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聚气术

作品:《极品透视

    离开了华联珠宝行,王峰和贝云雪两个人驾驶着辆奥迪TT回去了贝氏珠宝行,至于他们买下的原石,自然会有华联珠宝行护送到贝氏,毕竟这是他们的责任。?  ?? ?.㈠㈠1?Z㈧W?.㈧

    不过还没有回去他们就在半路让别人给拦下了,这是辆破烂的面包车,从里面冲出来了十几个黑衣人,通过透视,王峰能够看到他们的衣袖里都藏着西瓜刀。

    这是电视里面演的黑帮仇杀吗?

    “你就待在车里不要出去,我来解决。”王峰开口,而后个人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就连贝云雪都没有拽住。

    在大学的时候王峰就是出了名的好斗,虽然这十几个人都有刀,但是王峰有透视能力,可以提前察觉到他们的动作,未尝没有战之力。

    “你们是什么人?”看着这十几个人,王峰大喝道。

    “要你命的人。”眼下这里没有多少行人,所以这些黑衣人可谓是毫无顾忌,直接抽出了事先准备好的片刀。

    “啊!”

    看到这幕,附近的行人都出了尖叫的声音,纷纷跑开。

    砰!

    将最先冲上来的这个黑衣人脚踹飞,王峰手臂也遭片刀划出了条长长的伤口,鲜血长流。

    “小心。”在后面的车,看到王峰被砍伤,贝云雪也是吓得面色都白了,这刻她甚至都忘记了报警。

    “你觉得这小子能坚持下去不?”在距离这里大概百米左右的地方,个算命的老者对他身边坐着的个老者问道。

    “难。”

    “那你坐着看热闹,你对得起你的称号吗?”听到老友的话,这个算命的老者翻了翻白眼。

    “不着急,先看看。”

    王峰现在的情况十分危险,个人打十几个,就算是黑带高手都不见得能赢啊,特别是对方的手还有武器。

    不多时他的身上就出现了数道伤口,火辣辣的疼痛。

    “群人欺负个,也好意思。”就在这时,个老者出现在了王峰的面前,这是之前说那个不急的老者。

    他的双眼,并非如正常人样,而是带着片火红之色,如同电影里面的妖怪样。

    而且,在他睁眼的那刻,他的身躯就如同鬼魅般,来到了王峰的身前,他的度太快,以致于像是瞬移的样。

    看到这幕,王峰艰难的咽了口唾沫,以为见到了鬼,电影之才会出现的事情,竟然真实的生在了自己的眼前。

    砰砰砰!

    接连的几道闷响响起,几个还站立的黑衣人,全部都飞了出去,如遭雷击。

    这老者的出现,太可怕了,震撼了在场所有人的神经,这些黑衣人,只不过就是普通人,何曾见过这等诡异之事。

    所以,他们现在已经彻底的吓傻,就连惨叫声都不敢出来。

    “滚!”老者大喝声,如同雷鸣般。

    “走。”让这个老者吓到了,这十几个黑衣人完全没有再战之心,转身就跑,连面包车都不要了。

    看着老者,王峰就连说话都变得有些不利索了,这老者,太恐怖了,出手度就连他都看不清楚,他无法想象,这世上竟然还有这样的人

    “我观你是个修炼的苗子,这书你拿回去修炼,如果修炼成功可来新阳大厦找我。”老者给丢给了王峰本古书,然后就这样离开了这里,任王峰怎么叫都没有用。

    “你没事吧?”这时贝云雪从车里面钻了出来,焦急的脸上有浓郁的关怀之意,甚至眼睛都有些泛红。

    王峰已经有很长的时间没有被人这样的担心过了,所以他的声音也变得柔和了下来,道:“只要你没事就好。”

    “走,咱们先离开这里。”贝云雪开口,载着王峰就回家了。

    回到贝云雪居住的别墅小区,已经是半个多小时以后,贝云雪,果真不是普通人,就光是这套别墅,恐怕保守估计价值都不再千万之下。

    在这寸土寸金的竹海市,想要在这繁华地带拥有座别墅,那是许多普通人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即便是以现在王峰的身家,他也只能望而却步。

    能够住在这里的,那都是富豪当的富豪。

    走进别墅,王峰顿时眼前亮,这里的装饰十分的清新,并且散着淡淡的香气,这让王峰十分的享受,有种置身于家的感觉。

    不过,因为他深吸空气的时候,却是触动了自己后背之上的伤,顿时了声‘嘶’的声音,疼得龇牙咧嘴。

    之前那几个人可是下了狠手,也就是以前他经常挨揍,要不然他都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正常的来到这里。

    “你别动,我去拿药箱。”看到王峰表现痛苦,贝云雪也知道他受了不轻的伤,蹬着小碎步,把家里的药箱取了过来。

    “将衣服脱了。”贝云雪几乎是用种命令的口气对王峰说道。

    “我自己来就好了。”王峰有些抹不开面,说道。

    “难道你认为你的手能够到你的后背吗?”贝云雪瞪了王峰眼,似乎有些愤怒。

    行,看到美女都生气了,王峰也没有再执着,而是将自己的衣服缓缓的脱了下来,美女都不怕,他个大男人还怕什么?

    忍着痛,王峰缓缓的将自己的衣服脱落了下来。

    看着他这后背上十余条紫色伤痕,贝云雪只感觉到胸口疼,轻轻的碰了下,小声问道:“疼么?”

    “不疼。”王峰摇头,说话却是在呲牙咧嘴,你这么用力,能不疼么?

    “那你坚持会,我给你上药。”

    上药的过程,自然是异常的痛苦,王峰察觉得到,贝云雪根本不会给人上药,就这么用力,简直痛的王峰要惨叫出来。

    不过,人家是好心,王峰也不好叫出来,只是在死死的忍耐着。

    而且,除了自己的妈,恐怕贝云雪还是第个这样仔细照顾自己的人,所以,即便是再疼,王峰也感觉到内心的丝丝甜蜜。

    “好了。”废了好大番功夫,贝云雪终于满脸是汗水的给王峰的伤口涂上了药,长长的吐出了口气。

    只是,当贝云雪将目光落到王峰的身上之时,却是看到了他那满脸的冷汗,就连面色都有些白。

    “你怎么了?”贝云雪放下了自己手的药箱,扶着王峰的肩膀,关切的问道。

    “我没事,有……多谢你了。”原本王峰是想说有你真好的,只是,话到了嘴边,他却是说不出口。

    因为他明白,他们两个人现在点实质性的关系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