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夜变、警告、纨绔

作品:《我是至尊

    合作谈定。

    计灵名正言顺的在云府住了下来。

    “你这么大座宅子,就你们俩人啊?”计灵道:“这也太冷清了!我就住这里好了。”

    “孤男寡女,瓜田李下,多有不便。计姑娘还是住客栈最好。”云扬捂着片乌青的右眼眶。这是刚才调戏了句的代价。

    “我要告诉姐妹们你对玄兽有亲和力……”

    “好的,你住哪间房?”

    ……

    云扬唉声叹气的吃饭。

    对面,计大小姐幅受到惊吓的样子看着云扬吃饭,眼珠子都凝固了。

    “你你你……自己个人吃这么多?”计灵看着小山般的玄兽肉被云扬用种优雅从容的吃相吃下去,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是……四十斤?五十斤?还是……

    “快吃吧。”老梅抓紧时间抓了大块往嘴里塞:“再过会儿就没了……”

    “……”

    计灵脸的懵逼。

    ……

    云扬对这些大家小姐的比拼是毫无兴趣,但是……

    “这些世家公子的比拼,却是有趣。”云扬目神色深沉的闪:“我现在要对付四季楼,却是无处下手……有心无力,有力也无处使;倒是不妨从这些世家身上下手……”

    想着想着,云扬眼越来越是有些亮色。

    “方向错了可以再调整,但是什么都不做却是完全不行。”想到如何做的时候,云扬眼闪过丝诡异。

    云扬心思忖:若是玄兽大比,那么,这个时候,应该已经有不少公子哥儿来了吧?

    计灵心得意:让你气我,让你赶我,哼,到最后还不是要帮我?却不知道,云扬已经将自己当做了跳板,现在不仅仅是算计她自己,连即将到来的所有世家大族的公子哥儿,也起算计在内。

    甚至,连这些家族……从这天开始,都开始了动荡。

    对计灵的所谓威胁,其实云扬句话就可以解决:无所谓,不管你告诉谁,我只需要保证你输就行了。

    但云扬怎么可能那么干。

    若非计灵到来,云扬还想不到这里;但,计灵这来,云扬面前却突然出现了条别出蹊径的宽阔大路。

    外力!

    外力啊;就连自己的敌人,也不会想到的外力,才是真正的有威胁的外力。

    看来这天唐城,最近自己要多出去转转才好。

    “明天,去挑选下玄兽。”云扬说道。

    “好。”

    ……

    深夜。

    秋剑寒元帅的府。

    老元帅在书房,看着墙上幅画出神。

    那是个战场;九种不同颜色,在肆虐着战场,土地翻腾,雷鸣电闪,边火光冲天,边大浪无边,边狂风呼啸,边云漫苍穹,边……

    九尊。

    “你们九个小家伙……”老元帅眼眶湿润:“向小心啊……怎么这次……”

    画像无言,九个蒙面人依然在战场上气吞万里。

    老元帅深深声长叹。

    蓦然。

    长空声厉啸响起。

    外面声厉喝:“谁!?”

    随即,整个府邸都乱了起来。

    道闪亮的剑光,从数十丈外的院墙之外凌厉的飞来,轰的声,将元帅府处偏房的房顶轰的支离破碎的冲天而起。

    白光闪,插在门框上,上面张纸,在呼啦啦的响。

    个阴森的声音响起:“秋剑寒!吴渊这件事也就罢了,我们给你个面子,不过,做人还是要识时务,若你再意孤行,小心你身后的人也保不住你的老命!”

    剑光闪,几个护卫同时闷哼。剑光已经冲天而起,携裹着条似有似无的黑影,下面,无数护卫飞身追击。

    剑光在空折,蓬剑雨落下来,光芒璀璨,如同流星爆炸。护卫们大惊,挥剑自保,剑光消失处,只见星河耿耿,明月在天,上空的人,已经不知道何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秋剑寒自始至终就站在门口,脸色镇定,眼神睥睨,傲然负手而立。

    “拿来我看。”

    那张纸落在秋剑寒手里,打开,上面只有句话,用鲜血写就。

    “九尊已死,无冤无仇!”

    砰!

    秋剑寒将白纸撕得粉碎,厉声大喝:“九尊之仇,不共戴天!”

    声音厉烈,远远传出去,只震得空空气也在嗡嗡作响。

    “嘿嘿嘿……”

    远远地传来飘渺不定的阴森森声音:“敬酒不吃吃罚酒,咱们走着瞧!”说完再无声息。

    秋老元帅仰天长啸,睚眦欲裂:“不死不休!”

    半个京城,几乎惊而动!

    老元帅气得说不出话来。

    幕后黑手只是被我查了几个人,就如此急眼了?那九尊的死,却又谁来付这个公道!

    ……

    云扬的家距离元帅府并不远,老元帅这凝聚了精纯玄气的惊天爆喝,几乎震动整个京城,云扬自然听得清清楚楚。

    他咕噜声翻身坐起,手片玄奥的光华闪过,迅速地写了几个字,这几个字带着玄气的光芒,竟然诡异的消失在空。

    “查帅府夜事!”

    ……

    清晨。

    玄兽市场。

    云扬身深紫长袍,闲庭漫步般;虽然看似不情愿到这里来,但,自身的雍容气度,却是丝毫不会减弱。

    四周全是店铺。

    玄**易市场,与宠物交易市场是完全不同的;这里很干净,根本闻不到什么异味。而且这里交易的,也都是二级以上的玄兽。

    二级以上的玄兽,已经初通灵智;本身也忍受不了不洁净。

    计灵跟在云扬身后,逗弄着趴在云扬肩头的千幻灵猴,副没心没肺的样子。但云扬知道,这小妞可不是个好招惹的货色。

    只是看她居然能够威胁得了自己,能够找准自己的软肋,就绝不是般人能做到的。

    现在的千幻灵猴幅人畜无害的样子,头上的角也已经不知道用什么办法缩了回去,尾巴也变做了条,看起来只是个普通的幼年期猴子。

    路上通红的眼睛东张西望,但,不管是看到什么吸引它的东西,都绝对不肯从云扬怀下来。

    “嘶嘶嘶……”

    阵莫名的声音响起。

    在经过第个店铺的时候,突然间,在店铺门口笼子里的几条黄金雕塑般的蛇扬起了头,冲着云扬嘶嘶的吐舌头,并用身体撞击着笼子,迫切的想要出来的样子。

    云扬心苦:这吸引玄兽,虽然并非坏事,但,经常暴露出来,却绝不是好事!必须要想办法掩盖这种能力才行。

    计灵却是美眸目光亮。

    果然啊……

    云扬虽然并没有练功,但是身上那种独有的清新味道,与那对玄兽有莫大裨益的生命之气,却是无论如何掩盖不了的。

    “金节赤练。”云扬撇撇嘴,视若无睹的往前走。

    金节赤练,含有剧毒,三阶玄兽。但这对于云扬来说,毫无兴趣。

    接下来是第二个店铺,第三个店铺……

    云扬只要走过去,就是引起片玄兽骚动。

    云扬正在心思忖。

    挑选玄兽的条件不可谓不高,第,比驯养顺从;第二,和主人的默契;第三,教导的新能力,第四,对主人的依赖……

    而且,不超过五级。

    这等于是五个条件。不超过五级的玄兽之,能够同时具备而且可以满足这几个条件的……实在是……不算很多。

    而且在云扬看来,实际上还应该有个条件,那就是……适合女子驯养。这个条件看起来可有可无,但实际上却是很重要。

    玄**易市场云扬这还是第次来;他之前从不来这等地方,吃的低阶玄兽肉,也都是老梅自己去买来,用不到云扬动手。

    这次过来看,居然是热闹至极。来来回回的人,川流不息。如同座大集市般。

    前方有几个身穿如雪白衣的家伙摇着折扇,边高谈阔论,边旁若无人的走来。

    云扬看,差点笑出来。

    熟人啊。

    只见马公子与秦公子各自带着随从,满面春风的东瞧瞧,西看看,目光乱飘,成地目光没有看玄兽,反而在来来往往的女子们身上梭巡。

    这位马公子怀里居然抱着头幼兽?亮晶晶的眼珠子正在天真无邪的四处打量……

    咦……云扬眼前亮。

    “哎,小娘子,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马公子拦住了个路过的窈窕女子,脸的沉思:“是什么地方来着?让我想想……”

    女子呸了声,脸嫌恶的转身,从另个方向突围。

    “哎哎,别走么……我想起来了想起来了……你咋走了?郁闷,现在的小娘子怎么个个都这样……真没意思……”

    马公子脸的郁闷。

    “哎,姑娘,我今天看到你,突然间就是灵机动,作了首诗……哎,你别走……”秦公子脸挫败:“让你看看我的采……哎,哎……”

    两个禽兽各自都是摊摊手,耸耸肩膀,点也不以为意,继续寻觅下个目标。

    云扬险些笑出来。

    这两个混蛋!

    不愧“纨绔”二字!

    “这两个家伙真讨厌。”计灵皱着秀眉,看着这两个家伙。

    说话间,秦公子与马公子转头,已经看到了计灵。计灵侧着身子,看不到脸,只看到个无限美好的身材。

    刹那间,两大禽兽顿时目光亮,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过来。

    这两个家伙色迷心窍,居然没有看到云扬就站在边,左右就围住了计灵:“姑娘,呵呵呵……姑娘,我看你这么面熟……”

    “咳哼!”云扬咳嗽声。

    再不阻拦,这两个家伙估计能被计灵活活打死。

    “呃……云公子?”马公子转头,如同见鬼般的怪叫声。另边,正阿谀着脸凑向计灵的秦公子闻声回头,顿时张脸也变成了苦瓜,怪叫声:“云兄……呵呵呵……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云扬哼了声:“你们两个人玩得挺快活啊。”

    马公子点头哈腰赔笑:“云兄开玩笑了,我们俩玩得再快活,也不如云兄你啊……随身携美出行,真是英雄本色,名士风流呵呵呵……”

    秦公子也是堆起脸笑:“是啊是啊,云兄当真是艳福不浅……”

    便在这时,计灵脸寒霜的转过头来,刀子般的眼神看向秦马二人。

    秦公子和马公子正要堆出脸笑,却突然间憋住了。

    张脸顿时僵硬了起来。

    这女子看起来身形如此美好,气质如此超群,那种清冷的仙灵气几乎让人看就是沉醉,却怎么……张脸长得如此难看?

    让两个人已经准备好了的肚子的“花容月貌国色天香”这类词语,突然间就烂在了肚子里。个字也说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