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上官将门

作品:《我是至尊

    凌霄醉这剑阴损至极。

    旦催动高阶玄气,将会引爆沉积于体内的剑伤反扑,在自己体内极端爆发,这等于是给自己加了个莫大限制!

    从此之后,自己再不能动用超过重山的力量!

    这剑的促狭,让何汉青咬牙切齿!

    ——凌霄醉绝对是故意的!

    他分明就看出了自己是谁,却还是出手,就是要陷自己于危局之!

    可是自己能说出真相吗?自己旦道破个真相,暴露真面目的就是自己,人家凌霄醉找上的乃是何汉青,可不是春寒尊主!

    此番变故、此番屈辱只能生生吞下而已!

    何府最偏僻的侧,此处的地皮已经被整个掀起;里面囚禁的那九个人,原本绝无任何脱出桎梏的余地,现在却也已经被悉数解放。

    此际,正自地往外连滚带爬逃生、虽然体态虚弱,但求生欲望却是旺盛。

    而与何汉青照面之刻,九个人的眼尽都流露出来愤恨之极的神色。

    何府的护卫有几个人惊魂初定,眼见变故再生,就要上前将这九个人拦住,意欲问个明白。

    何汉青深深吸了口气,眼闪过道阴毒之色,却随即颓然叹气,摇摇手,道:“放他们离开!”

    这又是个陷阱。

    是凌霄醉设下的更狠辣陷阱,现在凌霄醉看似已经离开了,但何汉青却清醒的意识到,他并没有真正离开。

    他将这几个人解除了束缚,却未曾直接救走,留在这里让他们自行逃生。

    真意为何?

    自己若是再对这几个人下手灭口,那么,凌霄醉绝对会立即出现,出手搭救。

    而且,那个时候他就有了杀死自己的理由!

    所以,这几个人虽然知道了自己的些秘密,自己却不能杀之灭口!

    甚至还要小心保护他们不能出事,否则,凌霄醉仍旧会前来兴师问罪。

    对于这件事,何汉青郁闷之极、却又无可奈何!

    玄气被封锁,身子受重创;神魂幽途血肉冥路在没有恢复的时候是绝对不能施展的手段。

    “凌霄醉!我与你……势不两立!”

    何汉青又吐了口血,颤巍巍的站起身来,却又踉跄了下,几乎摔倒。

    那九个残兵满脸怨毒地扫视了何府眼,沉默地互相搀扶着往外走,四周何府侍卫无数,却是没有人出面拦阻。

    终于,九个人彼此支撑着走出了何府大门,随即,消失在人潮之……

    有缘见到这幕的许多人不禁心问,难道凌霄醉所言竟然是真,何老这位玉唐大忠臣真的有做某些不堪之事,那九个残废岂非就是明证!

    ……

    凌霄醉走了!

    但青云坊的生意更火爆了。

    而且来来往往的客人,素质似乎也更高了……

    个个衣冠楚楚,谈吐风雅,温柔有礼,笑容和蔼。

    原本的客人虽然也不会做什么特别出格的事情,但偶尔对路过侍女毛手毛脚的情况还是有的,但现在,个个规规矩矩,简直比在课堂上的孩子还要乖巧,等闲稍微大声说话的情形都没有。

    ……

    四皇子出名了!

    凌霄醉来过,而且还干了那么大事情,四皇子所做的事情,顿时让所有人都佩服起来:能够派五百兵马去抓凌霄醉,而且定名为逃犯!

    简直是骨骼清奇的奇葩朵。

    所有人说起这件事情,都是感觉,有种莫名的想笑。这等乌龙,是怎么出现的?

    太子和另外几位皇子更加幸灾乐祸。

    “我这两年就靠四皇子这个笑话活着了……”有位皇子如是说。

    ……

    云扬将身体舒展开,躺在了自己家里的池塘里,股惬意无比的感觉,油然升起。

    云扬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的每个细胞都在欢呼,都在欢乐,终于,到了水里来啦。他之前并没有专门训练过水性,然而此刻却是自然而然的感觉到,自己与身外的水全无隔阂,完完全全的融为体。

    甚至,比鱼儿还要自在。

    即便是将头埋进水,也没有半点窒息的感觉,似乎全身的皮肤都能呼吸,完全不用担心什么。

    云扬开始遐想,若是自己修炼了四哥的水魂诀,又会是个什么情形?

    想着想着,不禁有些期待了。

    不过,自己现在需要做的,却是先将云雾诀,玄风诀,星火诀,都提升起来;然后将血煞诀,和惊雷诀也都修炼到齐头并进的地步。

    再言其他。

    贪多嚼不烂欲速则不达的道理,云扬还是懂得的。

    虽然现在的他,已经是很贪多,已经很嚼不过来了!

    ……

    四皇子前来云府道歉,走到途就退了回去:凌霄醉已经走了,道歉又有什么用?

    但,从此之后,云扬却变得神秘起来。

    凌霄醉曾在其府上做客,据说言谈甚欢。

    凌霄醉曾经与云扬约好了在百丈湖钓鱼玩耍,称兄道弟、顷刻如故……

    云扬公子果然神通广大!

    “原本以为云扬公子只是个纨绔,如今看来,貌似不是啊。”

    “还貌似干嘛!那当然不能够是纨绔了,区区个纨绔又岂能与凌霄醉相交莫逆?”

    “说得有理,想来那云公子乃是大智若愚之辈,遁迹红尘,以世情百态磨练自己。以我猜测,云扬公子定然也是位盖世高手!”

    “嗯,俗话说得好,龙交龙,凤交凤;凌霄醉的朋友,岂能是等闲之辈?”

    “云公子不仅长得俊,而且手段通天,修为惊天动地,风度又是那么优雅……哦,我醉了……个人怎么能如此完美,让人心动不已……”

    “你醒醒吧,哥们,你可是个男的,就算你看上了人家,人家看上你么……”

    “……”

    不管怎么说,随着凌霄醉这么来,青云坊云醉月,从此安全无虞;还有云扬云公子,也彻底的扬名立万了。

    走在路上,都会有不少人付之讨好笑……

    连续几天过去,态势空前平静。

    这段时间里,云扬开启闭关模式。不管是青云坊的请柬,还是别的权贵家的请柬,或者是四大公子登门拜访,统统不见。

    味的闷头练功。

    自从那天,陈三带着九个残兵前来云府拜谢之后,云扬对于神魂幽途血肉冥路之事也算是可以暂时放心了;但现在,米公公在深宫不出,何老何汉青虽然重伤在身,但仍旧不是自己能对付的……

    其他的没有线索。

    云扬自然将门心思全都放在提升实力之上。

    老元帅秋剑寒倒是又派人来问了句,然后就没再来;反倒是铁铮陆陆续续跑过来几次,却也是为了云侯留下的话:替我照顾下儿子。

    铁大帅来来回回的跑,却也没见到云扬。

    云扬这段时间的练功刻苦程度,赫然去到了种疯狂的境界。

    因为……场正在酝酿的巨大风波,已经在路上,即将要降临了。

    此际距离的铁铮婚礼,就只还有不到个月的时间了。

    些早就开始启程的各国将领,如今已经进入了玉唐境内。

    各国名将,云集天唐城,这帮人在起,却又怎么安静得起来?

    到时候,必然会是番龙虎风云。

    而云扬此际的勤修苦练,正是积极准备着,面对这切!

    终于来到了九月十五这天。

    云扬出关,因为今天他不得不出关了。

    有个人,在云府,已经等了他三天。

    而这个人的身份很特殊。

    非常的特殊!

    “哟,这不是灵秀姐么,灵秀姐怎么有时间玉足莅临云某小院?蓬荜生辉,蓬荜生辉啊!”云扬满脸尽是亲切和蔼的微笑寒暄道。

    在他面前,名劲装少女坐得笔直。

    这少女身黑衣,长得虽然不是什么国色天香,但却是清秀异常,浑身更带着种冷意彻骨,恍如冰天雪地里的朵雪莲花,冰凉沁骨,清丽出群。

    她的身材挺拔高挑,浑身上下充满了种说不出的勃勃英气;长着两道极少在女人脸上见到的入鬓剑眉。虽然是女流之辈,但就只是这么坐在那边,却给人种手掌权柄,号令千军万马的大将军气派。

    眉宇间自然而然地流溢着份肃杀之气,森然尽显。

    上官灵秀。

    这是个云扬无法忽视,更无法不尊敬的人物。

    要说这上官灵秀仅得二十岁,仅仅年长云扬大半年而已;然而她的家世,却是只要说起来,只要是玉唐国的臣民,无不肃然起敬!

    上官将门!

    满夜繁星拜北斗,天下将士尊上官!

    上官灵秀曾祖父兄弟三人,曾经驰骋疆场,无敌天下;三兄弟更曾经分别担任玉唐帝国东西北三方元帅;兄弟三元帅,父子十大将。

    当时,只是这上官家,就撑起了玉唐军部的整座江山!

    只是这三位老帅,却无例外,尽数于垂暮之年战死疆场、马革裹尸。最小的位,战死沙场时候也已经五十岁。

    再之后,上官灵秀祖父辈兄弟九人,亦是陆陆续续,悉数战死东疆!

    及至上官灵秀父亲辈,上官族男丁更是众多,足足有三十六个叔伯兄弟,当年被誉为上官三十六天罡虎将;然而在历年来玉唐国对外战争,尽都葬身疆场。

    其十三个人战死的时候,更是还未娶妻!

    上官灵秀乃是上官门年纪最小的女娃;计有亲哥哥两名,叔伯堂兄二十位,亦在五年之前对外抵抗侵略决死之役,尽数埋骨沙场,所有男丁,竟无人幸存!

    上官族满门,无论经历任何战斗,从来没有任何名上官族人弃战投降,甚至,没有任何人逃跑。

    都是在与各国敌人战斗被正面杀死在乱军之。

    上官族的鲜血,几乎洒遍了玉唐帝国的万里山河!

    如今,曾经鼎盛时、震慑天下的上官将门,就只余下满门孤寡,青年辈,只剩下上官灵秀个女子,还有就是六个最大只得九岁,最小才不过四岁的幼童。

    那都是上官灵秀的侄儿们。最小的个,甚至是遗腹子。

    皇帝陛下曾经亲笔手书:“满门忠烈,上官将门。”

    玉唐帝国天下人,无不钦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