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一步登天……境!

作品:《我是至尊

    在这天夜里。

    雷动天绝对是个良师,还要是教科书级别的那种!

    在他不遗余力的极限锻打之下,云扬此次所获得的百年修为,几乎是以飞般的速度在巩固、在凝实,全面融入自身,化为自家的真实战力。

    云扬的自身修境在这其间,先后突破了两次!

    服用朱果得来的百年修为,本来就可令云扬直接突破,但云扬凭着自身压抑,尤其是绿绿之助,将修为直压抑在重山巅峰状态,但在这种特异的修炼氛围,持续的高压战斗,每每感觉到自身去到了临界点,云扬加绿绿联袂内在压制,雷动天则在外界辅助锻打,顺利压制之后,再继续锻炼,然后又到了,又压制,又锻打……

    如此连续七次之后,修为直接被逼到重山的巅峰极限,再不存任何余地之刻,云扬就势

    突破至九重山!

    然后又是十几次类似的重复之后,顺利突破十重大圆满之境!

    这是天玄大陆修者认知的极限境界,非当世顶峰修者不能至及的终极境界!

    然而这对于云扬而言,却就只是个关卡、个全新修境的起点而已!

    而明白这个关卡重要性的雷动天,采用鼓作气的方式,直接就是逼着云扬,继续冲关,继续锻打,整整夜下来,全程动作,没有丝毫停息。

    终于在黎明时分,云扬感觉自己疲惫欲死的身体突然间轻盈起来。

    身体内的杂质,亦在这刻自动自觉的挥发了出去。

    连**弄得头昏脑涨的脑子也恢复了清明,举手投足尽皆圆润如意,随心所欲,还有神识之力,更是蓦然间暴涨十倍!

    这切的切尽都在在彰显了,云扬终于进入了修途新境,真正意义上的玄气天境!

    天境重天!

    雷动天直压着云扬的临界点,直帮他夯实基础,直往前催进,直催到了玄气天境的重山巅峰。

    朱果的效力,至此终于到头!

    但云扬这天夜的进步,却又何异是步登天!

    晋升至天境重天的云扬,确实是登天了,由山境进步到天境的云扬,可不就是登天了么?!

    不过日之别,云扬的修为战力已然判若两人!

    停下来的时候,就连云扬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能够在夜之间,以不借助绿绿的玄异力量的前提下,直接冲到了这么高的高度!

    ……

    老穆在窗口看着这夜的种种,心无限感叹。

    公子果然是对这位云扬动了真的兄弟情!

    整整夜啊,这么尽心尽力的助力突破,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包括公子自己当年突破的时候,都做不到接连突破这么多的瓶颈、极限,而他却是帮助云扬做到了!

    甚至公子当年突破的时候,都因为某些因素而留下了遗憾和瑕疵,在这里,居然帮助云扬悉数避免、越过、补充……

    “哎,少主对他爹……都没这么尽心尽力过……跟这个云扬真是投契万分哪!”

    幸亏这份缘分非是孽缘!

    幸亏云扬不是女人!

    也幸亏公子没有龙阳之好,断袖之癖!

    幸亏,幸亏!

    两人共处了天夜,整整天夜!

    纵然强如雷动天,都累得虚脱了,感觉身体被掏空!

    但,云扬却还是精神奕奕,甚至状态是前所未有的好!

    红光满面。

    爽利无限。

    意气风发。

    “云兄弟,你简直就是个小怪物!”雷动天喘着气,脸色都变得惨白。

    他觉得这天夜,跟遭遇了非人的折磨没有分别!

    怎么会这样,明明自己才是主动、主持事态发展的那方才是啊,怎么到了到了,自己都累完了,人家云扬还是神完气足,状态超好!

    这个结果雷动天自己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身为道境强者,有天,会为了陪着个山境的蝼蚁提升而搞得筋疲力尽。

    这简直是匪夷所思、无法置信的事情!

    以道境强者浩如烟海无穷无尽的力量来说,促成区区山境修者的突破……雷动天自我感觉,自己就算完全是用玄气灌注去推动,也能鼓作气的推过去。

    但,事实却是并非如此。

    云扬的韧性和狠劲,让雷动天也为之大吃惊!

    甚至是惊悚!

    他停不停的跟自己请教,切磋,让自己以雷霆高压的姿态,不断地对他的战技与玄气进行锻打融合。

    雷动天每句话,在云扬这里第时间里就能运用自如,甚至举反三!

    甚至还不止是运用自如,还有推陈出新,演绎出更精彩的风采!

    从头到尾,雷动天半点都不用担心他无法领悟的问题;他就像是块干燥到了快要融化的海绵,在饥渴的汲取雷动天说出来的所有知识!

    任何玄气、战技的配合技巧,任何冲关破境的经验,任何的……切切……

    从玄气重山向着九重山迈进的时候,雷动天只是提醒了句话,云扬居然立即就利用这句话蕴含的道理,直接将自己的玄气推到了最适合突破的临界点!

    然后番切磋之后,就在战斗之突破,顺顺利利,全无阻滞!

    更在突破之后即时反扑,强势反向逆袭自己!

    并且在反扑切磋的过程,点点锤炼自己刚突破的玄气修为,将朱果的剩余药力点点挥发出来,全面发挥运用,不使有任何点遗漏。

    相对于云扬的水到渠成,顺理成章,雷动天那边就比较悲催了,他方面要控制力道气势,避免个控制不好,错手弄伤云扬,方面还要精确维持云扬的实力节奏,不断地进行最称职的陪练工作。

    当然,维持这种状态的感觉非是如何负面,而是快感连连!

    就眼看着个人对于学习自己的每句话,都是那样的悟性超人。每个节奏都是极限速度的直接当事人雷动天而言,这份成就感也是毋庸置疑的!

    是以雷动天不知不觉的跟着云扬的节奏路持续进行了下去。

    然后他就当真见证了个奇迹的诞生!

    天夜,三枚朱果提供的百年年修为,令到个人从玄气重天在每步都彻底夯实的玄气基础上,直突破到了天境第重天巅峰!

    甚至是犹有余力,尚有有余未尽的余地。

    雷动天都不禁生出了种要收徒的冲动……

    原来教导人居然能够这么的快乐?这么的舒爽?

    “这切全都有赖雷兄悉心教导,小弟在此诚挚感谢。”云扬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雷动天这会看着云扬的眼神很复杂。

    在切结束之后,他发现,自己除了在修为方面仍旧比云扬要高很多很多之外,其他的方面,任何方面都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教给云扬了。

    云扬已经在这短短的天时间里,将自己掏得干二净、点滴无遗!

    原本还在感叹身体被掏空的雷动天突然间有股难以遏制的恶念升起。

    这等天才……若是成长起来,那么,自己的光芒难免要被其压抑。

    这世上有了云扬,还会否有我雷动九天之时?!

    那么,是否要提前将之斩杀、消弭隐患于萌芽之呢!?

    但这个念头旋即就被雷动天强行压了下去。

    还是以后再说吧!

    莫说云扬当前利用价值犹存,就只说自己在他投资偌多,便不能随意毁去,还有自己跟其建立了极深厚的兄弟情谊,七情鼎炉雏形已然昭然,不到修炼的时候,怎么能让他死?

    罢了,自己待云扬愈好,他对自己的感念势必更甚,彼时七情反噬发动之时的过程也必然更剧烈,而云扬自身修为越高,自己于功成之时能够获取到的元阳之力也越大,好处始终都是自己的,何必操之过急,让切失控!

    云扬敏感的察觉到了雷动天眼的那抹恶毒。

    “果然不过就是个未经过风雨的纨绔子弟,自然有其心机,也仅止于此,不外如是。”

    云扬心底淡淡评价声。

    若是当真心思深沉之辈,在自己问那些问题的时候,要么避重就轻、要么浅尝则止的回答。怎么也不会被自己的话带进沟里去。

    就算时兴起被带进了节奏,倾囊相授之后,也绝不会立即将嫉妒与恶意表现得这么明显。

    雷动天这两样都没有做到,这样的角色,当真不堪称道!

    这样的高阶修者,在云扬眼,除了修为极高之外,再无可取!

    ……

    “真是可惜,有这么多的资源为辅,更有雷兄不遗余力的相助,却也只能令我提升到天境重。”云扬叹口气道:“我还以为,百年修为,能够直接令我提升到天境四五重的层次……”

    雷动天的思路立即被岔开,道:“你想得倒美,若是将那三枚朱果的药力完全用来提升进境,味的追求突破,强行推进到天境四五重倒也不是不可能。但味的提升境界,便不免失却稳固的根基,根基不稳,修途难远,这是最简单的道理,如你这般将自身根基彻底夯实了的提升,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提升,全无隐患,只有裨益的提升,两者孰优孰劣,可见斑!”

    雷动天哼了声:“还不明白吗?再直观点的举例说明,用沙子和上泥巴,也可用于建房;但用这样材质盖栋房子;与用青钢白玉石打个地基,何者更好?!那个更能持久?!就算后者暂时尚难耐风雨,却总比前者等闲便不堪维系,朝倾覆来得要好吧!”

    “原来如此。”

    云扬郝然笑:“还是雷兄懂得多,端的语的,比我所着眼之处高了不知凡几。”

    雷动天教训道:“云兄弟你定要记住,不管是什么事,都定要先打好基础!否则,只能是后悔不及,纵悔亦迟!”

    云扬淳淳受教。

    窗口老穆叹了口气。

    少主,您说的对;但是云扬的基础,真的是无比的雄厚了……反倒是您自己,没有做到。

    您所说的这几点,您……都没有做到!

    …………

    《今天是子书臧天、超人和二战的生日。让我们祝福这三个家伙生日快乐!永远在起!在起!》

    <咳,没想好后面情节怎么进行,明天有可能请假。当然,直接开打是最好写的,但是我最不愿意那么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