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阴沟里翻船!【第二更!】

作品:《我是至尊

    白衣雪的修为虽然提升了许多,尤胜刀尊者当日两筹,但比起四大尊者之最强的剑尊者,却还是相差太远。

    但他此际拼命出击,终究是让剑尊者追击的势头缓了缓。

    而且,白衣雪可是在剑尊者全力追击的过程,强势对拼,绝对是虽败犹荣,更别说只是受了定程度的伤损,便即隐入了风雪之,非但完成了阻击动作,外带全身而退。

    剑尊者于此役接连不顺,心头怒火更炽,正要继续衔尾杀下去,突然感觉前方似乎有玄气异常波动,注目看去,只见前方的漫天风雪似乎漂起颗只得巴掌大的雪球,浮浮沉沉的迎面而来……

    “什么鬼?”

    剑尊者满腹狐疑的看过去,顺手过去道剑气。

    “喵呜……”

    却是声细弱的猫咪叫声传来。

    “只小猫?!”剑尊者本能的感觉到不对劲:小猫……怎么在全是风雪的空漂浮着?

    正自其思索的当口,却见到那风雪喵呜不息小白点突然猛地下子涨大了数十倍,百倍!

    张血盆大口猛地张开!

    “吞天豹!”

    剑尊者这惊可是非同小可,毕竟这役,变生肘腋的事情实在太多,太频繁了。

    只可惜他的反应终究是慢了步,当他意识到眼前猫咪竟是吞天豹化身的时候,道金光已经从吞天豹的口喷了出来!

    这道金光的速度,端的快得难以形容,难以想象!

    “轰!”

    剑尊者大叫声,近乎本能横剑挡,险之又险的封堵到那道金光,然而那冲击至剑身上,却是即时爆散成为漫天风刃,攻势竟是更甚!

    剑尊者再也无从趋避,闷哼连连,全身玄气都运转起来,护住上半身……

    剑尊者以剑著称,攻击力于五大尊者之稳居第,无可争议,但亦是因为其过度追求杀伤力,其本身的抗击打能力不免较逊,此际变生肘腋,催动玄气护身,硬抗漫天风刃,乃是最不得已的下下之策。

    剑尊者为求守护自身要害,将绝大部分的玄气都集到了上三路,毕竟比较于下半身,还是上半身的要害更多,对方针对落点也该更多的集于此。

    嗖嗖嗖……

    好阵风刃倾泻之余,道道细细的血线在剑尊者的身上出现,那头长发,连同眉毛,眼睫毛,胡子……都被剃得干干净净!

    剑尊者虽然毛发皆去,但凭着浑厚剑罡护身,受损仅及皮肉,未受重创。

    剑尊者方庆侥幸之余,却又感觉前方风声飒然。

    却是道小小的影子已然近身。

    剑尊者闭着眼睛声暴吼,剑罡再度凝聚,他已大致估量出那吞天兽的攻击力度,吞天兽虽然是九品玄兽,来袭之吞天豹更是超阶品质,但却只是头幼兽,并不能当真突破自己的护身剑罡,只要牢牢守住上三路,可保性命无虞,而只待自己回过手来,自能轻易反转局势,绝杀那小兽崽……

    剑尊者的盘算打的蛮好,可惜就在其将剑罡再度催谷,严密防守上三路的时候,却只感觉下身乍然阵剧痛袭上心头!

    “嗷~~~~”

    剑尊者声悲天惨嚎,只震得漫天雪花都粉碎了!

    这声,实在是悲剧之极、悲惨至极!

    那小爪子的最后落点,竟是非其上三路,而是正其他胯下要害,还径自捞走了件物事!

    鲜血淋漓!

    嗯,就像是个贼,来到人家蒜地里,随手抓,就偷走了头,绝不回头的跑了!

    剑尊者整个人都痉挛了起来,疼得几乎晕过去。

    有些恍惚的照眼看过去,赫然看到眼前有两道小小的身影,正自化作了两条白色轨迹,向着远方逃走了!

    他终于明白。

    这吞天豹竟然不是只!

    而是特么的……两只啊!

    前只的攻击光团被自己剑路所封,化整为零,自然无能突破自己的剑罡护身,但依然冲过来,吸引自己注意力,而第二波攻势却是由另头吞天豹发动,不但是锐点攻袭,更瞄准了自己不曾提防、多加防患的下三路,击之下,得手无虞!

    坑死了!

    剑尊者如何能够想到这等罕见的吞天豹幼崽竟有两只,他早已将全部注意力都用来防备正面来袭的那头,根本就没有发现,更加没有想到,尚有另外只吞天豹无声无息的接近了自己,更发动邪恶突袭!

    明明就只是这么简单的掩护,居然让自己这个老江湖也着了道儿……

    谁能想得到吞天豹居然也会用计?

    这分明是声东击西!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剑尊者狂怒的大叫声,哪里还顾得上在追击敌人,身子猛地落下地,哆嗦着,只手捂住胯下流血之处,只感觉浑身都在哆嗦。

    那种疼痛,绝对要超出了这个世界上的任何种酷刑!

    端的男人最痛,无可比拟,无以言喻,无法形容!

    他的脸色,几乎是瞬间就灰败了下去,身子佝偻着,勉力支持片刻,却是晃再晃,终于撑持不住,头摔在地上。

    虽然他心明知道这般并不会当真致命,只要调养得益,连修为也不会有损,但也不知怎地,就是感觉自己去到了万念俱灰之境。

    那啥被野蛮地撕裂,就只剩下了个,也不知道那啥以后还能不能好用,能不能用……

    这才是剑尊者最关心的大问题。

    别的部位受损,只要玄气修为到了极处,自然能断肢重生;但唯独是这里和脑袋是万万做不到的!

    所以说,最要紧的就是两个头,这是至理名言。

    原本剑尊者也以为是两个头,但直到今天才明白,其实应该是四个头。

    霜尊者飞般赶上来,本来他已经从另侧超越了剑尊者,但剑尊者这边突然出现了这等巨大变故,未知究竟的霜尊者自是吃惊非小,哪里还顾得得去追云扬,即时返回,观视大哥状况。

    “大哥,你怎么样?”

    “我……我……”剑尊者面容苦涩到了极点:“我下面……被抓走个!”

    他这话说得虽然是语焉不详,但是,只要是男人,对这句话就能轻易理解。

    霜尊者闻言愣了下,随即就莫名的感觉自己的胯下也是陡然凉,抽了口冷气:“这……这这这……我看看。”

    剑尊者这会已然是浑身痉挛,目光散乱了,全身心的不知所措了,虽然其伤势肯定不轻,却远远未至于致命,最大的还是来自于心底的莫名恐惧!

    霜尊者也来不及顾忌什么,更说不上禁忌什么,大家都是男人,又是兄弟,没什么避讳。直接将剑尊者裤带解开,褪下看……

    “我日!……”霜尊者声心有余悸的叫声脱口而出:“这……真……少了个……这鲜血是……怎么回事?我……这这可恶的……竟然有毒!”

    剑尊者声闷吼:“气煞我也!”

    居然就这么晕了过去。

    ……

    雪尊者那边亦在风雪遭遇了伏击。

    伏击之人自然便是老梅与方墨非联袂,但纵使两人又有大幅度精进,全力以赴,玩命出击,可惜对与雪尊者来说,仍旧是无关痛痒,随手两掌之下,就将两人击飞了出去。

    就在雪尊者待要痛下杀手举击杀方墨非两人之时,却有两枚风刃光团突袭而来,雪尊者的杀招无可避免的偏离的原本的轨迹。

    毋庸置疑,正是另外两头吞天豹见缝插针的帮兵助战。

    它们身子在漫天风雪之忽隐忽现,可谓灵活到了极点。

    雪尊者虽然同样习惯在冰天雪地的氛围征战,身法亦是灵动万状,自身修为也能够全面压制住两头小家伙的威能;但想要短时间内重创这两头吞天豹却是有所不能的。

    毕竟两小的目标实在太小,自身移动速度又过于灵活,只此项,便足堪纠缠时!

    “哪里来这么多吞天豹?”雪尊者对此亦是百思不得其解。

    他在这边战斗,剑尊者那边他自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全神贯注的应付两个小家伙。

    虽然雪尊者玄气修为已经去到了刀枪不入的地步,但吞天豹的牙齿和利爪却又不是寻常的刀剑可比,当真被抓上爪子,同样会重伤!

    剑尊者刚才,就是活脱脱的明证,人之肉躯,就算修为如何高强,仍旧难当高阶玄兽兽爪挥!

    当然,与雪尊者缠斗的那两头吞天豹真实处境也是极端危险的,几乎就是时刻游走在动辄覆灭的险恶境地之。甚至就算想要退走,但此际雪尊者所布下的玄气密密麻麻,与这漫天大雪几乎融为体,根本无法脱身。

    方墨非与老梅并未迟疑,早已迅速的向着两个方向脱身而去,走得无影无踪。

    显而易见,他们的任务就是暂时刹住了追击者的追击速度,绝不恋战,击便退!

    雪尊者边打边憋气,这两头吞天豹也不过尔尔,若是被自己当真打实了,恐怕巴掌下去就能拍出来两团肉酱。

    但现在的状况就是下都不曾正面对决,始终就是滑不留手,根本无法给它们造成致命伤害,味的拖战下去,这才是最让人头痛的。

    眼看着云扬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而自己这边的四个人,似乎就只有冰尊者个人追了下去。

    战况未必乐观啊。

    …………

    <第三更还在写,估计要到七点钟吧。不要急,定有!所以,求月票,请大家再顶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