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蛀米虫

作品:《极品透视

    “不会的,我以后对他们定会客气的。  =.==1≥Z≠W≥.≈≈ ”见冉江天似乎已经原谅了自己,严晓洁也是立马就保证似得说道。

    “这还差不多,你先上边呆着去,我和小峰有些话要说。”说着冉江天还对严晓洁摆了摆手,男人味十足。

    “噢。”看到老公已经原谅了自己,所以严晓洁倒也是十分的听他的话,果真自己个人跑边站着去了。

    “舅舅,不错啊。”等到舅母走开了之后,王峰这才是对冉江天伸出了个大拇指。

    “呵呵,如果不是我说离婚,我还真不知道她竟然这么在乎我呢,看来我以后不用再吃苦了。”冉江天低声笑了声,看样子心情不错。

    他这完全就是因祸得福,以后严晓洁要是对他不好,大可以用离婚相威胁,就不怕她不就范。

    就在两个人低声交谈的时候,忽然手术室的灯熄灭,几个白大褂的医生脸疲惫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医生,我爸妈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看着这些医生,王峰立马就冲上去问道。

    “呵呵,病人的命已经保住了,不过苏醒应该还要段时间,估计几个小时后就才醒过来,会为他们转了病房,你们就可以看人了。”个医生开口,神色间带着欣慰。

    两个人送来的时候都已经快不行了,好在他们抢救得及时这才保住了性命,要是再晚来个几分钟,恐怕他们也要回天乏术了。

    “那多谢你们。”说着,王峰摸出了自己的钱包,给每个医生个将近千块,才让他们疲惫的脸上露出了丝笑容。

    “这是我们份内的事情而已,我们也是尽力而为。”个医生开口,而后将王峰给他们的钱不着声色的收了起来。

    般病人的家属给他们红包也都是几百块而已,像是王峰这种就是近千倒是笔不菲的收入。

    “好了,你们先等着转病房吧,我们就先走了。”

    “那你们慢走。”王峰微笑着说道。

    转好病房,已经是好几分钟之后的事情了,看着特护病房的父母,王峰只感觉到自己的心正弥漫着澎湃的杀机。

    俗话说得好,有仇就要报仇,现在王峰的父母差点就永远的失去了呼吸,如果他会放过作佣者,那他就不是王峰了。

    “小峰,现在你爸妈已经没事了,咱们还是先出去吧。”在王峰的旁边,冉江天拍了拍王峰的肩膀,而后带着他起走出了病房。

    “他们是没事了,但是我却有事。”王峰开口,将自己的杀机压制了下去。

    在舅舅的面前,他不能够表现的太可怕,要不然舅舅说不定又要以各种理由来阻止他了。

    他说的话不错,现在的社会的确是个法制社会,但是法律的公正还是要对人来说,如果法律解决不了的事情,王峰免不得要动用其他的手段。

    至于说赔钱,王峰压根就没有想过,要钱,他有的是钱,他现在唯想要做的,那就是让伤害自己父母的人付出应有的代价!

    血债还需要鲜血来偿还!

    “现在你爸妈苏醒过来还要段时间,我们还是到医院外面说吧。”说着,冉江天拉着王峰,而后对严晓洁道:“你先回去吧,我今晚就不回去了。”

    “那你定要小心啊。”严晓洁嘱咐了声,而后驾车回家去了。

    现在丈夫这才回心转意,严晓洁可不敢不听他的话。

    最后,冉江天和王峰找到了家还未歇业的排档,要了些吃的,冉江天这才说起了这切事情的缘由。

    而旁的王峰只是静静的吃着东西,什么都没有说,因为他知道冉江天会将切他想要知道的消息都告诉他。

    “这次想要改建那片老城区的公司叫作:乐于地产,听说他们的老板是个年轻人,有些背.景,如果不是这样,他们也不敢这样的胡作非为了。”

    说道这里,冉江天喝了口啤酒,接着说道:“小峰,虽然你现在已经有了些实力,但是和这样的庞然大物对着干还是没有任何的好处,咱们可以通过其他的途径来解决问题。”怕王峰冲动,冉江天有些担忧的说道。

    “舅舅,那伤我爸妈的小混混是哪里的人?我的意思是他们平时都在哪里活动?”王峰开口,神色平静。

    “那些小混混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不过我听你们家附近的邻居说他们好像就是你们那片的小混混,伤了你爸妈之后他们早就已经逃了,警察都还没有抓到他们。”

    “行,我知道了,我不会冲动的,咱们还是快些吃吧,吃了我去看看我爸妈。”说着,王峰飞快的开始大吃了起来。

    回到医院的时候,天色都已经要亮了,夜没睡,王峰点倦意都没有,因为他是胸腔的气还没有撒出去呢,怎么可能睡的着。

    病房内,爸妈还处于昏迷当,短时间内怕是不会苏醒过来,所以王峰也没有去打扰他们,只是给了照顾他们的个小护士号码,告诉他等自己的爸妈苏醒了就打电话通知自己。

    “舅舅,你先回去睡吧,这事情我会自己处理好的。”王峰看了眼猩红的冉江天眼,说道。

    “小峰你这说得是什么话,我是你舅舅,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可能睡得下,等天再亮点,我就带你去派出所问消息去,这么长的时间,相信他们已经有些眉目了。”

    “那好吧。”王峰点头,并没有赶着舅舅回去,因为这件事情他了解的可能还不如舅舅多,有他跟着起,会方便许多。

    在医院又待了差不多有个多小时,等到外面的天彻底的放晴了之后,王峰才和冉江天往城东派出所赶去。

    青县的地理位置,十分的不错,而且随着现在铁路和高公路的开通更是给这个小县城带来了活力。

    这几年,县城展飞,高楼大厦林立而起,俨然再朝着大城市展了,但是这城市要展王峰管不着,现在这些不开眼的东西竟然伤了自己的父母,所以王峰不可能咽下这口气。

    “这位警官,我们想要了解下昨天我报案的进程,不知道有没有问题啊?”来到城东派出所之后,冉江天就对个警察询问道。

    “什么案子?”这警察扫了王峰和冉江天眼,漫不经心的说道。

    “就是昨天沪铜街那边生的故意伤人案,我昨晚就已经报警过了,你们说让我今天来取结果的。”冉江天陪笑着说道。

    “哦,你说的是这件事情啊,这件案子是由我们的队长负责的,现在他还没有来上班,你们先在这里等着吧。”说着,这警察转身就走。

    不过还没有等到他离开,王峰却是把就拉住了他,道:“那他多久会来这里?”

    “你谁啊?赶紧给我松开,要不然我可告你袭警啊。”这警察面色不善的看了王峰眼,威胁着说道。

    “呵呵,你这是再威胁我?”王峰冷冷的看了眼这个警察,道:“这就是你们人民公仆对我们的态度吗?”

    “那你想怎样?”

    “我不想怎样,我就想问问你们队长多久会来上班,毕竟我家人现在正躺在医院,我们总得要个说法吧?你可警告你,我爸妈现在伤势十分的重,要是因为你而造成了什么不能挽回的事情,可别怪我将你起诉到法院去。”

    “我们队长大概个小时后就会来上班了,你赶紧给我松开。”这小警察开口,面色有些紫。

    因为他的手让王峰抓着感觉都想是要断掉了样,他怕是再不说出来,可能自己的手都要废掉了。

    “多谢配合。”王峰笑,而后松开了这个警察的手,脸牲畜无害的笑容。

    “你麻痹。”看着王峰,这警察心大骂了声,恨不得把王峰给扣在这里,别人办案都是当事人配合警察,现在倒是成了我配合你了,你特么以为你是谁啊?

    “咱们还是先等等吧。”等到这个警察走开了之后,冉江天才拉着王峰到旁的凳子上坐着。

    现在的确时间还早,人家没来上班也属于正常的事情,毕竟警察也是人,也需要休息不是?

    “那等吧。”王峰开口,而后陪着冉江天坐了下来,不过也就是这个时候,忽然王峰的目光凝,看向了派出所的二楼之上。

    因为刚刚才走开的那个警察此刻竟然走进了个二楼的房间,脸上带着恭敬的笑意。

    “队长,那家人的家人来了,问我们要结果呢。”这个警察推开队长办公室的大门,恭敬的说道。

    队长,其实早就已经来派出所了,只是他压根不想见王峰他们,因为这件案子,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审查过。

    这不是他不尽责,实在是因为罪犯的背.景有些大,他个小小的队长根本开罪不起,县委书记的儿子,他敢查吗?

    而且就在王峰他们来这里大概半小时之前,就有人给他送来了十万块,让他不要在审这件案子,要不然下场他自己看着办。

    害怕对方的势大,又收了对方的好处,所以这个队长早就已经下令了,如果是对方的家里人来了,就说他不在,只要自己多推脱个几次,这件事就和他没有关系了。

    哪怕是那家人找到其他的警察,恐怕也问不出什么下场来。

    个普通家庭,想要找个背.景深厚的人,什么样的后果,他早就已经看的极为的清楚了,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官官相护,哪怕是其他的官员知晓了这件事情恐怕也会熟视无睹,毕竟县委书记谁敢去惹啊。

    “那你有没有告诉他我没有在这里?”这队长开口,口气十分的轻松。

    “我已经给他们说了,不过那个来的人当似乎有个练家子,力气十分的大,我的手都快废掉了。”说着,这个警察撸起了自己的袖子,露出了已经红肿起来的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