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一刀断头!

作品:《我是至尊

    乍现之剑光居然宛如大海浪潮般,以沛然莫御之势疯狂的冲将过来。

    白衣,剑光如雪。

    刀尊者瞬间就想起了对方乃是什么人,怒喝道:“白衣雪,你找死!”

    白衣雪虽然列名当世剑客榜前十,但与刀尊者相比,差距还不是般的大,也莫说是刀尊者,就算是处于巅峰状态的何汉青,弄死白衣雪都非是难事,然而此际何汉青战力全失,刀尊者亦是战斗了半夜,更兼所遭遇的对手全是同级数超强高手,刚才摆脱追踪所施展的秘法亦大耗元气,此际几乎已经是强弩之末,气力不济。

    此际对上个养精蓄锐的白衣雪,时间根本就拿不下来。

    白衣雪剑气如霜,气势更是直接攀升至自身巅峰层次,冷然道:“你的修为强悍之极,远远在我之上,甚至还要高过何汉青本人,这把刀更是出神入化、神威莫测,若是平日里,我能够在你手上支撑个三五十招已经是万幸,只可惜,你现在气力难支,即将无以为继;现在的你已然保不住何汉青,只要你交出何汉青,从此天涯路远,江湖再见;若是不听我劝告,反而被我所杀,未免太冤。”

    刀尊者勃然怒道:“乘人之危的鼠辈,就凭你也配在本尊面前叫嚣?!”

    说罢深深地吸了口气,突然直立而起,手刀迎风狂劈而下,气势竟是空前悍然。

    白衣雪声长啸,长剑化作了片片雪花,在空飘摇落下。

    当当当……

    刀剑接连相交,白衣雪只感觉刀劲之冲击,宛如柄柄大锤,狠狠击打在自己心上,时间竟生出有种五内俱焚的感觉。

    面前人的修为,当真是高到得令人恐怖、令人胆寒的地步。

    明明已经去到了这等惨淡地步,竟然还能发挥出这等战力!

    又岂止了得两个字可以形容!

    白衣雪情知自己在正面对拼方面,绝难抗衡,脚下连环错步,不断后退泄劲,可是刀尊者的刀势绵密无比,刀光逼着剑光,边追边打,个退,个进,不过片刻,便已经到了路边树林边上!

    “杀!”

    声爆吼。

    道剑光,突然间从地底下钻了出来,方墨非黑衣蒙面,便如是黑暗冲出来的条巨龙。

    却是将长剑当做了棍子来用,乍然狠狠地砸下来。

    对刀尊者这等千变万化没法琢磨的高手,比拼技巧已经是毫无用处。只有趁他身体虚弱,以强力破之。

    刀尊者冷哼声,手刀微微偏移,道刀芒径自从刀身上飞了出去,精确地挡住了方墨非的剑。

    那道刀光非但挡住了方墨非的剑棍,更是反向逆袭,“呼”的下子在方墨非胸前留下道深深的伤口,鲜血登时喷溅。

    只这下,方墨非便受伤不轻,然而其对自己的伤全然不管不顾,径自怒吼声,道赤色的光华,突然从其口喷了出去。

    丹心玉剑方墨非!

    方墨非虽然玉剑没了,但是丹心还在!

    而今日,也终于发出了自己的这致命杀招!

    这下变故,却是让刀尊者大出意料之外,刀光此际已经在外,白衣雪又好似疯虎般冲前纠缠,长剑极限爆发,宛如雪花乱飘,片片皆是杀机。

    而方墨非所发出的赤色光华,变生肘腋,更兼来势奇疾,根本来不及应变抵挡,心念转,膝盖猛地抬起,噗的声顶在何汉青后背,同时手松,何汉青的身体就这么往前飞了出去,迎上这赤色光华。

    在危险时刻,刀尊者悍然将何汉青推出去挡刀!

    虽然何汉青很重要,然而在这等生死关头,再重要也不如自己的小命更重要。

    危机关头,刀尊者自然懂得如何取舍。

    与此同时,刀光亦再度凝聚,狠狠地劈在白衣雪剑上。

    白衣雪整个身子好似乍然触电般震,纠缠歪歪斜斜的飞了出去,只不过刀尊者也不轻松,身子同样在空飞退,张嘴,大口鲜血哇的声喷了出来,只感觉两只耳朵里面,便如是千百面鼓同时在敲,五官七窍,同时喷出血丝。

    刀尊者将力道分作两边,两边兼顾,他目前战力修为已经不比白衣雪更强,再分力之下,虽然仍旧将白衣雪击飞,自身也是再受创损!

    何汉青本来已经昏迷,此际被这突如其来的顶,疼的大叫声,喷出鲜血之余却自醒来,普回神瞬间,却正看到道赤色光华迎面而来。

    速度快到了极点。

    “刀尊你……”何汉青瞬间明白切,登时大骂出口,勉力提气,最后点生命挣扎的力量令到身子往上窜了下。

    噗!

    赤色光芒闪电般钻进了何汉青的胸口。

    何汉青浑身陡然震,脸上露出来绝望的神色。

    那赤色光芒从他背后透而过,去势不衰地向着刀尊者飞去。

    然而刀芒闪。

    当!

    那赤色的光华在空颤抖旋转了下,居然嗖的下子倒飞了回去。

    而方墨非此刻也已经口喷鲜血,向着地面落了下去。甚至比何汉青落下去的还早。

    他的修为与刀尊者相比,实在是差了太远,勉力出击之余,再也无力支持。

    白衣雪的身子飘出去足有十几丈,张嘴连吐三口鲜血,神情委顿,战力锐灭。

    刀尊者身子在空旋,刀光迅速的化作旋风,向着何汉青的身子追了过去。

    他之修为委实深湛,不过回气刹那,战力便即有所回复,杀机已过,还是要尝试着带何汉青离去。

    何汉青又再度昏昏沉沉的往下坠,这次如之前更甚,整个人连最后点自主能力都没了。

    刀尊者的手眼看着就要抓上何汉青的衣服……

    突然,道凄艳的刀光,在刀尊者与何汉青之间,虚空浮现。

    这道刀光的绚烂,就像是星河之突然间有流星闪过。

    刀气流溢着无尽堂皇的大道之气,刀光过处,尽是天命所归,刀光所向,唯有命注定!

    竟还有人隐藏伏击!

    刀尊者大吃惊,手立即收了回来,他瞬时感受到那乍现之刀光之的凛冽杀意,心念电闪,立即后退。

    刷!

    道犀利刀光,从刀尊者小腹划过,剧痛感觉瞬时袭上心头。

    刀尊者大叫声,眼升起莫大恐惧。

    什么样的刀才能斩破自己的护身玄气而伤及小腹?

    瞬迟疑,刀尊者竟又感觉到自己胸腔位置的压力骤然增大,似乎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从小腹的伤口冲出去,刀尊者心下大骇,道布条急疾上手,将伤口紧紧地扎住。

    玄气更是不要命的悉数运起,全数用于护住伤口,直到感觉再没有性命之忧,这才终于放心。

    然而等刀尊者再度抬头看过去的刻,正看到道刀光,优雅的从何汉青脖颈闪过。

    他眼睁睁的看着,何汉青的脑袋就这么凭空飞起,被那突然出现的人把抓在手里。

    失去了脑袋的身体,便如是倒空了的麻袋,扑通摔在地上,两条断腿兀自痉挛了两下。

    这人出现得突然,出招更加是刀尊者生之从所未见的威力强大。

    干净利落!

    刀断头!

    何汉青死了。

    刀尊者的脑海登时片空白。

    这么多年以来,四季楼还是第次死掉四大尊主这样的高层人物。

    就连当初面对凌霄醉的时候,也不曾有过这样大的损失。

    而如今,四大尊主之的春寒尊主,居然就这么死在了自己面前。

    刀光又是闪,刀尊者感觉到,道锐利的刀气,向着自己飞来,而且,隐隐然居然有锁定自己的架势。

    现在自己内忧外患,差不多油尽灯枯,再待下去,只怕也要落到和何汉青样的下场。

    从森罗廷开始扑杀的时候,就开始波波的不断地后手……

    每次,都是大出预料之外。

    次比次强横!

    最后这道刀光,更超出了刀尊者对刀道的认识。

    刀尊者此刻早已经是战意全无!

    谁知道对方还有没有更强大的后手?再说,何汉青已死,再留下拼命还有什么意义?

    刀尊者声长啸,道刀光冲天而起,瞬间冲上云层,闪不见。

    个怨毒的声音,远远的传了过来。

    “森罗庭,春秋山门!这事儿没完!”

    没完?

    云扬从虚空现身,在何汉青身上摸了把,哼了声,道:“我们走!”

    说罢便即带着方墨非与白衣雪,极速离去。

    没完?我就怕你们想要就此完结呢!

    云扬三人的身影在树林迅速消失。

    不过片刻,冥雾风起云涌般的冲将过来,森罗庭十个人终于赶到了这里;他们这伙子全都不以速度见长,而这边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快,兔起鹘落之间,切都已经结束。

    所以十个人来到这边的时候,就只看到道模糊的影子消失在树林里,四周只余片寂静。

    还有地面上,尚余具没有了脑袋的尸体。

    十个人见状齐齐倒抽了口冷气。

    那尸体……

    “这是何汉青!”秦广王身子飘下去确认,突然惊叫声,简直有些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

    那无头尸身确实就是春寒尊主何汉青本人无误。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