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局势逆转

作品:《极品透视

    既然无法交流,那他也懒得多说了,反正做家主的这些年,他有的是钱,即便是没了如今这样的地位,他也样可以活的有滋有味,等着抱外孙,何尝不好?

    这刻,他倒是看开了,这些人的眼里只有利益,既然如此,那他就不做这家主了,任他们去折腾吧。 =.≈≠1≥Z≥W≈.≤

    “你站住!”看到贝青天要走,那老者也站了起来,大声喝道。

    “你还有何事?”看着自己的父亲,贝青天都没有转身,就这样背对着他问道。

    “你要走可以,但是先把家主令交出来再说。”老者开口,声音冷漠。

    “哈哈。”听到父亲如此绝情的话,贝青天笑了起来,不过笑声却很悲怆,道:“家主令我会回去之后就给你们送来,这个家主,求我做我都不会做了,我不稀罕。”

    “你放肆!”老者蹭的下站了起来,气得身子都在颤抖,指着贝青天,说道:“今天你要是走出这里,我就当没你这个儿子。”

    此话出,在场的这些人都面面相觑,心吃惊,想不到这事情竟然展成为了现在这个样子,场悔婚,把家主的位置都搞掉了,现在更是连亲情都要决裂了。

    这事态的演化,已经变得更加严重了,他们连插手的余地都没有。

    “呵呵,你还知道你是我的父亲?”听到父亲的话,贝青天惨笑,而后转过了身,看着他缓缓说道:“从小到大,我从未感觉过有父亲真正的存在过,所以老实说,有没有父亲对于我来说,根本没有影响,没有您,你看我不是样活的好好的吗?”

    “你……。”听着这话,老者显然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大儿子竟然公然和自己作对,还说出这等丧心病狂的话,所以他激动了那么两下,而后就不断的翻动白眼,最后晕倒在了地上。

    “澜叔。”看着老者昏倒,在场的这些人都是大吃了惊,纷纷冲了上去。

    “爸。”这时,贝青云也是大吃了惊,连忙跑到这老者的身边把他给扶了起来。

    此刻,这个老者的身子在不断的抽搐,眼睛更是不断的泛着白,随时都有可能丢掉性命样。

    “小问题而已。”看着四周这些人慌神的样子,直都没有说话的鬼见愁却是慢悠悠的站了起来。

    只见他的手轻轻的在这个老者的头上微微拍,原本还在抽搐不断的老者就慢慢的平静了下来,最后睁开了自己的双眼。

    看到这幕,四周的这些人都有些震惊,拍人就醒了,他到底做了什么?

    “多谢。”看了眼鬼见愁,这老者慢慢的站了起来。

    “不必谢我,既然你已经醒了,那咱们就来谈谈正事吧。”鬼见愁平静的说了句,而后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不知道阁下是?”看着鬼见愁,这个老者疑惑的问道。

    “我是谁不重要的,重要的是事情总的解决对吧。”说着,鬼见愁对贝青天投去个眼神,让他慢慢的也走了回来。

    “自我介绍下,我是王峰的师傅,你们可以叫我鬼见愁,也可叫我老不死的,我徒弟的婚事,会由我全权为他做主,所以你们有什么对他不满的,尽可以对我提出来。”鬼见愁十分平静的说道。

    “嘶……。”

    听到鬼见愁的话,在场的这些人先是愣,随后才是响起了大片倒吸凉气的声音,特别是华峰,更是面色惨白的跌坐在了椅子之上,浑身都快虚脱了。

    他直都在奇怪为什么鬼见愁这位大神也在这里,但是让他没有想过的是,他竟然是王峰的师傅,难怪贝青天这个唯利是图的商人都忽然悔婚了,想不到竟然是这样的。

    华峰这刻明白,从鬼见愁表白身份的这刻开始,他就再没有丝毫的胜算,他不管再怎么有钱,但是在鬼见愁的面前,那就什么都不是,别人搞死他,可能就和碾死只蚂蚁样容易。

    “你可是被称之为在世华佗的鬼见愁先生?”这时,有人用种十分不确定的语气问道。

    “当然,你们也可以这样称呼我,我没任何的意见。”鬼见愁淡然的回应着。

    这下,会议室开始变得噪杂了起来,谁都没有想到这个直坐在那里不动声色的老者,竟然会是整个华夏大地闻名遐迩的在世华佗。

    对于他的名声,他们这些人都只是听说过,根本就没机会见到真人,就像是之前贝青天说贝青云样,他们压根就没那种资格。

    鬼见愁救人,那都是随性而为,有的人哪怕是身无分,他也会尽自己的全力去救治他,而有的人腰缠万贯,他却是见死不救,着实是脾气怪异无比。

    但是毫无疑问,他的地位十分的高,就算是国家长那样的人都要对他礼敬有加,由此可见他的影响力到底有多大。

    只要他句话,他可以说是要什么有什么,而现在他承认王峰是他的弟子,那代表了什么?

    个他们都没有听说过的人怎么贝青天会答应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他,想不到竟然是鬼见愁的弟子。

    这刻,所有人都在用种极其怪异的目光看着王峰,似乎想要把他看个通透样。

    个鬼见愁,此刻是彻彻底底的将王峰的身份衬托着高贵了起来。

    “神医,我可是听说你以前从未收过弟子,你如何能证明王峰是你的弟子呢?”

    “你这是在质疑我说的话?”鬼见愁目光微微闪,看向了那个问之人。

    “没有。”被鬼见愁用这样的寒冷目光盯着,这个人只感觉自己周围的温度凭空下降了几十度样,让他心寒,所以他连忙坐了下来,不敢多言。

    “既然没有人有异议,我就正式的为我的弟子向你们家族提亲,我徒弟将迎娶这位叫作小雪的姑娘,不知道你们这些人还有什么要说的?”

    说?这个时候谁敢站起来乱说啊,就连华峰这个正主现在都已经吓得整个人都瘫软在了椅子上,根本不敢和鬼见愁唱对台戏。

    鬼见愁不是贝青天,他又不是贝家之人,根本不受任何的约束,若是惹得他不高兴了,可能他们到时候到底是死的都不知道。

    “至于彩礼你们不用担心,我会在这里坐镇天,你们有什么大病小灾的都可以来找我,明日,我将带我的徒儿以及这位姑娘离开这里。”

    鬼见愁的话,十分的平静,但却是让在场的这些人都变得激动了起来,身居高位,他们哪个身上不带点毛病?而且这样的隐形毛病,就连医院都拿他们没有办法,只能用药物来暂缓痛苦,不能根治。

    所以此刻听到鬼见愁的话,他们都变得兴奋了起来,钱再多也比不上自己的健康重要,所以即便是鬼见愁分钱都没有提,但是他们很多人都立马大叫了起来,道:“既然小雪要嫁之人是神医的弟子,那我没有任何的意见。”

    “是啊,我们都相信神医的眼光,能够担当你的弟子,说明王峰必有过人之处,我也同意了。”

    短短的几个呼吸,在场绝大多数人都答应了让贝云雪嫁给王峰,点迟疑都没有。

    贝氏生意这么大,多个华氏集团不多,少他们个也不少,而且贝云雪可是要做鬼见愁的徒弟媳妇,那可是真正的飞冲天了啊。

    甚至因为贝云雪的原因,他们现在也能够跟着受益,能够让鬼见愁瞧次病,兴许他们都还能多活个几年,何乐而不为?

    所以多数人都同意了悔婚之事,至于华峰父子那难看的脸色已经没人去注意了,鬼见愁师徒俩要抢婚,哪个敢反对啊?

    “既然王峰是神医的弟子,那老夫也同意他们两人的婚事了。”这时,贝青天的父亲也说话了,态度和之前来了个百十度的转弯。

    虽然他人老了,但是他的精明劲还在,能够和鬼见愁这样的人联姻,那可是他们家族的福气,因为鬼见愁哪怕是什么都不给他们,以他的名声,依旧可以帮助他们免去许多大麻烦。

    贝氏集团的敌手不少,但是今后如果他们敢乱来,恐怕也的先考虑考虑下惹不惹得起鬼见愁再说了。

    这可是个让集团飞跃的机会,他又怎么可能放过。

    因为个鬼见愁,这里的局势反生了剧烈的转变,甚至可以说是绝地翻盘,这下就连指责贝青天的人都没了,因为他们都知道贝青天是作出了个正常人应该作出的选择。

    “等等。”看着场面开始皆大欢喜了,王峰却是忽然站了出来,声音很大,让所有人都立马停止了交谈,将疑惑的目光放到了他的身上。

    “你还有什么事吗?”贝青天问道。

    “当然有。”王峰点头,而后目光从众人的身上扫而过,随后冷冷的说道:“我记得雪姐上高的时候在这里让人行刺过吧,而且还直都没有抓到凶手,对不对?”

    “你知道这事?”听见王峰的话,贝青天惊。

    “我不仅知道,而且我还知道这策划这切的,就是你们这当的其个。”

    此话出,在场的这些人都不平静了,皆是你看我我看你,面面相觑,如果说之前他们还不怕王峰,但是他现在已经是鬼见愁亲口承认的弟子,他的话岂不是就侧面代表了鬼见愁的意思?

    鬼见愁他们怕不怕,他们当然怕了,甚至都不敢去得罪。

    “你想要说什么就直说吧。”贝青天开口,对于当年伤害女儿的人他直都在查探,但是奈何这么多年都没个结果,也就逐渐的闲置了下去。

    但是现在经过王峰这旧事重提,他又想起了当年的事,幸好是没有伤及到要害,要不然他的女儿怕是早就已经丧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