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乱起!

作品:《我是至尊

    若是目光亦有杀伤力,那么此刻的杨波涛早已被千刃万剐,碎尸而亡!

    杨波涛的脸色死灰,却也不比死人强多少,自从风尊出现刻,他就知道自己完了,任何的希图侥幸均为泡影。

    风尊宁可将他自己置于危险之,也要先把自己干掉!

    这样的刚烈,这样的毫不妥协,岂不令人侧目!

    英豪壮烈,雄心不悔,有所为,有所必为,直如斯!

    “为什么?我无话可说。”

    杨波涛轻轻地吸了口气,突然苦笑声,仰头看着旗杆顶上的风尊,嘶哑着声音说道:“我知道,句道歉难代表什么,却还是要说句:对不住!”

    面罩之后,云扬的脸上浮现冰冷的微笑。

    百零位兄弟的性命!

    句对不住?

    你的句对不起当真好了不起啊!

    “杨波涛,你世受皇恩,少年从军,路在战场打拼,身经百战,累功而至元帅,这些都是事实,不容抹杀,本尊亦无意抹杀。”

    风尊的声音在空寒风,油然带起来铿锵的意味:“却不知玉唐军人经年流传的句话,不知杨帅是否还记得;生为玉唐人,死是玉唐魂!”

    下方,尽是片寂静。

    所有将士脸上,都是片湛然。

    “我不愿意抹杀杨元帅过往的功绩,就是相信,这句话杨帅也曾有过贯彻执行!”

    风尊言语间的口气尽是浓浓的不解:“但正因为于此我才更加费解,为什么?不管从哪里讲,你都没有出卖我们的理由!光句对不起,岂能了结这段因果!”

    杨波涛惨笑声:“除了对不起之外,我无话可说,没有更多的交代给风尊大人。”

    他深吸了口气。

    站了起来,大声道:“今日事已如此,任何砌词狡辩都属虚妄,杨某生为男儿,敢作敢当,当年的事,就是我做的!”

    杨波涛话音未落,下面已是谩骂声四起,愤恨之语此起彼伏,络绎不绝。

    杨波涛还要再说下去,却蓦然间有个声音喝道:“动手!”

    声犹在耳,随着“呼”的声声响,从三个方向,有三道比闪电尤速的光影急疾蹿升,直冲旗杆上的风尊而来;高台之上,亦有两道淡淡的身影随之飞起,声暴喝:“贼子敢尔!”。

    与此同时,另外尚有几十人,突然有如猛虎出闸般,强势冲向高台方向,这些人原本分散各方,这动作,除了声势赫赫,更牵连了他们周遭以及冲往高台沿途之上的围观百姓,承受这些人强势冲击的百姓,轻则被撞开,伤筋动骨,重则被撞伤撞死,伤亡者甚众。

    早已在关注高台动静的铁铮暴吼声,径自举着自己两丈四的大关刀冲了过来,两眼血红:“莫走了杨波涛!”

    同样在戒备的三军将士亦是同时动作,即时响应!

    云扬站在旗杆上,面对四面狙击,却是不惊不惧,临危不乱,他今日此来早有定计;要说来此会遭遇危险,这是肯定有的,毋庸置疑。但真说到能够性命之危,那可就未必了!

    而当云扬确定公审乃是在天唐广场举行,就更加心有数,宛如大山。

    就算四季楼势力能够在高台下层层布计,严密布置,但只要自己处在旗杆上,提早布下备手……任对方千条妙计,万般计较,仍旧拿自己没有办法。

    只要自己不主动落地,那就万事大吉,不涉生死!

    本来眼前种种尽都在计算之内,但意外见到杨波涛居然这么爽快的自己个人扛下了所有罪责;云扬仍旧忍不住叹了口气。

    看来自己想要借着杨波涛这股东风顺势将姜和傅报国起揪出来的打算,是要落空了。

    云扬看得清清楚楚,杨波涛站出来的时候,早已是脸的死意,以其如此气相,多半是说完话之后,就要即时自尽身亡,断去线索。

    而这个结果却不是云扬所乐见的,这样来,也就失去了继续正面追究其他内奸的后续可能,可是接下来的发展,却是大出云扬的意料之外。

    杨波涛亡,纠察内奸之事告段落,保全了其他内奸,可说是符合四季楼的利益,但,四季楼方面的人手竟是提前动手,四面合围,狙击云扬!

    云扬心念转动,灵台震:“怎么会,难道四季楼竟至此仍未放弃杨波涛?!”

    云扬尚未及细思,最早出手的三条人影,已然闪电般袭至。

    云扬哼了声,若虚若实的身影悍然出刀,道瑰丽绚烂的刀芒,乍然而现。

    天意之刀,出手!

    招两式,同时出手!

    刀不容情,绝刀尽森寒,尽斩仇人首!

    道不容情,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两蓬刀芒,骤然洒出,罩向来袭之敌!

    率先扑来的三道黑影手寒芒闪动,不闪不避,正面而击。

    显然这三人根本就没有将云扬这招放在眼里,意欲破招制胜,进而击杀九尊之风尊,毕功于击之间。

    但下刻……

    原本意料之,盖被尽速消弭乃至突破的刀影来势丝毫未变,仍旧保持原本的走势,全然无视了自己发出的抵挡,己方发出的金刃光气、功劲掌力,竟是全无收效,宛如不存。

    唯见刀光森然之势暴增。

    三个人眼见空前杀机乍现眼前,却是齐齐大叫声,去势奇疾的身子好似鬼魅般在空彼此互换了下位置。

    三人身在半空,更兼处于高速前冲的状态之,绝非地面平地移动可比……这三人虽然只是次彼此支持的移形换影,却已经暴露了其真实修为!

    拥有十成大圆满的顶峰强者。

    这三个人任何人的实力也不会逊色于之前殒身于九尊府之的大元传奇,云海神龙的梁云奇!

    这样的阵容,即便是强攻狙杀国国君只怕也已绰绰有余!

    只是此刻,他们的状况却不太好,三人身上各自涔涔洒落的许多鲜血,还有三个人所发出闷哼所流露出来痛楚意味。

    云扬招两式,成功令到三大高手负伤,得手之余却是心叹;自己招两式全力出手,占尽对方大意轻敌,以及手神刀锋锐无匹的便宜,却仍只能做到只伤不死,到底还是修为相差太多,心有余而力不足!

    再想深层,若是眼前三人不曾大意轻敌、早有准备的话,非但受伤有机会避免,甚至还有见招拆招的余地!

    “这是什么刀?”其人脱口问道。

    三人招失利的原因固然因为云扬天意之刀招法超妙,妙到毫巅,但更主要的原因还在于天意之刀实在太过锋锐,非但足以弥补云扬功力修为之不足,更全无阻滞地突破三人的玄气防护,三人岂不心惊,明知此刻非是问话之时,仍是忍不住出声问

    “杀人的刀!”

    这句话却不是云扬的回应,而是下面紧随着三人冲起来的那两个老者,这两人尽都宽袍大袖,面容古拙,竟然猛地插入云扬与三人之间,悍然出手!

    两个人拦住了四季楼方的三名超级高手,在空大打出手。

    虽然四季楼所属的那三名超级高手每个人都是受了伤,伤势不轻,但其真实实力并未折损太多,这两名后来的老者人强行拦住三人,虽然是以二敌三,却是不落下风,就至少表示了……这两个人起码也得有差不多的层次!

    另边,四季楼所属之人已经第时间将杨波涛打晕,扛在了背上,然而单纯冲却是冲不出去的;不说铁铮已经急疾冲前,目标锁定杨波涛,光是外围重重设限的玉唐四方兵将,已是难以突围,然而打晕杨波涛那人显然早已有所盘算,即便是云扬亦有心拦截,可惜彼此隔着太远,竟也有心无力,无可奈何。

    “接着!”那人猛然将杨波涛的身子旋风般扔了出去。

    弑神弓弓手本早已在待命,但此际变生肘腋,对方将杨波涛扔出去的速度实在太快,即便以弑神弓弓手的应变,竟也没来得及在第时间发动狙击,毕竟高台周遭尽都是围观的百姓,狙击的箭矢若是没有奏功,落下来必然是要波及下面密密麻麻的人群,

    此刻,杨波涛之身已经到了数十丈之外,去势渐缓,却见人乍然自人群纵身而起,接住了他的身体紧接着又是用力推,将这具超过二百斤的身体,再次有如箭矢般的疾飞出去。

    可是这次,杨波涛的幸运不再了!

    咻!

    道寒光黑影闪过,空洒落串鲜血。

    在场有眼力好的,寻源看去,却是支玄铁箭准确地穿透了杨波涛的大腿。

    弑神弓弓手岂是等闲,刚才突变骤来,又有误伤百姓的顾忌,未能在第时间发动狙击,然而如此逃逸模式可又岂可再来,名距离较近的弑神弓手发动狙射,矢的,只可惜仅大腿,未能当真击弑命!

    然而彼端又有道身影出现,接住杨波涛的同时,又再次运劲扔出。

    铁铮暴吼声,推开了周遭之人,跃上了高台,声长啸:“杨波涛!~”

    手已经弯弓搭箭,居高临下,箭追魂!

    道流星,咻的声极速飞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