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篇 第二十一章 瞧他不顺眼

作品:《飞剑问道

    铁摩屠操纵阵法的同时,心却谨慎万分:“之前就破了军阵,如今还依旧这么嚣张……恐怕真有几分依仗!先让手下人去试试看,探查出他几分虚实来,我也好更有把握。”

    “七位执事,布七杀阵给我杀了他。”铁摩屠冷然说道。

    大殿前站着的这些魔道修行人、妖魔们,其最强的七位执事不由愣,跟着心尽皆暗骂。

    “对方都这么挑衅了,铁摩屠竟然还忍得住,还让我们上?”

    “铁摩屠真是老奸巨猾。”

    七位执事彼此交流下眼神,可也没办法,当即便要同出手。

    可就在这时候——

    “让你先出手,是给你机会!你还躲在后面让手下上?”秦云却是冷笑,“既然如此,你就别出手了。”

    嗖!

    秦云动了。

    呼,化作道残影直接杀向铁摩屠。

    “好快。”周围众魔道修行人、妖魔们以及魅青姑娘都为之震惊,单单这恐怖的速度就超越了在场所有强者,包括城主铁摩屠!

    “嗯?”铁摩屠脸色变,他手伸,出现了根长棍,直接双手朝前方怒劈开去。

    并且天空的灰色云雾漩涡也‘轰轰轰’接连有雷电劈下!

    道道雷电,以及铁摩屠的长棍同时怒劈向秦云。

    “比力气?”

    伴随着声嗤笑,化作残影的秦云伸手,竟然直接抓住了那怒劈下的长棍!至于天空劈下的雷电……只见秦云体表有层黑风流转,雷电劈在那层黑风上,黑风旋转将雷电力量尽皆消磨掉了,雷电竟然没有影响秦云丝毫。

    雷电、黑风在体表,秦云右手抓住那长棍,冰冷看着那铁摩屠。

    “什么?”铁摩屠挥舞长棍奋力击,他又是修炼魔身的,力量何其大?击之下爆发开怕都能摧毁半个城主府,可此刻这长棍竟然被秦云抓住,铁摩屠时间都拽不动。

    “这这……”

    “怎么可能?”

    周围观看到这幕的魔道修行人、妖怪们全部惊呆了。

    雷电消磨掉,黑风在体表飞舞,秦云握着长棍看着那铁摩屠,冷笑了下。

    “轰。”猛地发力,秦云抓着长棍带着铁摩屠,直接朝地面上砸去!原本直抓着长棍的铁摩屠吓得连松开手长棍。

    可松开的同时!

    长棍却猛然转向扫!

    嘭!

    扫在铁摩屠身上,铁摩屠直接化作模糊残影倒飞而出,撞击在大殿的殿柱上,嘭嘭嘭,接连撞断根根殿柱,直至整个身体撞击在大殿那厚实的殿壁上,砸出个大的深坑,身体镶嵌在大殿,身上满是鲜血,口鲜血也咕咕往外流。

    “去。”秦云抓着长棍猛地投掷。

    长棍化作流光。

    那镶嵌在殿壁上浑浑噩噩的铁摩屠隐隐感觉到自身的‘法宝’在急剧飞来,连抬头瞪大眼,想要控制法宝停下。

    可秦云灌输的力量太大了!他魔道法力对法宝控制太弱……

    “噗。”

    长棍直接刺入了铁摩屠的胸膛,刺出个大窟窿,直接令铁摩屠心脏完全粉碎,并且体内脏腑诸多器官都震得粉碎。

    铁摩屠瞪大着眼,跟着头垂,再也没了声息。

    殿外那群魔道修行人、妖魔们看到刚才发生的切,特别是此刻被根长棍插入身体‘挂在’殿壁上的铁摩屠尸体,让他们个个心颤万分。

    “这哪里是先天二重天,毫无疑问是先天三重天强者啊。”

    “而且定是修炼魔身的!这力量太强了,身巨力……远在铁摩屠之上。”

    这些魔头们都心颤颤。

    太强了。

    “属下拜见城主。”白衣男子率先连恭敬躬身行礼。

    “属下拜见城主。”

    顿时周围那些魔道修行人、妖魔们包括那位魅青姑娘,个个齐刷刷行礼,恭敬无比。

    秦云目光扫过这些魔头们。

    他们个个恭敬低头心颤,没有个胆敢抬头的。

    “嗯。”秦云淡然应了声。

    “从今天起,这铁摩城便改名叫风狼城了!”秦云声音冰冷,“而我,风狼云,也将是风狼城的城主!还有,我知道原本铁摩城还有两位副城主。”

    “是是是。”那白衣男子连道,“两位副城主都在外。”

    “让他们赶紧回来。”秦云吩咐。

    “这是自然,如今城主成为周围三百里地新的主人,副城主还有这范围内各方势力都得来拜见城主。”白衣男子连讨好道。

    “铁摩屠真是不自量力,竟然还敢和城主交手,真是可笑啊。”

    “城主两三招就杀了铁摩屠,如此实力,旦传开去,定会震动四方,相信都会有城池主动臣服。”

    “对对对,城主的实力,统治的地方绝对不会是仅仅这三百里地。”

    个个都讨好着。

    实在是这位新城主展露的实力太强了,让他们都不敢有点其他心思。

    秦云目光扫。

    之前也搜集了情报,所以眼前这些魔道修行人、妖魔们,秦云大多都能猜出身份。

    “这白衣男子,名叫‘白阐’,毒辣阴狠,是铁摩屠的爪牙,为铁摩屠搜刮宝物、美人,因为将铁摩屠哄的最开心,也是铁摩屠第心腹。”秦云知道这白衣男子的些许事迹,都有些忍不住。

    这大滁世界,人族也是修行魔道,所以邪恶之事太常见。

    只是白阐的恶毒,在这些魔头都属于拔尖的。

    “铁摩屠死有余辜。”白衣男子讨好连道,“不过他的宝物却有不少,大多是带在身上。还有些却是在其他地方……这些小的都知道,小的愿为城主效力,将那些宝物都找来献给城主。”

    “哦?”秦云看向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笑容越加谄媚讨好。

    秦云身上忽然黑风大涨,黑色狂风直接扑在了白衣男子身上,白衣男子惊恐万分,但却抵挡不了,在黑风迅速粉碎化作虚无,回归天地间。

    时间殿厅前原本讨好秦云的众多魔道修行人、妖魔们都惊呆了。

    白阐,死了?就这么被杀了?

    “别怕,我还是很好说话的。”秦云看着他们,这些魔头们战战兢兢,越加不安,就怕秦云随意将他们杀了。

    “我只是瞧他不顺眼,所以才杀死他。至于你们,看起来还勉强算顺眼吧。”秦云说道,随意指着其位蓝袍老者,“你。”

    “属下在。”这蓝袍老者连紧张应道。

    “赶紧安排下,我要歇息了。”秦云吩咐道,“还有,整个风狼城诸多事都整理下,明天和我汇报。”

    “是。”蓝袍老者眼睛亮,连应道,“城主,请随属下来。”

    说着蓝袍老者在前面带路。

    “嗯。”秦云应声,跟着往前走,走的时候随意挥手,道黑风飞了过去,飞过了大殿内挂在墙壁上的铁摩屠的尸体,将法宝、乾坤袋等物都席卷着又飞回到了秦云这。

    待得离去。

    大殿前的众多魔道修行人、妖魔们才松了口气。

    “白阐就这么死了?”

    “就因为这位风狼城主瞧他不顺眼?”

    “我们这位新城主,可得小心伺候了。”

    他们都感觉到这位新城主有些喜怒无常,让他们越加忌惮畏惧。

    铁摩屠虽然霸道强势,老奸巨猾,但还算正常。可这个‘风狼云’就有些喜怒无常,随心所欲了!这种上司……让手下人也怕啊。

    “你们注意了么?这位新城主叫‘风狼云’,我们城池也改名叫‘风狼城’,诸位还记得?三十年前……黑虎林那带有个部族叫‘风狼族’,就是触怒了铁摩屠,被铁摩屠所杀。”

    “风狼部族?”

    “我们新城主,难道是风狼部族的人?”

    “我也只是这么说,或许并无关联。”

    个个说着的时候,那位魅青姑娘却是朝秦云原本离去方向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