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一章 未雨绸缪

作品:《我是至尊

    上官灵秀可以帮他们支撑时,却始终无法支撑世,云扬也同样,也无法改变他们的宿命,唯能做的,便是尽可能的,让他们的宿命来的提前些,更安全更安稳些,在个原本就很高的起点上更高些。

    而且,为几个小家伙提供好,无人敢惹的后台!——迄今为止,这个世界上,大陆各国谁敢惹云尊?

    那简直是找死找的不要太不耐烦。

    没看到寒山河都被干死了?

    宝儿对于小伙伴的离别是有些不舍,眼泪汪汪。

    “不用羡慕也不用难受,等平定东玄之战的时候……不管你还多么小,我也定会让你上战场,跟你的小伙伴们并肩!”

    云扬的承诺让宝儿眼前亮:“谢谢云叔叔。”

    “嗯?你还是别谢我了。我现在很害怕你爹妈,除了骂我,还会动手暴打我,心有余悸啊。”

    云扬深沉的回答。

    这个承诺,若是土尊和水尊还在的话,将云扬打成猪头乃属必然。

    不管他们是否认为这有道理,如何正确的也好,但对于做出这个决定的云扬必然要打。

    但云扬却不会改变这个决定,往无回。

    作为代靖平天下,统领此世的君王,必须要进入过战场,参与过决定性的战役。

    唯有经历过那种战场残酷,血腥的犀利,才能了解将士牺牲的价值,明白将士辛苦,前线之难。错非如此,何能守得住江山社稷?

    历朝历代皇朝,在几代之后消亡,有相当原因都是皇帝从小成长于皇宫,什么都不知道不明白不了解,所见所闻,无非来自于太傅臣教导,书籍献之记载,还有……身边宫女太监的言语氛围。

    被这样的生存环境萦绕,潜移默化之下难免会重轻武;更会摄于武将们身上的森然杀气,武将们身上的杀气纵使再如何的遮掩,但对于没有上过战场的人来说,仍旧是莫大的威慑。

    所谓的功高震主,有很多时候未必真的就是功太高,只不过是他们对于上位者造成了威慑感觉太甚,任何上位者从下属身上而再再而三感受这种反压感觉的时候,极端不舒服的感觉便会发不可收拾,就会下意识的排斥。

    个国家,什么时候开始重轻武了,就是开始下坡路的标志,相对的,灭亡之期也就不会太远了。

    亘古以降,莫不如是!

    ……

    上官灵秀被云扬拦下来,倒是原本隶属于上官灵秀的那上官家族千铁卫,仍旧依照原计划护送六位公子出征。

    这个决定,让西军大帅王云铸直接掀了桌子,摔了茶杯,怒发冲冠!

    “特么的,当我这里是看孩子的托儿所么!这里是战场!是战场!特么的是战场知道吗?!送六个这样的小东西过来,你让老子怎么办?!”

    “军部的人脑子里塞的是屎么?!”

    当场着幕僚上书,请求将这六个小家伙退回去。

    可是现在主掌军部的吴影早在第时间便知道,六小参战乃是云扬的决定,怎么可能驳回云尊大人的深意,直接给王云铸下令:“两个选择,第,看好孩子;赢得战争。第二,你回来,让秋剑寒去代替你领兵作战!”

    面对这个选择,让王云铸下子就萎了。

    本来就他本心而言,他实在太希望老师秋剑寒能够来到西线,旁观自己主持的灭国之战,但前提却是旁观!

    而不是代替。

    如果现在因为那六个孩子,把自己反而弄回去了……老师秋剑寒那边才刚刚原谅了自己,自己又正值打响玉唐靖平此世第战的风头,可谓春风得意志得意满意气风发的时候……

    若是因为六个孩子变成自己回去,换老师来代替自己……

    王云铸完全可以想象自己会得到个什么样的下场。

    立即重新逐出师门,那是轻的!

    “我选头个,我定会看好孩子,赢得战争!”

    王云铸立即改口:“其实我早就想栽培几个后起之秀了……上官家族的这六个孩子,我看着就喜欢,只是怕自己才疏学浅,传承浅薄,耽误了人家孩子。”

    军下属看着自己大帅脸谄媚的写回信,人人都是目瞪口呆,满眼尽是难以置信。

    身在京城秋剑寒闻讯后直接拍桌子大骂:“小兔崽子,老夫要干你祖宗代!如此天赐良机你居然给老夫拒绝了,知道你丫的才疏学浅,不知道让老子过去么……”

    这段时间里,云扬直很沉默。

    除了调教玄兽,折腾下四大公子,与上官灵秀聊聊军事,就是与计灵犀切磋。

    而最后点却让云扬感到了被绝望支配的恐惧。

    在这段时间里,绿绿非但恢复如初了,更兼进阶良多,现如今能够提供的灵气,在云扬看来都是相当恐怖的程度。

    而云扬体内自从吃了云醉月给的那些天材地宝之后,体内始终形成种稳定且持续的散发能量状态,并不曾有任何的逸散,丝丝的化作玄气,融入云扬之身。

    更别说还有云扬本身修炼的生生不息神功亦是冠绝大陆的超级心法,根据云扬的了解,此功法足堪凌驾于此世任何种功法的精进速度,更有至少是到两倍的吸收灵气速度。

    完全可以这样说:云扬修炼天的效率,起码可以比得上寻常修行天才修炼个月!

    潜心修炼十天,就等于别人苦苦修炼年!

    这样的精进速度,纵观天玄千古以降,堪称亘古未有,冠绝天下!

    反观计灵犀,她所修炼的功法虽然也属大陆巅峰级数,或者比此世已知功法的修行效率要强得多的样子,但仍旧要比生生不息神功要慢许多的样子,保守估计也得有倍左右的差异。

    但就是这样子,计灵犀的实力精进却始终死死地压住了云扬!

    更过分的还在于,这差距竟是天比天更大。

    今天还只是差了三个小阶位,到明天没准就能差出去四个!

    云扬不信邪的玩命修炼,无限制的要求绿绿输送能量过来,搞得绿绿焉头搭脑,怨声载道;好不容易在这段时间里已经精进至道境七重天!这样的晋升速度,即便不是盖古凌今,自我感觉也是很骄傲的。

    但在看到计灵犀的进度之后,自傲尽化自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