我,我不会屈服于你的。”贝子铭那英俊的脸上已经露出了汗水,也不知道是吓得还是怎么的。

    “我诬赖你?”王峰笑,毫不在意,道:“我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你自己心有数,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就连自己的姐姐都不放过,我真的不知道你的心到底是怎么长的。”

    “几年前,你应该才十几岁吧,十几岁就有如此狠辣的心,若是真的让你达到了目的,恐怕整个贝氏家族也不知道有多少人都要死在你的手里。”

    “你这么说,简直就是无生有,你认为我会相信你说的话?”贝子铭回应,假装镇定。

    只不过,王峰的话实在是在他的心掀起了惊涛骇浪,他的心跳度更快了,仿佛都要跳出胸口了样。

    “说,当年是不是你?”忽然,王峰伸出手抓住了贝子铭的只手,直接用上了大力。

    这贝子铭分明就是凶手,王峰虽然没有任何有力的证据,但是不代表他就没有办法让对方开口。

    “你放开我!”王峰的力量实在是太大了,所以这刻贝子铭的面色都变得扭曲了起来,十分的痛苦。

    “王峰,你干什么?”看到王峰竟然动手了,贝青天也是大吃了惊,而后爆出了强大的气息。

    “师傅,帮我拦住下这些人,如果谁有异动,直接杀掉。”王峰头也不回的开口,却是让在场的这些人纷纷变了脸色。

    这王峰实在是太狠辣了,在明悦山庄竟然就敢出这样的威胁。

    “各位,我相信我的弟子不会乱来的,大家不用担心。”这时,鬼见愁缓缓的站了起来,虽然他身上丝毫气息都没有显露出来,但此刻硬是没有个人敢去阻拦王峰做什么。

    “你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时,王峰用的力量更大,在场的这些人几乎都能够听到骨头出的那种咯吱咯吱的声音,让人心寒。

    “我没有做过,你就算是杀了我,我也不会屈服的。”贝子铭大吼,目眦欲裂。

    “呵呵,你还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忽然,王峰笑,笑的十分的残忍,他不再抓贝子铭的手臂,而是直接掐住对方的脖子,将他给拎了起来。

    个二十岁的成年人,此刻让王峰轻而易举的就给抓了起来,手臂的力量实在是惊人。

    “虽然我没有任何的证据证明你就是当初策划这切的人,但是你的心跳已经出卖了你的内心,还有上次贝氏珠宝行的劫案,相信也是你吩咐下去的。”

    “我告诉你,就你派去的那些人早就已经丧生在了我的手下,而且他们在临死之前,已经向我逼供出了你的存在,我之前之所以直都没有管你,就是看在你是贝云雪弟弟的份上才不想动你,想不到你竟然如此不思悔改,死咬着牙不承认,既然如此,那我留你性命,也没多大的必要了。”王峰开口,浑身都散着杀气。

    “不可能!”

    听到王峰的话,贝子铭出了道巨大的声音,不断的挣扎。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那些人只不过是帮软骨头,在死亡的威胁之下,你认为他们的口还有什么秘密吗?”王峰开口,语气冰冷。

    “他们都是我精心挑选出来的死士,绝对不可能出卖我的。”贝子铭大吼,语气充满了不可思议。

    “呵呵……。”忽然,王峰笑了声,而后手臂的力量松,直接将贝子铭摔在了地上。

    他想要知道的答案已经得到了,切的背后指使者,就是这贝子铭。

    原本他也不知道该怎么来逼问这贝子铭,却是忽然响起了上次珠宝行劫案的事情,所以这才有了现在贝子铭的怒吼声。

    这刻,四周的这些人目光齐刷刷的都落在了贝子铭的身上,那些目光当,包含着不解,憎恨,嘲讽,疑惑,总之是什么眼神都有。

    谁都没有想到,直都很低调的贝子铭竟然是切事情的策划者,当年贝云雪上高的时候,他顶多才上初吧?

    小小年纪,就能雇凶杀人了,这样的狠辣之心,实在是让他们心寒。

    “子铭,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时,贝青天也将目光投到了自己的这个养子身上。

    如果不是今天王峰逼问,可能他到死都不会知道当初伤害自己女儿的,竟然会是他。

    含辛茹苦这么多年终于把他养到了二十岁,却是没想到会是这样个凶残之人。

    “不……不是这样的。”听到父亲的话,贝子铭脸上慌,随后才是用副锥心泣血的表情指着王峰大吼道:“都是他逼的,这件事和我没有关系啊。”

    “事已至此,你竟然还不思悔改,我给你个机会,将切事情都说出来,我可以饶你命,如果不说,我会保证让你活不下去。”贝青天开口,浑身都是无比凌厉的气息。

    “真的不是我啊,父亲,难道你宁愿相信外人也不愿意相信我吗?”贝子铭大吼,目眦欲裂,恨死了王峰。

    自己时口快,竟然酿成了这等惨祸,祸从口出就是他这样的典型。

    “来人,先把他的只胳膊给我卸下来。”看到贝子铭这副样子,贝青天的心也很痛,不过想到他竟然还是如此的执迷不悟,他也只能来狠的了。

    “啊,父亲我说,我全部都说。”看到贝青天已经铁了心,贝子铭也是双腿软,噗通下就跪在了地上。

    这刻,他的脸上再没有丝毫的镇静,有的只是那让眼就会心底慌的狰狞。

    这完全不像是个二十岁左右的人就能拥有的表情,吓得他身旁的人都快的远离了他,如避瘟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