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谈一第下!

作品:《我是至尊

    毫无疑问,这是木尊的遗书。

    但是木尊的这封遗书,云扬还只是看了个开头,就感觉到了个内容与其他人的不同。

    “九弟,你来了。若是我没有估计错误,那么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应该是在我们出事之后的三年之后吧。”

    “而且我还知道,来的人,必定是你,是不是很奇怪?”

    云扬看到此登时精神振,向来稳定的两手都有些颤抖起来。

    我们出事之后的三年之后?

    这说明了什么?

    难道木尊三哥竟是早就知道会出意外,甚至还将时间都预测到了?

    “我原本也想要跟他们样写下遗书的;不过我想,你路支撑到现在这个时候,只怕已经被折磨得快要崩溃了吧?而我是唯个可能知道点内情的人,我不忍心让你再个人痛苦下去,所以,在这里给你留点点信息给你。”

    “当你看到这封信,看到这里的时候,该当有所明悟,我就算你会明白半。恩,别问我为什么是半,因为另外的半我其实是不知道的。”

    “辛苦你了,老九。”

    云扬看到这里,仍旧高悬难安的那颗心终于放下去,彻彻底底彻头彻尾的放下去了,险些喜极而泣,高歌曲,时间只感觉鼻头发酸,心久蓄的沸腾情绪,难以遏制。

    现在云扬真的想要唱歌,想要跳舞,想要大喊大叫,大吼大跳,籍此来发泄心的兴奋。

    哥哥们果然没有死!

    骗我?骗我有什么所谓?

    折磨?我被折磨又有什么关系?

    切都无所谓的!

    什么也是没有关系的!

    只要他们能活着,只要他们还活着!

    那就是最最好的事情!

    所谓世间快意,莫过于此!

    云扬将书信猛地捂在胸前,深深呼吸,长长吐气,满脸尽是眉飞色舞喜形于色。

    好会之后,才勉力压下雀跃的心情,接着看下去。

    “九尊之形成,乃是造物者有心而为,乃定数之属。唯九尊之人选,却有人从作手;有巧合,有必然,也有插队。嗯……我就是个插队者。”

    看到这句话,云扬皱着眉头,心下泛起不可理解的思绪。

    插队者,这三个字倒是好理解;但是前句:九尊之形成乃是造物者的有心而为!

    既然是造物者的作为,无论有心无心都好,都该是无可动摇的定数,那么又怎么会存在所谓“插队”这说?

    谁能插队?

    “其实,我真正想起来的也不多,仅有些片段而已;大抵是我体质较为特殊,与众不同。我知道,这次变故之后,我就要回去了,回去我来的那个地方。却又不知道哪里才是我来的地方,更不知道其他人是怎么回事,什么情况……”

    云扬紧紧的咬住嘴唇,心下疑惑更甚。

    “我心底沉埋的记忆片段告诉我,我姓谈,这个姓很奇怪很少见吧?我自己也觉得奇怪;但更奇怪是我的名字;居然是叫谈下……据说,当年我老爹给我取名字的时候,帮兄弟们聚集起来出主意,说叫谈下,意思是不管谁有犹豫不绝的事情的时候,可以来找我谈下……别问我为什么突然提到这个话题,因为我心底沉埋的记忆片段最清晰的就是这个……除此之外,我连我老爹是谁都不知道……”

    看着书信这串省略号,云扬几乎要笑出声,完全可以想象自己这位三哥对自己名字的极端无语的怨念。

    谈下!

    这个名字……是真心的奇葩啊。

    有啥犹豫不决的事情来找谈下谈下……

    还真是好主意!

    出主意的人有才,决定定名的人更加有才!

    “我修炼的是木系功法,是全然的辅助属性,这很符合我的个性,我本心就很喜欢帮助别人,在当年选择的时候,自然而然地选择的木系……但这貌似与我老爹的初衷不样,记得曾经被打过好多次,倒是大伯很欣赏……每次都护着我……”

    “好了,关于我记忆片段的回顾到此结束,貌似也没有更多了……要说这几年,才算是我生命最快乐的日子,有这么多兄弟起打拼……只可惜,尽是这么短暂;如今要走了,满心的不舍。”

    “对了,面对老五和老的时候我总有些熟悉的感觉,但我的记忆里面却从来没有过他们的影子……这个状况很奇怪。不过这应该是个好事,我觉得,老五和老可能也是插队者。所以老九,万有天,兄弟们起出事的话,我和老五老应该是你最不需要担心的三个人。”

    看到这里,云扬的颗心登时又揪了起来。

    什么叫只有老三老五老?

    那么其他人呢?

    难道其他人还存在着危险?!

    念及此,云扬迅速汇思过往,五嫂嫂云醉月月如兰的莫名失踪,三哥别具格的留书,固然佐证了他们未曾遭逢死厄,但却也另面佐证了……

    比如七哥,老独孤的独子,他肯定不会是插队者,还有大哥四姐,他们也……

    “其他兄弟们的归处,我无法确定;但是,老大肯定不是;我记忆的老大,不是现在这个老大。”

    “九尊是不存于天地的特异存在……所以所谓的九尊,最后,就只能留下尊,这同样是定数。”木尊的留言看起来很是杂乱,似乎在努力地回忆,努力的想要给云扬更多的提示,但却自己死活都想不起来的样子。

    “所以生死存亡……亦属该然必然。对于生死离别,你不要盲目乐观。”

    看到这句话,云扬突然间心剧烈的痛。

    无法避免……无法避免。

    也就是说,兄弟竟是定有人会死!?

    “不过,大家的命运,始终都与你有千丝万缕的牵绊。”木尊谈下的留言在继续:“将来有天,若是你能够达到主宰星空的级别,便可以用你的神通,逆转时间,将死去的人复活。臻至那个级别的能者,便是凡事都有可能,再没有什么是用心去做做不到的。”

    “闲话就不说了,我的功法,所谓的神木诀,连鸡肋小术都算不上,弃之不惜,直接修炼我直修炼的生灵之术好了!记得你好好修炼。老二的金字诀,在下面,你可以凭此打开老二的房间。”

    “说起来老二也是我没有看透的狠角色,主因是金字诀我感觉也没啥用,这算是理由吧……”

    “好了不多说了,我们兄弟必然还有相见的天。彼时,我们醉方休,不醉不归。”

    至此,木尊的留言结束。

    云扬呆若木鸡!

    …………

    <来来来,谁有不明白的地方,可以找更加不了解的人谈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