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若英雄心寒。。。

作品:《我是至尊

    直到又拐了个弯,铁铮这才追上云扬的战马,却愕然发现马背上已经没有人了。

    “糟糕!”铁铮浑身个激灵:莫非这是奸细?

    若是此人后来所杀的那些人都是冤枉的,那可就真的惹动滔天祸患了……

    自己这个黑锅不但背得大,且瓷实至极……

    但,仔仔细细地查了好几遍,最终确认:没有个冤枉的!

    这些人,的确都是罪魁祸首、此次事件的源头所在!

    铁铮顿时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这是咋回事呢?

    铁铮脸迷茫的挠头,这事儿……貌似咋想都想不通呢!

    铁铮头雾水的回到营地,眼就看到那王子奇正站在营门口东张西望,脸迷惑:“大帅,你们都干啥去了?怎么我营个人也没了……”

    “你装什么糊涂!”

    铁铮暴怒的跳下马,抓住某人就是顿狂揍。

    揍完,才喝令:“把这混蛋捆起来!”

    王子奇鼻青脸肿口鼻流血,兀自个劲儿叫唤:“这是咋了?这是咋了……”

    这顿揍,冤枉之极!

    ……

    等到铁大帅由王子奇口得知始末,再串联已知所有切,看似有所明悟,实则仍就只得目瞪口呆,除了肚子郁闷,居然啥也说不出来。

    因为……这事儿根本就无法上报。

    别人冒充你的副将,你居然没认出来,这本来就是天大的笑话,此事要是发生在战场上,你知道这种状况能够应发出何等后果吗,动辄就是全军覆没好不好……

    就只说眼前,现在是杀对了人,若是杀错了呢?就算只是杀错了个人,你都无法交代好不好?!

    你铁铮怎么就能糊涂到这等地步?

    铁铮可以想见若是自己将今日之事上报,自己将会受到的诟病,所以只能哑子吃黄连,装作啥也没发生。

    只是心疑惑:那冒充副将的人是谁?杀人居然杀得这么精准,不会是秋老元帅吧?……

    “你那副将不错!当真不错!”

    老元帅秋剑寒见到铁铮交令,大加赞赏:“干净利落,直接动手,颇有老夫当年的风范……不错不错,应该给予嘉奖,重重赏赐。”

    铁铮脸菜色。

    “你还知道不好意思吗?你说你去了就去了却废什么话?直接拿下不就得了?去了还在那问人家该当何罪?你跟这帮读书人讲理你讲的过么?既然能动刀,那就别废话,动刀才是咱们的老本行!”

    夸完了王子奇,老元帅指着铁铮的鼻子顿大骂:“若不是那王子奇果决,直接下手,你现在多半就被人家绕进坑里!你说说你……按道理说你大婚在即我不应该骂你……但是你他么的是长了副猪脑子么?!你这种货色居然能娶到老婆,你那老婆得多瞎啊!”

    铁铮灰溜溜的回营。

    带着对副将王子奇的嘉奖令,升官的令旨;满心郁闷。

    “我?”王子奇指着自己差点被打塌了的鼻子,也是惊奇万分:“嘉奖我?我升官了?为啥啊?我我我……我啥时候又立了功?……”

    看着周围同僚有的脸羡慕,有的脸佩服,王子奇真正的蒙了:“大帅……这……”

    铁铮勃然大吼:“给老子闭上你的鸟嘴!你他么升官了你还委屈是吧?得了便宜还卖乖是吧?左右,给我上!”

    噗噗噗……

    王子奇被打晕、被替代、然后立功受奖、之后又遭暴打,连串的遭遇尽都好像如坠五里梦里,忙茫然不知所措……

    而此事的始作俑者、罪魁祸首、幕后黑手云扬此际却是心怀大畅、欢欣鼓舞!

    今天通痛快淋漓的斩杀,可是足足斩杀了两百人;这倒还在其次,让云扬更为动容的是,

    绿绿这会呈现出宗空前的活跃状态,显然今日也有得到他所需要的那种不平之气,而且,今日所得,格外的强烈!

    本来在云扬想来,这些个书生虽然立心不良、行止有亏,但也还不至于当真就是丧心病狂、当真意欲于玉唐帝国不利,现在看来,这些书生竟已沦为现实意义上的坏人,绿绿所收聚到的不平之气,已然是铁证,无可辩驳!

    “其实搞事的这些人,每个人心里都清楚明白,上官将门乃是真正的英雄。但他们虽然明知道真相是什么,却还是选择这么做、立心又何止偏差。

    而这些人的举动,触动了整个军方,甚至绝大多数平民百姓的不平,所以才形成这次格外多的不平之气吧……”云扬心思忖。

    “不错,越是这种人,就越是该死!”

    “明知道是非黑白真相事实是什么样子的,但为了达到他们的目的,却还是要混淆黑白,错乱是非;他们不该死,谁死?!”

    云扬哼了声:“以后再见到这样的货色,见个杀个、哪有那么多时间跟他们废话!”

    连历史都要扭曲,只会信口雌黄的家伙,学问越深,危害只会越大。

    云扬这次杀得毫不手软,此后,若是还有类似的际遇,只会下手更狠更毒!

    当然了,这种事云尊大人肯定是不可能亲自出面的,借用别人的手,送了别人场大功劳、正是借用的酬劳,暂时取代的酬谢!

    那位很有运气的王子奇偏将,头雾水的领了个大功,挨了顿暴打,还背了个大黑锅。其实说黑锅倒也未必,因为,就算云扬不这么做,他还是要出任务,最终也差不多的说……

    就在当天,官方面尚未来得及组织反扑、直斥军方横行不法,若不严加惩治、国将不国云云,皇帝陛下的圣旨就已经昭告天下。

    “……尝闻儒以乱法,侠以武犯禁;今玉唐士子不分黑白,颠倒是非,歪曲史实、罔顾忠义,信口雌黄,抹杀忠良,抬举奸佞……如此做法,与乱臣贼子何异?”

    “上官将门,耿耿丹心,玉唐山河皆见证其满门碧血忠魂;其满门皆舍身报国,忠烈捐躯,偌大家族,死伤殆尽;直至残余孀寡稚子、报国之心不息;为国付出全家满门切的忠良贤臣,竟惨遭污蔑为乱臣,天理公道何在?仁义良心何存?前后百五十年岁月,忠臣尸骨未寒、英灵未远,却承这般混淆是非,颠倒黑白之污蔑,九泉之下,何能瞑目也!?”

    “……干儒生饱读诗书,理应明晓是非,为国分忧,为忠良扬名;却为莫名之私,为此大逆不道之举,挑动民怨,寒忠良之魄,伤烈士之心……皇天后土,不能忍也;此罪责,不杀之不足以平民愤,不诛之不足以安忠魂……”

    “……即日起,凡有再持此言论者,九族尽诛!玉唐儒门,该当引以为戒!碧血忠魂、青史留名、该当万世流芳,不容乱法者口诛笔伐……”

    皇帝陛下此次所下圣旨,严厉得超乎寻常。透着圣旨,都能够可以清晰看到皇帝陛下那铁青的面色,暴怒的神情,以及……那冲天的杀气!

    随着圣旨昭告天下,场风波即时消弭。

    而皇帝陛下的下令追究,亦令所有天唐城曾经参与这件事的读书人,集体倒了大霉。

    “已然身死者,罪有应得,尤须追究其家族连带罪责;侥幸偷生者,铁卷记录在案,终其生,不得录用!”

    所谓十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不少人心苦读,甚至用各种渠道扬名,博取名望,便是为了有朝日金榜题名,入朝为官。

    这道追责令出,等同是直接断去了这些人的仕途前路!

    顿时哀声片、络绎不绝。

    皇帝陛下此举的雷厉风行,端的是快刀斩乱麻,直接在杀人之后,立即颁下圣旨。幕后主使者手的人都被杀光了,就算有心想要闹事,也已经是有力难施,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无可奈何。

    根本没可能再有什么反弹、反转局势。

    手下可用之人被这帮杀胚股脑儿杀了九成;剩下的也都是前途尽毁满肚子埋怨,根本无人可用。只是在朝堂上兴风作浪,又有什么用处、

    而且皇帝陛下现在正在气头上,双眼珠子都是绿的,真要是跳出来闹事情,恐怕会被蛮不讲理的起干掉。

    所以官们尽都是识时务的喊了几句陛下圣明就完事了。

    跟追责令同颁布还有另道旨意,乃是皇帝陛下对上官将门进行的抚慰;军方两位老元帅亲自出马,锣鼓喧天,送慰问品前往上官老宅,声势浩大、轰动全城。

    无数被煽动的民众幡然悔悟,痛哭流涕,自动自觉地前往上官家族门口跪拜道歉,声泪俱下、意态虔诚、满脸满身满心尽是忏悔之意。

    上官家族在经过了几天的极度憋屈之后,终于迎来了朗朗青天。

    上官家族门前,跪倒了黑压压的大片。

    “我我该死,我扔过臭鸡蛋……”

    “都怪那些人,胡说道,我也该死,竟然信了……”

    “我恨我自己,大字不识个,却跟着别人起哄,当真该死……”

    “祈求将门原谅……”

    “请求将门原谅,小人时糊涂……”

    ……

    然而上官家族族人此次却没有任何人出面接受道歉,更没有半点安抚之意,就只得府管家出来说了句:“家里全是女眷幼童,不便出面招呼,还请诸位尽速散去,招呼不周,在此告罪。”

    只说了这句话,其他的什么都没说。

    但那话语的淡漠,与那种心灰意冷的感觉,却是萦绕在每个人心底。

    干群众尽皆茫然无措,感觉似乎有哪里不对,却又说不出来。

    只是在上官门前踟蹰不去。

    也有人心愤愤,不就是误会了你们嘛,我们都道歉了,都说对不起了,你们还想怎么着啊……

    秋老元帅与冷刀吟两人联袂来到了上官门口,看到上官老宅周遭聚集了这么多人,还以为是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快步过去问才知道怎么回事。

    看着上官将门的大门被涂抹的污秽不堪,上面居然还有清晰的排泄物,到现在还在臭气扑鼻;再看看这群干了事儿来请求原谅的人……

    秋剑寒勃然大怒,老元帅大踏步走到上官大门前,跃上了大门楼子,戟指破口大骂:“你们这群混账东西,居然有脸面来这里道歉?!还能不能要点脸?人!总该有点底线吧?!”

    “这百五十多年的漫长岁月,上官将门为了玉唐帝国安稳,数代男丁尽数死光死绝,而今只剩下满门孤寡,而你们这些享受着平安喜乐的被保护者、却偏听偏信、听信那等不知所谓的谣言,群起闹事,围攻将门,你们还有没有半点良心?!”

    “你们寒了将门之心,当初什么难听的话,难堪的事都做了出来,现如今知道了事情始末,以为来这磕个头,说个对不起、表现下忏悔,就完事了?你们这群忘恩负义的混账东西想得真美啊!上官将门家子、几辈子都在疆场上浴血厮杀、直至马革裹尸,他们保护的,就只是你们这么群全然没有良心的乌龟王蛋!”

    “道歉!?忏悔?!亏你们说得出口!看到你们这些人,我都为上官将门牺牲在沙场的兄弟们不值!浴血厮杀,马革裹尸,数代人前赴后继,忠心耿耿!却就只是保护了你们这样的群白眼狼!忘恩负义,数典忘宗,恬不知耻!”

    “卑鄙、无耻、下流、下贱、下作!”

    “你们可曾听到将门忠魂在九泉下的哭泣?你们可曾看到,碧血忠魂在愤怒?在不值?有了这样的事情发生,你们让将士们如何再甘愿拼命征战?难道,拼命赴死马革裹尸就为了保护你们?你们算什么东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