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找到你了!

作品:《我是至尊

    青云坊依然是歌舞升平,声乐悠悠,来来去去的人,也是络绎不绝。有不少来了之后却被告知没有房间,姑娘们都在忙,居然不走,就在楼下大厅里坐着。

    对这些人,青云坊自然也不会怠慢,都送上了茶水糕点伺候着。

    青云坊十二金花,今天坐镇大厅的,正是青山雪。

    袭白衣,在轻纱后面,朦朦胧胧,而悠扬的琴声,就这么传出来,让人心魂俱醉。

    在座的,不管是脸粗豪的江湖大汉,还是本身就是书生,但无例外的,个个都是装的质彬彬,温和有礼。

    些家伙,连脸上的横肉,似乎也变得柔和了……

    在侧,也有几个人,坐得笔直,虽然是身便服,但那种军旅气势,却也是跃然而出。

    此刻,这几个人也正在眯着眼睛,听着琴声,显出副沉迷的样子。

    但今天却似乎与往昔不同。

    在那轻纱笼罩之后,明显还多了个拳头般大小的白影子,正活泼的跳来跳去,跑来跑去。

    下刻……

    琴声突然乱。

    “呀!”

    纱幔后面传出来声惊呼。

    随即,道小小的白影,就从纱幔后奔了出来,是只小小的白猫;只有拳头大小,浑身毛茸茸的,眼睛湛蓝的可爱到了极点。

    在地上蹲了蹲,随即就钻进了个桌子下面。

    “大白!”纱幔后,青山雪惊慌的声音传来;“我的大白跑出去了……”

    原来是青山雪养的宠物?

    随即就看到青山雪居然直接从纱幔走了出来,眼睛焦急地四下里巡视,绝色的娇颜上;片着急之色。

    她就这么站,顿时大厅里面的人眼睛都直了。

    楚楚可怜,弱不禁风,国色天香,看就让人升起种强烈的保护欲。

    “大家能不能帮帮忙,把我的大白抓回来啊……可别伤了它呀……”青山雪的声音糯糯的,眼睛羞涩的看着场,眼有希冀。

    “姑娘放心!我帮你抓回去。”

    顿时下面就爆了。

    只猫而已。

    那还不好抓啊。

    个侍女从厅走过,弯下身子在桌子底下寻找小猫的踪迹,口呼唤:“大白……大白……快出来……”

    突然,白影闪,只小猫从张桌子底下奔了出来,旁边有人伸手就抓,但那小猫灵活的跳,躲过了。

    随即……突然间……

    嗤的声……

    这只小白猫居然在那弯着腰还没直起身子的侍女臀部抓了把……

    顿时……

    抓出来个大洞,连内衣也抓破了,露出来粉嫩的臀肉,在场所有人顿时眼睛直。

    “呀……”侍女满脸通红的直起腰,只手捂住后面,娇羞无限:“大白你真是坏死了……”

    用裙子捂住后面,红着脸就跑。

    厅片大笑。

    “大白好样的!”居然有人喝彩声,更有人滴溜溜的吹了声口哨。

    那小猫儿灵活的在人群穿梭,分明不怎么怕人,又过去个侍女,小猫儿又是纵身而起,利爪抓……

    嗤的声!

    又是臀部的衣裙被扯坏了。

    顿时喝彩声,叫好声,口哨声,响成团;就连那些老成持重的所谓读书君子们,也是个个的两眼放光,口说着:“这成何体统成何体统……”

    眼睛却是老实至极的随着破裂的裙裾偷窥春光……

    这侍女顿时捂着脸跑了……

    后面片口哨声……

    几个侍女都在抓猫,但,所有的客人们反而不积极了。因为大家都看了出来,这只小猫……似乎专门喜欢抓女子的裙子?

    典型只流氓猫啊!

    不过……我喜欢哇哈哈哈……等它多抓破几个,嘿嘿嘿……

    大家心照不宣,开始赶着小猫,专门向着几个侍女的身边赶……

    小猫儿异常灵活,上蹿下跳,滑不留手,侍女们娇呼不断,却是根本没办法抓住它。

    突然……

    嗤的声,个大胖子的臀部也被抓开,顿时露出来圆圆的个大屁股,场男人们阵哄笑:“哈哈哈……李员外,好白啊……哈哈哈哈……”

    这位李员外也笑,毕竟男人还是比女人要放得开些的,笑骂道:“这可恶的小色猫!”将袍子撩起来捂住屁股,退了两步坐下,居然不走……

    “嗤嗤……”

    接连又是几个人的衣袍被小猫抓破……

    顿时场更加纷乱了。大家又笑又叫,口哨声此起彼伏。这哪里还是以往清净雅致的青云坊?

    青山雪站在上面,似乎已经呆住了。

    云醉月从二楼出现,怒道:“这是怎么回事?还不快抓住这只小猫?!雪儿,早叫你不要带着猫不要带着猫,看看,现在搞成了什么样子,成何体统!”

    青山雪泫然欲泣:“月姐……对不住,我也没想到……”

    随着云醉月的声催促,大家的动作也加快了;但那只小猫儿却是灵活的太让人不敢相信,往往已经无路可走,但却是匪夷所思的个翻身跳跃,就突出重围。

    又有几个男人,又有两个侍女的臀部遭了殃……

    笑骂声越来越是高昂。

    但却没有人恼怒,显然,所有人都将这个意外事件当做了个异常好玩的游戏……

    下刻……

    那几个似乎是军官的家伙,也都站起来,其两个人满脸虬髯,体型魁梧高大……

    小猫儿闪电般跑来跑去,突然……嗤嗤两声,将其两个军官的臀部也给撕开了……

    大笑声,娇嗔声,不绝于耳……

    嗤嗤……

    另外几个人也都没有幸免。

    大厅,片片只露出小半的屁股在奔来奔去,当然,大多都是男人,只是露这点,爷不在乎。

    甚至,就算都光了,爷也不在乎!

    嗤!

    最后个络腮胡子大汉刚刚站起来,屁股后面的袍子就被撕了个洞。

    “草!”

    这家伙下意识的骂了声,顿时引起来众人不满。这是只多么好的猫啊,这是只多么懂男人的心的猫啊……你居然还骂!

    简直不知好歹啊。

    而在另个方向,云扬和云醉月两个人的眼睛,同时亮了下。

    就在这个大汉的屁股上,有道刀疤,左臀部,弯月形!

    找到了!

    云扬目光寒。

    “此人是谁?”云扬轻声问道。

    “赵炳龙!”云醉月的声音比他还要寒冷,道:“常年在正西作战,最高职位,曾经到了征西大军副帅;人称赵西北!”

    “赵炳龙,赵西北!”云扬的脑海,立即将这个人的资料调了出来。淡淡的笑了笑:“难怪如此面生,原来,是西北将领……”

    “此人骁勇善战,身修为,也在四品玄气;而且,机谋狡诈,在西方,也算是战功彪炳,煊赫方;而且,麾下骄兵悍将无数,他生性谨慎,身边死士无数。他的亲兵,更被称之为西北三十六狼骑,威名赫赫。”

    云扬想起军方份案宗上写的这位赵西北的记录。

    “此人战功赫赫,威名远震,不过,性好渔色,据说,家里面有三十多个小妾。还常年寻花问柳,他曾经多次要求,要为雪儿赎身,但雪儿不同意,我也没答应。”

    云醉月轻声说道:“我总觉得,此人有些阴……而且,喜新厌旧,也不赞成雪儿跟随他而去。”

    云扬点点头:“月姐,我找到了;这三天,打搅你了。”

    性好渔色,虬髯,灰白,体型壮硕,好色如命,臀后有刀疤,弯月形。

    就是他!

    没错了。

    切条件,都已经吻合。

    云醉月道:“这是哪里的话。我倒是希望,若是有机会,能够亲手将这样的禽兽杀几个!”

    云扬沉沉道:“月姐,有机会的,定有机会的!”

    这时,有人前来禀报:“月姐,赵将军想要与月姐见面,商谈事情。”

    云醉月脸色寒,道:“没见到我这里有客人?”

    侍女诺诺退下。

    刚过了片刻,门外传来焦急的阻止声音:“将军,……将军您不能进去……”随即,突然个粗豪的声音大笑道:“月姑娘有什么贵客啊?居然连赵某的面也不见了。”

    房门突然被猛地推开。

    个彪形大汉,站在了门口,双目如电,向着房扫视而来。

    正是这位赵将军,赵炳龙,赵西北!

    看到云醉月,眼惊艳的闪了下,露出丝贪婪,但看到云扬的时候,双眼睛却是眯了起来,有寒光闪过!

    云扬皱皱眉。

    本想要晚上再从容收拾这位赵将军,没有想到,这家伙居然比自己还心急,居然现在就送上门来。

    “这位是谁啊?看着这么面生啊。”赵炳龙阴森森的说着,居然不请自入,大刺刺的走进房间,也不等主人招呼,就在张椅子上坐了下来。

    云醉月气的脸色煞白:“赵将军,缘何如此无礼?”

    赵炳龙哈哈笑,道:“月姑娘这句话可是说的蹊跷,赵某好不容易回来次,但接连来了四天了,想要与月姑娘商量些事情,却是连月姑娘的面都见不到,岂能不着急。”

    他森然说道:“本将军在边疆浴血杀敌,军又全是些大老粗,赵某的脾气暴躁急躁些,想必月姑娘也是能够原谅的。”

    话语,威胁之意,溢于言表。

    老子杀人无数,手下雄兵无数,全是大老粗。他们若是干出什么事情来……我可不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