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傅报国的忧虑

作品:《我是至尊

    之前玉唐三万铁骑出战的时候,何大锤就在旁边山林间如同蜥蜴般趴在雪地里,目瞪口呆地看着千军万马厮杀的场面,那份惨烈,那等壮烈,深深悸动了何大锤的心田,让他心旌动摇,惊心动魄!

    “真是好汉子!”

    那天之后,何大锤对于玉唐铁骑始终赞不绝口,心向往之。

    事实上,很多时候玉唐铁骑那震动天地的吼声,都会在其脑海回响,午夜梦回之际,何大锤甚至梦想自己也成为了玉唐铁骑的员,道驰骋沙场,并肩浴血,道怒吼震天,尽寒敌胆!

    慢慢的,何大锤的心底徐徐滋生出种奇怪的心念。

    那是有些向往,有些热血,还有些小心眼,突然泛起的心念:若是我由带着人帮着大军打仗,会否同样的慷慨激烈,往无回……

    在这等时候,谋个战功,谋个出身,以往种种,尽都不成问题吧?

    若是因此而成就官身,那就更加的妙不可言了……

    当然,对于自己的手下兄弟,何大锤肯定是不会这么说的。

    “兄弟们,咱要跟大家商量件事。如今国难当头,我们虽然是贼,但再怎么说,也是出身玉唐。如今故国有难,不能不理,我打算在下次两军交战的时候,出手相助傅大帅把,大家有什么想法没有?若有不同意尽可直说,这是纯粹玩命的勾当,比咱们以往干的那些事可要危险得太多,连我自己有点二意丝丝的,说出来我绝不见怪!”

    几个头领面面相觑半晌,这才有人开口道:“大哥有这等想法其实也属无可厚非,大家反正混着也是这么活着,咱们这些人,辈子也没说为自己的国家做点好事什么的,现在国难当头,为了自己的国家战斗场,也是分内之事,就算丧命于此,也可算是不枉此生,总好过贼名留世。”

    思想很快统了。

    毕竟所有人都知道自己在老百姓眼的定位,若是能够籍此摆脱贼名,自然是万千之喜,尤其众人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甚至觉得自己等人单对单的话,或者还要胜过玉唐铁骑成员,大有把握赴战亦能全身而退!

    何大锤这会心反而有些内愧,毕竟,他的如意算盘很大程度乃是要用兄弟们的性命为赌注筹码,去换取荣华富贵。

    而打仗,又岂能不死人?

    但心更多的,却是振奋。

    在他看来,光明的前途,指日可待。

    在亲眼看过了几场小规模的战斗之后,何大锤得出来个结论:这玉唐铁骑与东玄黑骑,相比较自己的狼盗,单兵素质完全不占任何优势,甚至有太多太多人的修为,都不如自己的兄弟,若是人数相当,必然自己的狼盗众大胜,甚至全胜,完胜也不是不可能的!那都是些什么水平啊。

    “现在要做的就是等时机了,只待战阵出现争锋,双方人数差不多、战力亦旗鼓相当的时候,战况必然呈现胶着状态。到那时候,我蓦然加入玉唐方,自然而然会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根致命稻草,不但可以轻易帮助大军得到胜利,更可籍此扬我狼盗声威,由此在玉唐军方占有席之地也未可知!”

    “若是能够如此,自然也就不存在冒险之说……这件事,大可做得,大有可为!”

    何大锤迅速拿定了主意,为此,还和狼盗兄弟们痛痛快快的喝了几顿酒,将最后的储备也迅速的消耗掉了。

    ……

    终于这日。

    何大锤等待的机会来临了——实际上,这样的机会基本每天都有!

    之前黑骑冲阵役,东玄黑骑视之为奇耻大辱,这段时间以来,每天都在铁骨关前搦战,纵马疾驰,来去如风,种种挑衅动作昭然!

    而玉唐方普得大胜场,士气攀升至顶点,虽然有傅报国军令严加控制,但也总有忍不住的时候。

    傅报国在瞄准东玄黑骑耀武扬威之余,体力有所下降的时候,便会派上队骑兵,前去消耗东玄黑骑的战力,若是能够籍此有所斩获,更是意外惊喜!

    所以双方在那日大战之后,差不多每天都会开兵见仗,打上两场。

    双方会战的沙场土地上,因为连场鏖战都已经变成了赤红色的冻块,那都是鲜血染成。

    这日,黑骑的谩骂无所不用其极,触及了铁骑底线,两队骑兵,各有万余人,尽都上血书请战!

    傅报国对此纵使再如何的无奈,也终于解禁,令王定国亲自压阵,大战于铁骨关前!

    大战东玄黑骑!

    两万骑兵,黑骑与铁骑,天玄大陆之上最顶尖的骑兵战队,并称于世的唯二超精锐战骑兵,全都是样的黑盔黑甲,好阵厮杀,厮杀得整个大地都在震颤!

    傅报国站在城头,面容首有忧色。

    平心而论,傅报国是不希望打这仗的,玉唐铁骑虽然不是傅报国的底牌,却是妥妥的王牌之,之前为了提升士气,更有多番布局,这才动用了这张王牌,而战果如傅报国的预料,大获全胜,非但打挫败对方士气,更将己方士气提升到了顶点。

    士气提升起来了,好处自然多多,但世上从来没有百利而无弊的好事,士气提升也是如此,也有坏处相伴。

    而所谓的坏处那就是……帮骄兵悍将,本就不好约束,如今携大胜之威,更觉老子天下第,面对敌人的挑战,失败者的挑衅,当真就如同是火星子扔在了火油,点就炸,无从抑制!

    当真勉强压制,无疑会打消自己将士的积极性,更为不妥,是以傅报国明知此役于整体战局无益,仍旧开禁,允铁骑军对战黑骑军,只希望己方有大胜之威的士气,不会因而损失太多!

    眼见双方开兵见仗,厮杀于处,傅报国尤自在回想现在铁骨关里每个新兵老兵的口头禅——

    “三万都能打的三十万没脾气,他们算个屁!”

    “叫嚣个屁,真以为爷们怕他们吗?”

    玉唐兵马信心爆棚空前,根本不理解大帅的苦衷与谋算。

    若是换做以往,傅报国有的是手段将这样的情绪压下去!

    但现在,关乎玉唐国运的大战即将到来,这样的必胜信心,傅报国最多只能暂抑,却又怎么会去强压?

    而这种状况也就导致了点:这段时间里,在敌人搦战时,必须出战,否则无以维持且发泄这种高昂的士气!

    以战斗来消耗过度高昂的士气;然后用己方兵士的牺牲再激起同仇敌忾之气!

    这样的战斗,已然注定无法避免!

    再想回到之前味的退守状态,已不可能,更加不可取!

    看着关下两万骑兵舍生忘死的拼杀,傅报国脸上始终信心满满,然而心却尽是无奈与苦涩!

    当前玉唐铁骑、东玄黑骑之间的两万骑兵大战,参战人员都是两骑精锐之的精锐,都是要为己方的“天下第骑兵”正名,尽都舍生忘死的拼杀!

    触目所及,方圆五百里全都是此役之战场!

    处处皆是马蹄翻飞,到处都是刀光剑影。

    铁骑边明显士气更高,然而黑骑此际也展开了以命搏命,以死还死的极端战术!

    战场之上,两道洪流的对冲,始终不衰,始终都在加速!

    如同天雷勾动了地火,轰然撞在起,双方都保持前进之姿,半步不退,丝毫不退,任由地上的血肉堆积了层又层……目所见,唯有彼此,彼此冲破彼此的军阵之余,打马回旋,再次展开对冲!

    这样的极端战斗可谓是最傻的战法,却亦是最热血!最男人的战法!

    双方都在拼命,玉唐铁骨关城头之上在呐喊助威,对面的东玄军队也在呐喊助威,超过百万人的同时鼓噪,令到战场局面已然混乱得不可开交,俨如团乱麻!

    身在局的每个人早已听不清楚身边的人在喊什么,只是在味扯着嗓子拼命的叫嚷而已!

    “今日战之后,玉唐仍旧能占上风,士气不衰……可是这样消耗,太残酷。”

    傅报国心思忖:“东玄兵源充裕,自然消耗得起,反而是我们这边,纵使占据上风,也要负荷不起!”

    “所以,必须要另想办法,减少消耗,让对方伤,我们不伤,可是,这,谈何容易……”

    “该用什么样的战术……才能用之前的有限战力,最大可能的拖住寒山河两百万大军?!”

    傅报国犹自在沉吟盘算,突然间目光直,不可置信的看着远方山林的方向,张嘴差点合不拢来,下巴几乎脱臼:“那……那是什么?”

    只见密林,突然有支骑兵队伍,顶多也就不过千余人,整支队伍好似利箭般的疾速冲出,向着双方鏖战的战场,直直的冲了出来!

    东玄那边没有动。

    玉唐这边也没有动。

    这支骑兵乃是从何而来?

    他的来意又是为何?到底是敌是友?!

    …………

    <第更。

    今天是盟主若尘和盟主累死他的生日。让我们祝福他们,生日快乐。开始我以为是双胞胎,仔细问原来不是,年纪不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