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篇 第十章 明月见证

作品:《飞剑问道

    这是秦云第次穿上法宝衣袍,可能以后很久都不会换,毕竟作为法宝,水火不侵,更永远清洁干净,色彩样式都可变化,且这又是心喜爱女子所送衣服,秦云穿在身上都开心的很。

    接下来日子,二人依旧偶尔论道斗法,只是相见次数越加频繁了些。

    不知不觉已是月十五,秋节了。

    “秋。”

    伊萧坐在画案前,看着窗外那犹如圆盘的明月,甚至都能看到广凌郡城些烟花升起,这是秋之夜,团圆佳节。

    “团圆……”伊萧心情却有些低落。

    在不记事的时候,娘就离开了,她都不知道娘是谁。

    九岁时,父亲就狠心抛弃了她。

    她小时候个人孤苦伶仃,还是后来炼气有成在昆仑州伊氏这等千年家族内才算稍稍有些地位,毕竟这种古老家族,后代子弟太多了。

    每年秋,伊萧也倍觉孤独。

    “嗖。”

    窗外院子内道身影降落下来。

    “谁?”伊萧开口。

    “是我,是我。”秦云声音响起。

    伊萧这才略微精神松,露出丝笑意,起身开门走到院子里:“你也是,都不敲门就直接飞进来了,还以为是飞贼呢。”

    “我的错,我的错。”秦云笑道,伊萧的这座宅院自然也是有仆人下人们的,平常他直接飞到伊萧平常居住的小院院门之外敲门的,可如今毕竟是深更半夜,秦云般也不会深更半夜来打扰。

    “深更半夜的,你来作甚?”伊萧看着他。

    秦云笑,这才从背后拿出了包油纸,打开油纸,里面正是好几个月饼:“这是街头张记的月饼,我今天大早亲自去买的,他们家开门到今日午便关门了,味道极好,我们广凌当地可是排着队去买!”

    伊萧看着月饼,情不自禁眼睛都微微湿润,但是瞬间掩饰了,笑道:“你堂堂巡天使,亲自去排队买月饼?”

    “我施展神隐术,也没谁认识我。”秦云笑道,“也就排了半个时辰。”

    “安排下人去买便是了。”伊萧道。

    “得有诚心。”秦云笑着走到旁石桌旁,将油纸包裹着的月饼放下,坐下来连招呼道,“坐坐坐,赶紧坐下来,赏月吃月饼。”

    伊萧走过去坐下。

    “吃。”秦云倒是干脆直接拿起个月饼,便咬了口,“真香。”

    伊萧也拿起来,轻轻咬了口,看了看天空的明月,远处还有烟花升起。

    此刻她心情忽然很好。

    那种孤独感也淡了很多。

    “秋就得赏月吃月饼。”秦云说道,“我们广凌郡城般家家户户都是如此,你们昆仑伊氏呢,那等千年大家族怎么过秋?”

    “昆仑伊氏?”伊萧愣,些记忆浮在脑海,轻声道,“大家族规矩太多,传承过千年,各脉早就没什么感情了,只知道争夺家族的种种好处,太冷漠了,有实力有天赋还好,些被放弃冷落的普通子弟,真的还不及普通老百姓家呢。”

    “不及普通老百姓家?”秦云惊讶。

    “嗯,有些普通子弟都是悄悄居住在城内,都不对外说是伊氏后人。可即便如此,偶尔还会遇到些族人来故意嗤笑,甚至故意欺负的。”伊萧摇头,“不说这些了。”

    秦云微微点头。

    “对了,我带去个地方。”秦云将桌上的月饼拿起来,连道。

    “去哪?”伊萧也站了起来。

    “跟我走就知道了。”秦云施展飞行术。

    呼。

    顿时云雾升腾凝聚在脚下,带着他和伊萧迅速冲天而起。飞行术是门颇为难的法术,先天虚丹境……实际上般只有少部分才能施展。可不管是秦云还是伊萧,都修行最顶尖传承,等聪慧,也都能掌握飞行术。

    和御剑飞行相比,寻常飞行术虽然慢了许多,但更稳更舒适。

    “呼。”

    驾着云雾,秦云带着伊萧迎接明月,朝东边飞去。

    他们飞出了广凌郡城,飞到了澜阳江,继续沿着澜阳江朝东方飞……

    “我们去哪?”伊萧疑惑。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秦云却不说。

    越是往东飞,澜阳江就越加宽阔,因为离东海越来越近了。

    很快。

    “到了。”秦云停下来。

    这里是澜阳江个曲折的湾口,也名‘曲江湾’,东海入海口的海水每年月十五会有大潮,这里也将有着闻名天下的盛景——广凌潮!

    “广陵潮?”伊萧眼睛亮,猜到了。

    “对,天下三大潮之首的广凌潮。”秦云点头。

    澜阳江曲江湾这里,江面广阔,也平静的很,天空的明月也倒映在江面上,场景美如画。只是在遥远处,依稀已经能看到条横在整个江面上的白线,初看还很平静,可随着那白线不断逼近曲江湾口,整个潮水足足高过江面大截,宛如万马奔腾碾压而来。

    潮水线万马奔腾。

    而潮水未及之地,却平静的很。

    天空明月高悬!

    坐在云雾上,看着这切,的确美的很。

    “广凌潮汹涌恐怖的很,现在远看便罢,等会儿近了,特别撞击到湾口,那比天上雷声还响。”秦云笑道。

    “嗯。”伊萧微微点头,却享受着这等美景。

    江面生明月,广凌潮线奔腾,身旁秦云陪在旁,伊萧只觉得是和父亲分开后这么多年最开心的个秋。

    “吃月饼。”秦云将包着油纸的月饼递给旁的伊萧,伊萧转头,笑着拿起个月饼吃起来。

    秦云也拿起个吃了起来。

    赏月,赏广凌潮……赏美人……

    秦云看了看伊萧的侧脸,月圆人美,这幕场景,深深刻印在秦云记忆里,他觉得他生都不会忘。

    二人都没说话。

    伊萧转头看了看身旁坐着的秦云,脸上也露出抹笑意。

    而秦云此刻也看过来。

    二人眼神相对。

    这刻,月色朦胧,广凌潮潮水声音还很温柔,月色映照下,伊萧也如梦仙子,看着心喜爱的女子,秦云情不自禁就亲了过去,切都没经过头脑,皆是发自心灵,情不自禁就亲上了。伊萧看着秦云亲过来,也瞬间头脑蒙了,木木的,没有任何反应,任何抵触。

    二人嘴唇碰在起。

    好柔软……

    秦云只感觉仿佛陷入云里雾里,头脑完全片空白,心跳快的很。

    这刻,好像很短,又好像很久,即便身为修行人对时间感应的精准,秦云和伊萧都不知道时间过去多久了。

    这幕场景,只有天上明月见证!

    只听到“轰隆隆~~~”比雷声还响亮的轰鸣声,广凌潮终于撞击在湾口了,浪潮下子冲起十余丈,冲击在湾口周围。

    秦云和伊萧被这恐怖声响都惊醒了。

    伊萧连往后退,眼睛都瞪得滚圆。过去冷静的她,此刻却心跳极快,有些慌乱。

    秦云也眨巴下眼睛,自己……自己就亲上了?怎么就亲上了?自己刚才怎么下子就做出来这事了?不是直担心唐突佳人么?

    “我……”伊萧脸片通红,直红到耳朵根,她看了看天上明月,连道,“天色不早了,赶紧回去吧。”

    呼。

    驾着云雾,伊萧直接朝广凌郡方向飞去。

    “她没生气。”本来有些慌的秦云,眼睛亮,越加激动。

    “等等我!”秦云连喊道,也驾云在后面追着。

    ……

    伊萧和秦云前后飞行,伊萧直没搭理秦云,直到回到住处。

    “时候不早了,你也回去歇息吧。”伊萧说了句,便飞入自己的院落内。

    “伊萧,明天起去吃蟹吧,现在蟹正是吃的时候。”秦云则连道。

    伊萧却没回应。

    直接进入屋子关上了屋门。

    秦云在半空却有些紧张:“今天是不是太快了?把伊萧吓住了?”

    “我当时怎么就……”秦云心思也乱的很。

    “好,明天午吧。”道声音从屋内传出来。

    秦云顿时眼睛亮,露出狂喜色,拳头都握紧。

    “好,明天午!”秦云连应道,当即返回自己住处。

    屋内。

    灯点燃,伊萧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子的自己,她只觉自己脸滚热好烫,脑海却是不断回忆起在江面上空,明月之下,在云雾上二人亲上的场景。

    “我,我怎么就……”伊萧脸滚烫,好久才渐渐平复,轻轻呼出口气,随即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了笑意,“没看出来,他还真敢……”

    “也好,也好。”伊萧看着镜子的自己,自语道。

    ******

    回到住处。

    秦云激动的很,感觉全身都血液澎湃。

    躺在床上,点睡意都没有!脑海控制不住想着之前幕幕场景。

    “她没生气,她没介意,她还答应明天起出去……”秦云再傻也明白对方心意。

    秦云骨碌爬起来,出了屋子。

    在院子内。

    招手,呼,从旁边其间屋子飞出了坛酒,秦云抓着酒坛,仰头就喝,咕咕咕……大口大口喝着,酒水也沾染了衣裳。

    “痛快痛快。”秦云将喝光的酒坛扔,旋转着飞到院子旁角落。

    翻手。

    掌心出现了把银色飞剑,飞剑迅速变大,变成三尺长。

    “来来来!”秦云激动的根本无法发泄,肆意施展着剑法,月光下,剑光闪烁,如烟,如灵动的雨滴……剑光都充满了无尽的喜悦欢快。

    ——

    以‘明月见证’这章的名义,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