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第四日·枷锁

作品:《特战之王

    闷热压抑的夜幕,东城如是开始回返,李天澜却在前进。

    只能往前,别无选择。

    激烈的厮杀已经持续了天夜,李天澜自己都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时候跟其他几人分散的。

    三号防区内的村庄简直就是个马蜂窝,直到真正的围剿开始,李天澜才明白那里驻扎的根本就不止是疾风御剑流家势力。

    北斗和风鬼死后,他们几乎是第时间突围,但还没等他们冲出山林,各个方向的东岛精锐就已经围拢过来,山林后方那片村庄的精锐也是大片出动,最起码上千人如同股洪流,瞬间将他们淹没其。

    只剩杀戮。

    只剩战斗。

    四面方全部都是敌人,全部都是杀机。

    冰火咆哮,惊雷闪烁,气流涌动,枪声轰鸣。

    李天澜只能按照预定的方向全力出手冲击,从黑夜到白日,直到月光散尽朝阳初升的时候,李天澜才发现他已经跟自己身边的人失去了联系。

    暮影陨落。

    幽梦消失了。

    东城如是消失了。

    杜寒音也消失了。

    而他在冲出了个包围圈之后似乎又踏入了个包围圈,回归的道路已经被完全堵死,东岛精锐近乎地毯式的搜索之下,李天澜只能反方向逃亡。

    天夜。

    第四日将尽的静谧时光,浑身上下都是鲜血的李天澜正在默默处理着自己的伤口。

    大量的鲜血有些已经在他身上干涸,有些则在继续流淌,鲜血有的属于他自己,但大部分都属于别人,远远看过去,现在的李天澜完全就是个血人。

    早已破碎的上衣被他仍在边,在他的后背上,条深可见骨的刀伤仿佛被直接刻在那里样,鲜血流淌。

    剑伤将近三十公分,大量的血液从伤口处涌出来,李天澜随手扯下块树皮咬在嘴里,浑身震。

    层火光在他的背部直接燃烧起来,凝聚的火顺着背部蔓延,迅速覆盖了整个伤口。

    “哼!”

    李天澜死死咬着树皮,剧痛之下,他的脸色猛然变得扭曲苍白,可那双眼睛却全部都是冷漠的让人心寒的宁静。

    伤口和大片的血肉在被火光生生烧焦,勉强愈合在了起,李天澜表情冰冷,指尖火苗再起,胸腹,双臂,大腿,些细微较浅的伤口全部被他自己点点的烧焦,冷汗顺着他的额头不断流下来,浑身似乎都散发着种焦糊味道的李天澜脸色扭曲,可宁静的眼神却逐渐透出了种疯狂的寒意。

    火焰抹过身上最后处伤口,近乎虚脱的李天澜动了动身子,靠在背后的树木上,从嘴里拿出那块几乎被咬透的树皮,看也不看直接吃下去大块。

    前后不过日。

    可李天澜却已经完全不同。

    将近天夜的时间里,东岛方面明显将他当成了最主要的围剿目标,有意无意的封死了他的撤退路线之后,追击他的阵容也同样豪华的让人窒息。

    最开始是数百人豪不停歇的追赶,随后追赶队伍加入了两位惊雷境高手。

    不到六个小时的时间,惊雷境高手从两位变成了四位。

    然后半步无敌境高手亲自入场。

    数百人浩浩荡荡的追击终于散去,最终变成了两位半步无敌境高手带队,五位惊雷境高手以及将尽二十名燃火境高手的追杀小组,如此阵容只为了追杀个年轻人,东岛方面对他的重视已经到了极致。

    李天澜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杀了多少人,个又个御气境凝冰境的精锐死在人皇之下,他从森林冲到公路,随后进入山区,最终再进山林,路逃亡着接近了战场边缘, 而追杀他的人实力也越来越强,这完全是他进入东岛以来遇到的最残酷的战,他只记得自己在逃亡的过程干掉了对方位惊雷境高手,而他背上那道狰狞恐怖的伤口便是在那个时候留下的。

    半步无敌境高手亲自出手,那刀,惶惶剑光纵横山林,险些将他的身体直接劈成两半。

    疯狂的厮杀和战斗让他刻意压抑内敛的杀意和战意不受控制的释放出来,这种状态下的李天澜,举动都带着种掩饰不住的锋芒和危险,意志的高度集让他的警惕性和战斗本能都在极限的提升着,在逃亡和厮杀,他的速度越来越快,出手也越来越狠辣,肆意飞舞的鲜血在惨叫声喷溅飞射,他似乎逐渐磨灭掉了杀戮之外的所有情绪,像是在觉醒,又像是在蜕变,他的意志不停的打破极限,本来不算完美的天王心也变得越来越完善。

    轩辕台的绝学本就注重心境。

    剑二十四,尤其是威力最大的那几式绝剑,对意志的要求更是重于切,在近乎绝境的环境里,李天澜看到了自己变强的契机,所以他虽然在逃,但却没退。

    否则在这场追击的过程,李天澜至少看到了两次可以让他冲出去的机会,虽然没有绝对的把握,可至少能够让他距离洲的精锐更近些。

    可他却直深入敌后,在接近战场边缘的位置上不动声色的绕了个弧线。

    置之死地。

    至于会不会柳暗花明,他根本就没有想过,在不停的追杀和战斗,对于强大实力的渴求胜过了些,变成了执念,他近乎本能的追求着更强大的力量,更完美的心境,这种执着,甚至超越了生死。

    隐约之,他感到了压抑,又或者是压制。

    似乎有种未知的,或者说是被他忘记的力量在不停的压制着他越来越完美的武道意志,就像是禁锢,就像是枷锁。

    李天澜不知道那是什么,但随着他的意志和专注不断的超越巅峰,在死战和搏杀,那被他忽略和忘记的枷锁也开始点点的消失,彻底崩碎,似乎已经近在眼前。

    李天澜默默啃咬着手里的树皮,在没有任何补给的情况下,吮吸着树皮苦涩的汁液,将被嚼烂的木块生生咽下去,恍惚之, 他似乎又回到了很多年前,回到了那个宁可去啃树皮也不去喝那种泛着臭味的稀粥的年代。

    坚硬而又具有韧性的树皮刺破了嘴角,李天澜眼神宁定,流淌着血丝的嘴角却在狞笑。

    他身上原本有些虚弱的气息不断的升高。

    沉默无声却又歇斯底里的疯狂带着尖锐的锋芒从他身上酝酿呼啸,最终变得狂暴。

    这刻的李天澜犹如轮烈日。

    却散发着黑暗的光。

    ......

    “这个杂种的速度太快了!”

    距离李天澜公里外的山林,负责追击李天澜的位惊雷境高手正咬牙切齿的咒骂着,但穿行的脚步却没有丝毫的停顿。

    接近日夜的追击,逃跑的人不轻松,但对于追击的人来说同样也是种折磨,不要说其他人,追杀小队除了两位半步无敌境高手脸色还算正常之外,就连包括两位惊雷境巅峰高手在内的几位惊雷境高手都累的脸色苍白, 边走边往嘴里灌着带有糖分的液体。

    追杀小队在六个小时前就已经变得散乱。

    最开始是两位半步无敌境高手带队,五位惊雷境高手居,十位燃火境高手殿后。

    可到了如今,十位燃火境高手只有四五个人还能勉强跟得上脚步,其他人都已经远远坠在了后面,阵型已经散乱,追杀小队也变成了真正的小队,如果不是不久前那刀直接重创了李天澜的话,恐怕追杀小组的大部分成员信心都要崩溃了。

    “洲有两个成语,强弩之末,回光返照。他撑不了多久了,通知附近的精锐,从四个方向包抄,我们慢慢来,别逼急了他,尽量活捉。”

    走在最前方的名男子缓缓开口道,他的身材极为矮小,娃娃脸,乍看上去就像是个十四五岁的孩子样,只不过这所谓的‘孩子’此时气息却极为炽烈,那种凌厉狂猛的气场让所有人都下意识的跟他拉开了距离。

    他独自人走在最前方,犹如黑暗的抹刀光。

    凌厉而刺眼。

    代号娃娃。

    神风部队副指挥之,这是个已经成名将近二十年的老牌高手,也是宫本真最为信任的心腹之,以他的实力,自然有资格呆在山那片临时指挥部内,可宫本真却将他放在了外界,很显然是想让他做个最有力的执行者。

    “那个小杂种...别落在我手里!”

    名惊雷境高手喃喃自语着,眼神怨毒而愤怒。

    “落在你手里又能如何?”

    娃娃笑了笑,那张很能掩饰真实年纪的娃娃脸上甚至出现了两个很深的酒窝,看上去竟然有些可爱的味道。

    最先开口的惊雷境高手滞,沉默不语。

    他同样也出自神风部队,而且在神风部队内有着不低的地位,站在他的位置上,自然能够了解些隐秘,也知道李天澜对于东岛的重要性。

    这个人,能活捉那是绝对不能杀的,最好的处理方式便是拉拢和招降。

    “据说陛下已经放出话来,抓到李天澜,只要他肯投降的话,皇室两位未婚的内亲王随他挑选,甚至都跟在他身边也可以,这可真是...”

    另位半步无敌境高手若有所思的说了句,摇了摇头。

    其他人的身体同时震。

    天皇如今有三个女儿,大女儿雪子内亲王已经嫁人,而另外两位内亲王还尚未嫁娶,那是对在全世界都很有名的美人,不知道多少人在窥觑,天皇为了拉拢李天澜竟然愿意让两位内亲王跟在他身边,足见李天澜的重要性,但侧面也说明了现在东岛的窘迫程度。

    “真是滑稽。”

    娃娃摇了摇头,意有所知的评价了句。

    另位代号千面的半步无敌境高手笑了笑,没有多说,这是个身材魁梧看上去极为英武的男子,威风凛凛,但此时却甘愿站在娃娃后面,两人实力的高低显而易见。

    娃娃刚想继续说话,阵电话铃声突然响起。

    他皱了皱眉,接通电话,刚听了两句就脸色巨变。

    电话被匆匆挂断。

    他那张娃娃脸迅速变得阴沉下来,沉默不语。

    “怎么?”

    千面皱了皱眉问道。

    “半小时前,青龙公孙起突袭了我们的六号据点,十名精锐全军覆没!另外,极地联盟和英雄会参战了。”

    娃娃语气阴冷。

    “公孙起?”

    千面猛地惊,整个黑暗世界,洲青龙公孙起隐约都有种无敌境之下第人的趋势,如此人物本应该是决战时刻改变战局的关键性力量,可此时却在决战刚刚爆发的时候就迫不及待的出手了,很显然,他们营救李天澜的决心样坚定,半小时前是公孙起,现在也许劫和苍穹等人也已经开始出手了。

    六号据点,距离李天澜最初遭遇埋伏的村庄不远,那可不是据点,那片村庄附近,驻扎着足足上千名东岛的特战精锐!

    千面的脸色刹那间也变了。

    为了营救李天澜,洲竟然打算直接冲过他们驻扎的区域冲过来?

    他们难道将现在当成最终的决战时间了吗?

    这绝对是个意外。

    但意外却不止件,极地联盟和英雄会参战,同样也是巨大的变数。

    千面脸色阴晴不定,咬牙道:“怎么办?”

    “我们回去支援!”

    娃娃表情狰狞,这件事根本就没什么好犹豫的,他们来抓李天澜,为的就是长岛决战的胜利,如今洲大举冲击他们的所在地,就连公孙起这种人物都亲自出手了,他们如果不回去支援,实在后果难料,而且还有英雄会和极地联盟虎视眈眈,他们根本就不可能帮助东岛,落井下石才是最有可能的。

    他和千面都是半步无敌, 这是足以改变战局的力量,此时被李天澜拖在这里,实在得不偿失。

    而且现在的李天澜,也不值得他们这么做。

    “冰鸟,黑盾,你们继续去追李天澜,冰鸟接管附近区域的指挥权,命令附近精锐包围,其他人跟我走。”

    娃娃干脆利落的开口道,他的眼神有些不甘的向着丛林深处看了眼,有些遗憾的冷笑道:“放心,他了我刀,撑不了太久了。现在他绝对不是你们任何人的对手,抓住他后,马上将他带回指挥部。”

    “冰鸟明白!”

    五位惊雷境高手,名容貌秀美清冷的女子向前步,沉声开口道。

    她和黑盾两人都是惊雷境巅峰的高手,任何个人都足以让全盛时期的李天澜全力以赴,如今李天澜身受重伤,他们又有附近多名精锐配合,抓住李天澜可谓易如反掌。

    娃娃眼神再次闪过丝不甘,但却不敢继续耽搁下去,跟千面带着其他三位惊雷境高手直接往回冲。

    因为太过激动,冰鸟清冷秀丽的脸庞上直接浮现出两抹红晕,娇艳如花。

    她自然知道娃娃在不甘什么,追了李天澜天夜,他们没有人放弃,并非是因为李天澜值得这么多追击的力量,完全是因为抓住李天澜的功劳实在太大。

    而如今随着娃娃和千面的离开,这个功劳却是要落在她的身上了。

    娃娃和千面的身影在视线尽头消失。

    冰鸟深呼吸口,猛然转身,看了旁沉默不语的黑盾眼,毫不犹豫道:“冲!”

    冰鸟和黑盾身后不到几十米的地方,虚空微不可察的波动了下。

    “真是蠢货啊。”

    黑暗世界如今唯的无敌境杀手邪冷笑声,随即收敛了所有气息,不动声色的跟在两人身后。

    作为无敌境高手,他可以说是最早发现李天澜踪迹的人之,两人距离最近的时候甚至已经到了二十米。

    可邪却始终不曾出手。

    他真的没有跟宫本真说谎,在李天澜这个实力低微的年轻天骄身上,他确实感受到了种若有若无的危险,这种感觉来的很诡异,可却让他直都不敢轻举妄动。

    如今李天澜已然重伤。

    让前面这两个蠢货先去试试水也好。

    邪的身影完全融入在虚空,他的手里抓着个类似于圆环的翡翠圆盘,距离李天澜越来越近。

    前方几百米的树下。

    咽下最后块树皮的李天澜宁定的眼神猛然亮了起来。

    两道脚步声距离他越来越近。

    只有两人。

    黑暗,他握住人皇平静起身,疯狂的杀意瞬间在他周身浩荡。

    在意志绝对集的时候,他再次感受到了那种未知的枷锁,同样也看到了机会。

    抬臂,举枪。

    对着追兵冲过来的方向,李天澜步向前。

    这是很小的步,但也是很大的步。

    随着这步落地,李天澜的气息骤然暴涨,从凝冰境稳固期直入巅峰。

    第四日即将终结。

    意志枷锁必将破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