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报恩鱼、凌霄醉【第五更!】

作品:《我是至尊

    “这……三天才过了天……”云扬有些诧异:“你这就认输了?晚辈胜之不武啊!”

    老头满眼尽是哀怨地看了云扬眼。

    胜之不武,你他么的还想怎么武?!

    那哀怨的小眼神,差点儿没让云扬笑出声来。

    “好吧,那咱们回去吃个全鱼宴,不能白耽误整整天的功夫啊!”云扬也很干脆,既然对方已经认输,那么自己当然就是赢了。

    抓起水桶,看着里面满满当当的麒麟鱼,云扬想了想,径自将超过三斤的那十来条全部留下,然后将剩下的麒麟鱼,哗啦下倒进水里去,道:“事不可过,以后你们要小心啦……可不要再被人钓上来了……”

    老头直接眼珠子就飞了出去又弹回来!

    我靠,这么多麒麟鱼,这小子居然全放了?那可都是无价之宝啊!

    有钱都没处踅摸的好东西啊!

    但,接下来的幕却让老头又次不可置信。

    只见水,那些被放走的鱼儿居然条也没有离开,整齐的在水排成队列,将鱼头伸出来,对着云扬点了点头。

    竟然是在感谢云扬放生之恩?!

    然后……

    哗啦声。

    所有的麒麟鱼,迅速消失得无影无踪。

    除了串水泡冒起来之外,再不见半点痕迹。

    云扬与老者都是目瞪口呆!

    乾坤莫测,世事玄奇,果然无奇不有,居然还有这等事?!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两人更加的惊讶,不要说老头,就连云扬,也几乎将眼珠子飞了出去。

    却见还在桶里的几条大鱼居然同时挺起身体,将上半截鱼身露出水面。

    眼巴巴的看着云扬。

    似乎是在祈求。

    最大的那条鱼眼睛里,居然缓缓滚落两滴浑圆的泪珠。

    云扬与老头顿时都感觉头皮阵发麻。

    这……这他么的还是鱼嘛?

    云扬叹口气,两手抓着水桶边缘,认真道:“我也不想吃你们,但是我的体质很需要……所以,真的没办法啊……”

    最大的那条鱼歪着头,两只浑圆的眼睛定定的看着云扬,也不知道听懂了没有,突然摇摆着身体,游到云扬的右手边,伸头,张鱼嘴落在云扬手上。

    团碧绿的液体,从鱼嘴里吐了出来,落在云扬的手面上。

    大大的团!

    那团碧绿色液体落在云扬手面之后,旋即便迅速消失,似乎是渗透进入了云扬的身体里面。

    而这条最大的鱼吐了那口碧液之后,身上鳞片的七彩光泽登时黯淡了许多,然而它并没有就此停止,酝酿了片刻之后,随着喉咙里声响,又再次吐出来口碧液。

    仍旧是那种碧绿的液体,仍旧是之前那般直接渗入了云扬肌肤之。

    然而再吐出第二口碧液之后,大鱼身上的七片鳞片,却恍如失去了所有色泽,黯淡无光。

    但它仍旧在坚持着,要吐第三口……

    云扬突然感觉阵心酸,急忙制止,伸手捞起这条大鱼,道:“够了,够了。剩下的你自己留着吧。我放你条生路便是。”

    顺手心念动,团生命之气钻进了这条大鱼身体里。

    “哗啦”声,这条大鱼的身体进入了水里,却并没有直接离去,而是欢喜地跳跃而起,在空对云扬连连点头,落入水,又再游回来,如是来来回回的游了三圈,兀自恋恋不舍。

    “去吧。”云扬感觉自己的口气都柔和了:“不要再被人抓到了。”

    大鱼泛起个巨大的浪花,恋恋不舍地游向深水。

    云扬叹口气,回头的时候,只见桶里面十来条鱼居然都伸出头来,个个喉咙里轻微响动,眼巴巴的看着自己。

    居然都在想着吐自己口水……

    云扬哭笑不得,但那份心软的情绪却愈发的重了,将手放在大木桶边上,条鱼吐口,然后条鱼赠送道生命气息,旋即将鱼送回水……

    这全鱼宴……就不吃了吧。反正已经赢了……

    那老头在边看着这场惊世骇俗的人鱼悲情大戏,早已经是眼珠子挂在了眼眶外面。

    显然是震惊到了极致,脸的木然。

    天下间,居然还有这等诡谲之事?!

    眼看着桶里就只剩下最后三条鱼了。

    老头警醒过来,情知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有些期期艾艾的凑近:“我说……小友?”

    云扬转头,纳闷道:“嗯?”

    老者脸上居然红,道:“你能不能……让这三条鱼的口水,都吐了我吧?”

    云扬愣了愣:“好啊好啊。”

    然后便全无犹豫地让开了地方。

    老头将手放在哪里。

    原本正伸着头准备吐口水的三条鱼哗啦声,集体沉进了水桶里边,竟是全不买账!

    老头顿时脸尴尬。

    辈子都没有这么尴尬过啊!

    他么的,连鱼都鄙视我……

    云扬也奇怪,尝试着上前劝解:“吐给他吧,样的,反正都是口水……”

    桶里只有三条四五斤的大鱼,很有些不情愿的露出身体,在老头手上吐了口,然后云扬捞起来,仍旧依样画葫芦,送出道生命气息,再送其回水。

    不大会,三条鱼都吐完,桶里条鱼也没有了。

    三条鱼集在水里游了好几圈,露出水面对云扬吐了好会儿泡泡,然后才恋恋不舍的摆尾巴,极尽优雅的游进深水之,消失不见了。

    半山过后,湖面上又再恢复了原本平静。

    老头长长的吸了口气,长长的吐了口气,突然满脸严肃,对着云扬弯下腰,恭恭敬敬的行了礼:“云扬小友,今日,我凌霄醉承你的情!多谢了!”

    纵然云扬心早有猜测,然而此刻这老者亲口承认自己的身份,还是感觉到阵惊雷轰顶般的震撼。

    凌霄醉!

    这可是凌霄醉啊,公认的天下第高手!

    神龙般、惊天动地的大人物!

    神龙夭矫红尘遥,壶剑醉凌霄;四海荒应无数,天下英雄尊至高!

    人间传说,此世神话,凌霄醉!

    听闻眼前之人便是传说的人间神话,天下第高手,凌霄醉,云扬脸上的神色仍旧不动,微笑道:“果然是凌老,我果然没有猜错。”

    凌霄醉眼神清亮,看着云扬,在这瞬间,他的整个人的气质,气势,甚至包括面容,突然间都发生了天翻地覆般的改变。

    面容分明还是刚才的面容,但,给人的感觉却是已经截然不同。

    “刚才你曾经解释过,所以找到了我。”凌霄醉的眼睛看着云扬,道:“但我还是不明白,你所做的切,还有那坛子酒至尊,就只是个尝试?!”

    云扬心下苦笑声,沉声道:“只要是万分的确定,我都要做出十万分的努力。这么说,凌老应该能够懂了。”

    凌霄醉耸然动容,道;“原来如此。”

    他深深的看了云扬眼,道:“小友,你活得很累啊。”

    云扬淡淡的笑了笑,眼神有些缥缈,道:“人生在世,又有谁,能够活得不累!我活得固然累,然而凌老你这个出尘之人,不曾活得累过吗?”

    这么多情报,为了个可能的猜测,就专程来到这里;看起来似乎是巧合,但,这巧合,却又蕴含着多少筹谋,又岂止是巧合,运气。

    凌霄醉浑身都充满了种飘逸出尘的气质,但,唯独那双清亮的眼睛,黑白分明,似乎对这大千世界,充满了好奇,就像是个十几岁的孩子。

    也正是这样的性情,让他问鼎武道至高,也正是这样的性情,他才会留下那么多脍炙人口的传说,包括之前欣赏云醉月,也包括现在结交云扬。

    然而,就是这样的超逸出尘之人,人间神话,却也曾因为世事无常,曾经与四季楼互怼了百多年,百多年啊!

    但就是这样的此世传说,天下第高手,用百多年时间都未能斗跨四季楼,甚至未能伤其根本,四季楼的可怕程度,在云扬眼,赫然又上升了个层次!

    “不过,就这么三条鱼,似乎还不值当得凌老如此致谢吧?!”云扬有些好奇问道。

    边说着话,边收拾东西。

    而方墨非也在积极地帮忙收拾。现在,方墨非脸上的神情,还保留着那种极致的震惊,双眼睛里那种迷乱,还没有完全收敛。

    凌霄醉!

    哦,天哪……

    这就是举世公认的天下第高手……

    边收拾,方墨非边魂游物外,噗的声,云扬的椅子被他屁股挤到了水里,堂堂七重山巅峰高手,失态至此,蔚为奇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