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报仇

作品:《极品透视

    “喂,老王啊,我现在有件事情想要请你帮帮忙,不知道行不行?”打通第个电话,冉江天就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1ZW.  .

    “咱们俩是什么关系,有什么事直说吧,只要是我能帮上忙的,定不会和你推辞。”电话里传出了道爽朗的笑声,听声音应该是个年人。

    “是这样的……。”说着,冉江天大致的将情况介绍了下。

    “呵呵,老冉,我忘了告诉你了,我的媳妇这几天就要生了,我现在正在外地呢,可能我无能为力了。”说完,这电话对面的人直接挂了电话。

    “喂……喂。”电话被挂断,冉江天气得差点把电话给摔在地上,生你麻痹的孩子,你媳妇不是前个月才生了儿子吗,怎么又要生。

    “呵呵,舅舅,我说了,找他们帮忙没有用的。”看到脸苦色的冉江天,王峰平静的说道。

    “我再问问其他人。”说着,冉江天又拨了个电话出去。

    “老蒋,我最近有件事想要请你帮忙,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啊?”

    “哦,是这样的,我的姐姐他们家人让书记的儿子伤了,我想请你们给书记施加点压力,不知道……。”

    话还未说完,忽然冉江天就将电话从自己的耳朵边拿开,大骂了声草因为电话里已经传出了盲音。

    等他再拨过去的时候,里面只能听见提示对方关机的声音。

    “这些狗日的。”冉江天大骂了声,算是彻底的看透了这什么所谓的至交好友,有钱赚的时候,跑得个比个还快,有难的时候,竟然全都坐视不管。

    之后,他又6续的拨通了几个电话,结果显而易见,根本无人帮忙。

    “什么?你现在在国外?”

    “什么?你妈去世了?”

    “你说啥?你老婆死了?”

    拨通的电话,借口千奇百怪,什么都有人用,用各种理由推脱,等到放下电话的时候,冉江天已经是满脸的苦笑。

    什么朋友,竟然在关键时候没有个人愿意帮忙,有的人用的借口甚至十分的蹩脚。

    “舅舅,这事不用你帮忙了,毕竟对方是县委书记,他们也没有任何的办法,不要怪他们。”王峰开口,而后道:“这事我自己有能力处理掉。”

    “那你想要怎么做?对方官大,整个青县都是他说了算,我们这样的人根本啃不动他们。”冉江天摇头,压根不信王峰说的话。

    虽然有钱人有时候也很有话语权,但是王峰才多少岁,纵然是有钱,恐怕也不会有太多,和县委书记斗,那简直就是自掘坟墓。

    爸妈被砍伤了也就算了,冉江天可不希望王峰再出什么事。

    姐姐他们可就王峰这个儿子,如果他出了什么事,姐姐他们怎么接受得了?

    “小峰,你看我们要不要就这样算了,反正你爸妈现在也没事了,大不了以后你们不住在青县就可以了。”冉江天还是担心王峰会作出什么冲动的事,劝阻道。

    “呵呵,我王峰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但也绝对不是那种看到自己的父母让人砍伤了就无动于衷之人,有县委书记撑腰又能如何?砍伤爸妈他们,他就要付出应有的代价!”

    这句话,王峰说得十分的有力,根本没有半点回旋的余地。

    “唉,你这孩子就是太执拗了,听舅句话,还是算了吧,斗不过他们的。”冉江天叹息了声说道。

    “舅舅,你不帮忙我不怪你,但是你若是想要阻止我,那还是免了吧,如果你了解我,就明白你挡不住我的。”王峰开口,而后转身就在路边招了辆出租车。

    “你要去做什么?”看到王峰要走,冉江天拉住了他,大声问道。

    “我当然是要报仇了。”王峰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但却十分的冰冷。

    “师傅,麻烦去沪铜街。”王峰开口,而后拿出了百块递到了司机的面前。

    “好嘞。”司机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而后脚踩油门就走。

    “小峰,你不要冲动啊。”看到王峰要做傻事,冉江天哪里能够看着他去送死,所以他也跟着坐进了车。

    “舅舅,不用劝我了,如果你再说话,我保证我会把你从扯上踹下去。”王峰开口,让冉江天讪讪的笑了笑,真的不敢再说话了。

    因为他看的出来,如果他说话,王峰还真的有可能不顾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将他踢下去。

    他连警察都敢打,还有什么是他不敢做的?简直就是胆大包天啊。

    很快,出租车司机就把他们两个人带到了沪铜街的街头,放他们两个人下去了。

    “不用找零了,麻烦你了。”王峰推门下车,倒是让这个司机露出了喜滋滋的笑容,他们这样小县城的司机,天的收入也就是百来多,王峰他们的车费不过也就是十多块而已,他还赚十多。

    路上,王峰面色冷漠,而冉江天虽然担忧,但却句话都不敢说,因为他现在感觉到自己的呼吸仿佛都变得有些困难了起来。

    王峰现在是外劲高手,如果他的气息完全的散出去,普通人还真的接受不了。

    来到家里开的副食品店门前,王峰顿时就露出了冷意,因为店门早就已经让人给砸坏了,里面的食品更是散落地,门口旁边的墙壁上贴着张封的字条。

    四周,有不少人都在围观,指指点点的。

    看到王峰他们回来,也有认识王峰的老大爷老大妈们围了上来,关心的问道:“小峰,你爸妈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我们可是担心了好久。”

    “呵呵,谢谢你们的关心,我爸妈他们的手术十分的顺利,快要苏醒过来了。”看着自己从小就看到的这些熟悉面庞,王峰的杀机略微的消散了些,微笑着说道。

    这些人从小就对他不错,是看着他长大的人,所以哪怕是他现在有多么的想要杀人,都不能对他们不敬。

    “这帮天杀的混蛋,竟然下手这么狠,还好人没事,要不然我拼了老命不要也要和他们拼了。”个老大爷开口,用力的跺了跺自己手的拐杖,气愤填膺。

    “是啊,还好上天保佑,只要人没事就好,等过会,我就去医院看看他们去。”个老大妈开口,脸的善意。

    “秦伯,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那些伤我爸妈的人住在哪里?”这时,王峰拉住了个老大爷的手臂,细心的询问道。

    “孩子,他们可都是黑社会啊,万万招惹不得啊。”听到王峰的话,这个老大爷吓了跳。

    “秦伯,我只是想和他们协商下赔偿的问题而已,而且有我舅舅在起,我们两个大男人还怕他们干什么?”王峰开口,神色十分的轻松。

    “哦,是这样的,这帮混蛋砍伤了人,的确要让他们赔钱,喏,他们就住在这条街尽头的个民房当,他们门前有棵树,你去了就能够看到了。”这秦伯给王峰指了下方向。

    “多谢秦伯。”王峰开口,而后转身就走,在他的后面,冉江天也是连忙追了上来,道:“小峰,要不要带把刀?”

    “刀?”听到舅舅的话,王峰愣了下。

    “是啊,那些小混混既然敢动手砍伤你爸妈,说不定也会砍我们,还是带把刀比较好,虽然杀人犯法,但是我们也不能让他们杀我们吧。”冉江天开口,拉住了王峰。

    “几个不入流的小混混而已,我根本没把他们放在眼里,而且杀人也不定要用刀,你要相信我的实力。”说完,王峰挣脱了冉江天的手,往街道的尽头而去。

    没有走五分钟,他们就找到了秦伯口所说的那个民房。

    四周,居住的人很少,很有可能是因为那几个小混混的原因才没人敢住在这里。

    不过这样来也好,少去了让人现的麻烦。

    门前,有个小混混正在嚣张的叼着支烟,不断的调戏从他们门前路过的女子门,哪怕是年妇女都不放过。

    “垃圾。”看到这个小混混,王峰脸上露出了不屑,直接朝着他走了过去。

    “嗯?你们两个是干什么的?赶紧给我走开。”看到王峰两个人,这个小混混嚣张的叫了声。

    砰!

    懒得和这个混蛋废话,王峰直接脚就将他给踹飞出去了差不多十米之远,再也没有爬起来。

    我靠!

    知晓王峰力气大,但是看着他脚就将个成年人踢飞出去这么远,冉江天还是十分的不可置信。

    “走吧。”看都不看那个晕厥过去的小混混,王峰直接走进了这个院子。

    院子里,十分的冷静,运用透视,王峰看到屋的地上正躺着七个男人正,并且在他们的间还有数个衣衫不整的艳丽女子。

    砍伤了别人还在这里寻欢作乐,当真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脚踢烂大门,巨大的响动将屋的人都给惊醒了过来。

    女人们是抱紧被子,脸的惊色,还以为是警察查房来了,而那几个男人则是缓缓的爬了起来,面色不善的看向了王峰两个人。

    “你们两个tm是干什么的?”其个小混混开口,从床的被褥下面摸出了把刀。

    “呵呵,我是来报仇的。”看着对方手握着的刀,王峰面色不变,冷冷的说道。

    “草,报仇竟然报到这里来了,兄弟们,给我砍!”

    七个男人,此刻纷纷都操上了刀,往王峰两个人砍来。

    狠狠用力将舅舅推出了门外,而王峰则是整个人都化作了道残影,几个小混混根本就看不到他人到底在哪里。

    咔嚓!

    道骨头断裂的声音出,个小混混当即就躺在了地上,口出了难以掩饰的巨大痛苦声音。

    砰砰砰!

    就像是个靶子样,王峰出手,没有要到半分钟,原本还气势汹汹的几个小混混纷纷都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