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郁闷的冰尊者!

作品:《我是至尊

    云扬身形愈发的飘忽不定,天意刀法的路数好似行云流水般,他的全部心神都在这机缘巧合之下,彻底融进了这套刀法之!

    刀不容情!

    道不留情!

    连续两招,刀风凌厉,冰尊者三个分身被逼的步步后退。

    面对这样浑然天成的刀法走势,冰尊者完全找不到任何破绽,更遑论破招取胜!

    甚至,若是勉强在原地待着,势必要承受分尸两断,身首异处的后果!

    只能节节后退!

    但,这次后退却是让冰尊者自己都是大跌眼镜!

    我……我被个小虾米打的只能后退!?

    冰尊者心底在悲愤的狂吼:他么的,老子跟他差了九个境界啊!

    足足九个境界啊!

    这个虾米满打满算才不过天境重啊!

    老子可是实打实的九重天啊,九重天巅峰啊!

    可为什么我面对他的刀,却没有丝毫的招架之力啊!

    天哪,这太不合理了!

    自从跟这个小子杠上之后,就从来没有遇到合理的情形,身法速度高明的不合理,玄气修为浑厚程度不合理,现在当面杠上,连招法路数都他么的不合理,强得过分了有么有?!

    云扬脸色沉肃,全部心神尽都集在手刀上。虽然明知道眼前此人乃是自己不可匹敌的高手,但云扬现在却深切感觉到自身前所未有的强大!

    他从来没有如此得心应手的施展过天意刀法!

    如此圆融如意,自由自在,如同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凝心正神掌刀柄;冷眼人间看不平;尔自横行尔自恶,天意刀下不容情!

    生死关头,云扬终于明白了所谓“凝心正神掌刀柄”这句话的意思!

    凝心,正神,刀柄。

    冷眼,不平,所以心坦荡,运刀无碍!

    看你横行看你恶,我的刀下,唯有生死!

    云扬连将这道两式用了十七遍,犹自意犹未尽!

    对面冰尊者憋屈不已:“特么的这个虾米是在拿着老子练刀么?你以为我是在跟你切磋呢啊?遍遍的你没完了啊?”

    冰尊者长刀悍然挥,突然间整个人远远退后五丈,随着忽的声,刀接刀的隔空劈将出来,竟是完全以劈空刀气展开攻击!

    老子不如你的刀法神妙,这个我承认还不行么,但我以力破巧,却要看你怎么办,还能耍出什么花活!

    云扬时间只觉口鼻皆窒,本能的退后步,然而胸前仍旧如同押上了座大山,喘不过气来。

    他挣扎般的狂啸声,又是刀猛然劈出,刀光潋滟,竟是将来袭刀风举破开!

    正是天意刀法第二招!

    第式!

    刀外红尘!

    此刀之外,才是红尘!

    此刀所在,便是杀戮!

    云扬的全副心神仍旧沉浸在那个奇妙的境界之,招刀外红尘之后,本能的挥手旋,刀光蓦然的闪过道流星般的光彩。

    第二招,第二式。

    生死念!

    刀锋闪在红尘外,生死定于念间;见我刀锋知我意,此刀送君进黄泉。

    冰尊者心的郁闷已经晋升到要死要活、好死不活的惨淡地步,实在没有想到会遇到这等古怪事:眼前这小子,居然在拔刀的那刹那,进入了修者极为难得的顿悟状态之!

    这种状态无疑可贵,但咱们现在在战斗好伐?

    你在这个节骨眼顿悟,你顿悟个毛线哪?!

    可冰尊者却又欲阻无从,因为现在的云扬,全身心进入到我心念的超脱境界之,换句话说,他此刻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在跟谁战斗!

    不管什么人,对他来说,都是样的。

    甚至可以这么说,旦进入这样的状态,自己面对的就等于是个灵魂体!

    完全本能的觑准自己刀法的漏洞,然后破解之!

    自己即便是使用了再大的力气,也不可能对个灵魂产生什么作用!

    “怎么会这样……”冰尊者几乎想要大声疾呼:“这是在战斗!这是在生死搏杀啊哥们,你就在这个时候参悟……太看不起人了吧!”

    但他心里却又升起令种想法。

    对方所施展的那种刀法,配合其独门身法,尽都是自己前所未见的惊艳之作!

    每刀每步,都似乎蕴含着大道痕迹般。

    让冰尊者情不自禁的想要看下去,想要多看几招,多涉猎几分个玄奥!

    冰尊者再退三步,突然身子凌空而起,从四面方,刀风呼啸,这招,已经用了全力。

    你挡得住,我多看两招。

    你挡不住,那就去死吧!

    不意云扬的刀法又度出现了变化,巨大的变化!

    “天下万恶为我仇,屠尽魑魅血河流;刀下自有轮回在,多少恩怨此刀收!”、

    云扬口吟哦,似乎在参悟每句话的意思。

    然而这刀出,股空前森然的杀气,难以言喻的种血腥气味,突然间充斥了整个空间,这竟然是戾气至大的招!

    冰尊者眼前登时阵恍惚,如同是看到了条真正的血河,正自从天到地汹涌澎湃而下!

    满目尽是血红!

    天意刀法第三招第式。

    血河倒悬!

    冰尊者只感觉心猛地跳,情不自禁的升起股恐惧之意,身子近乎本能地又再退后几步!

    可是这次云扬居然毫不放松地紧跟着冲了过来,刀光闪,似乎猛然间分开了两个天地!

    边是人间,边是地狱!

    天意刀法第三招第二式。

    刀下轮回!

    冰尊者感觉自己这会似乎是直接跌落了轮回池,正在等着投胎般,心神阵恍惚,突然间大叫声,立即后退。

    但已经稍嫌晚了,其前胸血光冲天而起。

    刀之创,深可见骨!

    冰尊者甚至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条肋骨,已经被对方切断了半!

    好犀利的刀!

    好诡异的刀!

    此时此刻,冰尊者的心是崩溃的,甚至有种震撼的恐惧!

    云扬才什么修为?

    仅止于天境重天!

    而自己,却是实打实的九重天,九重天巅峰!

    修为差距相差了几乎个天地。

    以正常修者认知而论,这样的差距,就算云扬有传说的神兵利器在握,鼓动秘法,全力以赴,豁命出击,也无法撼动自己的护身玄气,这样才合理!

    但他的刀,就只是那么挥划,就愣是破开了自己的防御,斩破了自己的肉身,甚至将自己的骨头都差点削断!

    若不是自己直觉得早,躲得及时,岂会要被刀两断?!

    冰尊者愈想愈害怕,当前状况,真真的细思极恐——

    眼前这个天外云侯少侯爷云扬才多大?

    共才修炼几年?!

    满打满算二十郎当岁的年龄,仅止于天境初阶的修为。却硬是伤到自己这等高高在上的巅峰强者!

    这简直就好像是个拿着口刀的区区凡人,将个神仙刀斩杀、刀两断!

    就是这样的荒谬!

    可不管怎样,事实就是如此,凝然眼前!

    现在,面对云扬绵绵不绝的刀招走势,冰尊者便如是老虎吃天,无处下口!

    对方此际已经进入了刀道极境,舍刀之外,再无他物!

    除刀之外,别无所有!

    只要云扬还能维持这样的状态,不管是何等攻击,都是无法伤及的;因为现在的云扬,等同是将整个天地屏蔽!

    把刀,就是所有,就是切!

    不管是如何宏大的攻击,他都能够以大道的痕迹来规避!

    此天所属,尽在大道之下,任何威能都无法撼动!

    冰尊者自然越打越是郁闷,场攻击无效、取胜无望,只能被动挨打,甚至无从抽身撤离的战斗,任谁也是要郁闷的,可郁闷又如何,想不郁闷就得挨刀,就要送命,所以只能郁闷的持续下去,时间居然无计可施!

    相对于冰尊者的郁闷,云扬此际尽显身心俱畅;这会的他,正自置身种前所未有的大欢喜状态之;之前那极致的险恶境地,那触手可及的生死之间,所有的切,尽数汇聚成了滔天的压力!

    而在这样的压力之下,云扬连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知道是在决定回身战斗、尽力搏的那刻,突然间整个人,全副精神空明无尽,意外踏入了这个奇妙的境界!

    现在的他,只觉自己的精神似乎在高空徜徉,俯瞰天地,天地切尽在眼,心头、掌、脚下!

    弥漫天地之间的每片雪花,每缕风,每丝冰寒,都是自己的化身!

    自己可以察觉到天地之间任何点的灵气微妙变化。

    云醉月之前给他吃的那许多天材地宝,在身体血脉之开始缓慢地流动,丝丝的点滴挥发!

    这让他的身体体能始终保持在最巅峰的状态,而且还在步步的持续向前推进!

    以他体内储存的海量天材地宝威能而论,维持他现在的体力,直战斗下去的话,恐怕……就算是到将冰尊者累死,尤能长久的战斗下去!

    云扬甚至希望他此际对战的乃是四大尊者联袂,甚至是年先生本人,借当前状态,了却大仇!

    但事实上是绝不可能当真如此。

    因为在这样的状态下,精神始终处于种极度绷紧的模式,决计无法长久,任何人也无能例外!

    人,怎么可能当真长时间与大道契合,片刻契合就已经是莫大机缘,勉强长久契合之,注定无法负荷,作法自毙,自寻死路!

    即便是练有生生不息神功、身有诸多神异的云扬,也难能例外!

    但云扬的这种“绝对无法长久”的状态,在冰尊者眼,却已经是长久得过了分、难以容忍!

    云扬越打越是精神振奋,心情舒畅,声长啸之余,竟自舞刀而起!

    面对着冰尊者,全线进攻!

    攻势如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