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你知道我是谁?【第二更!】

作品:《我是至尊

    当年九尊初初聚首之时,土尊曾经说过,水尊虽然体质与九天阵吻合,但之前却并不是绝佳。

    然而有天,水尊归来之余,众人意外发现,水尊的修行速度,赫然成为了当时几个人最快的个。

    对于这点,土尊表示非常纳闷,还曾特异询问过水尊,到底怎么回事?

    然而水尊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只是说,修为进度直跟不上,心情郁闷了,便去百丈湖那边钓鱼散心,然后钓了几条鱼吃了,也没感到什么异常,但之后修炼水魂诀的时候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得心应手,甚至感到那水魂决几乎就是为自己量身打造的功法般,根本不需要多么努力,进度就能日千里、突飞猛进。

    当年他们几个人还为了这件事,专门去到百丈湖抓鱼;毕竟那段时间,水尊唯特别的际遇就是吃了几条源自百丈湖的鱼。

    只可惜他们虽然抓了好多好多鱼,那次,几乎将百丈湖内的鱼全部抓光了,吃得个个肚皮溜圆,几乎集体增肥,却并无半分效果。

    最终否认了这个可能方向。

    然而土尊的钓鱼习惯,貌似就是在那个时候养成的?

    兄弟们之间,修为最高的是土尊,水尊,和雷尊。但在各自的秘法修行上,却是水尊骑绝尘,首屈指。

    云扬往事浮想联翩,由而二,另件往事也随之冒出了脑海。

    大抵就在两年前的某天,土尊钓鱼回来,很是神秘地叫上水尊,说请他吃鱼。

    而水尊从那之后,秘法修行又再爆出更甚以往的超高频率,路高歌猛进,强势突破了水魂诀的第七层!

    比起别的兄弟,足足高出去三四层进境。

    但这件事,兄弟们只是高兴,并没有想到太多。

    而土尊从那时候开始,只要没事情,没任务,就天天蹲在这里钓鱼……

    “难道,大哥没事就来此钓鱼的根本目的竟是因为这个?”

    云扬心刹那间形成了份明悟。

    “老丈,既然别人都没有发现此湖的蹊跷,您却又是如何发现的?”云扬好奇问道。

    “那是老夫……数年前来到天唐城,乃是在……咳,偶然俯瞰百丈湖,发现其有隐约彩虹……所以,下来钓鱼;当年,就曾经从这里钓到过条七鳞神仙,大畅胸怀。”

    老头微笑着,说话的时候,稍稍有些不自然。

    这番话,若是让般人听到大抵也就这么过去了。

    但云扬却即时抓住了两个重点。

    偶然俯瞰百丈湖!

    俯瞰,那是什么意思?

    这百丈湖马平川,你在哪里俯瞰?具体怎么个俯瞰法?

    还有……下来钓鱼。

    您是从哪里下来钓鱼?

    但云扬脸上神色不动,微笑道:“传说七鳞神仙吃了以后,能长生不老,容颜永驻,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老者哼了声,道:“那不过是村夫愚妇之传说,以讹传讹罢了,谈何可信度可言?这世上,从没有任何种东西,能够令到使用者长生不老,容颜永驻!”

    云扬好奇道:“那敢问前辈,那七鳞神仙吃了之后,具体有什么好处?之前前辈曾言机缘巧合钓到条,想必对其好处已是熟稔于胸!”

    老者眼睛含有深意的看了他眼,道:“人之身体,符合乾坤造化阴阳,五行金木水火土;而这些体质,便是逆天之本。然而能知晓这个道理的人,在这世上,寥寥可数。”

    “而此世绝大多数人,终其生,都不会知道自己是什么体质,白白浪费了人体这座度世宝筏,而这所有体质之,有种体质叫做水魂天体,用更直白点的话说,就是水体,水之体质。”

    “水之体质,其实并不如何罕见;有很多人游水总比别人学得快,游得快、潜泳也不觉如何的辛苦,有甚者还能在水换气,长时间存身水而并无不适,这种人,大抵就是所谓水之体质。与水天性契合。”

    老者淡淡道:“但,这只是最普通最广义的看法;想要将这种体质再进步,成为水魂体;更是需要千般磨练,历尽千辛万苦,生生死死……却也未必成功。”

    “但若是借助这湖的七鳞神仙……嘿。”。老头似乎对‘七鳞神仙’这个名字很鄙夷,但还是说道:“只需要吃下条,就能激活个拥有水之体质之人的全部潜力,蜕变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水魂体!”

    “这就是这种鱼的特异功效;就算是个并无水之体质的人吃了,也会发现自己进了水就如同回到了家样,绝不用担心会被淹死。”

    云扬犹豫了下,问道:“若是不凑巧被别的体质之人吃了呢?”

    老者皱皱眉,对这个问题有些不耐烦,道:“别的体质吃了?!别的体质之人吃了这种鱼也有效果,但效用并非很大,比如木之体质吃了有所裨益,乃因水生木的缘故,可是金,土这两种体质之人吃了,却是毫无作用,更有甚者,若是火属体质之人吃了,反而会对自己的体质破坏,水火不容可不只仅限于说说而已……”

    云扬低下了头,只感觉心热。

    原来老大土尊天天到这里来钓鱼,并不是为了自己什么,而是完全是为了自己的兄弟水尊。

    他就为了自己的兄弟能够吃到这种鱼提升实力,数年来,只要没有任务,就在这里风雨无阻的钓鱼!

    “若是有缘者吃了两条七鳞神仙呢?”云扬心波动,却是锲而不舍的问道。

    老者怪异的看着云扬:“老夫这么多年,共也才钓到条,已经是邀天之幸了;你居然想要吃两条!?”

    云扬尴尬的笑笑:“世事无常,乾坤莫测,这玩意谁能说得准呢,不是有万么。”

    心动,突然想起来自己现如今的体质,还有那生命之气,不由问道:“这种鱼,算玄兽么?”

    这个问题却是将这个老者也问住了,停滞了半晌,又自思索了半天才道:“这个……还真说不准。”他看着云扬的身体,上下打量,嘿嘿笑,道:“不过,若是你小子吃了这种鱼的话,大抵也还是挺有用的。”

    云扬喜,道:“我是水魂之体么?”

    老头怪异的笑了笑,道:“你肯定不是水魂之体,但你能吃。而且吃了有用。”他的目光越来越怪异,终于露出丝忍俊不住的笑意:“因为你的体质,乃是阴阳同体,乾坤皆俱,五行齐全之体;嗯,你的体质,竟是集人类所有体质之大全!”

    云扬松了口气,道:“原来我的体质如此了得。”

    “哈哈……”老者实在忍不住笑了笑,道:“确实了得,老夫也从不知道天下间竟然有你这种体质;你的体质确实可以称得上是天下第!”

    云扬纵然不在意,也振奋了下:“真的?”

    “真的。”老者怪异的笑着:“你的体质就是天下第的……垃、、圾!”

    “水火汇流,风雷体,阴阳相容,五行皆俱,乾坤相合,你这体质,真是……星河耿耿!”

    老头说到这里,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你的特质,比天上星星还要多啊,这就是星河耿耿啊哈哈哈……”

    他居然还在喋喋不休的解释。

    云扬脑门子黑线,张小白脸更是彻底的黑成了锅底。

    看着这老头大张开的嘴里随着大笑欢快跳动的舌头,内心种哔了狗的感觉油然而起。

    我请你喝这么好的酒,你居然这么糟践我,不知道口下积德点么……

    恨不得将酒都抠出来。

    还我的酒!

    还我的酒至尊,梦幻逸品!

    “好了好了,谈了这么多,时间也过去了这么多,还是专心钓鱼吧。”老头摇摇摆摆往回走:“每年之,过去这段时间,就再也钓不着这你口的七鳞神仙了哈哈……”

    云扬眼珠转,道:“老丈,不如咱们打个赌如何?”

    老头转头,挑着眉毛:“打赌?赌什么?”

    云扬道:“在此地打赌当然就赌钓鱼啊。嗯,咱们就赌钓这种七鳞神仙如何?”

    老头若有所思的看着他,终于嘿嘿的笑起来。

    “小子,原来你知道老夫是谁?”

    云扬露出丝腼腆的笑容:“本来是不知道的。”

    老头哼了声,道:“原来本来不知道?!要是真不知道,你会拿出这么好的酒?出尽花招、刻意地让老夫注意你,然后又诸般挑衅;再用酒缓和七分,然后畅谈人生,步步到现在,到了到了,说要和老夫打赌?”

    “坛酒至尊,可不是般人有魄力拿得出的。但你拿出来,却只是做敲门砖。”

    “如此大手笔,若是无所求,岂是应该?既然有所求,那么,你不知道我是谁,怎么会知道你所求我能做?小子,不要油嘴滑舌!”

    云扬嘿嘿笑:“息怒息怒,有所求是当然的,正如你老所说,我云扬作为代美男子,自然也不是个傻瓜啊……”

    老头皱起眉头,喃喃道:“老夫感觉……落入了个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