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玉唐,天下之敌!【第四更!】

作品:《我是至尊

    “千人不够!”亲卫队长脸色严肃:“再调两千人过来!从今天起,这些酒,就是我们的命!哪怕是三千兄弟全部战死,但,这些酒,滴,也不能少!”

    “这里不仅仅有我们兄弟,地下……还有百万兄弟忠魂,在等着!在盼着!”

    亲兵队长眼圈泛红:“我们等那天,与所有兄弟,所有……活着的,死去的兄弟,起举杯!”

    “只要想到那天,那刻,只要让我经历那天,那刻,那杯酒……此生,无憾!”

    十月十,天唐城开始宵禁,净水撒街、黄土垫道;街面上巡逻队伍更是直接增多了三倍。

    玉唐城所有商铺,店铺不分来历、背景全都接到了通知。

    个月内,不允许有任何纷扰滋事。

    违者不问缘由直接停业,月内不得再开,所有后续等到个月后再说。

    十月十二日。

    些较大的商铺和重要建筑门口都开始了打扫,披红挂彩,派喜气洋洋。

    十月十三日。

    城外驻扎的各国军队,已有三家抵达。

    与其余早已预定要来的各国军方代表,亦都在络绎不绝的渐次接近之。

    十月十五日。

    东玄帝国有“军神”美誉的寒山河寒大元帅率军抵达。

    天唐城,整个为之沸腾。

    此际却不是欢喜雀跃,而是仇恨沸腾、简直恨不能将之千刀万剐、除之而后快!

    东玄与玉唐前不久才刚刚完结役,那役,作为得益方的玉唐帝国仍旧付出了数十万的伤亡!牺牲将士血迹未干,尸骨未寒、英灵未远;而寒山河,就这般轻车简从,施施然地来到了天唐城、岂不引动群起沸腾!

    股股暗流涌动、反响空前。

    “太平国书,来者是客;军人盛事,醉方休。亘古独有,只此家;千古传诵,美名永垂。不让英雄蒙羞,莫使英魂有愧!”

    短短几个字的传单,由数万名军人,挨家挨户的派送。

    三名军人队,个敲门,个上前敬礼,双手奉上传单。还有个在后面抱着厚厚的大摞传单……

    “还请理解,这是无数兄弟的愿望,感谢成全!”

    每家都送了张;每个客栈,每个商铺……

    只要是有人的地方,玉唐的军人们都是送去了张同样的传单。

    来者除了是仇敌,还有层身份是军人、与玉唐将士般的铁血勇士,他来此的目的,乃是为了祝同为军人身份的体征铁铮婚宴,更是无数东玄将士而来,纵使双方立场迥然,至少在此刻,该当给予应有的尊重、敬意,有什么仇怨,他朝战场上解决便是,却决不能在此刻妄动!

    潜藏的暗流瞬息之间便被平复了下来。

    有些还没被送到传单的老人,早早地就打开大门,做了饭菜,沏了茶水,摆在门口。看到发传单的军士走来,极尽挽留。

    “孩子,好好干,好好打仗!”

    “保重!我们理解你们!”

    “孩子,以后上了战场,多杀几个,我家老二前些天刚刚战死铁骨关,看到你们,就像是孩儿又回家了……定要吃口饭,喝口水,休息会再走……”

    “辛苦了。”

    位老太太,死死地抓着将士的手,轻轻抚摸着那位官兵脸上的刀疤,脸上,满满的尽是怜惜……

    “孩子,你受苦了……”

    ……

    每个去撒传单的军士,回来的时候,都是肚皮涨涨的,眼圈红红的。

    ……

    城内片安静。

    城头片平静。

    还有城外,也尽都是片肃静。

    半个大陆的将军,齐齐云集于此,旌旗飘扬,猎猎随风。

    寒山河缓步走出帐篷,来到个地势稍微高些的小土丘上面,遥望天唐城。

    萧萧秋风扑面而来,几乎刮得人立足不稳。

    但寒山河直静静地站着,遥望着天唐城上的旗帜,遥望着天唐城上今天格外精神饱满的玉唐兵士,久久的凝望,动不动。

    “大帅。”战歌走上前,手托着件披风。

    寒山河摇手制止,只是深深凝望,喃喃道:“玉唐……国运未衰啊!”

    战歌等三人站在寒山河身后,睁大眼睛去看……

    大帅,您这是从那看出来的,我们怎么啥也没看出来呢?!

    “你们知道么?”寒山河轻声道:“大陆这么多国家,甚至,现在也有别的国家对我们虎视眈眈,但老夫从来没有将之放在心上,唯有在对战玉唐的时候,老夫哪怕明知是计,也要亲自出手?这是为何?你们事前不知,事后也不曾议论过么?”

    三人楞了下,仔细想了想,貌似这些年来还真是如此。

    寒山河只是在与玉唐帝国开战的时候,才会亲自出手。对于其他的国家,只是派出自己三人之的个或者别的将领,他本人从来都不予理会。

    以前只以为大帅乃是自视太高,不屑出手,现在看来,竟是另有缘故?!

    “敢问大帅这是何故呢?”战歌挠挠头,不解的问道。

    “大陆名将排行榜,虽然只是个吸引眼球的噱头,但那其的很多东西,很是值得揣摩二。”

    寒山河眯着眼睛,迎着秋风,淡淡道:“你们可曾经注意过,现在的大陆前五十的名将排行榜,玉唐帝国方面可是占据了十七人!这个比例……比我们任何个国家都要高。”

    “而排在前十的名将,玉唐所占据的比例更加恐怖,足足占据了三席!”寒山河淡淡道:“或许你们都不知道,当年,大陆名将排行榜前十,玉唐帝国曾经占据了其的七席!”

    “七席?”边的木无韵和高寒同时耸然动容。

    战歌脸色震,道:“可是上官将门的缘故!?”

    “不错,当年的玉唐七大名将,其有五个位置都归入上官将门。还有两个人则是玉唐老帅,现在也早已经故去多年,但当年的玉唐军方辉煌,委实是震慑天下!纵使老夫如今思之,也要惊其三分,惧之七分,当年若非是里应外合,三国联军同时联合布下三十六面埋伏,将玉唐上官将门大将尽数斩落,恐怕这天下早已经尽入玉唐版图。”

    寒山河声音沉重:“那役之后,玉唐虽然再无力扩张,但,名将帅才却仍是层出不穷,不管是什么年代,玉唐的名将,总比其他的国家要多很多,也要强很多。”

    “你们可知道这是为何?”

    寒山河声音愈发的沉重。

    “这是为什么?”高寒有些不服:“难道玉唐人的军伍天赋就这么的高?人才就这么多?”

    “非也!”寒山河淡淡道:“玉唐之强,更多源自于他的地势。玉唐帝国自从建国以来,帝都就坐落在此天唐城。整个玉唐帝国疆域,乃是半个大陆的心地带!”

    “玉唐帝国最强大的地方,就是因为其……七面受敌!”

    寒山河深深叹了口气:“玉唐帝国所属的将军,几乎每年都在打仗!随便那位将军,都是惯经沙场、身经百战的战将!”

    “这里所谓的身经百战,是真正意义上的身经百战,而在我们东玄,大元看,天赐,紫幽四大帝国来说,除了极少数的几个将军之外,其他人就算曾经得到过身经百战的赞誉,实则,也不过就只是美化词,或者,就是谬赞;除却玉唐帝国的将领,罕有那个国家的将军,敢自言自己曾经身经百战,实际上真正打过这么多战阵的将领,纵观整个大陆只怕都不超过三十之数。”

    “然而玉唐帝国的将军,每个人都是真真正正的身经百战!甚至,数百战!”

    “他们甚至不止是在用生命战斗,而是用生战斗,这个的差别,你们懂么?”

    “我们面对的战争,大抵都是跟另方势力对抗;但人家玉唐帝国的军人,他们是打了东边,再打南边,再打西边,再打北边,甚至,还要打东北,西南,等等……”

    “因为,不管他们来不来打我们,我们都会去打他们!这是种永远没有尽头的循环,任何方都没得选择!”

    “如此圈轮下来,身经百战而且还能够活下来的人,岂能不可怕?”

    “偏偏大陆上的任何个国家,想要开疆扩土,都绕不过玉唐!”

    寒山河说了这么大段,有些疲倦,叹息声:“所以……玉唐之强,天下公认!不得不认,不能不认!”

    “我老了,纵然勉力支持,也打不了几年仗了。但你们定要记住,日后在战场对上玉唐帝国将领,无论对方是谁,有名没名也好,千万不能有丝毫的掉以轻心。若是玉唐持续不灭,那么,将来能够统这个天下的,必然就是玉唐帝国。”

    “除非玉唐先步覆灭,其他国家才会有机会乱世争雄。”

    “其实,这何尝不是我们四国彼此之间很少战争,但却都对玉唐出兵的根本原因。”

    寒山河轻轻说道:“玉唐,天下之敌!天下皆畏之!”

    “看此刻,城头上的军人。”寒山河目光抬起。

    战歌三人随着他的目光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