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我有刀下无情天!

作品:《我是至尊

    对这位远近闻名的大美人,几个混混都是魂牵梦萦;但,王庄威名远扬,拳大力沉,嫉恶如仇;有他在的时候,谁也不敢正眼相看眼。

    现在终于好了,王庄那混蛋终于死了。

    死在了战场上。

    死得好!

    而且,这场祭奠大典,证明了前段时间的风声鹤唳已经过去;奸细已经抓到,而且已经明正典刑,岂不是告段落了?

    这帮混混顿时心思又活络了起来

    那老者气得浑身发抖,睚眦欲裂:“你还有没有廉耻,有没有良心?王庄为国征战,尸骨未寒,你竟然在这等时候,前来欺凌他的遗孀!王豹,你不得好死!”

    王豹狞笑声,舌头伸出来舔了舔自己的上嘴唇,冷笑道:“我得不得好死,就不劳贾老头你费心了,倒是王庄……却是已经真的不得好死了。贾老头,我警告你,你再不让开,老子连你起揍!”

    他横着身子冲上来,伸手摸向娟儿的脸蛋,邪声道:“娟儿,你说你跟了王庄这个穷鬼,有什么好处?如今,他不仅是个穷鬼,而且还做了死鬼……你若是早从了我,哪里有这等事?这几年,我对你的心思……”

    娟儿目光愤恨至极的看着王豹,切齿道:“王豹,你不得好死!”

    王豹狞笑声:“老子以前惹不起你,但是现在么……我不得好死?今晚上,我便让你快活死!”

    声怪笑刚刚发出。

    突然。

    暗影,个沉沉的声音说道:“王豹,今天晚上,我就让你们快活死!”

    随着这句话,云扬身深紫衣的身影,无生有般,蓦然出现在巷子里。

    出现在娟儿身前,挡住了王豹的目光。

    两道目光,冰冷的看来。

    云扬心怒火冲天,几乎要爆炸般;心的杀意已经无法遏制。将士流血沙场,百战而死;但在这他们拼命保护的后方,居然还有人如此欺凌他们的家人?!

    如此垃圾,当杀!

    王豹和三个手下混混抬头,正对上云扬森然的目光,冰冷而无情的眼神。

    股汹涌的杀气猛然涌出,排空激荡。这刻,如同万鬼齐出!

    四个混混,在这刻同时有种感觉,似乎自己突然间就猛然陷在了恶鬼呼啸的阴森地狱里般。连灵魂也被下子冻僵了。

    其个混混惊叫声,只感觉裤裆里阵热呼呼的,却是在此目光之下,竟然不自觉的小便失禁,浑身颤抖。

    云扬站在那里,目光杀机凛然。

    四个混混脸色苍白,同时踉跄后退;那种尸山血海之历练出来的凶煞气势,又岂是几个小小混混所能抵挡?

    王豹眼惊惧的目光闪,就想要掉头逃走。

    但在云扬森冷的目光之下,两条腿就像是楔在了地上,居然动不了。

    下刻,他充满了恐惧的目光看在云扬脸上,突然心阵轻松。

    云扬脸色苍白,脚步虚浮,分明是幅身受重伤或者有病的样子,而且年纪轻轻,不由心大定,强行壮胆道:“你说什么?”

    问这句话的时候,还有些不可置信。到这个时候,被吓晕的脑袋才勉强有些清醒过来。

    云扬听到王豹问话,冰冷笑,突然抬起手,巴掌就抽了出去。

    啪!

    声巨响,王豹的身体如同破麻袋般飞起来三尺,庞大硕壮的身子,在空盘旋了足足三圈,才落下地。

    哇的声,就吐出口血来,叮叮当当,十来颗牙齿落在地上,时间天旋地转,满天星斗。

    这看起来平平常常的巴掌,居然将个将近两百斤的大汉直接抽飞了。

    这巴掌真狠!

    云扬大步上前,只大脚噗的声踩在王豹脸上,清晰地咔嚓声,鼻子已经被踩碎;顿时,片血肉模糊。

    “我说什么你听不清是吧?”云扬的脚狠狠地在王豹脸上碾了碾,听着脚底下传来的清脆的鼻梁骨咔嚓咔嚓不断的断裂的声音,轻声道:“要不要我重新说遍?”

    “不……不……呜呜……”王豹嗷嗷的不似人声的惨哼着,那锥心刺骨的疼痛,让他想要晕过去都不可得。

    有心想要求饶,却被踩住了嘴,说不出话来,口呜呜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甚至心里还有些迷糊,怎么回事……刚才还在趾高气扬意气风发……这小子哪里冒出来的?怎么突然就……这样了?

    云扬招招手,对剩下的三个混混说道:“过来!”

    三个混混看着面前血肉模糊的幕,已经吓傻了;虽然他们横行乡里,也算是作恶多端,但何曾见过如此干脆的残酷手段?

    听到这句话,忍不住两腿软,差点跪了下来。

    其个怪叫声,转身就跑。

    云扬哼了声:“居然还敢跑!”

    随手挥,块碎银子就飞了出去,闪电般砸在了那混混大腿上。

    众目睽睽之下,那混混刚跑了两步,就被碎银砸,突然声惨叫,伴随着声清脆的咔嚓声音,噗声就翻滚在地。

    而他的那条大腿,居然诡异的弯曲了起来。

    膝盖以上,腰部以下的位置整条大腿骨,居然变作了个直角。

    另外两个混混顿时惊叫声,只感觉头皮发麻,险些就吓得屎尿齐流;时间魂飞魄散:看来是遇到了传说的绝世高手?

    那边痛彻心扉的惨叫声不断传来,那断了腿的混混在地上抱着自己大腿翻滚,不似人声的惨叫着。

    “还不过来?”云扬只脚依然踩在那王豹脸上没动,对剩下两名混混说道:“怎么,也想要让我砸你下子?”

    两个混混浑身颤,惊恐地看着云扬手上还有两块碎银子,正在手上下抛动。

    不由浑身软,扑通声跪了下来:“大……大侠……小的……小的……饶命啊……”

    “饶命?”

    云扬森然道:“若是饶了你们,我如何对得住我那些战死的兄弟!”

    王豹口呜呜痛叫,声音呜咽的求饶:“好汉饶命……我等,我等乃是青蛇帮门下,切,切好商量……”

    “青蛇帮?”

    居然还有帮派?云扬眼寒光闪:“站起来,跟我走!我好好的讨教讨教,青蛇帮又是什么东西!”他转头,对娟儿点点头:“你等且先归去,此事与你们毫无关系。”

    娟儿惊愕的看着他,突然脸上阵激动:“是……是王庄的兄弟?”

    云扬沉默了下,道:“放心,以后,再也不会有任何人,敢欺负将士家眷!”

    他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直接转身,押着四个痛的死去活来的混混,来到个荒废的院子里,将大门关上了。

    “青蛇帮,帮主是谁?多少人?总舵何处?”

    王豹等人浑身疼痛欲死,但却丝毫不敢怠慢,飞快地回答。

    眼前这个人,简直是个恶魔。

    他们丝毫不怀疑,自己只要回答的慢了些,就会被这家伙当场打杀。

    切资料问了遍,云扬脸上露出森然的笑意:“青蛇帮……嘿嘿,莫要说个小小青蛇帮,就算是当今皇太子,敢如此欺凌将士遗孀,在我手下也是死路条!”

    离开那里再杀,乃是为了避免给娟儿等惹上麻烦,也是为了这所谓青蛇帮消息。既然已经到手,则无所顾忌!

    云扬杀意狂飙。

    道雪亮的刀光猛然闪现。

    血光飞溅!

    四颗人头,掉落在地上。

    云扬的声音片冰冷。

    “世间肮脏除不尽,我有刀下无情天!”

    “战场兄弟,生死与共;战后同袍,如是家;杀我人,如杀我父;辱我人,如辱我母;王法难禁,刑律难从;手有刀,心有义;见之即杀,概不留情!无悔拔刀,无愧今生。”