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 金尊顾九

作品:《我是至尊

    “啊呀呀呀……啊呀呀呀……”绿绿闻信之下更形手舞足蹈,乐不可支,欢欣鼓舞,看来真是对眼前的这十二棵植株无限信心。

    云扬详细辨别绿绿的长篇大论,心下了然:这些植株本身固然珍贵难得,但直接收为己用,作用反而不大,其最有使用价值的就是滋生之果子,谁会没事损害植株本身?!

    “这十二棵植株合起来叫做十二星宿朱果盆景,你知道这植株的来历么?”云扬问绿绿,这次绿绿却是啊呀呀的表示不知道,只要知道是好东西,如何使用就好,刨根问底干嘛?!

    云扬觉得绿绿所言很有道理无言以对的同时,却又转而将注意力聚焦在那十二棵植株身上,却见这十二盆景的气相,赫然是十二种不同的动物样子。

    “嗯,龙,虎……蛇?兔?羊牛猪……这个是……老鼠?这是……大公鸡?这是匹马无疑,嗯这是个猴子……”

    云扬皱着眉头:“这都什么乱七糟的,常听人说刻意修剪改造植物形态,对植株本身损伤多多,三哥这爱惜之心也有限得很,简直就是恶趣味,龙啊虎啊也就罢了,猪狗老鼠是什么鬼……”

    在无怠慢,径自信手挥,即刻将之全数收进了绿绿的空间。

    “共能结果多少次?”云扬问。

    “啊呀呀……”绿绿表示,这些植株另个神奇之处,就在于它们竟是可以无限制衍生,无限制结果的,次又次,永无止尽。而且,也不用云扬弄什么神木诀,什么生灵之术,绿绿本身就可以搞定,完全不需要云扬额外费劲!

    “你能让它们年结果几次?”云扬下子来了兴趣,兴致勃勃。

    毕竟只要次性服下十二棵果子,就能提升百二十年玄气,端的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梦幻逸品!要是年能得三组的话,就是三百六十年精纯玄气修为!

    再想大点,要是年三十组呢,那岂不是三千六百年?

    想想又不犯法,万可以成真呢?!

    然而绿绿的回答让云扬很是丧气:“这些植株……目前年就只能结果两次,这已经是以绿绿消耗庞大的生命元气灌注为前提了,再多了,就是过犹不及,植株就会损伤本源。”

    “若是想要结更多,要再过十二年才可以。”

    “年两次也不少了!”

    云扬心盘算:“年两收的话,只供给给我自己也有七百二十年修为……很不少了。不过这玩意……给谁都可以,就是不能给灵犀那丫头!”

    云扬偷偷的笑了笑,此举真不是自私,而是时光男子汉的尊严……计灵犀现在本身已经如同作弊般的极速前进,若是再给她吃这个……

    恐怕云扬这辈子也是注定赶不上的了!

    那,红光又要如何解除呢?

    这会门心思提升自身修为的云扬显然有所忽略,这样的天材地宝,般情况之下都是只有在吃第次的时候效果最佳,之后再重复服用……效用会随之锐减。

    虽然在绿绿的空间里,由绿绿精心培育出来的果子,效果该当不止能够增加百二十年玄气这么简单……

    还有就是,云扬现在可是点都不欠缺天材地宝的底蕴,相反,他体内积存的浑厚药力实在太多太多,多到他再修炼好久好久都消化不完,区区百二十年玄气……

    呵呵!

    “三哥,你等着我把,等我见到你定第时间就告诉你……”云扬坏笑声:“三哥啊,那十二盆植株,都被我炼丹了……倒要看你这个温和老实人会是个什么反应!”

    ……

    不得不说,此行心路历程涤荡起伏,心情更是复杂难言,但相比较来说,轻松成分还是占了大半的。

    兄弟们,终于可以确定有好几个都没有真的死去,还有五嫂和嫂,她们也活得好好的。

    这无疑是个天大的好消息。

    其次,就算是最终确定有兄弟当真死去了,我未来也会将之复活!

    这是云扬确立的崭新目标,此生为之奋斗的目标!

    “别人能做到,我为何就不能!”

    “总有天,咱们兄弟,会再次聚首星空之下!”

    云扬踌躇满志地打开了另道,隶属于二哥金尊的门。

    这间房间的格调,当真与自己那位沉默寡言的二哥无异,满室空空荡荡,眼扫过,览无余,只得桌椅,以及桌子上面封信,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了。

    “看到这封信的兄弟,不知道是谁。但不管你是谁,我都要说:我很想再活下去,和你们起活下去。”

    “如果非要死,那么我希望我是死在了兄弟们所有人的前面。在我还活着的时候,没有人能动我的兄弟!”

    还只是看到遗书开头的这两句话,就让云扬鼻头酸。

    这是二哥!

    每次有战斗,都冲在最前面的二哥,有战必先!

    永远冷冷冰冰的,永远袭黑衣,永远的黑色面罩罩头,永远站得如同标枪般挺直,不管什么事情,都是站在兄弟们最前面,冲在战斗的最前线。

    直面切。

    他不是冷漠,也不是莽撞,他只是害怕自己若不站在最前面,有人伤害自己的兄弟来不及阻止!

    面对不可捉摸的对手,第个冲上去试试深浅的,必然会是金尊。

    “我姓顾。名字叫做顾九;不明白我的名字啥意思。这个世界上,我没有亲人,也没有什么未了的心愿。”

    “我只希望,看到这封信的兄弟们,好好地,长长久久地活下去。”

    “替我也活份精彩出来,兄弟。”

    金尊二哥的遗书很简短,共就这么几句话。

    但独罢遗书的云扬却感觉到心久违的热血沸腾。而且其那种势不可挡的锋锐之气,便如金尊就站在自己面前般。

    纵然是谈到自己的生死,依然是锋锐无限,往无前。

    这封信下面,便是土尊的修炼心法,厚土决。

    但是,看着这厚土决,云扬却愣然了好半晌都没有伸手。

    “老大,终于可以去你的房间了,但你可知道,我这路走来,经历了多少?”

    云扬唏嘘声,只感觉心翻江倒海。

    …………

    <迷了,我昨天明明是更新了的,然后吃饭看电视睡觉了,今早晨电话个劲儿的响,说昨晚断更,我顿时懵逼。

    难道我昨晚的是假更新?

    刚起床,只好再更次。查了下昨晚确实没有,不过,万若是点娘抽风在更新后又冒出两章重复的,兄弟们别怪我啊,我会时时盯着,随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