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神念攻击

作品:《我是至尊

    马上骑士,全身上下,从头到脚尽数被重甲覆盖,只留出眼睛,而马则是根本连眼睛也被蒙住了;蒙住马眼的是布条,显然,是担心马儿看到面前的凶兽而恐慌的临时措施。

    浑厚的号角激荡声,轰隆隆的声音越来越快,越来越疾,逐渐发展为风驰电掣,霹雳雷霆。

    “冲!”

    这个命令不是敌人下的,而是云扬下的!

    纵使面对敌人无坚不摧的重甲骑兵,云扬仍旧没有想过退缩躲避!

    或者说,他今天从来没有想过任何的退缩躲避!

    不管面对什么人,什么事物,什么状况,我都会头撞上去!

    俗话说,不撞南墙不回头,今天我云扬就算是撞了南墙仍是不回头,倒要看看,最终是我头破血流,命呜呼,还是南墙被我撞倒,撞崩,撞得分崩离析,土崩瓦解!

    黑金熊身为顶级玄兽,自有其头脑智慧,它也识得厉害,随着声惊天咆哮骤响的同时,前进速度陡然加快,整头熊化作了道黄光,竟是逆流而望,强冲重甲骑兵!

    对面重骑同时声呼啸,眼见玄兽加速来临,也自再催战马,将自身速度再增分,两丈五的重甲长枪陡然前指,与此同时,五百人整齐的发出声大喝:“杀!”

    轰!

    黑金熊庞大的身躯,以大山压顶之势,狠狠地撞在了重甲骑兵阵列之上!

    这刻的震动,几乎就是惊天动地,天崩地裂般!

    首当其冲的几十个骑兵,非但连人带马整个被撞飞,重骑方阵也因为这下极端冲撞而出现了道巨大的裂缝!

    然而黑金熊亦发出了声闷吼,眼凶光四射,但嘴角却也有鲜血横流出来,更后退步,它的冲势就此被生生遏制!

    显然紫幽军方明眼人窥破了老黑的虚实长短之处,采取了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用人命,强行抑制老黑的冲势;若是当真让黑金熊将自身速度提起来,以他本身威能、体重、速度,三者极端加成,势必将形成了种往无前势无可匹的气,没准真能够凭这个势头样子鼓作气地冲出西门去!

    随着老黑的冲阵来势受挫,登时有长矛如林,从天到地四面方,急疾飞来!

    若说刚才是箭雨倾盆,现在就是枪林压顶!

    老黑冲势虽然受挫,然而本身受伤并不算严重,它根本就是将枪林降临不当回事,仍旧强攻猛打,针对眼前的残余重骑兵,不断冲击。

    它之攻势自然犀利,信手记熊掌过去,便得有至少名重骑兵被拍飞,然而这时候重骑兵的优势却也显现了出来,那就是——抗击打力超强!

    即便是面对顶级玄兽的悍然熊掌,重骑兵虽然进攻无能,却可暂保全生,就只凭这五百重骑兵,至少可以困住黑金熊盏茶甚至更长的时间!

    云扬心念陡转,百忙偷眼看去,却见彼端有个身材魁梧的将军站在高处,双目如鹰,不断地沉稳发出命令,身边的传令官旗帜与号角便同时响起。

    而正在鏖战之的重骑兵,随号令而随时转换阵型,将重伤不能再战者转移至外围,除了那些直接被老黑巴掌拍死的,许多重伤者竟都因此伤而不死,更不断有生力军加入,若是这等情况持续下去,就算老黑如何凶悍了得,终有力竭之时,待到老黑气空力尽之时,便是终结刻!

    云扬哪里会让他的如意算盘打响,手腕翻,随着声长啸,天意之刀再现尘寰。

    随着片光华虹影闪过,云扬身子如同缕青烟也似地冲进了重骑阵营,刀光过处,立刻又三个铁甲重骑连人带马分成六段,身子普旋转,又是二十多条马腿随着刀光闪动而整齐的断落!

    人喊马嘶的嘈杂声音,云扬腾腾腾地大踏步往前冲,萦绕周身的绚烂刀光,当真瑰丽无限,但凡是挡在其身前的敌军,冲上来个便有个倒下去。

    当真片片的冲上来,又是片片成为云扬抛在身后的尸体!

    这却是杀伤力的生克之道,本来重骑兵最擅以力制胜,防御无敌,只要不是击致命,敌人便要陷入其重重围困之。

    如黑金熊霸力强横,单体攻击力更甚云扬,对上重骑兵却如隔靴搔痒,斩获寥寥,而云扬此际虽无法施展诸相神通,然而天意之刀在手,天下无阻,无牢不破,纵使是重骑兵的重重重甲也难当天意之刀的信手割,自然是挡者披靡,伤亡惨重!

    云扬的面容始终维持着冷硬不动,眼神宛如死寂般的冰寒,便如是地府修罗,突然间降临人间,摧枯拉朽般收割着人命。

    速度最快的时候,甚至肉眼都能看到在周围片灰蒙蒙的雾气腾起,进入云扬的身体之。

    随着云扬的大开杀戒,黑金熊亦因此缓过来口气,又自咆哮声,显然是对于自己居然被人击退、甚至围困而感到不满,更形疯狂地冲了上去,与云扬并肩作战!

    人熊,锐力,彼此合作当真是挡者披靡,眼见众重骑兵再也无能抗衡,所谓天堑防线即将瓦解刻,云扬蓦然感觉到自己的神识阵针扎也似的疼痛,与此同时,黑金熊亦全无征兆地痛苦仰天咆哮起来。

    云扬精神陡然振,目光沉凝的看去。

    他知道,激战到现在,紫幽帝国的真正的高手力量终于出现登场了!

    远方,个抚胸老者颤巍巍地站立在匹马上,脸色苍白,嘴角隐隐有血迹。他万万没有想到,对方的神识竟然是如此的强大!

    自己向来无往而不利的神念攻击,刚才分明就只是才接触到对方神念而已,连神识对撞的感觉都没有生出来,怎地就突然遭受了反噬呢?!

    这跟以往遭遇过的神识冲击完全不同啊!

    这种感觉,简直就像是道小河流去冲击大海,全然无功不得止,大海个浪潮反转,个冲击之下,就将小河流彻底吞噬了吗?!

    这个老者心片骇然,挣扎着说了句:“对方神念强大至极,千万不要施展任何形式的神识攻击,否则将作法自毙,自寻死路!”

    话音未落,犹在耳边回响,那老者却是就从马背上栽倒下去,人事不知。

    在他周围乃是圈形色各异的人群,而此刻,人人脸上尽都是片骇然之色!

    那不省人事的老者可不是善茬,此老人送外号灭魂刃,专修神识神念之法,最擅操纵神念攻击,哪怕是遭遇修为比他更高三四个等级的对手,在突然对上他,不知其底细的时候,万也要因为疏忽大意而吃个大亏,在神识攻击这个领域,此老可谓是大行家,向来无往而不利!

    然而此际对方分明全然没有在这方面设防,正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之刻,面对来自灭魂刃的神识攻击,居然反过来吃了个大亏,这岂止是不可思议,难以想象,根本就是惊悚好吗?!

    难道对方的神念竟然强大至此,不经意的反击就犀利至此!?

    看着远方还在人群势不可挡的突进的云扬,众人心都是打了个突。

    “玉唐云尊,果然不愧是云尊,盛名之下并无虚士,当真了得!”

    有人低声叹息句。

    “事到如今,只好针对其肉体展开毁灭性攻击,咱们综合实力总是占优的!大家起上吧。”

    个年人皱着眉头,缓缓拔出了长剑:“若是让云尊再往前突进十里,那可就距离城门太近了,真被其突破城门,诸相神通恢复,再说灭之,绝无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