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丹心玉剑,震住!反震!

作品:《我是至尊

    老梅挠挠头,脸尴尬。

    自己大把年纪了,被十九岁的少爷说天真……这还真有些……

    但老梅心却也的确感觉到,自己与少爷相比,似乎是……真的天真了些?

    在此之前那几年,自己什么都没有感觉出来。虽然有时候感觉自家公子有些神秘,而且有武力却不表现出来。见到的时候永远是副游手好闲的样子。

    另外就是经常性的失踪。失踪就是好几个月。

    他知道自家公子绝不寻常。但也仅此而已。

    但,自从年前,公子回来之后,从此再也没有失踪过。

    但他作为武者的直觉,公子受了重伤;而且,似乎是身修为全部没有了。那些伤势,随时随地都会威胁他的性命。

    但公子似乎并不在意,每日里依旧游手好闲的样子,只是,偶尔深夜,自己有时候从远处看到公子独处独坐的时候,那种凄凉和孤独,以及眼不时爆发的冷幽幽的光芒……

    让他知道,公子心,绝对有个大秘密。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老梅也不敢问。他知道为了公子也不会说。

    但公子身上的那种威势,越来越重;那种似乎要奔涌而出肆虐天下的杀气,也似乎是越来越重……

    而且,老梅突然发现。

    公子的计算能力,简直已经突破了自己的想象。每件事,似乎就没有他看不透,没有他解决不了的。

    就像是下棋。

    平常人能看三步四步已经算是高手,但公子却可以看到十几步之外,而且,还有些不满足。

    年来,公子所做的每件事,似乎都有深意。但偏偏自己点也看不透。

    公子说我天真……貌似,我真的有些?

    不过公子到底要用什么手段,来收服东厢房这个重伤的人呢?

    ……

    “这五只小猫……”老梅看着云扬身后寸步不离的五只雪白的小猫儿,咳嗽声,摸着满下巴的络腮胡子。

    天不注意,家里就成了动物园。

    “嗯,就当做是……闪电猫吧。”云扬道:“挺可爱的。”

    “可爱……”这样的词语,从自己心已经是“老谋深算”的公子口说出来,老梅感觉突然间三观都不正常了。

    千幻灵猴在云扬肩上。这几天,这小家伙依然跟着云扬,寸步不离,但是……却明显不如之前活泼了……

    而且,只要那四只小猫儿在下面,千幻灵猴就不会下来。双眼睛,充满了戒备。若不是实在是舍不得离开云扬身边,恐怕早已经逃之夭夭了。

    那种位阶的压制,虽然只是级之差,但,千幻灵猴依然感觉……有威胁。

    只是,这点却没有人注意到。

    云扬早已经偷偷的查看过了四只吞天豹,头已经到了四品玄兽的地步,还有两头,现在已经是三品玄兽;最后头比较羸弱的,也已经二品。

    只是,这几个小家伙很明显都被下了血脉隐形。那是高阶玄兽对于自己子孙后代的最大爱护,将幼兽身上,用自己的血脉搞上层障眼法,让别人看起来,只是很不起眼的弱小玄兽。

    这样来,在成长起来之前,没什么人打它们的主意。就安全了许多。

    但这种血脉隐形,最低都是九品玄兽才能施展。云扬已经是完全确定。但他现在与这四个小家伙的父母样,也不愿意将这层血脉隐形给它们解掉。

    若是旦解开,被人发现自己身边居然天天跟着四只九品玄兽幼兽,而且自己实力还这么垃圾……

    云扬敢肯定,自己绝对活不出个时辰!

    “为了安全起见,你们就继续当猫吧。”云扬揉了揉四只吞天豹毛茸茸的脑袋,惹来四条粉嫩的小舌头追着他的手舔的痒痒的。

    剩下只真正的闪电猫喵喵叫着,这只还没有复原,蜷缩在边,无法争宠,急的喵喵叫。

    云扬失笑:“对,这里还有个。”也摸了摸小闪电猫的脑袋,顿时小家伙心满意足的躺下,翻身露出白白的肚皮。

    照例,又是个小家伙道生命气息度过去;顿时满地都是雪白的小绒球在快乐的滚来滚去。

    千幻灵猴在他肩膀上焦急的吱吱吱叫,云扬无奈的也送了道过去;感受着自己可怜的生生不息灵气所剩不多,赶紧的停止。

    但千幻灵猴已经满足。瞅了个空当,嗖的声从他肩膀上跳下来,向着计灵所住的房间飞奔而去。

    云扬突然感觉到,似乎有两道锋锐的目光,在盯着自己。他转头,正看到东厢房的窗子露出个人的头,两只眼睛,如同两道冷电。

    云扬哈哈笑,转身向着东厢房走去。

    ……

    那人已经坐了起来,斜倚在床头,看着云扬进来,勉力的露出个微笑。

    云扬发现,这人的头发,已经不像昨天昏迷时候那样蓬乱,居然还整理了下;虽然只是简单的拢了拢,但却看出来这人很注意自己的形象。

    云扬还发现,这人的手很干净。

    刚刚从重病昏迷醒来,手指甲缝里,居然没有点污垢。

    “能不能……帮我擦擦脸?”这人见到云扬,微笑之后,第句话居然是这个:“用冷水就行。”

    云扬点头:“好!”

    转身出去端了盆水进来,当真是冷水,块毛巾浸进去,拧干,敷在这人脸上,等湿气融进的差不多,拿下来,再用水浸遍,敷在他脸上,如此五遍之后,才开始用毛巾的个角开始,帮他将脸擦了遍。

    过程,这人直很平静。

    “你很年轻。”

    他静静地说道:“但你很懂得照顾人。”

    “但,我听那人叫你公子。”

    “所以,你不是个照顾人的人,但却懂得。”

    “这里是天唐城,个大宅院。人数不多,没有看到侍女,也没有看到护卫。而且,我曾经听到个女人的声音,叫你云扬。”

    这人说道:“看来,你就是天唐城之,那位云侯爷的公子?云扬?”

    “但你个侯爷公子,怎么会懂得照顾人呢?”

    这人问道。

    云扬替他擦着脸,淡淡的说道:“你年龄不小,虽然就算是重伤垂死,看起来也不过四十来岁。但你的真实年龄,应该在十岁以上。在人世间,十岁以上,已经算是老人了。虽然以你的修为来说,十岁才正值壮年,但个世俗人眼的十岁老人还有这样旺盛的好奇心,你也不容易。”

    “还有,你很爱干净,很注重仪表。看得出来,哪怕是死,你也想死的干干净净。你这样的人,世界上并不多。”

    “但你最注重干净清洁的,还是你的手。”云扬拧了拧毛巾:“纵然是昏迷了很长时间,指甲自然生长到现在,却依然很整齐,看来你平常休整的时候,就很注意。”

    “你的右手大拇指内侧,食指指内侧比别的地方要柔软。般情况下来说,这里用力最多。若是武者,不管练刀或者练剑,都会有茧子,而你没有;并不是没有生长过;而是练到定地步,步入先天,浑身洗精伐髓,反而让最脆弱的地方骨血重生了。所以才比别的地方更细嫩。”

    “你的左手食指指没有受力的痕迹;很显然,你的左手直在捏剑诀。而且并没有练过其他的掌法拳法等,否则定会有痕迹。”

    “你是个很强大的人,所以习惯了居高临下的与别人说话。但你说话的时候,充满了锋锐之气。”

    “所以,你是个剑客。”

    “但你的左肩膀有耸起的痕迹,肩后有长年累月的习惯挤压;所以,你的剑不是佩在腰间的;而是直是斜背在左肩。”

    “而这个位置,定然是你出剑的最佳位置,所以你的左肩才会有那种情况。”

    “你体内的修为玄气,你已经有半转成了剑气。”云扬继续说道:“所以,你是舍剑之外,别无他物。”

    “你的眼神很锐利,那是种盯着剑尖盯出来的习惯;而且是盯着自己的剑尖练剑。所以纵然你不用剑,手也无剑,身上受重伤,也用不出力量的时候,也会有这种逼人之气。”

    “但你的眸子很正,很清。所以你不是个恶毒小人,更不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你的剑不在身边,而且你的右手虎口裂开很严重;骨头也断了,所以,我猜你的剑已经断了。”

    “没有剑,你不肯透露身份。我猜不出你的具体身份。”

    “用剑,没练过别的,负剑,出剑怪异,奇门手法,很正,不偷不抢,很爱干净,很注重仪表,只凭双手实力吃饭,但却又绝对是江湖人,非任何国家所有,却又从明面上看来,与刺客杀手似乎没有什么关系,而且实力很高……”云扬道:“据我所知的像你这样的人,共有三个。”

    这人的眼神已经变得惊奇之极,不由问道:“是哪三个?”

    “其个,已经死了。”云扬道:“而且如果是他的话,烧成灰我也认得出来;而另外个,乃是属于传说的人物,巅峰高手。那样的高手,不会受这样的伤。”

    “而你,又与玄兽有关。”

    “所以符合你身份的就只剩下了个。”叶笑微笑道:“著名的玄兽狩猎者,丹心玉剑方墨非,方老爷子,不知道我猜的对不对?”

    床上的重伤者已经震惊的瞪大了眼睛,看着云扬,如同见鬼般!

    他自认自己直低调,声名不显;而且向来行踪单;更没有什么朋友之类,独来独往;应该没多少人认识自己。

    但,眼前这个少年,从来不认识自己,从来没见过自己;自己又是重伤不能动容颜大改的情况下;居然凭借着双眼睛的观察,就将自己认了出来!

    他完全知道,这少年在此之前也没有仔细观察过自己,只是刚才边看,边观察,边分析,就将自己认了出来。

    虽然说的内容稍有些重复杂乱,最终结果却是没有错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方墨非从来不知道,在自己身上,居然存在这么多的破绽!

    他知道,这少年之所以说这么大堆;来验证自己的身份,乃是因为,自己在见到他的时候,推论出了他的身份!

    所以他才这么做!

    自己见面就利用看似缜密的推理,推断出这个少年的身份,只不过想要先声夺人,将这个看起来涉世未深的家伙镇住。树立起自己神机妙算的高人形象,为自己以后在这里住下来养伤做个铺垫。

    但却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没有将别人镇住,反而是被别人将自己彻彻底底的震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