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闹大了!

作品:《我是至尊

    这顿骂真是惊天动地日月无光。措辞之难听,骂的那个肆无忌惮,每个听到的人都感觉:若是我当众这么被羞辱,杀人的心都有!

    这么指着鼻子破口大骂……这是谁啊这么嚣张?!

    整个青云坊都安静了下来。

    这刻,落针可闻。

    都知道这里出了事情,个个探头探脑的向着这边走过来。

    “咋回事?”

    “不知道。据说是个大家族的公子在骂人。”

    “骂谁?”

    “据说是太子府的人和那位万宝楼的大掌柜……”

    “哦哦哦,打起来没?”

    “让下,我进去看看。”

    ……

    水月寒与傅元山气得浑身发抖。

    两眼如欲喷火,呼哧呼哧的喘气,死死的看着冬天冷,心只有个想法:将这混蛋大卸块!

    同时,心也是有股强烈的疑惑:这到底是咋回事?

    这家伙怎么突然发了疯?

    “冬公子……”云醉月脸难色:“息怒,这件事,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再说,你何必为了这点小事大动肝火呢?”

    冬天冷哼了声,道:“月姐你别管,既然你叫我声弟弟,无论如何,谁也别想在我面前勉强你做不愿意做的事情!”

    云醉月苦笑:“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冬天冷霸道的挥手,道:“这些人天天就是惯的,我不说话,他们倒是认为自己脸很大了……今天就要让他们知道,有些事情,是不可以做,有些人是不可以欺负的!”

    “冬公子!”水月寒面色如铁,眼神锐利:“水某敬你乃是冬氏家族的人,还请你说话,稍稍的放尊重些!”

    “我尊重你个头!”冬天冷暴跳如雷:“你他么闯到我房间里,就逼着我姐姐喝酒,你他么尊重我了么?”

    “你姐姐?”

    水月寒与傅元山同时楞了下。

    刚才情绪激动,倒是没注意;但是……云醉月什么时候变成了冬天冷的姐姐?这到底咋回事?

    “当然是我姐姐!”冬天冷刚刚下去些的怒火顿时又升腾而起:“这还用问?这不是我姐姐,难道还是你奶奶?!”

    水月寒与傅元山都是气得头顶冒烟。

    同时,心蓦然的有种想法升起来:难道这青云坊,实际上……是冬家的产业?或者说,是冬家在罩着的?

    这,这不能吧?

    “冬天冷的姐姐……就是我们俩的姐姐。”

    另个声音冷冷的响起来,将水月寒两人即将发作的爆炸般的情绪,就这么压了下去。

    人群分开,两个绿衣青年缓缓走了进来。

    绿衣,绿袍,绿帽,绿腰带,绿剑鞘,绿鞋子,绿帽子上根翠绿的竹枝!

    从上到下,片春天的颜色。

    而且这两个人非常瘦,也很高挑个子,打眼看,顿时就感觉:这是两根葱翠的绿竹,从外面摇曳了进来。

    正是春家公子春晚风,夏家公子夏冰川。

    这两个人摇三摆的走来,直接就带着护卫,站在了冬天冷面前,两个人起仰起了脖子,看着对面的水月寒和傅元山,四个眼睛同时瞪:“咋地,不服啊?”

    水月寒有种亿万头糙泥马从心头奔腾而过的感觉。

    今天……这到底咋回事儿?

    很顺利的计划,怎么今天突然间,就出现了这么大的变故?这三个纨绔,这几天里不是直站在自己这边的吗?

    再怎么说都是跟着自己起哄的人……

    怎么,今天集体的发疯了?

    他知道,主要问题,就在冬天冷身上。而春晚风和夏冰川,纯粹就是为了给冬天冷撑场子!

    傅元山个肚子已经气得气蛤蟆样鼓起来,张脸都变成了黄的。

    “原来是冬公子的姐姐。”

    水月寒将满腔怒火强行压下去,几乎将自己的口血也喷了出来,道:“那么,今天确实是水某冒昧了……”

    他也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居然立即笑了笑,道:“水某道歉,今天不该。”

    人群后面,云扬幽幽的声音传来:“道歉是个好办法啊……打着道歉的名头,天天来纠缠,就像那位傅元山大掌柜样,反而更加名正言顺了……好主意啊好主意。”

    他阴谋阳怪气的说道:“要不然的话,比如傅掌柜,以前都不到青云坊来的……现在却天来次,可见道歉的理由还是管用的……”

    云扬躲在冬天冷身后,但,运用生生不息神功,声音无声无息的拐弯,却是从春晚风身后传出来。

    水月寒猛然回头,看着从春晚风身后两个侍卫,目如欲喷火。

    这句话……简直是神来之笔!

    冬天冷见到对方偃旗息鼓,本来心满意,但定这句话,顿时明白,刹那间怒火三千丈,上前步,啪的声,清脆响亮。

    却是巴掌直接打在了傅元山脸上,乾指骂道:“他么的,我终于明白,这个丑怪怎么天天来道歉,原来是这个心思……你爷爷的,做生意的人就是奸诈!险些将我蒙在鼓里……”

    傅元山气的浑身哆嗦,并没有防备,哪里想到冬天冷冷居然在这条大庭广众之下就敢悍然动手?结结实实的挨了记耳光,刹那间气的头晕目眩。

    “你也想打这个主意天天来道歉?”冬天冷已经到了水月寒身前,巴掌就抽了上去。

    但水月寒已经早有准备,岂能被他抽上?再说本身也是深藏不露的高手,右手抬,就抓住了冬天冷的手腕,冰冷道:“冬公子,莫要欺人太甚,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冬天冷只感觉手上道铁箍般,刹那间疼痛不堪,更加怒从心头起,咆哮起来:“敢打我!你妹妹敢打我!”

    声怒喝:“给我全抓起来!”

    春晚风和夏冰川同时声喝:“动手!”

    春氏家族和夏氏家族各两个高手护卫同时出手!

    顿时轰的声,面墙就塌了。

    能被家族选出来贴身保护家族公子的人,而且只有两个人,身手岂能低了?

    只是动手,水月寒就是沉着脸不断的后退;而水月寒带来的人,也同时迎了上去。

    片混乱。云扬手在袖子里无声无息的动。

    噗地声。

    春氏家族个护卫只感觉大腿上痛,低头看,居然已经是鲜血淋漓,大腿上被穿了个洞,来不及去想,大喝声:“小心,对方要下死手!”

    顺手长剑就抽了出来,大喝声,剑劈落。

    面前个傅元山带来的护卫顿时被剑从头顶直劈到了腰腹!

    鲜血嗤嗤喷溅。

    大家推推搡搡,谁也没打算真正大打出手,还想着这件事怎么解决,这名侍卫根本想不到对方会突然下杀手,完全没防备,直接就被劈成了两半!

    血腥味,顿时弥漫整个大厅!

    傅元山狂怒之下,声喝:“杀!”两手展,顿时风声呼啸,向着三大公子的四个护卫就杀了过去。

    云扬目光闪,双手负后,手指头在袖子里微微动了动。

    天意之刀无声出击。

    噗噗……

    混战之,水月寒的两个护卫胸口同时飚出来鲜艳的血花,声不吭的栽倒下去。伤口很小,但却致命,鲜血如喷泉般冲出来,甚至都冲上了天花板,诡异恐怖。

    人人身上,都是沾满了鲜血!

    顿时,整个青云坊乱成团。

    “杀人了杀人了……”

    片惊叫。

    手下两个护卫莫名其妙就被杀了,水月寒也顿时红了眼睛。

    “欺人太甚!”

    衣袖扬,将位春氏家族护卫的长刀荡开,砰地声,两人对了掌。这位六重山的护卫脸色白,踉跄后退,口血喷了出来。

    水月寒却是岿然不动,在人群如同头大鹰般,居然凌空而起,向着冬天冷就扑了过来。

    “住手!”

    云扬终于下子跳在了桌子上,大喝声:“难道你们就非要将事情闹大不成?”

    现在事态刚刚介入那种激烈的状态,大家其实也都是刚刚开始,听这句话,顿时头脑都是清醒了下。

    水月寒刚刚要抓到冬天冷,突然想起来:若是真的抓了冬天冷或者伤了冬天冷……更加不少说话。

    立即停手,收手,后退。

    而那边,傅元山也是猛然间清醒了下,强忍住怒气,与个护卫对了掌,借势退回。

    “住手!”

    春晚风也醒悟过来:若是在这天唐城与太子府的人闹起来,自己这些人可真的占不了便宜。

    “都别打了!”

    叫出这声的,乃是云醉月,脸凄苦,几乎要哭出来:“别打了……以后,我们青云坊算是完了……”

    “月姐……”

    冬天冷脸惭愧。

    说话间,各方人马都已经停住了手,但是,地上已经多出来三具尸体。个傅元山的随从,两个水月寒的护卫。

    而三大家族那边,也有两个人个大腿上个透明的血洞,个脸色惨白,嘴角鲜血直流,还有人肩膀上个伤口。

    而夏冰川的右边耳朵,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被穿了个洞!正在暴跳如雷疯狂咆哮:“他么的,谁打的我的耳朵!谁打的我的耳朵……”

    护卫们也惊诧:公子直躲在后面,怎么连耳朵都被打了个洞?

    这么短的时间里,居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

    包括冬天冷与水月寒在内,都是感觉到阵惊愕!

    这……这也太快了吧!

    “哎……”居高临下的声叹息。

    众人抬头看,只见位紫衣公子,正站在桌子上,脸的不忍心的看着地上,脸的痛惜:“各位……只是点点意气之争……何苦要闹到这等地步?”

    冬天冷与水月寒心也都有些后悔了。

    这事儿可闹大了。

    出了人命啊。

    先前……谁能想得到过来敬杯酒,最后的结果居然是死了三个人?连夏冰川这位公子哥儿也差点变成了只耳……

    这简直是做梦都想不到的。

    云扬站在桌子上,大声道:“本公子自我介绍下,本公子乃是天唐云侯之子,云扬是也……”

    他的脸色有些发白,显然是吓到了,却还是白着脸,鼓着勇气说道:“各位,能不能……听我句劝?这里,毕竟是天唐城内,天子脚下……”

    “闹出这等事情……”云扬痛心疾首的说道:“以后……大家还怎么在起愉快地玩耍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