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门庭若市!

作品:《我是至尊

    老元帅看着自己的手,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自己温玉做成的桌子,乃是皇帝陛下所赐,也算是件宝贝。怎么拍了下,就碎了?就算是自己动用全部修为拍巴掌下去,也绝对不会碎的这么彻底!

    最多也就是砸断而已。

    但眼前情况怎么解释?

    皇帝陛下不会这么做,而云扬那小子……老元帅看的很清楚,只有不到玄气重天的修为,连第山还都没有越过去,更不要说在自己察觉不到的时候,让这坚硬逾铁的玉石饭桌化作齑粉;而且还保持原样,让自己看不出来!

    这绝不可能。

    “见了鬼了……”

    老元帅抽着嘴角,只觉得……世间玄奇,无过于此!

    ……

    云扬回到家的时候,老梅的脸色很是精彩。

    连方墨非的脸色,也是很有些怪异。

    “公子,今天……这个,自从你出去,咱们府里,就络绎不绝,客人不断前来……”

    老梅抽着嘴角。

    自己来到云家三年多了,还是第次见到云府如此门庭若市!

    你来我往,络绎不绝。

    “都谁来了?”

    “凌家,马家,秦家……等七位公子的家里,都有人前来,其凌马秦三家乃是公子前来,另外几家,乃是派人送来了大量的礼物……”

    “恩。还有呢?”

    “东南西北四位公子今天都来过……”这就是十家了。

    “恩。”

    “还有……六七个漂亮小姐,带着随从侍女,来过……公子不在,貌似都很生气……”老梅看着自家公子的眼睛都有些冒起来小圈圈了。

    实在是搞不懂。

    自家这位公子,啥时候这么有女人缘了?这么多漂亮姑娘找上门来,就为了看看他?

    云扬两根手指头揉了揉眉头:“走了没?”

    “走了。”

    “下午的时候,那位冬天冷公子在这里等了下午,直到刚才,才终于告辞,走的时候唉声叹气……”

    老梅说道。

    “不必管他。”云扬深感自己躲出去这天实在是明智之举。这么多人前来找自己,不断的应酬,估计都能将自己弄晕。

    “老方今天如何?”

    “比昨日有改善。”方墨非说道。

    “恩。”云扬点点头,带着身酒气回房而去。在他进入房间的那刻,所有身上的酒味,所有眼的迷蒙酒气,就在瞬间之,振衣而飞。

    “喵呜……”

    “喵嗷……”

    细弱的叫声响起。云扬床上的被子角,被拱动了起来,露出四个雪白的小脑袋,从外观看,模样的四只小猫咪。

    但叫声却不样。

    四个小家伙身子都在被子里,只露出脑袋,只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云扬。

    云扬刹那间被萌翻。

    “我不是告诉过你们好多次……”云扬对着三只小小的吞天豹皱着眉头苦着脸:“以后不要喵嗷,要喵呜……怎么老是记不住?”

    “喵嗷……”三个小家伙委屈的看着云扬,又叫了声。

    “真是被你们打败了。”云扬抚着额头。三个小家伙快乐的从被子里爬出来,就窜上了云扬的身体。

    云扬其实已经很有成就了,吞天豹的叫声,般都是“呜嗷”,跟老虎差不多的叫声;但,是云扬已经生生的给它们改成了“喵嗷”……

    可说已经成功了半。

    至于另半若是改掉……恐怕这几个小家伙在玄兽世界也会引起剧烈的骚动。

    来了几只喵呜猫叫的吞天豹……

    这简直是颠覆性的。

    很显然,云扬正在这条路上坚定地走着……

    云扬盘膝坐下,开始练功。生生不息神功缓慢的运行,云扬想要今天直接冲破第山!

    但,开始运功,云扬就顿时感觉到了不同。

    这次,经脉怎么……多了许多生灵之气?而且,开始练功,玄气就开始汹涌澎湃的冲击起来;比上午的时候,要强力了许多!

    这……根本就已经是越过第山的景象。

    咋回事?

    云扬控制着玄气开始冲关,但……没有丝毫难度,冲而过!而且,经脉的灵气还有余力,直接推着自己的修为继续往上冲,等彻底巩固第关之后,还往前冲了小步。

    云扬直到冲过去之后,才终于散去丹田之气,随即来不及检视自己,就沉入了识海之。

    这力量,乃是来自内部。

    绝不是外力。

    除了绿绿,再也没有别的可能。

    眼看去,只见绿绿快乐的左右摇曳,手舞足蹈的样子……

    再看绿绿那原本嫩绿的叶子已经化作了深绿色!

    看到云扬出现,绿绿更加兴奋,居然扭了下,随即就出来根细细的藤蔓向着云扬延伸而来。

    连藤蔓都出来了,还能延伸这么长!

    云扬顿时惊恐,刷的声退了出去。剩下绿绿将细细的藤蔓僵在空,时间回不过神来。

    咋刚来就走了?

    云扬刚出来,就是迅速检查自己身上,到底什么东西又丢了?

    或者是……自己身边,什么东西又被吞了?

    检查来检查去,没有发现有任何缺少了的东西,不由阵诧异。

    绿绿这样子,绝对是吸收了什么大补之物,否则绝对不可能有这么明显的变化。

    但……吃了什么?

    云扬转头又再次进入了识海。

    番逼供之后,绿绿无可奈何,耷拉着叶片,幻化出来张桌子的图像,表示,就只是吃了张桌子而已啊。

    云扬看,目瞪口呆!

    这这这……

    这不是秋老元帅家里那张桌子么?自己刚才还在用这张桌子吃饭!

    那……那可是冰心暖玉的!

    传说当年乃是皇帝陛下怜惜老元帅生戎马,特意赐了套宝贝给他;从睡觉的床,到桌椅碗筷,都是冰心暖玉的……

    而整个玉唐帝国,也只有这套而已!

    功效神异。

    想不到老元帅请了次客,就把桌子弄没了……

    云扬阵无语。

    看着绿绿耷拉着叶片,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实在是也不忍心呵责。只是叹了口气,老元帅那边……以后想办法补偿他些吧……

    哎,幸亏老元帅没有留宿,否则那床……

    云扬想到这里,不知为何,居然有股懊悔:我为啥表现的不好些呢?万老元帅将我留宿,那床……不也被吞了?

    ……

    整整夜。

    云扬不断地运转修为,将体内涌现的福利力量完整地消化成为自己的力量;生生不息神功遍遍的运行。

    任何宝贝,都只是宝贝。任何外力,都不如自己有力!

    直到最后,经脉传来那种鼓胀欲裂的感觉之后,云扬才终于停止。

    在这个过程,窗外那小小的身影穿窗而进,云扬都没有睁开眼皮;那是被他派出去执行任务的吞天豹回来了;回来后,看到云扬在练功,直接跳进怀里,动不动,居然晚上没回去。

    原本就在云扬身边的三只吞天豹,头闪电猫,都是乖乖的在云扬身边紧紧地靠着他趴着。都没有去抢怀的位置。

    他们都知道,老大不常回来,在外面执行任务呢,现在这个最好的位置,必须要留给老大。毕竟,自己在主人身边,机会多的很……

    黎明。

    小小的白色身影留恋的转了圈,随即穿窗而去。

    ……

    云扬缓缓睁开眼睛,两眼之,道电光闪而过。越过第山,才看到第重天。这句话,半点不假。

    山更有山难。

    在突破第关之前,云扬不过是小虾米;虽然心有无数的技巧,有无数的经验,但却点也用不出来。

    但在突破这第关之后,云扬却已经有了勉强可以自保的力量。

    而且,体内那坚韧的玄气,让云扬有种充满了力量的感觉!

    他长身站起,虽然夜没睡,却是精神奕奕。

    手,块奇特的玉石在闪光;云扬运功催动,上面只冒出来几个讯息。

    “三更城北,大战,暗卫死四人,伤十三人,凶手重伤而逃,目前正在追踪之。”

    “刺杀云少事无果。”

    “刺杀云少事无果。”

    “无果,怀疑杀手击不之后,已经离开天唐。”

    ……

    无果。

    云扬眼闪了下。

    难道真的走了?

    云扬心疑惑了下,随即就放在脑后。杀手既然接了任务,绝不会轻易罢休的,自己只要等着他们再来就行了!

    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而那个逃走的杀手,倒是真不简单。在元帅府精锐尽出的情况下,居然还能突围而走。目前,也只有等消息……

    现在急需处理的事情……乃是大早就等在门口的冬天冷,冬大少爷!

    云扬看到冬天冷的时候,整个人完全是崩溃的,绝对是懵逼的!

    因为,就只是天没见,冬天冷已经是彻底的不认识了!

    “你是……”云扬看着面前这个猪头,两个眼睛比熊猫还熊猫,鼻子也歪了,嘴唇也肿胀的出来了足足两寸,耳朵都撕裂了,脸上更是赤橙黄绿青蓝紫……

    总而言之,绝对没有昨天的样子了!

    “我是冬天冷啊……”冬天冷张嘴说话,云扬看到牙龈里还在出血……努力的睁开已经肿的只剩条缝的眼睛,哭兮兮的说道。

    “……”云扬阵无语。

    就晚上功夫,咋活像是被百个大汉狂殴了顿般?

    “这是怎么回事?”云扬看着冬天冷身边的两个护卫。这两个护卫都是气定神闲,浑身点伤痕都没有,而且,看到自家公子被打成这样,也没有任何表情。

    这……太怪异了!

    而且……那双头天狮,此刻浑身上下的毛这里掉块,那里流着血,焉头搭脑,明显也是被狂揍了顿……

    这事儿,云扬感觉自己有些看不懂了。

    按照常理来说,冬天冷被打成这样子,他的两个护卫恐怕早就战死了才会发生这等事!但现在却是两个护卫安然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