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输赢、 找人、蹊跷、踪迹

作品:《我是至尊

    就在云扬为冬天冷调教双头天狮的时候,另边也在热热闹闹。

    计灵抱着膀子,得意洋洋的看着六个姐妹:“快叫大姐!”

    六个少女个个都如同是斗败了的公鸡,个个歪在床上,目光无神。

    看起来都是深受打击的样子!

    银月天狼副趾高气扬的样子,在地上走来走去。

    在旁边,乃是六只各式各样的玄兽幼兽,个个无精打采,垂头丧气。

    “灵妹妹,你这是怎么驯的?”众女之,个年龄稍大些的少女苦着脸:“怎么会让它这么听话的?”

    “叫什么妹妹呢?”计灵哼了哼:“叫大姐!难道你们都赖账不成?以前我输了,我可是直都是认赌服输的。”

    六个少女唉声叹气,看着脸小人得志的计灵,心个劲儿的腹诽:“本来就是你最小……你输了叫姐姐是应该的,可是我们都比你大……咋叫?”

    “快!快叫姐姐!”

    计灵神气活现。

    “但是你要告诉我们,这银月天狼你是怎么搞得?”年龄稍大的少女咬着嘴唇:“我们这里面,也有三头银月天狼,但无论哪方面都不如你这只……”

    “这到底咋回事?”

    “是啊,我这只和你那只是个店里买的,我比你买的还早,你这只耳朵上有个黑点,我看到了,才没选;而且当时你这只完全不如其他的几个,但你买走了这才几天,就各方面超越,灵妹妹,你定有秘诀!”

    “是啊是啊,快告诉我们吧。”

    “告诉我们,我们就叫你姐姐。”

    “不告诉我们就不叫。”

    “嘻嘻,就这么办。”

    计灵哼了声,抬起下巴:“按照赌约,你们已经输了。秘诀……我自然是有的,但是,我不能告诉你们。明年,我还要继续当大姐呢……我都告诉你们了,明年我咋办?”

    “姐妹们,挠她!”

    顿时六个少女拥而上。

    “哈哈……饶命,哈哈……你们……不叫大姐还……啊哈哈饶命啊……”

    众女闹了顿,也没有逼出来计灵的实话,无可奈何,只好让这小丫头片子大模大样的坐在上首;众女心不甘情不愿的上前施礼:“大姐!”

    “乖!妹妹免礼。”

    计灵的眼睛已经高兴地弯成了月牙儿。

    众女狂撇嘴。

    “昨日我们去见那什么云公子,分明都先去了拜帖,让他在家等候,居然到时候还是不见人。”个蓝衣少女撇着嘴,道:“有啥了不起的。”

    “就是,就是,不就是个什么天外云侯的公子?架子这么大!哼……”

    “怪不得灵妹妹生气,这等鲁男子,根本不懂事,没礼貌,不懂得尊重人……”

    “对,那府里的管家也是死样活气的……看着就气人。”

    “不过那位云公子倒是有点优点,就是,家里没有奴仆侍女,看来也还算靠谱。”

    “切,那是穷的吧……”

    众女说起云扬,都是肚子气,七嘴舌的讨伐;这些少女都是大家族的掌上明珠,什么时候遭受过避而不见的待遇?

    云扬这次,虽然什么都没做,却也是犯了众怒。

    计灵听到云扬的名字,却是忍不住沉寂了下来。他果然做到了;他说已经可以必赢,果然,自己就以压倒性的优势赢了。

    而且,自己这头银月天狼分明并不出众,这点从姐妹们的谈吐完全可以感觉出来。

    但在他手,只不过天多的时间,就变得如同脱胎换骨般……

    想起与云扬的约定,计灵心又是片纠结。

    当时约定的,赢了之后,赢来的赌注给他半,而且任他先挑的;另外,自己还欠他个消息……不知道他是想要什么消息……

    想起当日云扬决绝的将自己赶出来的情况,计灵就恨得牙痒痒;恨不得生世,也不要见到这个丝毫不怜香惜玉的混蛋!

    但,这赌注却要给他送过去;而且,自己还非去不可,因为,还有个问题,自己要回答。也就是那个消息……

    计灵纠结至极。

    她在这里沉着脸皱着眉头,默默地想着心事,却没有注意到姐妹们的喧哗早就停止了,个个面面相觑,互相使着眼色,安静的注意着计灵脸上的神色变化……

    个个捂住嘴巴偷偷地笑……

    看样子,小丫头是有心事了?难道是……思春了?

    “哎……”计灵长长地叹了口气。

    只听见身边六个人起学着自己叹气:“哎……”

    都是声叹息又深又长,充满了春闺哀怨之意。

    随即就是阵哈哈大笑。

    “你……你们……”

    计灵结结巴巴的指着她们。

    “哟,我们的新大姐在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对啊,新大姐的脸色,好思念……”

    “什么思念,分明是思春,恨嫁了吧!”

    “说不定想的是女人呢……”

    “屁!肯定是想男人了。”

    “说不定就是那位云公子……”

    “这真说不定……古人云,女子能够真正记住的人,永远不是能让她欢笑的人,而是个能够让她生气,能够让她流泪的人……此言不虚啊。”

    “对啊对啊。新大姐看来是有意人了。”

    “是谁是谁?大姐快说出来,咱们姐妹们帮你把把关。”

    “对!把关把关!”

    众女阵闹腾。

    计灵柳眉竖:“胡说道什么?我只是在想些别的事情而已……我只是在想我哥了,他离家这么多年了,直没有消息,不知道咋回事?年多之前曾经听说,他曾经在天唐城出现过,但家族派了这么多人过来寻找,却直没有任何消息……哎……”

    说到最后,又是深深叹了口气。

    “是啊,计大哥也不知道跑到那里去了……真让人担心……”

    原本那个当大姐的青衣少女也忍不住幽幽叹息声,眼底泛起思念神色。

    这次,众女都没有在开玩笑。大姐深深的喜欢计大哥这件事,姐妹们都是知道的;前几年计大哥刚刚失踪的时候,众女还有胆量打趣下。

    但,晃这么多年没有消息,对于这份思念,却是谁也不敢开玩笑了。

    本以为是男才女貌,天作之合,却想不到……

    “哎……”众女都是情真意切的叹息。

    “这次我们强行将比赛定在天唐城,不就是为了就近寻找计大哥?”

    “我们这几天分头行动,到处跑跑。”

    “对,什么天牢啊,刑狱啊这些地方,什么流放什么……也都查查。”

    “对,军也查查。”

    “天唐周遭方圆三千里的江湖人,也都查查。”

    “这是我们此次前来的重之重!”

    “务必要将兰姐的心上人给找出来成亲!”

    “嘻嘻嘻……”

    “你们这帮小蹄子!”

    那位兰姐脸色酡红,作势欲打;随即又幽幽叹了口气,喃喃道:“只希望他……平安无事就好……”

    说着说着,眼眶就红了。

    众女也沉默了下来。感受到大姐的刻骨相思,个个都是心沉重。

    ……

    冬天冷走的时候,神情无限精彩。

    甚至,对这位刚刚认下的老大,也有些不信任的态度了,用怀疑的眼神看着云扬。嘴唇蠕动着,看样子很想骂人。

    但却又不敢骂。

    在他眼,这位纨绔之首还不定能做出什么事情来……再说,难得遇到个能让自己这么对眼的人……

    “若是输了,你输多少,我帮你出十倍的赌注!”云扬皱眉:“就你这完全没有点点冒险的精神,居然还想要当纨绔……这点出息!”

    “输了你出十倍赌资?”冬天冷瞪大眼睛。

    “恩,不仅出十倍,而且,你被人打成什么样子,我陪你起被打成什么样子就是。”云扬不屑的说道:“不过,就凭我教给小狮子的这套拳法脚法,绝对不可能输的!”

    冬天冷嘴角又开始抽搐起来。

    你又提你教我的狮子打拳的事儿……

    不过,冬天冷心还是下子放了心。

    要的不是云扬出赌注,而是云扬这份自信!人家云老大都这么自信了,难道自己就不敢去搏把?!

    哪怕被打死,也不能这么没种啊!

    “纨绔不是你这么当的。”云扬语重心长的拍拍冬天冷的肩膀:“纨绔,要有大无畏的精神。”

    身边,两个冬家护卫如坐针毡。

    我家少爷已经足够纨绔了;你还想让他怎么更加“大无畏”些?再“大无畏”下去,估计整个家族都能被他烧了……

    “好!干了!”

    冬天冷激动,被揍的通红的鼻子居然又开始流血:“要是赢了,我今晚上把他们三个人直接干成猪头!不!比猪头还猪头!”

    “输了呢?”

    “输了……大不了再被揍顿,反正我已经这样了,再被打顿又有什么大不了?”冬天冷副豁出去的样子:“反正也不能更丑了……”

    “上次输了,他们让我穿了年的绿……丫的!终于要到了老子扬眉吐气的时候了!”

    云扬这才发现,这位冬大少这次穿的,居然不是绿……

    手心阵灼热。

    块玉浮现在手,云扬不动声色将这块玉又塞了进去,融合在血肉,刹那间消失不见。切,都在袖子里进行。

    冬天冷终于走了!

    “赢了,我来与老大庆功!”

    “输了,我来打你!”

    冬天冷留下了两句话,大笑而去。

    “敢打我……”云扬哼了声:“只是你的双头天狮就能啃死你……”

    施施然回房,急忙拿出来玉石看。

    只见上面果然有消息在不断的闪现。

    “发现帅府夜变黑衣人踪迹,目前在……青云坊。”

    这消息,连续闪了十几次,可见紧急。

    青云坊。

    云扬脸色变。

    又是个自己不想去的地方,但这次,却是非去不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