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篇 第二十九章 相聚

作品:《飞剑问道

    秦云为救伊萧,进入阵法,去不回。

    有人为之叹息,有人伤心,也有人嗤笑,觉得秦云为个女人自寻死路,断了大好前程,真是愚蠢。更有人拍案叫好,开心不已。

    比如钟离氏的那位武枫郡主。

    “郡主,伊采石还为他女儿伤心呢。”有侍女恭敬来报。

    武枫郡主身紫衣,坐在那,吃着葡萄,得意笑道:“不用管采石,他伤心便让他伤心吧,毕竟也是他女儿。”

    “大半年了,今天是我最开心的日子了。”武枫郡主神采飞扬,吃着葡萄,笑道,“那个秦云小子嚣张的很,我还没想出办法对付他,他倒是自己找死了,哈哈,不是直要保护那个伊萧么,这次,为了那个伊萧,陷入阵法去了,那个女人就是个害人精!”

    “估计要不了多久,他和伊萧,都会死在里面。”

    武枫郡主撇嘴,“等那天,定要好好庆贺。”

    旁边侍女连道:“相信那天很快就到了。”

    ******

    外界的纷纷扰扰,都影响不到阵法内的秦云和伊萧了。

    三天前。

    秦云单手托着金丹炉,沉沙剑施展出周天剑光光罩保护主自身,进入白茫茫气劲汹涌的阵法时。

    “伊萧呢?”秦云迅速在前进,透过剑意领域感应周围丈,寻找着伊萧。

    “呼。”

    将金丹炉又放进乾坤袋收了起来。

    他拿金丹炉出来,是保护洪九,让大家知道秦云最珍贵的宝物被带进阵法了。二也是自己若是陷入阵法出不来,这金丹炉,或许能吸引来更强高手来救自己二人。

    “伊萧!”秦云开口喊道,声音蕴含金丹法力,可在阵法也仅仅勉强传递十余丈远。

    “伊萧,伊萧。”

    秦云边喊着,边前行。

    汹涌的白茫茫气劲不断切割在‘周天剑光’上,在最外围时,秦云还能稳得住。可随着前进,他也感觉到周围白茫茫气劲越加汹涌,仿佛巨大的漩涡,在拉扯裹挟着自己,自己越来越难抵挡。

    秦云竭力避开最汹涌的地方,行走在阵法内,不断寻找。

    “伊萧。”“伊萧。”秦云声声喊着,他也尝试巡天令联系伊萧,都没用。

    “轰~~~”伴随着周围白茫茫气劲的变化,秦云被股暗流裹住了。

    “不好。”

    秦云脸色变。

    本命飞剑连施展周天剑光护住自身,沉沙剑则是施展烟雨剑诀‘雷潮’式,轰隆隆~~~沉沙剑足有丈许长,汹涌浩浩荡荡冲击身前的团白茫茫气劲,在破开这团白茫茫气劲,秦云才连忙摆脱那股裹挟之力。没被牵扯到更深处去。

    “太危险,不小心就被牵扯进去。越加深入,就越加危险。”秦云暗道,“以我的实力,进去怕也出不来了。”

    “伊萧她难道已经被席卷进最深处了?”

    “不,或许还在外围。”

    秦云继续寻找。

    虽然阵法汹涌狂暴,暗流不断,可仗着沉沙剑和本命飞剑,秦云直在阵法的外围带行动,可转眼就探查了百丈范围。

    “没有,找不到,绕了个圈了。”秦云心凉,看着前方越加密集的白茫茫气劲,“伊萧被卷进更深处去了?随时可能丢掉性命。”

    “去。”

    秦云咬牙。

    呼。

    主动前进。

    随着靠近心,白茫茫气劲席卷力道陡然提升,很快,秦云就摆脱不了,便是靠沉沙剑、本命飞剑也摆脱不了了。

    “座阵法,定有破解之法,定有生机所在。”秦云暗道,“我定要救伊萧出来。”

    呼。

    犹如陷入漩涡,被席卷着不断拉扯向央,力道越来越强,秦云也犹如浮萍,根本没法再抵抗。

    “轰。”

    在漩涡力道达到最强的时候,却凭空消失了。

    秦云也是落入了幽深的通道。

    呼。

    坠落了下去。

    在坠落下去的同时,周天剑光依旧护着自身。这阵法虽厉害,但的确没能破掉周天剑光!毕竟以金丹法力施展出的周天剑光,就是金丹极境的高人来,怕也破不开。

    “嗯?”秦云忽然依稀看到下方,在角落,有道窈窕身影正贴着墙站着,体表有着水蓝色涟漪保护着。

    “伊萧?”秦云开口喊道。

    ……

    伊萧站在角落,体表水蓝色涟漪保护着,只是明显稀薄许多,她小心翼翼戒备着。

    “怎么办,怎么办?走也是死,不走也是死。”伊萧焦急。

    刚才她被席卷着,在护体宝物被消磨光前,被卷入了这幽深通道,跌入这廊道。

    伊萧便发现,她只要稍稍移动,就立即遭到无形的攻击!所以她只能靠着墙角动不动,可即便如此,偶尔还是会有阵袭击来。

    “呼。”

    廊道,风起。

    随风而来的,是藏于黑暗的无形气劲。

    “嗤嗤嗤。”无形气劲切割在伊萧体表的水蓝色涟漪上,令水蓝色涟漪再度消磨了些,伊萧看着稀薄的水蓝色涟漪,看着手出现裂痕的道符,低声道:“撑不了多久了。”

    “秦云,我撑不住了。”

    伊萧抬头,看着前方黑漆漆的连接上方的通道,透过通道,她勉强能看到外界白茫茫气劲。

    “我真不想死,我想和你起生活下去……”伊萧轻声低语。

    忽然绚烂的周天剑光光罩降落而下,光罩内正有青年,正是秦云。

    伊萧愣住了,怔怔抬头看着那降下的身影,曾经对付水神大妖时,秦云救过她!

    曾经被武枫郡主捉拿下时,秦云也救过她。

    可是唯有这次,感受过那恐怖阵法之威的伊萧,她明白,秦云进来了,恐怕同样出不去了。

    “伊萧?”秦云喊道。

    落地,维持着周天剑光光罩,连飞过来。嗤嗤嗤,这廊道内顿时有无形气劲不断攻杀在秦云的剑光光罩上,秦云却硬抗着,直接飞到了伊萧身边,周天剑光光罩也保护住了伊萧。

    “伊萧,我来了。”秦云看着伊萧,不由露出笑容,笑容灿烂。

    找到伊萧,秦云此刻满心的欢喜。

    伊萧流着泪,却哭着,抱住秦云,嚎啕大哭,长大后,她从来没这么哭过。

    “你好傻,你好傻,你怎么就进来了,不用管我的,不用管我的。”伊萧哭着,“进来了,怎么出去?你傻吗?”

    “我不傻。”秦云抱着伊萧,“我只知道,这刻我最开心。”

    伊萧的泪水模糊了眼睛,她抬头看着秦云:“这阵法太危险了,你没必要进来的,我逃不出去,你何必将自己也折进来?”

    “伊萧,我若是在外面,即便有再多风光,再多精彩,可切只有我个人孤零零面对,无人分享,那对我也是种折磨。”秦云看着怀伊萧,笑道,“而现在,我却很开心,因为不管以后怎样,是生,是死,你我都可以共同面对。”

    伊萧也笑了:“我们起面对。”

    从小,她便孤零零的,母亲早早抛弃了她,父亲在她九岁时抛弃了她。

    而这刻伊萧相信她永远不会孤独,不管生死,都有人陪着她。

    她觉得,上天待她不薄。

    “按理说,景阳仙人的阵法不该这么狠辣无情。”秦云牵着伊萧的手,“我们找找看,相信定能找到出去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