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篇 第三十章 风风雨雨

作品:《飞剑问道

    “夫人别急,耐心多等等,孟大哥马上就到。”段二公子段奇峰在旁笑道。

    孟玉香瞥了眼丈夫,没说什么。

    周围众男男女女们也都耐心等待着。

    “来了来了。”

    “是周山剑派的船。”

    很快他们就发现远处有艘大船过来,船头站着位朴素衣袍男子,腰间佩剑。在两侧则是站着对年轻男女,气度尽皆不凡。

    “大哥。”孟玉香眼睛亮。

    顿时段家大群人开始上前,直接到了东关码头最近处,时间其他些船只暂时都避让到旁。而周山剑派那艘大船则靠了过来。

    “见过孟公子。”段家大群人为首的是位年男子,也是如今段家当家人——段家的老大‘段奇玉’。

    “大哥。”孟玉香则激动眼睛都泛红,之前年受尽人情冷暖,孟玉香愈加明白这世上只有大哥才是她最重要的亲人。

    秦云迈步便上了码头。

    孟玉香则连上前,把抱住秦云就忍不住哭泣起来。

    “小妹,别哭别哭。”秦云安慰,记忆孟秋和他妹妹感情是极深,从小相依为命。

    “孟大哥。”段二公子也陪笑着上前。

    “哼。”秦云则是冷冷看了这段二公子眼。

    段二公子有些尴尬,在孟秋身剧毒的那些日子,他的确做了很多事,也寒了孟玉香的心。

    孟玉香抬起头,眼睛红红的,可也难掩激动开心:“大哥,你气色可比半年前好多了,你能振作起来,我太高兴了。”

    半年前。

    孟玉香想尽办法才让段家允许她出帝京城,前往周山剑派看望兄长。那时候孟秋颓废的很,孟玉香看完后也只能伤心离去。毕竟她嫁为人妻,能出来趟就很不容易了,也没法长期陪着兄长。

    “我可听说了你的事,放心,我会你主持公道!只是我都没想到,这段二当初甜言蜜语,胆子却这般大。”秦云眼有着冷意,作为周山剑派太上长老,周山剑派也将孟玉香在段家经历切详细情报不断送过来,他看了都颇为恼怒。

    “他对我还好。”孟玉香连道,再不满,可终究是自己丈夫,是自己孩子的父亲。

    “孟大哥,都是我的错。”段二公子连赔礼,“我认打认罚!”

    孟玉香则连招手,身后她的贴身丫鬟连牵着女娃娃过来,孟玉香也接这女娃娃,笑看着秦云:“大哥,这是我女儿彤儿,彤儿,快叫舅舅。”

    “舅舅。”这女娃娃也才约莫四五岁。

    “彤儿,舅舅也给你准备了礼物。”秦云从怀里取出锦囊袋,从取出了玉吊坠,给这女娃娃戴上。

    在旁的段家老大‘段奇玉’看着这幕,这才上前笑道:“孟公子,要不我们先去国公府?”

    “好,别在这站着了,都堵住码头了。”秦云点头,同时看了旁边董万眼,吩咐道,“董万,你先去安排好住处,我和清沙晚上回去。”

    “是。”

    董万恭敬应命,立即和周山剑派负责接待的人汇合。

    秦云和柳清沙则是上了马车,和段家人同前往安国公府。

    ……

    在秦云他们离开后不久。

    大商人‘汪海’和家人带着众护卫也上了岸。

    “终于到帝京城了。”汪海露出笑容,“这可是帝京城,般的阿猫阿狗可不敢蹦跶。”

    随即带着家人同入了城。

    ******

    帝京城。

    “殿下,冰霜剑孟秋已经抵达帝京城,是段家去迎接的,很快会前往安国公府。”位山羊胡老者恭敬禀报。

    “孟秋?”太子正在挥毫泼墨,却忽然停下,笑道,“年纪轻轻,修行的也不是什么隐秘传承,能名列地榜十三。这可是难得的大高手啊。给我安排下……我要见见这位冰霜剑。”

    “是。”山羊胡老者恭敬道。

    ……

    “冰霜剑孟秋?他来帝京城了?”位魁梧老者在练武场上手持杆长枪停下练枪,皱眉道,“如今大王身体天比天遭,王子殿下背后势力极强,和太子之争越加明目张胆。大王都镇压不住。魏国、燕国的人马也在暗兴风作浪。如今这位孟秋来帝京城,到底所为何事?”

    “大将军,周山剑派直忠心于王族。般不会掺和进太子和王子之间的争夺。不过安国公段家是站在太子这边的,孟秋的妹妹也是嫁入安国公府。如今这个关键时刻,他来帝京城……真说不好。”旁边位年男子也皱眉。

    魁梧老者皱眉:“不管太子和王子谁继承大位,我都不在意。我最担心的是……魏国蠢蠢欲动,很不对劲。”

    “大将军,你的意思是……”年男子吃惊。

    “先是冯擎苍被杀,后血刀宫攻打周山剑派。还有北地守将王春玉被刺杀。皇子殿下的那位神秘的师父,也让我隐隐想到了百余年前魏国的位老家伙……诸多迹象我能感觉到,魏国怕有大的图谋。”魁梧老者眼都是担忧。

    “只要有大将军在,帝京城乱不了。”旁边年男子连道。

    魁梧老者笑了笑。

    他便是整个楚国的定海神针,大将军‘薛冲’,位列天榜第位!

    ……

    在帝京城颇有名气的座青楼‘万花楼’内部座楼阁内。

    三位男子聚集在这。

    “冰霜剑孟秋来帝京城了。”

    “哼,上次血刀宫对付周山剑派,不但失败,还损兵折将,连方臣书都丢了性命。”

    “对,周山剑派是楚王的死忠派,在西南地,周山剑派根深蒂固,若是灭了周山剑派,将来占领西南地带就容易多了。这个冰霜剑孟秋……将是我们魏国统天下的大阻力。”

    “之前孟秋是在周山剑派内,想要刺杀他不易,而正面搏杀?要杀他太难了,如今到了帝京城,他身边没什么高手,我看,完全可以想想办法进行刺杀。”

    “他乃是地榜十三,即便是刺杀,也很难。”

    “他之前不就过毒?他太年轻,想点办法,用毒,用其他招数,完全有希望。”

    “我看此事,还是禀报魏都,让魏都那边下令!”

    “我觉得也是禀报魏都的好,这等大高手,不动手则罢,动手还是把握大些的好。”

    这三位很快做出决定。

    将事情上禀魏都。

    ……

    在帝京城座雅致的宅院内。

    这里却是顶尖大派‘百花谷’的驻点。

    “冰霜剑孟秋来帝京城了?他和我师姐龚燕儿可是老相好呢!”位黑色衣衫少女笑道,“当初二人可是恩爱的很,龚师姐如果知道孟秋来帝京城定是开心的很,赶紧传消息回百花谷,告诉我那位龚师姐。也告诉谷主此事。”

    “是,我这就传信回去。”旁边位妇人连道。

    黑色衣衫少女点头,随即吩咐旁侍女:“我要更衣,今晚还得去见见小侯爷呢。”

    “是,小姐。”侍女连笑着应道。

    ******

    各方风风雨雨,秦云都不在意。

    此刻安国公府。

    熙熙攘攘大群人,国公府的老太太领头,各房的子子孙孙们,还有女眷们。其美女更是极多,很多小辈们都好奇看着那位穿着朴素的青年的到来。

    他们家大爷‘段奇玉’,老太太等个个都热情相迎。

    “见过老太君。”秦云说道。

    “孟公子来我府上,是我段家的荣幸啊。”老太太掌权过百年,很清楚在天下间什么官职爵位都是虚的,实力才是根本。这位年纪轻轻就地榜十三位的孟秋,是足以让楚王都得礼待的。将来若是再进步,能跨入天榜。那便是足以动摇天下局势的霸主存在了。

    孟玉香在旁陪着大哥,愈加得意的很。

    秦云在众人陪同下,进入了这国公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