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出征,无策!【大章】

作品:《我是至尊

    出征这天,清晨时分。

    上官灵秀不受控地去了趟天外云府。

    天外云府这会已经整个重建完毕,规模比之原来扩大了差不多倍。

    更加奢华,更加高调。

    天上白玉京,人间天外府,差堪比拟!

    看上去真的是美轮美奂,让人看就从心里喜欢;只是,如此惊艳的宅邸,却显得空空荡荡的,少有人息。

    新宅落成之后,冬天冷与春晚风等人,每人直接霸占了个跨院,厚着脸皮,堂而皇之的将那里当做了自己的家。云扬没有回来,主人不在,老梅自然不会将公子的客人往外赶,只能任由这四个家伙住了下来。

    经过前次那役,老梅对冬天冷等四个家伙早已经是刮目相看,对待态度也是大异往昔,若说之前还仅限于面子事,演技撑场面,现在就真的拿四人当亲朋故旧,知交好友了!

    起打过仗,还是直面生死战阵之上建立下来的友谊,确实不同凡响!

    若是之前有人跟老梅说,你以后能够传闻的春夏秋冬四大公子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朋友,生死不弃,老梅能呸那人脸吐沫,现在……吐沫只好自己咽了,真真的世事无常啊!

    仗义每多屠狗辈,无情多是读书人,这句话确实是至理名言!

    但四大纨绔也不是屠狗辈啊,偏偏就这么有情义,你说这话上哪说理去!?

    “真舒服啊。”

    “这宅子……特么的,等以后老子分家独自过了,也要弄栋这样的,这样才是完美人生。”冬天冷惬意的抖着腿。

    冬家仅存的几个护卫人人都是仰脸看天,特么的,这家伙居然现在就想着要分家了……这话若是回去让家主知道,三条腿恐怕都得打断!

    还有就是,就算您分了家,这样的房子您也置办不起,单看着房子的建材,就这么个跨院,没有三五千万两白银绝对下不来,就算你掏空家底置办起来了,以后的日子不过了?

    更有甚者,这么好的房子您住也浪费啊,能守得住么?不定哪天就有高阶修者眼馋这么好的人工修行佳地,直接强抢,这都是意料之,情理之的事情啊!

    四个人带着护卫在云府醉生梦死,潇潇洒洒,但共就只过了四天,大抵也就是把屁股才坐热,被窝都还没睡暖和呢,就齐齐被秋剑寒抓了壮丁。

    “你们几个小子全都跟我去打仗!”

    “看你们这身肥膘,身的懒肉!我得替你们的爸爸操练下,要不以后还得了!”

    老元帅现在为了玉唐帝国的安危筹谋,眼睛都红了,端的无所不用其极。突然想起来自己侄子貌似就在京城,而且那小子身边有几个纨绔朋友,且他们的身边可颇有几个修为高强的家伙,不抓来用用简直是对不住自己的良心。

    自然而然地随口找了个理由全抓走了,入伍从军。

    冬天冷等四个家伙虽然不情不愿,但却谁也不敢扎刺。

    眼前的秋老元帅是什么人,那是连云老大都要俯首帖耳,任由操弄的存在,鼎鼎大名的玉唐三大流氓之首,他老人家既然开声动手,咱们这几个小胳膊小腿的小人物,还是直接从了吧!

    “我跟你们说,现在是战时,玉唐有危,切皆便宜行事,若有不从,军法从事!”老元帅瞪着眼睛。

    “什么是军法从事?怎么就军法从事了?”春晚风眨着兀自迷惘的眼睛,我们也没说不去啊,可您这军法从事是个什么说法?!

    “军法从事就是砍头,简单句话:不听话,就砍头!!”秋剑寒两眼瞪。

    四人闻言齐齐大吃惊,我靠,这是真正的要玩命啊,登时萌生退缩之心:“不不不……我们不去,我们不是兵,我们……呜呜……”

    “给他们换衣服,全部带走!”

    秋剑寒声令下,登时伙人狞笑着冲进来就将四个家伙股脑儿扒光了衣服,然后……又给每人套上身军装。

    “现在军装都穿上了,说什么都完了,你们现在是军人了!”

    老元帅蛮不讲理:“是军人当然就要军法从事!”

    四人齐刷刷哭丧着脸。

    我靠,天底下居然还有这等事?

    之前光听说有逼良为娼的,现在这是……逼人入伍?

    这是强健入伍好吗?!

    冬天冷拧着脖子:“秋老爷子,您能讲点理不,我可不是你们秋家人……你管不着我!”

    “好胆,竟然敢顶撞上司,知道这是该掉脑袋的罪过吗?念你初犯,略施薄惩算数,来人,万军棍!”

    冬天冷立即怂了。

    特么的,万军棍!?

    就这还仅仅是略施薄惩?!

    全打完,我浑身连块指甲盖那么大的碎肉片也找不到了……

    这会算是真正体会到什么是流氓本色了,传说的玉唐三大流氓之首,果然名不虚传,盛名之下并无虚士,这也太流氓了!

    相比下,自己等人的四大纨绔之名,顶多也就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水准,没法比,差共天地啊!

    “饶命……属下愿意精忠报国,万死不辞……”冬天冷很识相的认怂了。

    “算你小子识相!哼,尔等不识抬举,老夫好心好意给你们个官身出路……你们列祖列宗都得感谢老夫,感谢老夫祖宗十代……”

    “走!”

    秋剑寒扭着冬天冷耳朵拎走了。

    其他三人也都被押送参军,路上肚子里已经是翻江倒海的骂翻了秋剑寒全家,乃至其祖上的祖宗十代。

    官身……谁他么的稀罕……瞧您说的大仁大义,要是让我们家里知道,肯定顿臭揍打死你个老不死……骂…骂祖宗十代就免了,秋家人不能答应……

    但是腹诽归腹诽,现在摆明了就是形势比人强,四人也只能就范。

    那句话怎么说的,生活就想是被强健,反抗无能就只能选择享受!

    这四人被抓壮丁,手下护卫就算是不被抓,也只好被动的跟着,这本就是某流氓计算好的必然结果,堆的山境修者,放着就是浪费,全部利用起来是正经……

    于是云府又空了。

    方墨非与白衣雪两人跟老梅商量了下,直接跟着秋剑寒去了。

    “公子生心愿,就是保全玉唐。我们是他的护卫,自然要上战场。虽然不能随军冲杀,但,在老元帅身边当两个亲卫,护卫他的安全,却是义不容辞。”

    这是两人的心里话,也是跟秋老元帅这么说的,表明立场,愿意在接下来的段时间里担当秋老的贴身护卫!

    对于这两位能够前来相助,秋老元帅差点没乐疯了,秋老元帅对于超阶修士威能的认知相对有限,却也知道两人都是十成大圆满之上的超级强者,尤其白衣雪还是当世顶峰剑者之,能够自天下第剑君莫言剑下全生之人,自然欢喜接纳!

    虽然对于白衣雪的评价有些贬低又很有些太高,但大体还是可以接受的,两人自然欣然!

    其实老梅也想去。

    但偌大云府怎么也要有个看家的。

    于是,老梅留下。

    然后老梅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前几年的状态:整个云府,偌大的天外云府,明明是修炼绝佳之地的天外云府,就只有自己个管家!其他的,个人也没有了!

    骤然冷清下来,老梅倍感寂寞了起来。

    真是寂寞啊!

    看到上官灵秀来访,老梅甚至表现得很有些惊喜。

    终于有个人可以说说话了不是么。

    “云公子有消息么?”上官灵秀问道。

    “没有……”老梅叹口气。

    云扬不同于云尊,这个节骨眼真心没有几个人特意询问他的信息,毕竟天唐第纨绔的头衔还着落在某人的头上,蓦然失踪个十天天甚至个月半个月真心不算什么大事!

    不意听到此回答的上官灵秀径自转身走了,走得干净利索,毫无犹豫。

    老梅这边就是愣,这是啥意思?

    他能明显看到上官灵秀眼的焦虑和担心。

    但是……

    你来了就说这么句话?

    我这边话匣子还没打开呢,给我个排遣寂寞的余地行不……

    真不行,上官灵秀这会没时间,既然此世唯有可能知道云尊下落的私密所在仍旧没有消息,那就还是以国事为先吧,现在赶紧赶到前线是正经!

    不过上官灵秀此行倒也非是全无收获,麾下赫然多了两个小兵;两个身材婀娜,秀发如瀑,看背影无限美好,引人犯罪的身影;但是看那张黑漆漆的,青蒙蒙的脸,除了让人感到自己需要保持警惕,随时准备正当防卫之外,余下的感觉就只有太可惜了。

    这算是天妒红颜,不让世上有完美靓女吗?!

    这两个女子,自然就是计灵犀和月如兰。

    这段时间以来,两女算是彻底安全了,四季楼方面的人手不知为何突然全面退走了。

    雷动天更是早已经走得踪迹不见。

    两大家族的人倒是来过了几次,探寻两女下落。

    他们也是急了眼。

    怎么彩礼都收了,闺女却突然失踪了……

    这件事……必须要找到啊。

    也想过是不是要找雷动天的麻烦,毕竟是雷动天那奇葩的追求方式,让人跑了。

    但现在却还没有下定决心,毕竟,得罪雷动天这等存在,两家也要好好的考虑良久才能够做出决定。

    而且这个决定最终还有可能是怂的。

    但他们找人也是漫无目的,毕竟他们如雷动天般,了解到此地乃是叶灵犀仅有的处关联地点,但有九天之令在,两女又是易了容,便是面对面,对方也是认出无能。

    只能没头苍蝇般乱窜。

    两女安全无虞是回事,但将水无音折腾得不轻却又是另外回事!

    水无音这些天里,直是觉得自己过得日子暗天无日!每天看到计灵犀和月如兰,都是如同见到阎王恶鬼般。

    “云扬哪里去了?”

    “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为什么?”

    “把我们关起来?什么意思?”

    “说清楚!”

    “你这棺材脸怎么不说话?”

    “你倒是说话啊。”

    “我记得你会说话,赶紧给我说话啊。”

    “……”

    这样的话语,水无音天要经历三十多次问询!

    水无音苦不堪言。

    偏偏这两个人,他个也惹不起。

    这才是最难受的!

    个是水无音平生最尊敬的风尊妹妹!

    个是风尊的未婚妻!

    这样的两个人,水无影恨不得当神仙供起来,哪里敢有半分得罪?

    这就是心之神的亲眷!

    两尊女神哪!

    到了最后,水无音终于招供,语焉不详的说了些消息。

    “其实这么做都是在保护你们……”

    “我知道你们不舒服,但是外面实在太危险,你们贸然动作,就是将自己置身在危险之……”

    “其实……你们是我们玉唐九尊之的……风尊的未婚妻和妹妹……”

    到最后,水无音语焉不详的说了这个消息,两女突然间如同听到了晴天霹雳。

    这个重磅消息,让两女头晕目眩,头昏脑涨,就差点口眼歪斜了。

    怪不得找自己的哥哥、未婚夫始终没有找到。

    原来真相竟是如此……

    但是,这信息会不会有点太惊悚了呢?!

    自己的大哥,自己的未婚夫,怎么就成了风尊呢?!

    “原来哥哥身上背着这么沉重的责任,换个人,恐怕早就压死了……”计灵犀心想。

    “原来……他身上担负着这么深沉的仇恨……是啊,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怎么能只顾自己和我成亲……心里面也会感觉对不住他那些兄弟们啊……”月如兰心想。

    在自以为了解了哥哥(心上人)的苦衷之后,计灵犀和月如兰同时做出了决定。

    既然计凌风如此在乎玉唐帝国,终身都献给了国家,献给了九尊兄弟。那么,现在玉唐有难,风尊不在,属于他的责任,也是自己两人的责任1

    当然要扛起来!

    他不在,我们就帮他保家卫国!

    水无音万万想不到,自己句话,居然让这两个女子生出来参军报国的念头。苦劝之后,却是没有任何效果。

    两女坚决之极!云扬不在,谁能管的了这俩人?

    于是,水无音就只好想办法联系了上官将门。上官灵秀要出征,这点,大家是知道的,也只有跟着个女将军才放心些。

    上官老夫人正愁着上官灵秀身边的亲卫修为太低,上了战场恐怕不能护卫自己孙女的安全;而月如兰和计灵犀的修为在高手眼自然不值提,但在天玄大陆,却已经可以算是流身手。

    于是立即同意。

    就在这天早晨,旌旗猎猎,大军出征。

    秋剑寒在率领大军走出天唐城东门的时候,清晰地感觉到,身后城墙上,相伴生的老妻看着自己那担忧的目光。

    秋剑寒硬着心肠绝不回头。

    大军军容整齐,威武雄壮。

    但秋剑寒心感觉很是奇怪。

    征战生,率领大军出征不下百次,但这样奇怪的感觉,却是第次。

    点都没有往昔胜券在握的心情。

    天上大雪飘飘。

    秋剑寒声长啸:“玉唐永远!”

    六百六十六面战鼓,六百六十六长号声同时震撼响起。

    秋剑寒对天长笑,策马而去。

    白须在风雪飘荡,豪迈的笑声远远传来:“老夫生出征千百次,但,大雪出征,却原来别有番情致。哈哈哈……”

    秋剑寒带兵,不管是老兵新兵,都是心振奋!

    寒山河固然是代军神,但,秋剑寒同样是玉唐帝国战无不胜的偶像!

    老元帅已经十几年没有带军出征,今日出战,大家同样心振奋之极。

    城头上,秋老夫人黯然的垂下了目光。

    老夫人心头,有些莫名的担忧。看着风雪丈夫越走越远的雄伟背影,忍不住眼蕴满了泪水。

    似乎,人生最重要的块,突然就此失去。

    她的心里全是担忧,有种想要随军出征的冲动。

    生也在起,死,也在起。

    手心,是丈夫留下的信。厚厚的摞;老夫人没有看。她知道,这里面写的是什么。她宁愿这生世,直到自己死去,都不要打开这封信!

    丈夫昨夜回家,跟自己说要出征的时候,自己明显怔忡了下。因为,就在昨天上午,跟随了丈夫已经十七年的虎蹄狮鬃追风兽,竟然突然发病,就此死去了。

    丈夫生,有两匹宝马良驹。

    年少时,机缘巧合,驯服了草原上的万马之王虎蹄狮鬃追风兽;从此征战疆场,未尝败。

    多年后,当初的老马退役,骑着的便是虎蹄狮鬃追风兽的后代。

    如今,第二匹马,也已经病死了……

    而且这么巧,就在丈夫出征之前天,病死!

    老夫人心有股不祥的预感。

    丈夫回家得到这个消息之后,沉默了许久,自己纯粹用体力挖了个大坑,将马儿埋了。然后自己拎着酒壶,就在坟上喝了半夜的酒。

    然后才出征了。

    就在凌晨自己送丈夫出门的时候,突然间阵风来,大门门楼上块砖头居然掉了下来,砸在了丈夫身前。

    老妇人当时就想劝丈夫,这次,要不还是不要出征了吧……

    但是,秋剑寒只是沉默的看了眼面前的那块砖头,就毅然决然大踏步而去。

    什么也没说。

    老夫人想到这些,就感觉有些心惊肉跳。

    但,切都是没有任何办法的事情。

    帝国危难,将军征战沙场,乃是本份。岂能临战之前,因为些诡异的小事情,就退缩了?

    大军已经决定出征,在这个时候,你能说不去就不去了?

    “早点回来……”

    老夫人的声音在风雪飘荡。

    带着无比的虔诚:“苍天,只要能保佑老秋安全归来,我愿意终生吃素,来生来世永堕苦海,来换这今生最终的几年时间……”

    “苍天,请您保佑我玉唐风尊大人,早日到达战场!老妇人愿意用余生所有生命去换……”

    同样的祈,在整个玉唐帝国任何个家庭进行着……

    ……

    被整个玉唐人翘首盼望的云尊大人,现在正在那莽莽群山之,心急如焚!

    已经二十四天了。

    云扬困在这山林,雪地之下。

    不能动弹!

    这些天里,他想尽了无数的办法,而上面的那位年先生,也同样想尽了无数的办法。

    现在,整个五千丈方圆的山林,已经完全是片焦土!

    厚厚的积雪,都已经没有了!

    甚至,连地皮之下的草根,也都已经完全失去了生机。最大的石块,都没有超过指甲盖大的。从上到下,所有地域的土地山石树木,都被年先生来来回回的劈砍了不下万次!

    都说掘地三尺,而年先生这次,何止是掘地三尺而已?

    简直是掘地百丈!

    云扬在这个过程,受伤不下两百次!每次,都要保持最清醒的头脑,来进行小范围的挪移,才能避开年先生那天罗地般的剑气!

    各种手段,各种办法,都想过了。

    年先生或者找不到自己的具体位置,但,自己想要从这天地囚笼般的地方杀出去,却也绝无希望。

    这样耗下去,最大的可能就是……

    直到最后,年先生也不会找到自己,自己就在这底下,真正的化作了尘土!连尸体都没有!

    毕竟,神魂个劲的受伤,自己已经有那种无以为继的感觉了。

    自从被困到这里,云扬就直盼望,最好有外力介入!只要有外力介入,自己就能抓住机会,脱身而去!

    但是,却始终没有。

    偶尔有些经过这里的江湖客,也都还没有靠近,就被年先生剑光直接搅得神魂破碎,杀敌于数百丈之外——他连有可能导致混淆的人死之后的神魂力量,也不肯放进这片空间!

    云扬只能愤恨得无以复加,却绞尽脑汁想不到点办法。

    江湖上那么多高手啊……

    森罗廷,四季楼,君莫言,龙啸最,甚至还有许多许多……那些传说的人物,就没有个人经过这里?

    雷动天哪去了?

    那货难道也死了不成,怎么也没有半点消息……

    此地虽然偏僻,但是……对于江湖人来说,却又有什么地方能够称得上偏僻这俩字?

    开始的三天,云扬信心满满的等待,无果。

    然后三天,云扬在计算,就算是偶然概率,也应该有人经过这里……但是还是没有。第天,来了几个采药的家伙……

    结果还没接近就死光了。

    第十天,几个劫匪不知道从哪里出来想要去做买卖,也被年先生毫不留情的替天行道了……

    第十六天,又有位真正的高手路过,看情况最少也是天境好几重以上了,也是稀里糊涂的死在了山林之外。

    甚至,这些天里,连天空飞过的飞鸟,也无幸免,地底下不要说是蛇蚯蚓什么的……就连蚂蚁,也被年先生全部杀光了!

    遇到这位年先生这样执着的对手,云扬也是无语至极。

    四季楼就这么闲么?

    您作为四季楼的总瓢把子,总要回去主持下大局吧?怎么就在这里赖上了?

    闲下来,年先生就跟话痨般的自言自语,用各种恶毒的语言,来刺激云扬,想要让他爆发。开始云扬是努力克制。

    但是,到后来,已经不是自己克制了。

    因为他连爆发的力气也没有了。

    而年先生还在上面活蹦乱跳,剑气如同狂风骤雨,盏茶的时间,就将所有地方都犁遍。

    然后休息,话痨,刺激,过盏茶时间,突然间就会再犁遍!

    云扬甚至感觉到,自己化身为水,在这干燥的土地之,已经很难再灵活的移动了:上下百丈的土层全部干燥的就如暴晒了年的沙漠表层般,几滴水在里面怎么穿行?

    不留神,甚至还会被土层直接吸收吞噬!

    云扬几乎绝望,难道我云扬,这次居然真的要死在这里?

    就在云扬神智都几乎迷糊,几乎没有行动之力,头脑也有些模糊,甚至有些想要放弃的时候……

    转机,竟然突然到来了!

    …………

    <两更合六千七,看的大家笑嘻嘻,作者人美更实在,起点颜值数第。

    咳,我没断章没断章没断章……不许骂我不许骂我不许……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