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修罗!

作品:《我是至尊

    满大街,足足五六百人,突然间人人都是站了起来,刀剑齐出,寒光闪烁,四面方向着云扬扑了过来。

    人人脸色狰狞,身杀气。

    云扬就像是被洪水围困的孤岛般,突然间四周就全是惊涛骇浪。

    刀剑闪烁。

    菊晨身子急退。

    然而,菊晨原本急速退离的身子刚刚才退出三步,却愕然察觉自己被抓住了。

    回头看之下,却见云扬俊逸的脸庞仍在眼前,兀自脸好奇的问自己:“菊晨,这里怎么回事?半点都不好玩,就只有危险吧……”

    菊晨的肩膀被他牢牢抓住,如同被个铁箍桎梏,全然无法动弹,俏脸发青、呵斥道:“放开我!”

    “别说胡话,我这是在保护你!”云扬目光冷意森森:“我这个人,最是怜香惜玉了、此际这么危险,我怎么放心你个人涉险。”

    除了周遭人头涌动,杀机浮现,四周房顶亦同时无声无息地腾起来队队黑衣人,人人手皆是张弓搭箭,寒森森的箭头,向着这边。

    菊晨眼露出极端恐惧的神色:“放开我!快放开我……”

    云扬脸色如铁,淡淡道:“我最是怜香惜玉,你只需要告诉我,谁让你这么做的;个名字,我就立即放开你,否则你也看到了,对方多半不会顾及你的小命,只怕马上就要下令放箭了!”

    果不其然,对面声冷厉声音骤起:“放箭!”

    与此同时,菊晨猛地瞪大了眼睛,满眼尽是不可置信、无限恐怖。

    触目所及,满天满地都是黑色羽箭,竟然连黄昏最后的点光芒也尽数遮蔽,夹杂着死亡的色彩,将视野完全充满!

    菊晨忍不住发出声尖叫、充满了即将丧失性命的哀吟。

    对方,居然丝毫也不顾忌自己!

    云扬手将菊晨往身后放;另只手平平伸出,在空看似缓慢,实则却是极其迅速地连续画了十几个圈。

    股玄奥至极的玄气,从掌心油然发出。

    他边画圈,身子边随之转圈,身遭遍布神异玄气流溢。

    噗噗噗……

    超过千之数的大量羽箭,在接近云扬身周大约三尺之地,似是遭遇了什么阻滞,反正就是集体箭头往下,就在云扬身前,噗噗噗坠落。

    不过瞬息之间,云扬前后左右,已然遍布密密麻麻的箭矢、望之心惊、睹之动魄。

    无数箭矢尽数深深地插在地上、宛如座箭狱!

    “你再不说,可就真的没机会了。”云扬脸色冷淡,抓着菊晨,身形晃动,淡淡道:“菊晨,你只有这最后次机会了。”

    菊晨双美眸此际已然吓得散乱茫然,慌乱万状地说道:“是……是太师府的人,是太师的第幕僚程梦涵找到我,要我……”

    “程梦涵?太师府?”云扬目光动,淡淡道:“若是你今日能够得活,记得千万不要再回青云坊,否则,我必杀你!”

    云扬话音未落,右手陡然震,菊晨尖叫声,整具纤弱的身子,被云扬直接扔了出去。

    这掷,足足横跨了百丈空间,菊晨整个人好似腾云驾雾般逸出伏杀陷阱范畴。

    菊晨蓦然流下泪来,在半空勉强回头,声音在风微弱传出:“对不起……”

    然而,道好似闪电般的急疾剑光从处房顶上突然亮起。

    闪而过。

    菊晨惊叫声还未发出,那道剑光早已经将她斩而断!

    鲜血突然弥漫了半空。

    云扬眼神冷漠地望了空的两截身体分作两个方向落下,目光没有丝毫波动。

    “杀!”

    两侧前后,无数人挺着刀剑,向着云扬狂冲而来。

    云扬仰天深深地吸了口气,嘴角露出丝淡淡的温柔笑意,喃喃道:“好久,好久……没遇到这种事!”

    “都不要出手!”云扬声大喝。

    随即,右手翻,道绚烂刀芒,瞬时照亮了整个昏暗的街道!

    只见云扬的手,赫然多出了把刀。

    这把刀,在出手的那刻,还没有什么凶厉的感觉,反而是……每个见到这把刀的人,都如同是看到了片温柔的彩光。

    那感觉,就好像是突然间坠入了场美梦之,满目尽是梦里落花、无尽绚烂。

    这把刀,前半截似乎是虚幻不实,难以具体描绘,相对实在的后半截,却也让人有种如梦如幻,玲珑精巧,说不出的让人喜欢感觉。

    “刀不容情!”

    云扬刀光闪。

    正前方冲过来的三四十人,人人都见到了道绚丽的刀光,只有道!

    但却是向着自己的眉心,遥遥而来!

    眼见刀光由远而近,人人都不禁生出同样的感觉。

    无可匹敌!

    无法抵挡!

    无能抗拒!

    这刀的绚烂,甚至早已吸引了承招者的全副心神,竟连躲闪的念头也生不起来。

    刷!

    面前二十多人,竟同时从眉心位置开始,显现出道细细的红痕,明明身体还维持着往前冲的趋势,却在冲着冲着的过程,整个身子突然间从间裂成两半。

    云扬刀发出,并无丝毫停顿,径自个旋身,俊秀的脸上,仍是之前淡淡的笑容,而第二刀,却亦已经从他手悄然爆发。

    “道不容情!”

    与前招刀不容情不同,这招,宛如至为灿烂的光球,突兀炸裂,无数刀芒,以云扬为原点,向着四面方的飞射开去。

    噗噗噗噗……

    连串的人头就像是喷泉喷上来的肉球,咕噜噜的飞起半空。

    招天意初式“刀不容情?道不容情”之后,超过五十人陨落于此招之下,尽数刀两断,身首异处!

    然而此次围剿之人极多,后续来者全然无视陨落的许多同伴,端的前仆后继,鼓勇再攻!

    眼前,又有数十人来到了云扬面前。

    云扬个飘身,袭紫衣闪动之间,不闪不避,人刀强势迎面扑入了人群之。

    紫衣飘飘的云扬手刀芒电射,面容冷淡温柔,刀双杀,左边刀,人惨叫从头到脚分成两半;右边刀,人人头冲天暴起。

    跨前步,刀光闪动,十几把兵器齐齐应声断裂,几乎在同时,还有连串人头亦随之飞起,噗噗之声不绝于耳!

    云扬大踏步往前迈进,脚下停不停,刀光连绵不断,宛如条从天到地从前到后从左到右完全连成气的光线。

    天空飞起的人头落下,云扬左手信手轻拍;颗颗人头便如是炮弹般飞出去,但凡砸在人身之上,被砸者便要即时吐血。若是不凑巧砸在人的脑袋上,两个人头起爆裂,端的桃花朵朵开……

    云扬自始至终声不吭,恬淡冷静,大踏步前进、却是无尽杀机降世、屠戮人间。

    所过之处,尽是片尸体残骸。

    此际杀人,当真比切菜还容易。

    所有冲到他面前的敌人,甚至都来不及出招,云扬随手刀,便已就此解决,从事发直到现在,云扬已然冲出了三十丈,然而云扬的步步,每步的间隔都是恒定的距离,就像是位绝美的舞姬,踩着精确的鼓点,在片血雨腥风,翩然起舞、风华绝代!

    蓦然,紫衣飘扬,云扬的身子首次如同朵云雾般悠悠飘起,两只脚噗噗噗踩过六个人的人头,在那六颗人头如同六个西瓜同被砸烂的同时,云扬轻飘飘的落下,刀芒闪,将正要逃走的三个人刀斩落!

    鲜血如彩虹般急疾飞窜而出,满目尽是瑰丽与血腥……

    噗!

    云扬身形再起,脚又自踩在个人头上,这次却是身形稍坠,非是云扬轻功有差,而是刻意如此,那人的脑袋被他稍挫的身形生生踩进了胸腔,进而整个人都踩扁了下去,云扬借势缓缓下坠,紫色衣袍,在晚风翩然若飞,刀光如游龙,环绕圈,最后十七名刺客,亦先后身首两断、魂走九泉!

    地上多了个肉饼。

    漫天飞起的断刀残剑落下,云扬左手伸出,纤细如女子的手指轻轻扣起,随即如鲜花绽放般弹出。

    噗噗噗……

    空数十断刃就此改变方向,好似流星赶月般极速飞出,随即噗噗噗噗之声大作——

    却是那些已经被吓破了胆子、正自四散奔逃的刺客,无例外尽数后心处突然飚出血花,头栽倒在地!

    道道黑色流光弥漫苍穹,却是已经插在地上的羽箭不知什么原因突然同时飞起,嗖嗖嗖……

    墙头上的弓箭手刚刚拉开弓,突然间人仰马翻,纷纷栽落下来。

    此际的红灯区大街上,便如是醉血腥的屠宰场般,目测至少超过了四百名死者,悉数倒落在了地上,却唯留片静寂。

    此役,没有伤者,全都是招毙命、共赴九幽。

    团灭!

    噗!

    最后个弓箭手从墙头上跌落;他看势不妙转身要逃走,半截身子已经跳下墙头,支箭却从他的后颈穿入。击毙命。

    云扬紫衣飘扬,卓然站立,番屠戮之余,身上紫衣仍旧尘不染,右手举刀,向着阴暗之处的六个方向,分别用刀尖点了点,随即,刀尖上扬,点着两个高处的房顶角落,淡淡道:“出来吧!”

    黄昏最后的光彩,映射着云扬的脸,竟仍如之前那般的淡然,仍旧片的平静温柔笑脸。

    此际的云扬,便如同个外出游玩的公子哥儿,身的慵懒倦怠,嘴角微微含笑,似乎在对着夕阳感慨,感慨这人世间的美景如此瑰丽绚烂。

    充满了种难言的惆怅、还有赞赏。

    但他的脚下,却是由四百多具尸体之鲜血所汇流而成的赤红血海!

    暗处隐藏着的数人只感觉股寒意瞬时间从脚底冲了上来,所有人都感觉头皮麻,浑身上下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这……这就是太师让我们来杀的纨绔?

    如果说,现在这样的都算是纨绔的话!

    那我们算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