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又一次进阶

作品:《我是至尊

    首先是真银白银,银票千二百万两、金票两百万两,光是这两笔,就已经是笔相当不菲的收获。

    而这,还只是最普通的收获。

    玄石,三千七百块。

    玄晶,六百块。

    玄丹,五品玄丹三百五十六枚;六品七十五枚,七品十枚,甚至还有两枚品顶级玄丹。

    美玉,百七十五块!

    云扬将密室角的道暗门打开,发现里面满满的尽是各种奇异珍物,天材地宝!

    这让云扬都有些纳闷了。

    这位只是四季楼七月的副堂主而已;怎么自己感觉就像是抓了春寒尊主般?个区区的七月副堂主,真的会有这么大的权力,能够收敛这么多的财物吗?

    这也太恐怖了些。

    由于东西实在太多,多到无法拿走;云扬干脆将拿不下的大部分直接给了绿绿。

    这次算是破例,让某绿敞开的吃回!

    “啊呀呀……”

    绿绿直接乐疯了,个劲儿抽取其的能量,才不过两盏茶的功夫,绿绿便已经将那些材料的真髓尽数吸纳,只余堆堆的残渣齑粉留在原地。

    此次收获之尚有为数不少的奇异金属,除了其三四十块云扬能够辨认之外,至少还有十七块是云扬连见都没见过的!

    “将这些全都带回去,看看白衣雪的表现如何,若是好就给他吧……”云扬想着:“表现不好的话……哼哼……”

    最后最后,云扬燕过拔毛般的将密室之墙壁上镶着的所有夜明珠也全都抠了下来。

    在密室化作了片黑暗的同时,云扬化风而去,满载而归。

    这趟,真真是满载而归,除了绿绿吃的脑满肠肥摇头晃脑,时刻都保持着种想要打饱嗝的状态,云扬本人更是背着个大背包,偷偷摸摸的溜出去……

    那大背包是动用了沈玉石家里的几个床单接起来,才将应收获尽数打尽!

    而且这些还都是绿绿吃剩下的部分……

    除了等级太高云扬不舍得让绿绿吃掉的,其他的就是绿绿根本不吃的……

    但这对云扬来说,无论是太高级的还是太低级的,全都是好东西啊。

    别的不说,就说那银票金票……百万两就能杀春寒尊主,也许千万两就能杀年先生呢?

    人,定要敢想,万成功了呢?!

    幸亏现在已经是四更天了……

    ……

    云扬回到家里的那会;老梅和方墨非眼见云尊如此丢身份的打包归来,赶紧上来帮忙;而白衣雪白大剑客自重身份,对这等搬运小事全然不屑顾,只是神识扫而过。

    云扬乐得他不来,乐得他全无所见。

    要是真被白大剑客看到自己这边这么多适合他修炼剑气的……不要面皮的抢了去怎么办?自己现在可是打不过他的!

    人心隔肚皮,不得不防啊。

    然后又将水无音叫过来。

    水无音看到云扬运回来这么多东西,立即就知道了云扬此行顺遂,得手了!

    “你看看这些纸张……”云扬将大约半个麻袋的物事下子塞到水无音这边:“仔细查查里面有没有有价值的东西。”

    水无音全没提防,几乎被拍了个趔趄,正要说话,突然听见云扬欢喜的声叫:“呀,我的小乖乖们都回来啦!”

    “喵喵喵……”

    “喵呜……”

    “喵嗷……”

    “喵喵喵……”

    四团雪白的小绒球,都是巴掌大小的小猫儿,欢天喜地的冲过来,冲上了云扬的身上。

    水无音立即发现,自己这会居然没处搭手了。

    云扬左右肩膀上各自蹲着只,头顶上只,在腰上挂着只,再看,在屁股后边还悬着只……

    云扬笑哈哈的都抱在怀里:“这趟都辛苦啦……走走走,我给你们准备好吃滴,定好好犒劳你们……这些糙活儿就让这个哑喉咙的家伙去干好了,咱们玩去喽……”

    说罢直接带着几只小绒球扬长而去,走得那叫个潇洒肆意。

    老梅与方墨非见怪不怪,自行将云扬带回来的那些宝贝分门别类,然后搬进库房,妥善收存。

    水无音则是片无语。

    这是把我当长工使唤了……你还真不客气。

    感叹归感叹,叹了口气之后,仍是老老实实的抱着大堆不知道写了什么的纸张,回到自己房间,张张的仔细观视。

    这真是个细致的活儿,水无音感觉,估计普天之下,家里外边也没有人比自己更适合了……

    不过……

    这九天之令还有需要再出动下的。

    ……

    此际,云扬在修炼,而这次的修炼,比之以往大不相同,绿绿在刚才那次变故吃得饱撑死,心情空前愉悦,是以散发出来的灵气也是空前的充沛,端的沛然莫御!

    四只吞天豹外带头闪电猫;五个小家伙齐齐钻进云扬怀里,兀自安安稳稳;云扬能够清楚地感受到,五个小家伙的小肚皮贴着自己的肌肤,随着呼吸微微起伏……

    大抵是种暖暖的,好舒服的氛围……

    而云扬也进入了深沉的调息之。

    二三四三个白白在这次突袭行动都承受了不同程度的内伤,若是依高阶玄兽的自我复原,起码得修养个几个月,到底还是幼兽,自我修复机制有所差异;但在绿绿点也不心疼的强势输出生命之气氛围之,前后不过是半个时辰就已经全部恢复,然后就是……

    五只白白又起褪毛了……

    云扬盘膝运功,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被白白们褪了层又层的白毛淹没……他只感觉到,今天修行玄气的运转出奇的活跃。

    不断地有天地灵气涌入自己的身体经脉,然后迅速汇拢于丹田,其过程之速,快得难以想象。

    而从神识空间内冲出来的生命源气,亦在全不间断地强势冲刷经脉;还有来自于麒麟鱼的神妙灵气,也不断的扩充经脉,这些助力层层强辅之下,令到天地之间的灵气,便如浪潮般,波波的涌来。

    汇集到云府上空,然后刹那间消失不见,然后又是团……

    ……

    这天晚上,水无音,白衣雪乃是在察觉了周遭氛围不大对劲之后,才开始修炼,得益固然不菲,却远非另外两人可比,老梅和方墨非这俩已经是见过这种情况多次,自然选择在第时间就放下所有的事情,全心投入修炼状态之!

    日上三竿!

    这会的天唐城自然是阳光普照,风和日丽。

    然而云府的上空却是片云雾蒙蒙,视野模糊。

    那是海量的灵气被吸引到了这里所造成的特异观感。

    持续修行了整夜的老梅只感觉身体内的经脉极限鼓胀,整个身体好似要撑爆炸般,突然声长啸,宛如穿云裂空般急疾响起。

    浑身上下骨骼亦随之噼噼啪啪阵爆响。

    及至老梅当真睁开眼睛的时候,头长发根根飞扬而起,目两道精光电射而出!

    重山,突破!

    而方墨非那边,浑身上下也是青气盈盈,他此际也已经积累到了重山巅峰极限……距离九重山,只差步之遥!

    只待另个机缘,就可突破至九重山境界!

    而白衣雪此际也是满心诧异,因为他的修为也在这夜之间突飞猛进,获益良多……

    别的不说,光是他尚余的些许内伤,原本预期至少还得至少数日疗养才能痊愈,不想只在瞬息之间,便已彻底恢复,再然后,面对那山呼海啸般的灵气狂涌而来,即便是以白大剑客的超强修为,也俨然生出了有种“来不及消化,直接被灌进身体”的怪异感觉。

    这,这还是练功么?

    这分明就是躺着也能晋级的趋势啊?

    这地方,果然是奇妙之极,缘法多多。

    白衣雪的阅历修为见识自然要远超老梅、方墨非乃至云扬本人,自然不会错过这样可而不可再的缘法,竭尽所能挤压丹田空间,要趁着这次机会令本身功体有所增长!

    毕竟修为高深如他,想要再进步,错非数十年的水磨功夫根本难得寸进!

    白衣雪对于当前状态,更抱有个奢望,若是能够持续下去……我没准就能突破大圆满的极限境界;达到更上层楼的天玄者境界!

    若是这能那个样子,自己纵使还是抵不过那君莫言;但想要在剑客榜上前进两三个名,攀升到前三……还是很有点把握的!

    白衣雪的身上遍布紫色氤氲,这会的他,真的是在竭尽所能的吸纳天地灵气……

    又或者说,他根本就是在拼命!

    同样在拼命吸纳天地灵气的还有水无音;他固然不知道这次的天地灵气泉涌因由何来,却不会错过这样的天赐良机,作为灵族人的他,尤其他的禀赋先天就有所不足,想要让自己的修为前进步,当真是比登天还难。

    而此时此刻的灵气密集度与生命之气的密集度,却让水无音早已放弃修炼的心升起了强烈的希望!

    今天不要求很多。

    只是能够将自己的先天有缺之伤痊愈,就已经心满意足!

    随着太阳渐次升高,百姓所造成的喧嚣声音也越来越大;院子里的雾气也在慢慢的消散,附着在花花草草上……

    终于……

    云扬只感觉浑身上下的经脉血管骨骼几乎要撑破自己的身体了,终于在阵剧痛之,清醒了过来。

    “绿绿!”云扬后怕的喘口气,就怒喝声。

    绿绿这时才知道自己竟然又差点闯了祸,缩着枝叶缩着藤蔓只露出点点嫩芽儿,探头探脑:“啊呀呀~~”

    居然副不好意思的样子。

    &&

    <推荐本书,尘骨;书荒的兄弟们可以去看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